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老师

时间:2019-05-08



我叫林珮珮,大学英语系三年级学生。一年前,经系上一位教授介绍,到 她的一个高中老同学家里做英文家教。回忆面试当天,刚开始对他家印象非常 好,他们父妻俩都是高级知识份子,共同经营一家中型企业,两人都十分客气,彬彬有礼。他们坦承因工作繁重,平时疏于照顾他们的独子萧伟志,只能在物质上尽量满足他。他们也知道儿子不是读书的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课业一塌糊涂。去年好不容易国中毕业,走后门进了一间私立高中,读了一学期,除了体育外,全部不及格。由于他们计划移民加拿大,但担心儿子英文程度太差法适应国外生活,因此想替他请个家教,训练他基础的会话能力。他们并不指望家教能让他们的儿子英文突飞猛进,最主要是希望有人陪他念书,能让他比较专心,不要到处游荡而学坏了。


听他们这样说,我就比较没有压力,加上他们付的薪水很高,每星期一、三、五上课,每次三个小时,一个月三万元,于是我便同意接下这个工作。谈好后他们便介绍他们的儿子给我认识,老实说,见面后我便有点后悔,这个学生长的高头大马,我身高已经有168公分,却只到他的下巴,估计他至少有185-186公分以上,真难相信他只是高一学生。而真正令我难以忍受的是他一头乱发,眼神呆滞,嘴巴好像永远闭不起来,活像个白痴。但我已答应他父母在先,只好硬著头皮开始我的家教工作。


才教了三个星期,我便已经有了深刻的挫折感。他可以背一个英文单字,三分锺后忘的一乾二淨。简单的时态,我解释的口水都乾了,他还一脸茫然。两眼无神,好像永远没睡饱,只在我穿著比较清凉的时候,他的双眼才会突然甦醒,闪烁著异样的光辉,不断在搜索我的胸部和大腿。我觉得自己长的并不漂亮,眼睛太小,嘴巴太大,虽然还是有些人说我好看,但远远不如称赞我身材的人。至于我的身材则是标准的前凸后翘,柳腰丰臀,绝对会让大部份女人嫉妒死了。尤其是又长又直的双腿,还曾经拍过丝袜平面广告,因此我早就习惯男人盯著我的身体看,但他的目光却让我感到十分不安,就好像是一只猛兽盯上猎物一样。所以从此只要有家教的日子,我都避免穿迷你裙和紧身衣服,免的刺激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小色鬼。


但是尽管刻意提防,事情还是发生了。在一个没有课的下午,我和小甄及她男朋友一起去看MTV,打算看完正好去家教。没想到看不到一半,小甄和她男朋友已经在沙发上旁若无人的亲吻,抚摸。他们不在乎,我却看的坐立难安,爲了消除心中的尴尬,我便取笑他们是性饥渴,乾脆我做观衆,他们做爱给我看好了。


我原来以爲他们会不好意思,没想到小甄的男朋友却一口答应,一边脱衣服,一边说:「好,让我们Show几招,你可以和你男朋友试试。」,小甄虽然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慾火已经被撩起,在轻微的抵抗下,也很快的被一件件脱的精光。他俩一开始就以男下女上的69式互相口交,约进行两三分锺,小甄的洞口已经湿成一片,淫水还不断沿著大腿流到沙发,而她男朋友的鸡巴也已经被吹的完全勃起,还不停挺腰在小甄的嘴里进进出出。接著她男朋友将小甄翻过来,把她的两腿打开接近180度,用舌头将她的阴唇拨开,露出湿淋淋的红肉,继续吸舔她的嫩屄及阴核,弄的小甄像杀猪一般的大声呻吟,完全不怕被外面的人听到,反而是我很不好意思,连忙将电视的音量调大,以掩盖小甄的浪叫。


「哥哥,我受…受不了了,开始插入…好不好?」小甄哀求著。


「还不行,你功课还没做完。」说著将小甄扶起,故意要她坐在我身旁,就在我眼前30公分不到,让小甄替他吹喇叭,双手则用力搓揉小甄的奶子,看的我口乾舌燥,全身发烫。过了四、五分锺,小甄的男朋友拉她站起来,将她右腿抬起,故意让我看的一清二楚,就以站立的姿势开始插她。


