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秘书吕香君

时间:2019-04-12


今天是爸爸的公司月底结帐的日子,爸爸出国去了,本应由总经理代理,但不巧他也到香港办事处视察去了。于是爸爸打电话回家,要我去帮他签月报表,等他回来再过目一遍即可。


我就这样到公司去了,本来公司的事我一概不管,反正迟早要由我接管,何不趁现在尚未陷入一大堆事务之前,先玩乐一阵,免得以后像爸爸一样忙碌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我到了公司,进到董事长室,坐上柔软的大椅子,装得一付气派的样子,左顾右盼地威风十足。


爸爸的秘书小姐芳名叫做吕香君,五年前早已罗敷有夫了,不过因为她在这裡工作已久,熟练认真,因此爸爸也不因其已婚而辞去她的工作,而她也因她丈夫所赚的钱并不够家裡的开销而继续担任秘书的工作。


虽然她芳龄已二十八岁了,也生了一个四岁的小女儿,但外表仍是娇美动人,曲线玲珑,比之未出嫁的少女,更有一番妩媚的少妇气质. 我等她拿报表给我,签完之后,便和她聊著,谈谈个人性格,经验和其他种种有趣的事情。她可也真健谈,或许是秘书的工作使她对人情事理有较深入之瞭解的关係.


聊著聊著,我握著她的玉手,亲热地叫她姐姐,她也未挣脱,只是用她那美丽的大眼睛凝视著我,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小巧而微翘的红唇,那少妇风情使人有一亲芳泽的衝动。


我再大著胆子伸手摘下她的眼镜,亲腻地搂住她的香肩,涎著脸吻上她的红唇。她先是左闪右避,口中不停地推拒著说:「龙弟!不……不可以,你……不能……这样……」


我不断地索吻,最后她态度还是软了下来,让我吻住她的香唇。一阵吸吻之后,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双手也反搂著我的脖子,丁香软舌更积极地向我口中的舌头挑战著。哈!原来她也是一个骚货哪!


我的手趁机摸入她的上衣裡,在她乳房上隔著胸罩抚揉著,一颗颗的上衣钮扣在我高超的技术下解开了,上衣跟著被我脱掉,接著鹅黄色半开型的奶罩也逃不过被我解开的命运,一双肥嫩的乳房就尽入我的魔掌之中了。


揉摸了一会儿,再把她抱坐到办公桌上,将她的裙子掀到腰际,脱下她粉红色的小三角裤,这整个过程都在无言中进行,只是热吻和爱抚。


我贪婪地吸吮著红唇,渐次下移到胸前,在高挺浮凸的乳头上逗留了一阵子,再度流浪到她平滑的小腹,接下来分开她的双腿,看到了一大片黑茸茸的阴毛,其中掩藏著一条约许的红润裂缝,嫩红的小穴衬著漆黑捲曲的阴毛真使人垂涎欲滴。


我忍不住俯下头去,伸出舌头,先舔弄著她的阴毛以及大腿的内侧,最后舐上了那最敏感的阴核。啊!多么柔美鲜嫩的小穴呐!我开始顺著她的阴缝做起了性爱的前奏曲。


香君姐姐被我舔舐的动作刺激得打破她一直保持著的沉寂,浪叫道:「啊!……啊!……好美……哦……小穴流…流水了……啊……好痒……龙弟……你真会舔……哦……美死……姐姐……了……哦……啊……姐姐快活……死了……好……好舒服哟……小穴要……啊……要…升天了……乐……乐死我……了……」


她的小穴,如浪花般流出淫液的泡沫,阴唇也颤抖地张合著,雪白的大腿紧夹著我的头,一股腥浓浓的阴精随著她初次的高潮来临,由穴口直洩而出。


她大概从未享受过舐吮阴户的乐趣,是以在我舌尖的玩弄和挑逗下,既羞赧又亢奋地分泌出不少的淫液和阴精,感到是又新奇而又刺激,阴户被舐吮吸咬得酸、麻、酥、痒,各种舒爽的感觉纷至遝来,淫水一发而不可收拾地潺潺洩出,溢得我满嘴都是,我一口口地吸嚥著,吃得是津津有味。


