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同事的激烈交配

时间:2018-11-21


我是一个小单位的小部门的小头头儿。


虽然权力不大,但也有很令人愉快的事,就是手下一群美艳的熟妇同事。


秀梅是中很泼辣的一个,人长得也很漂亮,很有成熟女人的风韵。


男人好色是很正常的事,哪有不吃腥的猫呢?整日面对著如此动人的秀梅我也不仅心猿意马。


但一直苦于没有什么机会。


只能慢慢的展示自己的一些文学气质,再用些幽默智慧去勾引。


偶尔动动手,但换来的只是秀梅的笑骂,她去并不真的动怒。


看来机会是有的。


老天真的开眼,机会说来就来。


我们终于有一个一起出差的机会。


当然这也是我用心安排的结果。


不管怎么说吧,机会来了。


到达目的地之后,先安排好住处,当然是一个一个房间了。


然后领著秀梅出去吃点饭,酒是必不可少的,酒是色媒人嘛。


秀梅的酒量也不错,我就一直的劝酒,不知不觉把自己也劝得多了起来。


酒壮雄人胆啊,我忍不住伸手在秀梅的身上摸捏起来。


秀梅的屁股很大,我自然的把我的手放在上面摸著,虽然隔著裙子,但也挺有感觉。


秀梅在我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说:你干什么呀?想死呀,摸人家那儿。


我笑著说:论著你是我的小姨子(她比我老婆略小些),小姨子的屁股姐夫摸有什么关系呢?秀梅说:去死吧你,我是你小姨,什么小姨子。


虽然话说的比较硬,但并没有推开我的手。


于是我更加的放肆,乾脆把手伸进裙子裡面摸她光滑圆润的大屁股。


她也有些动情了,不仅没躲还向我这边靠了过来,这样就变成她偎在我的怀裡,我更加方便上下其手了。


我一边亲著她的脸,一边用手在她的裆部抠摸著。


先是慢慢的理著她的阴毛,然后穿过这片芳草地,向下就摸到了她那小浪屄儿。


当我的手按在她的阴蒂上的时候,她忍不住嗯的一声。


我揉著她的小豆豆笑著对她说:怎么样,舒服吗?她没有回答,却在我的嘴唇上轻轻的咬了一下。


我一面和她激吻著一面老实不客气的把手指插进她的小屄裡抠弄起来。


她已经很湿了,裡面光滑湿润。


我的手指绕著她的花芯在转动,带著裡面的淫水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


显然秀梅已经快受不了。


只听她轻声说:别在这裡了,咱们回房间吧。


下面的事的确不适合在这裡做了。


于是我搂著她回到开好的房间。


进屋之后,我随手把门关好,然后就扑上去把她压在身下。


秀梅挣扎著说:死样,这么急,八百天没碰过女人吗?让我去洗洗。


我不为所动继续在她身上揉搓著说:不用洗了,完事再洗吧。


我很乾淨的。


秀梅到了房间裡不再像在外面那样的腼腆,又有了平时的泼辣劲:人家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刚才又上了厕所,那裡味儿大。


我说:哪裡味儿大呀,什么味儿啊。


秀梅说:你什么不知道啊,装什么装,明告诉你就是屄那的骚味儿大,我得去洗一下。


我笑著说:不要洗,我就喜欢你的骚味儿。


说著开始脱她的衣服。


秀梅用脚踢了我一下说:你这个色狼,就喜欢骚味儿。


当我把秀梅的内裤脱下来的时候,我把它放在鼻子下面仔细的闻著说:嗯,我在闻你的骚味儿呢。


然后就趴在她的软软的身上,把我的鸡巴对著她的小骚屄儿就要往裡面捅。


秀梅掐了我一下说:你喜欢我的骚味儿,那你亲亲我的那儿。


我说:好啊说著起身握住她的两隻白嫩的小脚儿,抬起,在抬起来后还在她的小脚儿上亲亲,然后掰开她的双腿,秀梅的骚屄就在眼前,她的阴毛不太多,小屄已经流著白色的液体了。


