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勾引大学生

时间:2019-05-13


之前在公车上捡到一隻掉了的手机,因为不晓得是谁的,而我坐车的方向是往我家的,根本没办法带到车站的失物招领处,最后只好把它带回家。还没到家,手机就响起来了,我想应该是手机的主人打过来找手机的吧。


按下通话键。


「喂?」


「喂?喂喂,我的手机掉在公车上。」


「喔,先生你别急,我捡到你的手机,看你什麽时候方便我拿给你。」


通过电话后知道他是我们家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今年没抽到宿舍,搬出去学校外面租房子,那天机车坏了只好先坐公车回家,没想到手机却好死不死的掉在公车上了。他是个感觉很风趣的人,很有礼貌,虽然只是打来希望我把手机交给他而已,那晚却聊了很多,挺开心的呢!


希望他是个帅哥。〈笑〉


我们约在大学旁边的麦当劳,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没有跟我说他长什麽样子,也没跟我说他穿什麽衣服,当然也没有问我。这下可好,要怎麽认出他呢?我抓著他的手机,希望他在找人时可以看见手机,这样就可以找到我。


嘿,没想到过没两分钟有一个20出头帅帅的男生走过来〈我很不喜欢称男生为男人,感觉怪怪的阿,但所谓的「男人」好像都不希望被叫做男生,真奇怪。〉


「请问,你是捡到我手机的那个人吗?」噢噢,是他耶!我很快速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皮肤是很健康的颜色,眼睛没有很大,却闪亮亮的看起来很聪明,瘦瘦高高,是我喜欢的类型耶!当然一看见他的时候我没有说这麽多啦,毕竟还个手机之后就不会再联络了。


「嗯嗯,这是你的手机。」


「谢谢~~~~~」他看见手机一付感动到快哭出来的样子。


「那‧‧就先这样囉!!掰掰。」


「欸欸,等等!至少让我请你喝个什麽吧,你帮我找回手机耶。」


「阿,不用啦,不用,只是还个手机而已。」


最后坳不过他,只好跟他进了麦当劳。我很客气的点了杯柳橙汁,老实说有点尴尬啦,因为我又跟他不熟,这样坐在一起找不到话题很奇怪。没想到他是个很健谈的人!真开心,气氛一下子就high了起来。


要走前,他还向我问了电话号码。嗯,我有点被他吓到,毕竟很不习惯大学生到处都可以交朋友的那种态度,虽然在街上常常被搭讪,可是被这种感觉很好的人要电话还真的满兴奋的,但女生就应该有所矜持,这是妈妈教的。


「呃,不好吧!我跟你没有很熟耶,手机找到就好了,谢谢啦。」


「喂,你在乱想喔,我很谢谢你,又想说跟你这麽谈的来,想跟你当个朋友而已啦,我不是坏人不会把你给吃了的。」


「但坏人都不会说自己是坏人阿。」 我在心裡头嘀咕


「不然我的电话号码给你好了,这样就不用怕我骚扰你了吧。」他很阳光的笑了笑,我想我玩蛋了,那麽灿烂的笑容谁挡的住阿!不行不行,我是有男朋友的人,要把持的住。


他给了我电话号码后,就骑著机车,噗~ 的不晓得到哪裡去了。


我承认他是个很不错的人啦,跟他聊过两次天,我的魂就有被吸过去的感觉。


之后我也把他忘的差不多了,没事花钱打电话给人家聊天?我又不是神经病说。




但不幸的是,有天我跟男朋友分手了。我不是个喜欢跟人家诉苦的人,毕竟找朋友说的话,再好的朋友都会说一点点出去吧,说一点点出去,就代表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了。我才不要那样丢脸呢!可是又很难过阿,到底要找谁讲了?


我按手机,找电话簿裡头可以让我安心诉苦的对象。


耶?或许我可以找他吧!打了过去。


「喂? 」 是他的声音,好久没听到了。


「喂‧‧是我捡到你手机的那个人。」我想他该不会把我给忘了吧?都这麽久了。


「是你阿,怎麽拉,声音听起来不太好喔,你还好吧?」


哀‧‧我承认女孩子听到一点点安慰的话从对的对象嘴裡说出来,就会哗啦哗啦无法控制的开始宣洩。没错,我就是这样。


他决定帮我重振自信,让我有好心情,所以就带我出去走走。


虽然有点晚了,但坐在他骑的机车后面,吹著风,感觉好了很多。他把车骑到他们学校,停好车,陪我散步聊天。


他真的很厉害,才讲没几句话就让我心情好很多,但我都忘了他到底讲什麽了。


 