香君姐姐现在已是陷于慾火如焚的激情中,小穴经过我的舐吮,骚痒难耐,极需要有一条大鸡巴来插干,替她止骚止痒不可。因此,她也不再羞赧害怕了,无论我又对她作出多羞人的动作,只要能替她止痒,她都将愿意接受。香君姐姐淫声浪语地说道:


「龙弟!求求你……别再挑逗……姐姐了……小……小穴痒死了……姐姐要你……要你的大……鸡巴插……穴……快……快爬上来……插姐姐……的……小穴吧……」


我顺手拿了手帕,擦了擦嘴边的淫水,也替她擦乾穴口,再脱下裤子,把大鸡巴掏了出来,要香君姐姐先替我吮吮,她白了我一眼,无可奈何地含住了我的鸡巴,温柔地舔著大龟头和马眼,我发觉她嘴上的功夫还不错呢!


待她舔完了我的大鸡巴,我和她又再度嘴对嘴地吻在一起,用舌头倾诉著彼此的爱意和怜惜。好一阵子,我挺著那条了大鸡巴,对准她的穴口,磨了一会儿,慢慢地插入阴道。


香君姐姐有些疑虑地道:「龙弟!你的……鸡巴好大……比我丈夫的……还粗长……你要轻轻来……慢慢地干……好吗?……」


我答应她的要求,大鸡巴一寸一寸地往裡插,好不容易进了大部份,还有约一多留在外面,为了让大鸡巴整根插到底,我抬起了她的双腿,略一用力,终于干进了她的穴心深处。此时我觉得一阵的紧密感,小穴心也不停地抖著,不停地吸著,我知道这样的入法,对她来说会比较舒服一些。


我开始施展我千锤百炼的床上功夫,浅插深捣,磨转逗弄,吸乳吻唇,搞得香君姐姐舒爽地叫道:


「啊!……哦……龙弟……好美……舒……舒服……啊……你真是个……会插穴……的弟弟……姐姐的浪…浪穴被……你干得……好舒服啊……好汉子……大鸡巴哥哥……哼……哼……小穴好爽……啊……快用力……干……干小穴……啊……啊……」


她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幸好这间办公室是完全隔音的,职员们未经吩咐也不敢闯进来,否则可不是春光外洩么?我见她屁股越摇越快,连连顶挺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我也由慢插深改为直捣黄龙,每一下都来重量级的狠干猛,又深又强。


她也爽得叫道:「啊……好硬的……大鸡巴呀……哦……好爽……哼……哼……用力顶……快……插死姐姐……小穴美死了……啊……快插……求求你……用力干……哥……插翻我的……小浪穴……啊……对……那裡痒……啊……小穴洩……死了……亲丈夫……你真……能干……快……用力插……小穴要……要洩……洩了……啊……啊……」


香君姐姐连著洩了三次,软绵绵地躺在办公桌上一抖一抖地颤著,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甦醒了过来,开口嗲嗲地叫了声:「龙弟!……」见我尚未射精,温柔地睁大媚眼瞧著我。


我见她这副模样,真想趴上去再干一场,但见到她的穴口已被我干得阴唇红肿,恐怕不堪再度的摧残。


她也瞭解我的意思,偏头想想,叫我靠近她站著,低下头去吸舔我的大鸡巴,吸得我是全身都舒服透了。香君姐姐像吃冰棒似地上下舔著我的阳具,我觉得她嘴上的功夫比妈妈还行,我的鸡巴这次可受到最佳的招待了。


我抓著她的头,把我的大鸡巴插进她的樱桃小嘴裡,就像是在干穴一般,猛力顶送著,终于把一股又浓又多的精液射入她口中。香君姐姐全部都吞了下去,还爱怜地帮我舔淨,服侍著我穿上衣物,才打理她自己的穿著。


自此我也和她保持著姦夫和情妇的关係,暗中偷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