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的独生女

时间:2019-01-02


高中毕业后就到一间打金工场做学徒,自从出了PSP游戏机后,我经常带回工场炫耀。


那天吃完午饭回到工场,其他同事还未回来,我如常拿出玩游戏机格斗游戏。


自己的格斗游戏练得不错,工场内已经难逢敌手。


我正想著等等玩格斗天王时要选甚么人物好?


若是选草薙京,那得好好磨练磨练自己大蛇薙的功力,正想的兴高采烈,突然从窜出来一个紫色身影。


银铃般的笑声也传了过来:小鬼,什么游戏啊,借来玩玩啊!


随著一声娇喝,手上的PSP就被人抢去了。


来人一身短粉红T恤,下半身是牛仔热裤,在裤管的地方撕成丝状,耳垂则是一对小十字架耳环。


眼眉涂著紫色眼影,一头长髮绑成时下流行的冲天冠造型,繁複的将头髮盘绕成各式形状。


女孩子女孩偏著头斜瞄著我,轼屑的说:看亚姐给你点颜色看看!


我暗自叫苦,这女孩子名叫凯琪,是工场老板的独生女。


工场的同事都将她看成女王,像一群狂蜂浪蝶般把她包围起来恭维,所以虽然年纪还我少两岁,口气却常常老气横秋。


我心道:妈的,如果这裡没人了,我就把你先姦后杀,再姦再杀!


不过这当然只是心中的意淫而已,我这种人连打个架都不敢,更何况是强姦这种事情?


虽然心中非常的不爽,但口中还是满口应允。


倒是不想白不想,股间一阵肿胀,就想到厕所裡去进行五隻虐待一隻的游戏。


舒畅的解放完了,我神清气爽的走出厕所,但我忽然一愣。


原来我发觉工场内多了几个陌生人,他们正用刀指吓著凯琪,并用绳綑绑她双手。


这些纹龙刺凤的大汉,平常自己是不敢惹我们的,不过这时正是英雄救美的好时机,怎么可以放过?


我握著拳头,随即在最接近那个匪徒身上啪啪啪啪的打了好几拳,谁知道这大汉不但硬是挺下来了,脸上连一点表情变化也没有。


他反手向我脸上打了一掌,彷彿间声音嚘然而止,所有的人全部都被活生生的定在原地,心中几乎要飞了起来。


脸上似乎已经高高肿起,还有些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我双手乱抓,想抓住些甚么,但只感到身体与地面相撞,发出巨响。


谋财害命吗?


我可惹不起,看见可能会有危险,我还是别没事找事做的好。


我乖乖地扒在地上,假装昏死过去,见机够快,闪人闪得及时,我心中很是得意。


我听著匪徒翻箱倒箧搜索财物,等听到他们开门才张开双眼,凯琪还扒在地上,她双眼和口部都被胶布蒙上。


我想起平常自己经常给这人欺负,这时候正是报复的好时机。


我把脸贴近凯琪的面前,几乎到了鼻端相触的程度,心道:你不是很嚣张?再来啊,我看你嚣不嚣张的起来!


我捏住她的颈项,用低低沉和恶狠狠的匪徒口吻说:反抗啊,反抗啊,怎么不反抗了?


我随即注意凯琪身上的突出的胸脯,我吞了一口口水,心想:反正她都不能动了,拉开看一看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动静,这是当然的,匪徒为的是黄金,得手了还不逃之夭夭吗?


但是我还未在公众场合做这偷偷摸摸的事情。


但也就是这样,才更加的让我无法抗拒啊!


FIOHA,我现在就给你机会,弥补对我的伤害啊!


彷彿是在说服自己一样,我这么自言自语著,是啊,谁叫她平时这么欺负我呢?这是活该啊!


浑圆鼓胀的两团小肉包将粉红T恤撑起,顺著纤细的腰身而下。


丰满的双股被牛仔热裤仅仅包裹著,令人无限的遐想。


但凯琪最叫人惊异的却是那双美腿,洁白修长,不馀一丝的赘肉。


凯琪非常的瞭解自己的优点,所以穿上可以将自己的美腿充分表露出来的热裤,脚上一对高跟凉鞋,将整双美腿衬托的更加的修长无暇。


看著那对美腿,我的心脏跳得飞快,蹲下身去抚摸,手掌刚刚触碰到那处所在,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感叹女孩独有的肌肤触感,如同温玉一般,凉凉的、绵软滑腻。


当手掌从小腿滑上大腿,似乎没有阻力一般,甚至带起一丝香气。


我站了起来,将凯琪的T恤轻轻的撩起,拉到胸罩的上缘,被包在紫色内衣裡的一对玉兔挤出一条充满生命力的壕沟。


我伸出食指,轻轻的按在雪白的乳肉上,乳肉被挤压,瞬间顺著那力道变化,然而当手指一离开,便立刻弹了回来。


我忍不住将手掌覆盖在凯琪的胸口上,隔著内衣揉捏,乳肉就这样的被我玩弄,来回的变化著形状。


好感动,原来这就是女人的触感……


我右手手掌沿著胸罩的缝隙钻了进去,拇指跟食指探到了一点略略有点硬的东西。


那是挺立的乳头,我将乳头又搓又捏,玩得不亦乐乎。


我将两隻手探过凯琪的腋下,去解开她的胸罩,由于凯琪的胸罩是有钢丝的硬式胸罩。


我两指一扣,轻易的就解下了她的束缚,我得意的想著:原来是脱女人衣服的天才!