我在秀梅的小浪屄上亲吻著,吮吸著,还用牙齿轻轻的咬她的阴唇。


弄得秀梅不停的呻吟著:嗯,嗯,好舒服,你,你这个死鬼,这样会弄,弄得人家好舒服。


我抬起头看著她的浪样说:这才刚刚开始,更舒服的还在后面呢。


你就慢慢的享受吧。


这时秀梅一把抓住我的硬硬的大鸡巴用手撸著。


我看著她说:看来你也不差嘛,嗯,好,我的好娘们,真会弄。


秀梅见我取笑她就放下我的鸡巴。


我却把鸡巴伸到她的面前说:来,我的小骚宝贝儿,亲亲,一会我就用这大鸡巴把你肏上天去。


秀梅说:去你的,我把你的这个坏东西给你咬下来。


说著把我的大鸡巴纳入口中,还真的轻轻的咬了两下。


我用手摸著她的头笑著说:别,千万别咬下来,咬下来可就玩不成了。


说完把她推倒在床上,我也翻身骑上去。


我压在秀梅软软的奶子上。


腰一用力我的大鸡巴就插进了她那个早已经淫水犯滥的骚屄裡。


随著我的插入,秀梅啊的叫了一声。


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


秀梅显然是被我肏越来越舒服,像章鱼一样死死的把我搂住,我只有腰部能够有力的运动。


我一边吃著她的大大的奶子一边用力的在她的小屄裡顶动著。


啊,啊,嗯,嗯,啊,肏死了,好舒服,使劲,再往人家的屄芯子上捅。


秀梅完全被我肏得放浪了起来。


我呼呼的喘著气说:好,你个小浪屄儿,我肏死你,说被我的大鸡巴肏爽不爽啊?啊,啊,啊,爽,从屄芯子裡往外都爽,舒服了,我的亲汉子。


伴随著秀梅的淫叫,她高潮了。


当秀梅缓过气来之后,看见我正在看著她,于是她伸手打了我一下说:死样看什么呢。


我说:我在看你挨完肏的骚样。


秀梅说:那还不是你给弄的。


她张开双臂把我搂住说:刚才可真舒服,真的象上天了一样,你这坏东西可真会肏. 说著还在我的脸上使劲亲了一口。


我指指我那根还在挺立的大鸡巴说:你舒服了,可它还没舒服呢。


秀梅低下头把我的大鸡巴含在嘴裡,用她的舌头舔著我的大龟头。


还含糊不清的说:没关系,我用上面的嘴把你那点坏种儿给你吸出来。


我安心的平躺在床上享受著秀梅给我口交。


把女人肏舒服了,就可以安心享受了。


秀梅撅著大屁股跪在那用力的吸吮我的鸡巴,我伸手去摸她刚刚被我肏得湿淋淋的屁股沟儿。


在裡面抠著摸著。


过了一会,只见秀梅跨在我的身上,用手握著我的鸡巴对淮她的小屄儿,往下一坐,把我的大鸡巴套进她的屄裡。


我看著她上下的颠著说:小骚货,这么快就来浪劲了,又想让我的大鸡巴肏了。


秀梅一边颠著一边说:不是,现在是我在肏你,我用我的骚屄肏你这骚鸡巴。


毕竟是女人秀梅这样动了一会子之后,累得不行了,她软软伏在我的身上说:我的好人,你上来吧。


我说:你叫我亲老公,好老公,我就上。


啊,亲老公,好老公,快来肏我,快来肏我的大骚屄。


我看她如此的浪,一翻身把她压在下面又开始一轮狠肏.我扛起她的双腿,把她的两隻脚放在臂头,把她的腿压向她的身体,这样她的小浪屄几乎朝上了,然后我的大鸡巴向下狠狠的捅著,每一下都肏得很深,把她的阴唇几乎带进了阴道裡,再带出来。