失恋的女生〈我还是不喜欢讲女人,虽然我实岁快满18了〉最需要的是什麽呢?当然是一个温暖的拥抱囉。


那天晚上有点凉,我又刚哭过,穿著薄薄的短袖跟短裤,风这样吹,起初是很舒服拉,但后来我就开始发抖了。


「会冷阿?」 他果然是个很细心的人。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他也只穿一件T-shirt,自然没有办法弄什麽东西披在我身上。突然我感觉到一阵温暖,


他从后面抱著我。


我吓了一跳,但是很舒服,很温柔,我也就让他这样抱著拉。


那天之后,我们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没错,还是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他心裡头在想什麽啦,但后来几次见面的结果,感觉他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失恋的小妹妹,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好朋友这样对待。


他也说过,我们是那种,可以躺在床上聊天聊到天亮,盖被子纯聊天的那种好朋友。


其实朋友一直告诉我不可能有这种男生,况且哪有大学男生会认真的把一个涉世未深的高中女生当成红粉知己?大家都说我被骗了,不过我很相信他。


但是人言是可畏的,当每个人都这麽跟我说的时候,我慢慢的开始怀疑他其实对我是不是别有用心,表面上把我当很好的异性朋友,事实上我是他的备胎,或者未上钩的肥肉之类的。


所以我决定考验他说的话的真实性。更何况,身旁没有男朋友,自己也会寂寞难耐吧。我承认我不是个什麽乖女孩,虽然功课不错,人缘很好,表面上是个品学兼优的乖宝宝,看似纯情什麽不懂的小女生,但私底下却是连自己听到自己的叫声,都会觉得自己很淫荡的小娃儿。


你问我为什麽不自己来就好?我不喜欢按摩棒,更何况真人当然比什麽都好,按摩棒跟跳但是没感情的器具,能不用就不用。像慾望这麽强的我,两三个礼拜没有人好好的安慰安慰我,老实说我已经快抓狂了,逗逗他也算件有趣的差事,搞不好真的给我捞到一个不错的人。


我站在大大的落地镜子前面,认真仔细的看自己。


皮肤很白〈虽然有人说太白了,感觉像是生病的苍白,但我可是有天然的腮红耶!白裡透红是好气色,懂不懂阿,真是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据说这是男生喜欢的五官搭配阿?〉说我不漂亮吗?那那些搭讪我的人全都瞎眼了阿?头髮长长的,剪了个像日本娃娃的超齐浏海,我超喜欢这样子的!虽然不高,也才160公分,但我也不胖呀!40公斤的我常常被说是营养不良之类的小孩。可是我食量可大著呢,一个大pizza我可以独吞四分之三,哪个女孩子敢这样吃还有我这样的身材?胸部虽然不大33B+,可是男朋友说超喜欢我的胸型耶,说具体一点大概就是星野亚希那样吧。我可不想像她那麽大,这样穿衣服就不好看了不是吗?


最最重要的是我的腿,我可是靠这双腿闻名全校〈虽然我们学校只是个小学校拉〉 又细又白的腿,没有受伤的疤痕,更没有噁心的腿毛,漂亮的腿型,穠纤合度的小腿,还有我的脚趾头也很长喔!妈妈说这样穿鞋子很好看呢!也因为这样我超喜欢穿短裤的,听说很多学长还把我票选为最佳性幻想对象呢,我可是与有荣焉阿!


好了,这些全不是重点,我到底该穿什麽去勾引他呢?


没错,刚刚讲道说要考验他说的话的真实性。我不相信一个正常的男子,看见我迷濛的眼神加上半开的朱唇穿著半透明的纱织衣服,隐约透出两个粉嫩的半球,微微张开腿地爬到他身上有办法不为所动。那他不是柳下惠,就是同性恋!


好,所以我决定了。


就穿白色纱织上衣长袖的,裡头本来应该配个紧身小可爱或什麽的,但今天省下来,就来件很容易可以看见的半罩型黑色内衣,肩带当然挑个美美的普普风肩带,从背后看还能看见交织的肩带,应该可以勾起男人无穷的幻想吧!


原本很喜欢穿超短的短裤〈几乎可以屁股露出半个那种的喔〉但是,那种裤子今天不适用。就挑个‧‧‧超短的迷你牛仔群好了,还有开岔呢。裡面当然也要细心的挑一件黑色丁字裤,从后头看还能看见丁字裤的上部露在迷你裙的裤头上。简简单单的配个网袜〈我就想让你喷鼻血〉跟一双细跟的高跟鞋。


站在镜子前面,左看看,右转转。哈哈!看你怎麽不上钩,就算不上勾我也要硬上!