两隻乳房有如凝固的羊脂一般,在空气中轻轻的颤动,粉红色的乳头有些竖起。


凑上脸去闻,一阵馨香扑鼻,只觉得整个人都火热了起来,忍不住就张嘴将一颗乳头含到嘴裡去。


舌头轻轻的舔在乳头上,好像吃到什么绝世珍餚一般,这个时候就算拿鱼翅燕窝来跟我换,我也捨不得放过嘴裡的乳头。


我将两颗乳头吃得啧啧有声,不时交换边品嚐,双手在凯琪乳房上乱摸。


凯琪她那对小巧可爱的乳房不断被揉虐,一下就浮现许许多多的红痕。


我一隻手沿著凯琪的身体往下滑,抚摸过柔软的小腹,探到了热裤裡面,一件丝质的小内裤阻挡了我肆虐的魔掌。


我却不理会它,将热裤钮扣打开,立时将障碍物解除,中指伸了过去那最神秘的缝隙中,却惊讶的发觉,那处已经是湿淋淋了!


我迷迷糊糊的想著:妈的,这小淫娃湿淋淋,真他妈的淫荡!


既然这么淫荡,就让老子来好好惩罚你!


举起手指去闻晶亮淫液的味道,淫靡气味中夹杂著尿骚味,要是平常,我只会觉得难闻。


但这时却反而勾起我的欲火,只觉得就这么停手太可惜了。


反正没人知道,不如就当场把凯琪给上了,神不知鬼不觉。


看到凯琪野豔的面孔呈现一种魅惑的、兴奋的红色,呼吸开始急速起来的呼吸。


露在外面的可爱乳房,湿淋淋的花蜜,无一不像在对著我招手。


我用溶金的焊接枪在她脸上戳了几下,恐吓她不得声张,否则烧坏她的脸。


我撕去她嘴上的胶布,终于忍不住吻在她的唇上。


凯琪的嘴唇很软,虽然拼命抗拒,却被强行撬开牙关,将舌头探了进去,伸舌在她的嘴裡搅动,四片嘴唇互相贴紧。


良久,我终于吻够过瘾了。


我掏出早就已经硬到发痛的阳具,直指著凯琪的花径,黑亮的阴毛沾著淫水。


我心脏跳的好快,耳边似乎都是轰隆隆的心跳声,我的龟头顶在秘穴口,用力一挺,瞬间将整根阴茎强行塞了进去!


凯琪的整个身体都绷紧了起来,眼珠翻白,双手抓紧了我的手臂,指甲陷入了我的肉中。


哇!好痛!


凯琪狂呼,其实我也不好过。


因为阳具上还没有沾满淫水,强行塞入的结果就是包皮被扯到,痛的差点软掉。


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做爱,刺激实在太强烈了,才看一下下半身接合处那种淫靡的画面,立刻又硬了起来。


我尽情的享受著蹂躏的快感,她的身躯随我的抽插而一起一伏,一头秀髮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


凯琪的阴道软肉紧紧贴著我的阳具,又湿又热,舒服的我差点忍不住呻吟起来。


我轻轻的抽动了两下,舒服的快感越发强烈,直如上天堂了一般!


在她的哀求声中,我摆动腰部,规律的进行活塞运动,感受身体下方的玉体带给自己的快感。


眼睛发直,好像快要不能控制自己了一般,越动越快,到最后每一记撞击都似乎要用尽全力,口裡也忍不住…噫…噫…啊…啊…的闷哼。


终于在快感累积到了最顶端,将所有的精华全都射到了凯琪的体内。


我不停的喘气,整个人摊在凯琪的身上,阳具还软软的插在凯琪的体内。


我慢慢的爬起身来,随著我的动作,啵的一声,阳具被拔了出来。


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著微汗,阴部一片湿润,流出了许多浓稠的白色液体。


那是淫水混和精液的结晶,在灯光掩映下反射出阵阵金光。


我贱贱的一笑,伸手捞起流出来的精液,抹进凯琪的嘴裡面,心想:妈的,扮高傲啊!


还不是给我干,还要吃我的精液!


此时刚刚作过坏事,心中也不无愧疚,于是帮凯琪拉好衣服。


我心裡也是很紧张,不知道不会有人发现,连忙大力推开铁闸发出声响,假装已经离开工场。


其实静悄悄地躺在地上,继续我的「昏迷未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