「啊…爽…啊…啊…哥哥的…大鸡巴…啊…好粗…好大…爽死了……啊… 啊……」虽然我知道小甄对性是很开放的,但她外表是那么的文静,没想到叫起来会那么淫荡。只是她有点言过其实,她的男朋友的阴茎虽不算小,比我的男朋友长,但却差不多粗。以小甄丰富的性经验,我不信她没有尝过更粗大的阳具,可能这就是小甄厉害的地方,知道如何满足男人的虚荣心。而小甄的男朋友显然有意卖弄,每种姿势都只插五、六十下,短短十几分锺已经换了七、八种体位,看的我目瞪口呆,头昏脑胀。我知道再看下去,只怕会受不了,只好匆匆的起身离开。关上包厢的门后,还隐约听到小甄的淫叫声,走廊上两位服务生以怀疑的眼神看著我,我只能耸耸肩,苦笑著落荒而逃。


出了MTV,我无处可去,随便逛了一下便提早去家教。到了学生家,菲佣替我开了门,他父母照例又不在家,我便直接上楼到他房间。一边走,脑中还不时浮现刚刚小甄和她男朋友火辣辣的景象,没注意小志的房门是关著。门也没敲,顺手就把门打开,一幅惊人画面顿时出现在我眼前。我见到小志头带著耳机,内裤退到膝盖,一面聚精会神看著电脑播放的色情光碟片,一面正打著手枪。而真正让我惊讶的是,小志那根阴茎竟然又粗又长,比我所见过(包括A片)的阳具都来的粗大。黑黝黝的龟头泛著红光,沾满黏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异常吓人。


我没预期会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呆住了,一时竟然忘了退出房间。约莫过了10秒锺,小志转过头来,看到我站在门口,也吓了一跳。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尴尬的想要转身离开,没想到小志扯下耳机,一个箭步冲到我身旁,将我拦腰一抱,硬生生把我拖进房间,并顺手将门锁住。


「老师别走,我哈你好久了,今天刚好,让我爽一下!」小志边说边扯我的牛仔裤。「放手!你太过份了!再不放手我要叫救命了!」我大吃一惊,马上严厉的警告他。「你尽管叫,没人听的到。」没想到他一点也不在乎,已经解开我牛仔裤的钮釦并拉下拉链。


「停手!放开我!小心我告诉你父母!」我开始惊恐。「我才不怕,顶多被骂一顿,骂完一样没事。」「小志,你…你不要做傻事,我报警你会去坐牢。」


我越来越害怕。「干!少拿条子吓我!我才十五岁,判也不会判多久,妈的!每次你走了我都要打手枪,今天说什么都要真枪实弹好好干一下!」说著便用他的左手牢牢的扣住我双手,接著把我推倒在床上,右手死命地剥我的牛仔裤。「救命啊!救命啊!」


面对这个色胆包天的野兽,我除了拼命抵抗外,只能大声求救。小志嘴巴说不怕,但还是有点忌惮,四处看了看,灵机一动,迅速脱下他的内裤,趁我张嘴喊叫时,将那条又髒又臭的内裤一股脑塞进我嘴里。这么一来,我连叫都不能叫了,只能发出「唔……唔……


」的声音。小志看我无法再呼救了,就放心再开始脱我的牛仔裤,不过在我的强烈挣扎下,要脱下我的裤子也不是容易的事。就这样僵持了两三分锺,他终于放弃脱我的裤子,而转攻我上半身。他用力一扯,我衬衫上的扣子全部应声脱落,掉了满地。我才暗暗叫苦,他又抓住我的胸罩,使出蛮力一扯,胸罩从中裂开,一分爲二,两颗雪白的乳房立刻一览无遗呈现在他眼前。小志两眼睁的大大的,喉头还发出口水吞咽声,眼睛眨也不眨地欣赏我那白白嫩嫩的奶子,及淡淡粉红色,花蕾般的奶头。我又气又急,奈何两人的力量实在相差太多了,我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还是挣脱不了那铁钳般的左手。我尝试用腿踢他,但彷彿蜻蜓撼柱,没踢几下就被他右腿一压,整个下半身动也不能再动一下。这时的我,双手被扣住,双腿被压死,嘴里塞了一条臭内裤,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待宰羔羊了。


