那一晚~夜肏女医生

时间:2019-04-26


很快的高中二年级即将在期末考后划下一个句点,再经过一个暑假后大家就是三年级了,恋爱风气愈来愈是盛了,除了小当和蒨慧外,阿泰和鬱佳更是如胶似漆地在一起,虽然采葳宣称有男友,还是受到男生们的爱慕,而阿泰除了鬱佳外更是心仪著采葳,小吴自从和慈如发生关係后,已放弃鬱佳,和慈如成为姊弟恋的男女朋友了,而阿忆则是默默暗恋著鬱佳。


有一天晚上阿泰正要外出去7-11去买泡麵,刚好巧遇气质高雅美丽出众的惠美医生,才知道这位美人儿就住在隔壁。


惠美虽然拥有美貌与医德,但是老公阿隆是一家贸易公司的红人业务员,时常要跑外头,甚至有时两个礼拜才回来一次,这让每天疲惫的惠美回到家都感到寂寞与空虚。


这天晚上惠美的老公又因公务而到外地去了,自己只能找伴疏解工作上的压力,然而妹妹惠雅就成了最好对象,刚好惠雅没有班,两人就一起到市区的好乐迪唱歌。


从下班七点唱到十一点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拿起摇控器打开电视机,竟发现电视机画面是”沙沙”没有画面,走到阳台去检查第四台的线,结果发现线在隔壁阳台接头处断了,心想只好去敲门请隔壁的接一下。


「叮咚~」惠美很不好意思的按了门铃。


此时隔壁的阿泰正在看著阿忆烧给他的A片,兴致完全被打断,气愤地准备开门就开骂了。


「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搅你!!」


「你!不会~不会~惠美医生!!」阿泰看见如此美女马上脸色大悦。


「呃!!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啊?」惠美很惊讶。


「哈哈~你一定是忘了吧,我是有一次救一位女孩被打伤的那个男生啊~」


「…………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救那一位很漂亮女生的男生啊~」


「啊!不好意思,都让你站在门口,请进!!」


「呃~不用了,我只是想请你把我家第四台的线接好……」惠美碍于男女关係。


「哪裡啊?我这裡有第四台线在哪裡啊?」阿泰故意装不知道。


「就在阳台啊~」


「有吗?」


「方便我进去跟你说在哪裡吗?」惠美说著。


「可以,可以~」


阿泰两眼盯著惠美的身材直看,她穿著一袭低胸白色上衣和短裙,那身材凹凸有致,身高大约有一百六十五左右的修长身段,让阿泰的肉棒更是坚硬万分。


「就在阳台那儿~」惠美走进阳台顺利地把线给接了。


「惠美医生,没想到这么巧,我们住在隔壁啊~辛苦了!!」阿泰说著一边递给她一杯”特调”的饮料。


「谢谢,是啊~没想到这么巧!!不过那天你真不错见义勇为喔~」惠美一口接一口。


因为阿泰没有沙发,只有一张大床,两人坐在床沿边聊边喝,愈聊愈起劲,时间过了半小时,惠美的身体渐渐感到炙热。


「来!惠美医生,我们来看点精彩的!」阿泰见药效发作边说边打开播放中的A片。萤幕上正有一对男女在交合,不时传来淫叫声,令惠美想看又不敢看。


「惠美,刚聊到你老公常出差,那你丈夫一定很久干你一次囉?」


此时阿泰也大胆地搂住惠美的腰说著。


「讨厌,你不要说的那么粗,那是因为我老公平时工作太忙。」


「惠美姊姊~刚结婚的你他不懂得怜惜,就让我来代替他满足你吧。」


「呼~不可以!!好热啊~我……怎么会?好热……好想~不…啊……」道德与慾望在惠美的体内交战,而A片加上她喝了二倍量的春药,结果是慾望战胜。


阿泰的手慢慢撩起惠美的上衣,露出粉红色胸罩…


「哇!你的奶还真大真美,奶罩都快被撑破了,让弟弟好好摸个爽。」


「啊…我好热啊~帮我脱!!啊啊~阿泰~~~~」


「好个淫荡欠干的婊子,我今晚一定把你姦的爽死!」此时他已用力扯掉惠美的胸罩,开始用手大力搓揉。


阿泰开始爱抚惠美的乳房,一会儿大力捧起,一会儿轻扣乳头,令她闭目享受不已。


「啊……阿泰~你摸乳的技术真是厉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挤爆了,啊……人家的乳汁快给你挤出来了!」