因为人家已经很想很想要了‧‧‧‧‧‧


很好。


接下来就是到约好的地方等他来载我囉。


老实说,今天还有点小冷耶,我站在那裡开始后悔自己没带个小外套,又穿这麽少。


很慢,最讨厌男生跟人家约好又迟到了,不过这样正好,看见熙来攘往的人群裡头有不少对眼珠子一直往我这边瞧,我知道我今天这样的打扮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远远的看见他骑著机车用飞快的速度飙了过来,我打算假装生气一下。


「阿,对不起对不起让你等这麽久,我家的钟坏了才这麽慢来。」虽然他安全帽一脱下来就基哩咕噜的说了一大堆,但我有发现他的眼睛很不安分的从我的脖子开始瞄了下去,但很快的又回到我的脸上来,哈哈,看他这样眼神飘来飘去的真有意思。


「喔,是喔,如果我不想接受你的道歉呢?」侧著身子斜眼瞪他。


「唉唷,大美女,生气就不好看了呀,那好嘛,你跟我说你要怎样才会气消阿?」哼,消遣我。


「那,我要你今天都听我的话,一直到回家为止喔!」哈哈,你中计了,这下看我怎麽玩你!


「好吧,虽然我很不愿意但是也没有办法拉,大美人快点上车吧。」他拿出安全帽试意我坐后座。


坐上后座之后才发现,糟糕,裙子太短,跨坐在后面一双大腿全都在外面了。为了要稳稳坐在机车上,还得将腿打开点,但裙子这麽窄,要坐好也得让裙子撩上来点。算了,裙子这麽短就代表不怕人家看了,我坐在机车上面,看见我的人也不能把我怎麽样阿,顶多让他们看几眼而已,我不会少块肉。


「喂,坐稳囉,我要骑快一点!」他隔著安全帽对我说。


「阿!」我小声尖叫了一下,因为衝力过大我整个人被往后甩,吓了我一跳。我赶紧把身子拉回去,顺手就把前座的他给抱住,呼,还在冒冷汗呢。


 


我突然想到!这人是故意的吧,又不赶时间骑这麽快做什麽,八成是想藉这样让我抱他。正中我下怀,我双手环著他的腰,不会很紧也不会离很开的贴著他的背,侧著我的头靠在他身上。


只见他越骑越快,我也不得不抱越紧,欸!吃豆腐也未免太明显了吧。


阿,都忘了说我们的目的地,因为夏天就快过了,想说来去垦丁玩玩水,现在虽然不会冷,但早上的太阳也不会太大,这时候玩水最好了。当然,约在垦丁的沙滩,当然是有我的用意囉,而且之前就有跟朋友一起来过,有家旅馆的服务挺好的,老闆人很帅呢!不要误会,我跟老闆没有一腿,只是又变成了好朋友而已。


他车骑的很快,就当我贴在他背上快睡著时,他停了下来。


「欸,接下来路怎麽走阿,那个旅馆我不晓得地方耶,你带个路吧。」


「喔喔,接下来我骑好了。放心啦,我会骑机车,也载过人。」看他一脸受惊吓的样子我补著说。我不喜欢带路,更何况这样子骑的人会觉得很麻烦,所以理所当然换我骑囉。


坐上前座,完蛋,这是150CC的耶,我这麽小一隻怎麽骑阿。而且说真的坐在前座这风还有点大,我的衣服很薄,说不凉还挺奇怪的。


「你有外套可以借我吗?」停红绿灯的时候,我跟他说。「而且你机车很大台,下次停红绿灯的时候你的脚也伸下来撑一下吧,很怕机车会倒耶。」


只见他笑了笑,当时的我根本不晓得他笑什麽意思的,只觉得他应该是笑我骑机车还问题这麽多吧。没想很多,他把外套给我,让我从前面套著,嗯,感觉好多了,速度也快了些,就载我集中精神认路的时候,他的手从背后滑了过来,耶?开始不安分了喔,大概是觉得有外套挡在前面吧,但后来我发觉好像我想太多了,他也只是抱住我的腰而已。


我继续找路,没想到他的手慢慢的在移动,伸到我白色纱织的衣服裡头去了。我不以为意,不过发现他好像在探探我的尺度似的,瞄著我,一开始还普普通通,在我的肚子上打转,哈哈我整个人快没有办法骑机车,因为很痒很痒,不过一边摸一边往上。喔喔,我开始兴奋了,正当碰到胸罩下缘时,他又像是摸到什麽似的,又将手摸回较下面的肚子上。哎呀好可恶,人家好想要他摸的说,我几乎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乳头硬了起来,大声的对他叫,「快点来呀!」