小志欣赏够了,便伏下头含住我的右乳头,右手则搓揉我的左胸,手指还不时拨弄著奶头。「喔……」我全身一颤,这小子显然不是初尝肉味,力量用的恰到好处。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会有的快感还是会有,五、六分锺后,两粒奶头都已高高翘起,快感充斥全身毛细孔,小腹热烘烘的,我知道这是淫水要流出来的前兆,但却无法控制。小志看我抵抗力越来越弱,藉著我失去警觉的机会,两手抓著我裤腰,用蛮力将我下半身整个抬起,又甩又扯的将我的牛仔裤一口气剥掉。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又扑了过来,七手八脚把我的衬衫也一并脱掉。


「小志,你现在住手,我当它没发生过,也不会告诉你父母。」我拿掉嘴里的内裤,再尝试著劝他悬崖勒马。


「废话!」他毫不理会,重施故计箝住我双手,又开始吸吮我的奶头,同时隔著内裤抚摸我的阴唇。「啊……」我再也忍不住了,淫水终于流出,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没一会 已沾湿了内裤。


小志有点惊讶我那么快就湿了(他不知道四十分锺前,我才看了一场真人表演。),便放开我双手,转头准备脱我的三角裤。嘶的一声,这小子真是有点变态,明明他可以轻易脱掉我那条短小轻薄的比基尼式内裤,但他却硬是将它撕烂,只留下几片碎布挂在我腿上。我惊惶的坐起来,双手慌乱的不知该遮上面还是遮下面,而他则淫笑著看我美丽的身体,胯下的鸡巴则高高的翘起,「老师你很想要了吧?那么湿!我的屌够大吧?一定可以干的你很爽!」,说著还不时跳动他那根超大鸡巴,好像在向我示威。


「下流!」我红著脸骂他。


他丝毫不以爲意,迅速抓住我的双脚,把我拖到他面前,用力打开我大腿,凑上嘴开始舔我的阴唇。


「啊……啊……」我拼命扭动著腰,想要挣脱,但他紧紧抱著我大腿,任凭我怎样用力,也不能移动分毫。


「啊…啊啊…喔……」淫水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这小子小小年纪竟如此精于此道,灵活的舌头在阴唇上来回滑动,还不时吸著我的阴核,强烈的快感刺激的我不知身在何处。终于在他的舌头刺进阴道的同时,我的理智完全崩溃了。我抓著小志的脑袋拼命压向我的嫩屄,他的舌头在我阴道里搅动,天啊!太舒服了!我急促的喘气,这时我什么都不想,只想有个人狠狠插我的小屄。


「老师,要不要开始干了?」这可恶的小子看出我的急切,还慢吞吞的吊我胃口。


我涨红著脸,闭著眼睛不答腔。小志嘿嘿笑著,把我翻成俯卧,让白嫩的屁股翘的高高的。我的心砰砰的跳著,期待他那根粗大鸡巴插入的滋味,没想到插进来的却是他的中指,我正感到失望,他的中指已经快速抽插起来,并且低下头去舔我的屁眼。


「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啊……」小志不知道,其实屁眼是我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和阴核不相上下。我常暗示男朋友舔我屁眼,但他嫌髒,每次都敷衍了事。但小志就不同,他细心的用舌尖绕著我的屁眼,由外向内画圈,轻轻挑著我的菊花门,或是将我的屁眼整个含在嘴里,轻轻吸著,粗糙的舌头磨擦著洞口,一道又一道的电流震的我浑身发抖。再加上中指在阴道内不停抽插旋转,很快就让我弃兵卸甲,不断浪叫。没过多久,阴道深处一阵酸麻,「啊……啊…天啊…啊啊……」,彷彿山洪暴发,一阵阵阴精狂泻而出。我泄精了!我从来不知道我会泄精!但生平第一次泄精,竟然是出自一个十五岁小鬼之手!