这样狠干秀梅当然很快就娇喘连连,浪声不断了。


只听她在下面叫著: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浪死了,被你这个色狼给奸死了。


我边咬著她的白嫩的脚指头,边用力的挺动著。


这样肏了一阵子之后,我让她撅起来,她看看我说:你又有什么坏主意啊。


我拍打著她的大白屁股说:我要从后面肏你,我要象动物配种那样配你。


她瞪了我一眼说:你真是个坏种。


嘴上虽然这样说,她还是跪在床上撅起了大屁股。像


我在她的骚屁股沟那儿,亲亲,闻闻,然后猛上骑上去,骑在她的大屁股上,用我的粗大的鸡巴在她湿湿的屄裡抽插著。


我把她的头按得低低的贴在床面上,这样她的屁股就把得高高的以便更好的接受我的大鸡巴。


我喘著粗气说:秀梅,你个骚屄,肏你好舒服啊,你是我的小母狗,我在给你配种。


这样疯狂激烈的交合,让秀梅更是浪得不行了,她一边向后顶著屁股迎和著我的肏干,一边浪叫著:啊,啊,啊,啊,是啊,我是你的骚母狗,你是我的骚公狗,快使劲,使劲配我,配我的骚屄。


我的上身趴在她软绵绵的后背上。


象公狗一样耸动著屁股,疯狂的配她。


这样疯狂的肏干使我们俩都达了高潮。


完事之后,她软软的偎在我的怀裡。


而她的小手还握著我裆下的一团东西。


平息了一会儿,秀梅先开了口说:你可真会弄,弄得人家浑身上下都舒服。


我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怎么样,小骚宝贝儿,服了吧。


知道我的大鸡巴的厉害了吧。


秀梅嗯了一声说:人家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你干起来可真疯,简直真的象牲口交配。


我哈哈大笑说:以后你好好的跟我,我会让你更加的舒服的。


哼,美的你,人家这么好的身子,就让你这坏家伙给弄了。


我说:你管我老婆叫姐,论著是我的小姨子嘛,小姨子有姐夫半个屁股。像


秀梅说:现在可不是半个了,人家的整个屁股都让你的坏鸡巴给弄了。


我说:没有,现在只弄一半,你的屁股沟裡面还有一个小眼儿,我没肏呢。


秀梅说:去死吧你,我才不让弄那个眼儿呢,会疼死人的,我老公想弄我都没让他弄。


我说:对,不能让他弄,得留著让我给我的小屁眼儿开苞儿。


说著把中指按在她的菊花穴儿上。


秀梅的下面有很多淫水儿,精液,这都是天然的润滑剂,我把这些东西用手指慢慢的抹进她的肛门裡,很快我已经把两根手指插在她的肛门裡了。


在她的肛门裡慢慢的抠动。


秀梅居然开始呻吟起来了。


看来可以插入了。


在我的一再劝说下秀梅再次撅起了大屁股,我握著我的大鸡巴对著她那个已经被我弄得有些张开的屁眼儿,一用力顶了进去。


这一下肏得秀梅啊的大叫了起来。


我不管她,抱紧她的大白屁股慢慢的抽插。


过了一会儿,可能她不那么紧张了,肛门开始放鬆了一些,但这仍然要比小屄儿要紧得多,这么紧的一个洞穴夹著我的大鸡巴,可真是很舒服。


秀梅一边撅著屁股挨著肏一边说:你个坏种,这也能弄,现在居然还有点舒服了呢。


我一听,更加的高兴说:跟著我,你就等著舒服吧。


秀梅这个小骚货的屁股眼儿裡也被弄出了滑液。


我越肏越来劲。


抽插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了。


秀梅被肏得也浪了起来。


她一边迎合著一边说:啊,啊,啊,啊,啊,我的好人,我的亲汉子,这也这样舒服啊,肏死了,又让你肏死了。


又过了好久,只听秀梅大叫一声:啊,我的亲汉子,我的亲爹,肏死人家了。


然后就趴在那一动不动了,同时我也在她的直肠裡交了货。


从此,秀梅这个小骚货经常跟在一起激烈的交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