我继续看他想做什麽,不动声色的骑我的机车,他又了一次,从肚子慢慢滑了上来,但这次不一样,碰到内衣的下缘并没有又往下移,我感觉到他用指尖,突破了内衣下缘的钢圈,伸了进去,我心想好戏来了,没想到他却只是在乳头下面的那团肉那边打转,又捏又搓的,让我整个人很想停下机车来请他不要客气的摸我,但这样我就输了,我是来勾引他的阿,怎麽反而被他给操纵了呢。他继续的摸我的胸部,两手一起往外缘靠,还是一样,说什麽都不碰我坚挺的乳头,又是搓又是捏的绕了一大圈。


最后整隻手紧奖的抓住了我的胸部,「恩~」我在安全帽裡头轻轻的叫了一声出来,当时眼睛还不自觉的闭上,整个人鬆软了下来,可是我在骑机车阿,吓死我了赶紧提振精神,我感觉的到他在后面偷偷的奸笑。双手握著我的胸部,食指还没閒下来,拚命的在我的乳晕上打转,喔,我要的不是那裡,人家要你弄的是乳头,是中间,过去一点,手指头过去一点阿!


他当然是没听到我心裡头的话,还很恣意的逗我,突然他的手放了下来,耶,是玩够了吗?他帮我的胸罩弄整,手继续安分的圈在我的腰上。


刚好,旅馆被我找到了。


可恶的傢伙,看我等等怎麽对付你。




一下了车,那傢伙一付气定神闲,刚刚什麽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还对我笑了笑,天阿,我差点没晕过去,那笑容销魂的可怕,只想赶快衝到房间去把他压在床上叫他上我。当然这是不可以表现在脸上的,我也对他笑一笑,装出什麽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准备看他什麽时候再露马脚。


一到柜檯check in,没看见帅帅的老闆。嗯,算了,反正这次不是来看老闆的,我可有正经事要做呢!


到了房间,我整个人放鬆了下来,不管是骑车还是坐车,有点小远的路,在机车上颠簸还是挺累的呀,我丢下行李,成大字型的往后倒在床上,当然除了放鬆之外,也是故意用这种姿势躺下的。我想他应该有看见我超短迷你裙下微湿的的黑色丁字裤跟一点点粉红色的肉了吧。


「好棒喔,已经到了垦丁了耶。」我假装不知道他在看我的裙底。


「是阿,要不要下去游泳了阿,海水很舒服的喔!」哼,装亲切要我快点换上比基尼是吧。想得美!


「可是我很累耶,骑这麽久的车。」


「小妮子,你敢喊累阿。你骑市区的这一小段路而已就这样鬼叫鬼叫,那我前面的一大段咧,我怎麽不喊累阿 。」他边说边侧到我旁边来,用手撑著头。


「你是男生耶,而且,是谁今天迟到一整天都要听我的话的阿?没让你找要到旅馆这一段路已经很不错了。」我收起大字型,也跟著他侧身,面对面,用手枕著头,这个姿势的用意是在于因为身体是侧著的,所有身上的肉会因为重力而挤到一边去,即使胸部再小,也感觉到乳沟,更何况我这件半罩式的内衣,感觉上整个乳房都快被挤出来似的。


他似乎察觉到了,眼睛不安分之外,手也开始不听话了。没撑著头的手搭上了我的腰。「来海边就是要游泳嘛,听话,我们去换泳衣。」我们?才没这麽便宜你的事情,谁要跟你一起换泳衣阿。「不然,你先换阿,换好了我再去。」「好好好,大小姐说什麽就是什麽。」他抓了海滩裤跑进浴室裡头,海滩裤?为什麽不穿泳裤阿?不是要游泳吗?喔,该不会是已经硬了起来怕太明显所以只能穿海滩裤吧,哈哈!我一边在行李袋裡头找比基尼一边偷笑。


衣服虽然带的不多,但比基尼毕竟布料少,还挺难找的。阿,终于看见了,亮橘色三点式的比基尼,不管是上面那一件,还是下面的性感小三角,都是用绑的喔。终于他开了门出来了,哇,身材不错嘛,虽然没有肌肉男那种大块大块的肌肉,可是整个线条很清楚,还看的出来腹肌上的线,虽然穿的是海滩裤,但是还是‧‧‧好性感!我看傻了眼整个人呆在那裡。


 


「喂,换你囉。」最后还是他提醒我,我才回过神来,赶紧跑到浴室去。照了镜子才发现自己脸红了,好帅喔! >\\\< 哀‧‧‧毕竟我还是那种尖叫小女生阿,不是熟女,还是抵挡不太住这种大帅哥的。