他把我的头转过来,要我看那湿了一大片的床单,我自己都惊讶喷了那么多阴精,立刻羞红了脸,闭上眼不好意思再看。他揉著我圆圆翘翘的屁股,突然将鸡巴对准洞口,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利用淫水的润滑,一口气就把那根巨物直插到底。妈啊!我心髒差点停了,好大!好粗!小志的鸡巴像只铁棒似的塞满我的阴道,他还不断往里面挤,让龟头磨擦著我的花心。


「啊……啊……」,我舒服的快虚脱了,还没开始抽送就那么爽,等一下会不会受不了?小志很快就给我解答,将鸡巴抽出五分之四后,狠狠的一插,再一次直底花心。「天啊!啊啊……」,太强烈了!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抛到九霄云外,我的男朋友从来不曾给我这种滋味。


小志重覆著同样的动作,一抽、一插,速度越来越快,一股股前所未有强烈的快感流窜我全身,搞的我淫水好像氾滥一样流个不停。


我的男朋友很喜欢从后面插我,因爲他可以充分欣赏我葫芦般的曲线。纤细的柳腰,又圆又嫩丰满的屁股,还有晃动的乳房,不论视觉还是触觉都是一大享受。我想小志一定也很喜欢,但是突然间,小志却停了下来,我以爲他想要换姿势,但他却一动不动,我正狐疑著,就听到他说:「老师,你这样我很没劲。」


「我怎样了?」我一头雾水。


「老师你不要光哼,也要说点话啊!」


这个小色狼,原来是要我说一些淫秽的话,我当然知道是那些话,但我怎么说的出口呢?他看我在犹豫,又把鸡巴用力往阴道深处挤,用龟头去磨擦我的花心。哎哟喂呀!磨的我手软脚软,好舒服又好难受,需要更强的抽插才能弥补那股空虚感。


「啪!」他用力打了我屁股一巴掌,「要不要说?不会我可以教你。」「好…好啦!你…啊……小变态!」没办法,只好依他,真应了一句台湾俗语:强奸还要人喊爽。


小志看我屈服了,立刻又恢複抽插。好像是要给我点奖励一样,小志插的更用力,行程更长,每次都只留下龟头在阴道里,然后狠狠的一插而尽,小肚撞在我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巨响。


「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妈啊…啊…啊…轻一点…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了…啊啊…要…要泄了…啊…啊…饶命…啊啊…啊…小志…小志的…鸡巴…太…太厉害了…姊姊…太…太爽了…要死了…啊…啊…又来了…泄…泄了……」


我这才发现,要叫这些淫话其实很容易,真正困难的只有第一句,一旦喊出第一句,其他的就很自然的可以脱口而出。尤其在小志这种超大SIZE的鸡巴抽插下,不这样子叫,还真难宣泄体内积压的快感。


「啊…啊…姊姊…爱死…啊…小志的…小志的鸡巴…啊…好棒…超…超级大屌…啊…爽…干死姊姊…一辈子…啊啊…干一辈子…啊……」


其实小志才干了六、七分锺左右,但我感觉好像被干了三四十分锺似的,就像溺水的人一样,我的双手疯狂的去抓一切可以抓到的东西:枕头、床单、衣服。在一阵痉挛中,我又达到高潮了。


「老师,我们换个花样好不好?」


「嗯。」我还能说什么,全身都虚脱了,只能任他摆布。


他将鸡巴留在我的阴道里,扶著我的腰,慢慢的将我带下床,一步一步走到他的书桌前。我撑著书桌,打开双腿,屁股向后翘著以迎合他的鸡巴。桌上的电脑还在播放著那片色情光碟,片中的女演员正被男人疯狂的干著,小志把耳机戴到我头上,片中女演员的叫床声立刻传入我耳中。一切就绪后,小志又开始抽插,干的又快又狠,「啊…啊…啊……」看著萤光幕内的肉搏战,听著激烈的浪叫,小屄中还有一只特大号鸡巴不断撞击花心,我好像已经溶入片中,正加入他们的性交。


「啊啊…啊…啊…小志…太会干了…舒服…爽啊…姊姊…好喜欢…好喜欢…和小志干…啊…啊…姊姊…姊姊…不行了…啊…啊…要…要泄…啊啊……」


我再度达到了高潮。几乎同时,小志也到顶了,他匆匆拔出阴茎,把我转过身来,跪在他面前,一股股浓精适时喷出,全部落在我脸上。


小志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露出满足的笑容,手扶著他那根还没变软的鸡巴,轻轻在我脸上画著,将白稠的精液拨到我嘴唇上,用力想挤进我嘴里。我虽有点反感,但拗不过他,只好顺从的张开小嘴,将他的鸡巴连带精液含入嘴里,轻轻的吸吮。他的精液腥腥的,有点像漂白水,还好我不是第一次吃精液,所以不至于太噁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