阿泰此时也抬起惠美的头︰「美人儿,让我亲一下吧!」


阿泰与惠美正火热地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时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惠美连下体也在扭来扭去,似乎淫痒难忍。


「姊姊,你的下面好像很痒,让弟弟来帮你止痒吧!」阿泰已伸手进入惠美的短裙内,摸到她湿润的三角裤。


「惠美,你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裤都湿答答的,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啊,才会流出这么多淫水?说啊?」


「讨厌!人家就是………就是………欠……」高雅的惠美将最后一个字消音。


此时阿泰索性把惠美的窄裙脱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裤,那只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裤内,开始轻重有序地搓揉她的阴部。


「你的阴毛还可真长,听说毛长的妇女较会偷汉子,是不是啊?」


「胡说,你别笑人家嘛!」


「哈……别害羞,弟弟今天会把你这美妙及少开发嫩穴干的爽歪歪,让你享受你老公以外男人的快感,包你一吃上瘾,以后没有我的大肉棒来操,你就活不下去。」


此时阿泰已脱下惠美的内裤,她的双腿害羞地夹紧,他的毛手却不放过,用力


在她的阴部搓弄。


「惠美姊姊,这样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弟弟,你在摸人家哪裡啊?好痒……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


此时,惠美因阴蒂被阿泰搓得淫痒难耐,双手竟也主动地爱抚著阿泰裤裆内的


快爆炸的巨棒。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弟弟,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棒棒……」


「好,先把用你那性感的小唇吸舔一下。」


惠美已跪在阿泰前面,脱下了他的内裤,露出一根又黑又粗的大肉棒,令惠美害羞脸红。


「怎么样?这支比起你老公的,谁较大较长?」


「是…,当然是你的较坏!」


惠美已含著阿泰那支青筋暴露、又长又粗的大肉棒吸吮起来,还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好姊姊,顺便把我的睾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惠美也遵命地把他两个大睾丸含入口中舔弄,令阿泰的肉棒愈来愈胀大。


「呀~,快用你的大棒棒进姊姊的小穴,人家要嘛……快嘛!」


「既然你的淫穴欠干,我就好好把你操个爽快!」想不到惠美在春药发作下,竟哀求阿泰姦她。


「大美人,我的大肉棒要来干你了,喜不喜欢?」


说著,便握住那巨大的肉棒,顶在惠美的阴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别再诱惑人家了,快把棒棒插进来,啊……人家裡面好痒。」


「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快说,姊姊!」


「对,人家的小穴欠你干、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肉棒。」


「好,干死你!」说著,阿泰屁股一沉,大肉棒「滋」的一声,干入了惠美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


「好扎人啊……嗯……嗯……真硬……硬弟弟……哦……好舒服哦……唉呀……我快没……力气了……啊……」


「嗯……啊……啊……好棒啊…………插得好棒……嗯……嗯……我……太舒服了……啊呀……啊呀……」


阿泰一边开发著惠美那久未经滋润的嫩穴,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乳房在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著来搓揉。


「好姊姊,你的奶还真大,被我干得前后摇摆,穴也真紧。」


「天啊……人家的次数少,又没生育过,当然较紧………啊啊啊,不要停啊~~~~天啊~~~真强啊!!阿泰比人家老公还粗还长,真棒啊~」


「放心,以后若是你空虚,就来让我的大肉棒来填满,哈……」


「噢……你……插得真好……真深……啊……真要命……啊……啊……奇怪……我……我……啊……要死了……快……我要死了……啊……啊……对……对……这样好……我……死了……死了……死了啊……啊……」


她搂紧阿泰,高潮了一次,阿泰越战越勇,一根肉棍进出得快速无比。


「啊……天哪……不……啊……我已经到了……啊……你怎么还……还在弄我……哦……哦……不要了……啊……天哪……我真的要飞……上天……了……啊……你好好哦……我会飞……啊……又……又要来了……好……别停……别停……对……插穿我……啊……来了来了……啊……啊……爱死你……来了啊……啊……」


「惠美~惠美~惠美~你是我的!!你是我老婆~~~~~我要你!!!!!!」


「啊啊啊啊~~~~~阿泰不可以!!!!!!!!」


惠美一说完已来不及阻止,除了她本身潮射外,阿泰竟毫不保留地射精在她子宫内。


两人抱在一起一动也不动,只有阿泰微笑著轻舔著惠美…………


当惠美回过神后,面无表情地推开无力的阿泰,眼角不知觉的流下泪来,简单地穿上衣服。


「阿泰,谢谢但我也恨你怎么可以这样~呜………」惠美伤心又带微笑地离开。


此时是凌晨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