在浴室裡头换好后才发现,我没有带防晒乳耶,很糟很糟很糟很糟。我把头探出浴室门外,「欸, 你有防晒乳吗?」我尴尬的笑了一下。


「吼,你们这些女生,想来海边又怕晒黑,怕晒黑又不自己带防晒乳。」他一边念一边从他的袋子裡拿出防晒乳给我。


「谢谢。」我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要我帮你擦吗?」递给我的时候说。


「不用!!」我整个人回过精神来。


可是,在浴室裡头,防晒乳擦不到背部的我,开始后悔了,又打开了门。


「欸‧‧‧你可以来帮我一下吗?」又一脸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哀‧‧女人阿。」他一付很不耐烦的样子推开门走进来,挤了防晒乳在手上,我背对著他,让他涂我的背。他的手并不细,有点粗粗的,但不知道为什麽被这样摸著感觉很好,有种触电的感觉,让我整个人很陶醉。涂阿涂阿涂,从背部到了腰际,从腰际到了一下那一片,我整个人沉浸在他双手的触感裡头,根本没发现他把我上面的结给打开了,直到他又摸到了我的胸部下缘,我才惊醒,整个人很慌张的抱著胸部转身站起来,却不小心碰到莲蓬头的开关。刷的一声,水都淋下来了。


「你在紧张什麽,我在帮你擦防晒乳呀。」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把开关关掉,抓著我的肩,让我又被对著他坐下来,这次他不往上进攻了,改往下,解开了我三角裤的一边,双手画过我的屁股,来来回回的搓揉,又到了我的腰,因为我是坐著,摸到腰精过前面,就是大腿,在大腿跟腹部中间,想当然就是三角地带,我的毛不多,很容易就可以摸到那条细细的缝,先是在下腹那边搓阿搓,好像在玩我的毛,又接著用食指从缝那边轻轻的抚摸下去,我整个人几乎快要躺在他身上了,但还没碰到重点部位时,他把我推了起来。


「防晒油擦好了喔。」他随手盖起防晒油的盖子。


「喔,好。」我觉得我一定又脸红了,赶紧绑好身上的带子,跟著他一起到沙滩那边去。


沙滩上人很多很多,因为很热,沙子很烫,我们用衝的很快的把脚泡在海水裡头,感觉还冒烟了呢〈当然是开玩笑的〉。沙滩上人多,水裡头人也不少,不晓得今天是什麽日子,大家都跑来垦丁玩,他先走到较深了水那边去,伸手把我也牵了过去,人很多,挤来挤去的,我感觉到自己被身旁的人给摸了两把,还有人很直接的伸手到我的裤子裡头去。被不认识的人摸了,还是会有不舒服的感觉,我很快的走到他旁边靠他靠的紧紧地。


「怎麽了,被摸了吗?」他发现我不太对,低下头问我,我点点头,感觉到他把我抱的紧紧地,在海水裡头走来走去,不是说要游泳吗?怎麽在水裡头走来走去?欸,谁看过有人真的在海滩边游泳的阿?不都是泡水吗,我在前面,他在后面,用手环著我,感觉很安全。当然,水也是一种掩护,他似乎想趁著海水不透光,把手伸进了我的比基尼裡面。两个人背向人群,好像在海中看海,其实我闭著眼睛靠在他身上,享受他的抚摸,这次他很直接的整双手都贴上我的胸部,大幅度的搓阿搓,我的屁股紧贴著他海滩裤的前面,感觉的到有个能让我很兴奋的硬物。


我的手绕到后头去,隔著他的海滩裤,摸著他的肉棒。好硬‧‧「喜欢吗?」他低下头来,在我耳边吹气著说。「恩‧‧」「那我这样呢?」他将一隻手伸进我的三角裤裡头,用食指轻轻的摸著我的阴蒂。「恩~」我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隔著裤子,我用手轻轻的套弄著他硬硬的肉棒,隔著裤子还是能轻易的感觉到他龟头明显的伞状,虽然这样手有点卡住,不过他肉棒勃起的硬度让我兴奋的想潜到水裡头含著。正当我陶醉在他的爱抚中时,他又将手抽了回去,害我顿时不晓得该怎麽办,赶紧将手从背后拿出来,他牵著我走回旅馆。


终于要来了是吧,人家等了好久呢。现在我根本忘了要勾引他还是怎麽回事,一心一意的只想要让他用肉棒狠狠的干我,一回房间,因为走过沙滩,整双脚都髒髒的,而且海水在身上乾掉也有点黏黏的很不舒服,我便进了浴室打算稍为冲洗一下,脱掉比基尼挂在浴缸边,我站在莲蓬头下,打开热水,仰著头让水从头上滑下来。突然间我听见开门的声音,咦? 我门没锁吗?不过这样正好,我假装没听到继续冲澡,转过身去背向门口,弯腰下去,将旅馆准备的沐浴乳挤在手上,不是蹲下去,而是弯腰喔,我想站在门口的他,应该已经清清楚楚的看见我的粉红色细肉密穴了吧。


我将手上的沐浴乳突在胸口,开始用双手搓揉自己的乳房,他走了过来绕过我身边,也挤了些沐浴乳,从我的脖子后方开始打算帮我洗背。这感觉跟防晒乳还是有些不同,防晒乳涂著会有些涩涩的,可是沐浴乳是滑滑的感觉,只见他靠在我身后,从脖子开始画圈,延伸到我的肩膀到我的背部,再到腰部,最后绕过我的肚子,来到了我白皙粉嫩的胸部。有沐浴乳的润滑感觉特别的轻柔,我闭上眼,头枕在他的胸口,他的手则从我腋下绕到前面来揉捏我的奶头。「哇,前两次不是被外套盖住,就是不方便把你的比基尼翻上来,看你这翘翘的粉红色乳头,妹妹很想要了吧。」「恩~」我哼了一声当做回应。


他左手继续搓著我的右胸,右手则摸到了我的三角地带,先是在上面徘徊,接著慢慢的将手伸到更裡头的地方去,我贴著他的身体,他坚挺的肉棒翘著,从后面抵住我的屁股,前前后后的摩擦著,害我的淫水不断不断的流出,「哎呀,这是沐浴乳还是妹妹的淫水阿?怎麽这麽多都流到大腿来了呢。」「唉唷,还不是都是你害的。」我张开眼,抬起头来瞪他一眼,他顺势的贴上我的唇,温热的舌头不断的朝我的小嘴进攻,我也给予热烈的回应。我本能的反应,让我将自己的腿微微张开,让他的手好深入一点,好好的抚摸我按耐不住的密穴跟阴蒂,他的左手也还不间断的继续搓著我的胸。


而因为我微张的腿,让他原本在我屁股后头摩擦的肉棒就这麽像前的顶到了我的外阴部,他继续摇动他的腰,让肉棒在我淫水不断的密穴上擦来擦去,发出些微,滋~滋~滋~的声音,「恩~ 」他的右手还在我的阴蒂上摩擦,我整个人舒服的都快要晕了过去,全身开始有点僵硬了起来,强烈的感觉从他的指尖透过阴蒂传了上来。「恩~哥哥,不要再弄人家了,人家快不行了。」他没有搭腔,却停止的腰部的晃动。「不想要了是吗? 那我就不弄囉。」他奸诈的笑了笑,停住了所有动作,一下子我不晓得该怎麽办才好。哪有男生真的这麽听话说停就停的!「唉唷‧‧‧」正当我要继续抱怨下去时,他的腰稍为一挺。


伞状的大龟头进了我一开一合等著他进来的密穴,我的话还在喉咙,却又被这麽一阵酥麻给吞了下去,全身酥软了下来,「哦~」我哼了一声,头往上仰,眼睛闭了起来。我知道他一定睁大著眼睛在看我的反应,但我顾不得这麽多了,「阿?叫的那麽好听,到底是要还是不要阿?」「唉唷,」我回过神来,还不晓得该怎麽跟他开口,他又推进了一点。噗~~滋~~「阿~~」虽然才两三个礼拜没做爱,但是遇上这麽大的肉棒,我的小穴还是有点承受不起,火辣辣的感觉从底下传来,但我很爱。「怎麽才进去这麽一点点,就叫成这个样子阿,看你平常清纯可爱,没想到你还挺享受这种感觉的是吧。」被人家这麽一说,我又不自觉的脸红起来。


说话时他的手可没閒著,儘是往我胸部搓,「来呀,想要的话就求求我,哥哥会让你很舒服的喔。」「不要‧‧‧我才不稀罕呢。」我嘴硬,但是巴不得他使劲全力的干我,但就这样求他未免太瞧不起我了。「哦?这麽有骨气。可是哥哥没骨气,哥哥想干你很久了,抓到机会,即使你今天不想要,我也要硬干你。」说完他抓起我的腰,开始前后抽插了起来。「阿‧‧‧阿 阿 阿‧‧‧阿~嗯~~嗯~嗯~嗯~阿‧‧‧阿~」好舒服,虽然技巧很重要,可是尺寸比较大还是不一样阿,滋~滋~滋~~滋~我的密穴正在迎合著他的大肉棒,愉快的发出淫荡的滋滋声,阿~~阿~~阿~好舒服,好爽,就这样继续干我吧! 可是,不对吧,我用手摸的时候尺寸没这麽小阿。怎麽感觉一点都不深呢?我正想回头一看,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他抓紧我的臀部往前用力一推,滋~~~~「阿~~~~~」我整个腿软了下来,差点跪在浴室的地上。


「哎呀,腿这麽没力怎麽行呢?」他淫淫的笑著说,原来他刚才是在九浅一深阿,阿,这种感觉真的超级难忘。这麽大隻的肉棒进来的火辣感完全不一样,配上我淫水都流到大腿的密穴,真的是舒服的让我不顾形象的呻吟,阿,可是他又不动了。「哥哥累了呢,今天就到这边好了。」「阿?你怎麽这样啦‧‧‧」我回头一脸哀求的看著他,希望他继续用他的大肉棒干我,他还是笑了笑,把我转向正面,一把把我抱起,我趴在他的肩上,两颗白皙的奶贴在他黝黑健美的胸上,随著他走路的振动,规律的跳阿跳的。


走到床边,他温柔的把我放在床上,趴在我身上,我可以感觉到他性感的耻骨,以及两腿中间让我愈仙愈死的肉棒。他双手捧著我的胸,用他的嘴以及舌头开始挑逗起我的奶头,先是整个含了进去,用舌头温柔的舔著,接著用牙齿轻咬。「阿‧‧‧」我受不了刺激,轻轻的呻吟起来,「恩~好舒服喔。」他吸著一边的奶头,另一隻手就搓揉著另一边的乳房,我闭上眼本能似的蠕动著身体,「好舒服,恩~恩~」他一之腿区了起来, 把我的腿架到他的腰上,一双腿就这麽被他给架开了。我双手环著他的脖子,他将我整个人扶了起来,跨在他的大腿上,我的小穴被他的龟头给顶著,他抱著我摇著他的腰,闭起眼,将我的嘴给含了进去,我将翘起奶头的双峰顶向他的胸膛,也配著他的律动摇著。突然间他用力的震了一下,整隻肉棒毫无预警的插进了我的密穴。噗~~~滋~~深深的插了进去,「阿~~~~」我仰起了头,他开始抓著我的腰,开始上上下下的抽送。


「阿‧‧‧‧阿‧‧‧阿~阿~~阿‧‧阿~阿‧‧哦~嗯‧‧嗯‧‧嗯~哦~~哦‧‧哦~~哦~~」我的双峰也跟著他抽送的韵律,上下的大幅度晃动著,「阿~好~舒‧‧‧服‧‧,哥哥‧‧‧你好~厉害‧‧‧,好~舒服阿~。」他在肉棒深入时又停了下来。「说你爱我,要我每天每天,无时无刻这样干你,不然我就不继续喔。」他看著我,一付很认真的样子,我的手还环在他脖子上,我低著头,不好意思,拜託,这种话怎麽叫人说的出口嘛。他用手把我的脸抬起来,硬是要跟我对看,「快说!」他的腰摇动了一下,用力的插了我一下。「阿~~我爱你,哥哥我最爱你了,我要哥哥每天这样干我。」我受不了这种酥麻感,放手一博的说了。


「哦?有这样的美人美穴在前,我怎麽好不从命呢。」他把我推倒在床上,开始疯狂的抽送。「阿~阿‧‧‧阿‧‧‧阿~阿~~阿~~阿~嗯~嗯‧‧‧嗯‧‧嗯~~~哦~~哦~~哦~~哦~~恩~~阿‧‧‧好‧‧舒服~哥哥~好~厉‧‧害阿~~」双手还握在我的双峰上,猛烈的抽送,搓揉著,「阿~阿‧‧恩~哥哥‧‧阿阿~~阿~阿‧‧‧哦~~哦~」他慢了下来,将我的腿整个曲起来靠向身上,他抓著我的小腿,这样子不用说整个下体,连后面的肛门都一览无疑,「哇,妹妹的穴好漂亮阿,真不好意思刚刚那麽用力,」说著他头低了下去,将整个穴都给含住了。「哦~」他吸的很陶醉,好像是什麽很好吃的东西,还发出滋滋滋的声音,舌头还不用伸进我的小穴裡头绕阿绕,舔了舔阴蒂,又蓄势待发的跪在床前,用手把肉棒调整好位置,顶住我的密穴,最后整个人压在我身上的把肉棒深深的插了进来。噗~~滋~~「阿~~」我嘴角微微上扬的呻吟了起来,他也不负我的期望猛烈的插著我的密穴。「嗯嗯嗯嗯~~嗯~~阿阿~好深喔~好深‧‧‧好~舒服喔‧‧‧阿~ 哦哦哦哦~~」


接著他起身,自己躺在床上,示意著要我坐在他身上。我从他的脚边开始前进,往他身上慢慢的一边爬,一边用我的身体摩擦著他过去,最后整个人坐在他的肚子上,再翘起屁股,倒退著下来,刚刚好碰到他肉棒前面的龟头。「妹妹好乖喔。」他摸著我的脸,要我赶紧坐上去,我的小嘴靠了过去,亲上他,他一手摸著我的脸,一手摸著我的胸。慢慢的,我坐了下去, 享受那深深却慢慢插入的快感。「恩~」我的头仰了起来,实在是太舒服了。这个姿势给了另一种不同的酥麻感,我忘情的坐在他身上震动。他微微的闭上眼,将双手搭在我的臀部上,轻轻的哼了起来,「哦哦哦」「嗯嗯~」这种感觉好舒服喔。「妹妹再深一点~好乖再深一点~~」他很陶醉的沉浸在我的密穴麻擦他肉棒的快感裡,我一会上下摆动,一下子又像骑马那样前后晃著,让他的肉棒在我地密穴裡头搅著,「哦‧‧‧哦~嗯‧‧‧嗯嗯~好舒服‧‧‧喔~哥哥‧‧‧」我几乎只剩气音,因为太舒服了什麽字都唸不清楚,「哦哦哦~」


「我‧‧原本是想故意测试你的‧‧」我一边摇动一边喘气著说。「测试什麽?」他张开眼睛,但手还是用力的抓著我的臀部。「你不是说,我们是那种躺在同张床上睡觉,却可以什麽都不发生的好朋友吗?怎麽现在,我们好像不只发生一点点特别的事喔?」「哎呀,你这个小坏蛋,居然这样设计我,看来我不狠狠的处罚你实在对不起自己了!」他把我推了起来,让我趴著,接著他握著我的腰,狠狠的从后面插入,啪!啪啪啪啪啪!!!!淫水还是多到不行,「阿~阿 阿 阿 阿阿‧‧」他猛烈的抽差让我不顾形象的呻吟起来「嗯‧‧‧嗯嗯~~哦~哦~~嗯嗯嗯~阿‧‧阿~阿阿‧‧」「说对不起阿,不然我就不放过你,」他一股劲的抽插边说,「不~阿‧‧阿~不要‧‧嗯嗯‧‧‧嗯嗯~人家~阿‧‧‧阿~才不要说~」「死到临头还这麽不乖,」他加快速度,更加用力的干我,猛烈的让我觉得我快不行了。「阿‧‧‧阿~哥哥~~不‧‧‧要这样,哦~~哦~~嗯‧‧‧嗯~」求饶还不忘呻吟,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阿阿~哥哥~~我‧‧‧不行了。你饶过‧‧‧人家,嗯嗯~阿‧‧阿~阿~~~」


啪啪啪!!!!不顾一切的衝刺著。「阿‧‧‧阿‧‧哥哥~~嗯‧‧嗯~~人家不‧‧‧‧行了啦 阿阿~~」啪啪啪啪啪!!!!淫荡的呻吟声,跟抽插发出的啪啪声。似乎让他更加兴奋,速度跟力道只有越来越快的份,阿‧‧‧阿阿~~人家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阿‧‧嗯嗯‧‧‧嗯~哦‧‧‧哦哦~阿~~~」顿时我全身僵硬,手软了下来,屁股还高翘在那裡。他还没完,拚命的继续衝刺抽插。啪啪啪啪!!!!「这样就不行了阿?哥哥还没完呢!」「嗯嗯嗯~不要了~人家不要了~」「不是有人说想测试看看我吗? 怎麽样,测试的结果怎麽样?」「嗯‧‧‧嗯~嗯~~~嗯~哥哥很‧‧‧‧厉害阿~」最后他便不说话了,使劲的插入,而且每一次都深深的顶到最裡头去「阿~阿~阿‧‧‧嗯嗯‧‧‧哥哥~~嗯‧‧嗯~好舒‧‧服喔~~」最后我听见了他的呻吟声。「嗯嗯~」接著叹了一口气,他闭著抬起头,颤抖的肉棒裡喷出了大量滚热的精液。「阿~~」我叫了出来,他又退了出来,再猛烈的插进去,「哦~~~ 」又射出了一阵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