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妹妹

时间:2019-03-11


民康是我高中时期的好友,连续三年都同班。我没两天都会往他家跑去,表面是探访好友的关系,事实上不是为了要跟他比电脑游戏,更不是为了讨论工课,而是因为民康的那位美丽动人的骚妹妹。


家敏小我们不到两岁,由于外貌条件很不错,所以至国中时就已经接了不少平面广告模特儿的工作。老实说,他们的家境还算富裕,就算家敏不去当模特儿打工,也有足够的零用钱花用。只是她想在经济上能够更独立一点,就算是想要买些什么奢侈品,也不用跟家里伸手要钱。况且当上了模特儿,无疑是一种美女的证明,这似乎都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


成了模特儿之后,家敏比以前更懂得打扮自己,男人看到她的时候,很难不带有色的眼光多看她几眼。她也常跟我提起过曾经数次成为狼群们下手的目标;公共汽车上、电梯里、人群中,总是会被陌生的淫手偷偷地摸了臀部,甚至于胸部。


然而,家敏每一次谈论起这类事件的时候,艳丽的脸蛋儿总会露出骄傲欢愉的表情。我甚至有些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一个淫荡的女孩,因为那终究不是一个少女受到色狼袭击时该有的反应。搞不好,她有时候反而会乐在其中,甚至达到快感呢﹗


还有,在一次的巧偶中,我吓然发现家敏竟然有时还不穿内裤。那是在他们家中一起用餐时,我把一只筷子不小心弄掉了,于是便弯下身去捡起它时,无意中看到了家敏那迷你裙内,一片真空,毛茸茸的阴部竟显现于我眼前。家敏那时似乎还有意无意地,将双腿张得更开,令得我思绪错乱,仿彿嗅到了那儿发出了一阵芬芳的香味。


那天之后,我整个人对家敏就有如著了魔似地,每天都好想好想能看到她那悄美的可爱脸容,更想能多找机会偷窥她下面的那一片青嫩草原,好让我回到家时,闭起双眼回忆幻想着,连连地手淫到爽...


在一个星期日下午,我拿了民康昨天叫我为他录的一个越野赛车录影带到那家来。当时是家敏开的门,她穿着一件紧身花色T恤和白色窄裙,我的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知在那裙子底下有没有穿内裤。


“嗯,阿庆,你来迟了一步咧﹗我哥临时跟父母有事要办,才在五分钟前跟他们一起外出,大概在两小时后回来,你要等等他吗?”家敏娇声说著。


“无所谓,反正我今天也没事做,就在这儿等他回来吧﹗”我笑着回道,眼珠紧紧瞪往她身上猛扫。


“阿庆哥,你坐嘛﹗我到冰箱里为你拿瓶汽水…”家敏一面说、一面摇摆着润圆的屁股走进厨房去。


“好啊,外头好热,正好我也想喝点凉的,谢啦﹗”我大声应道。


等家敏回到客厅的时候,我已经在看着电视,是棒球赛直播。家敏递过了一瓶冷冻可乐给我之后,也在我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可能是我心里有鬼吧,老觉得坐在我对面的家敏常常偷瞄我。


没过一会儿,家敏就嘟起了小嘴说这场棒球赛打得好烂,并一边双腿又宽开、又紧夹地不停摆动着,弄得我心绪开始乱了起来,眼珠子老是瞄窥着她的双腿之间。


哇!我的妈啊﹗这小婊子今天又没穿内裤﹗我坐的角度恰恰好,眼前的香艳美景,竟然赤裸裸地印入在我的眼眶之中。在这般近距离内,我似乎可以看清她下体的每一根毛发,顿时令得我老二亦然勃起...


老实说,我有些怀疑家敏是否故意在我面前这样子做。她这年龄正是最想找一个男人来填补生活以及生理上的空虚,所以就想把握机会挑逗我,试试看能不能引诱我。然而,我脑子里虽然这样想,却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无畏行动,只好忍耐地坐着,假装没一回事。


“嗯,这场球打得真差强人意,不看了﹗不如上楼回房间去小睡一会更好。哼!真是一只笨呆鹅..”家敏一边说著、一边拿过了我喝完了的可乐空瓶,走进厨房去。


“哪个笨呆鹅啊?巨人队的投手吗?我也觉得他今天是有够烂的...”我自言自语地反应着。


当家敏从厨房出来时,一句话不说地便上了楼去。我还待她走到楼梯半途时,偷偷地再窥望了她那极短的迷你裙底,希望能再看她美美的蚌肉一眼。然而,我却惊讶万分地发觉她此时竟是有穿着一条白色的小内裤啊﹗


到底怎么一回事啊?莫非是家敏见到了我,就籍拿汽水之际,进厨房时便把内裤给脱了,然后故意地秀她的蜜桃处给我看?难道正如我刚刚猜想的一样;家敏是有意地引诱我、挑逗我!


“啊哟,竟然失去了一个大好时机,真是一只笨呆鹅呀!嗯?笨呆鹅…噢!原来家敏指的笨呆鹅是...”我自备地暗暗叹说道。


我看了看手表,民康他们应该还有大半个钟头才会回来吧?刚才已经笨得失去了一个大好机会,如果现在再不好好地把握,就真的是对不起自己了﹗


我快步地奔赴上楼,来到家敏的房外。我用手微微地扭转门把,房门只是关起来,并未上锁。我轻轻地推开往里边一瞧,家敏就趴躺在她柔软的床上。才上来没一会儿,她应该是还没睡着才对。我肯定她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而故意装睡睡!


我悄悄地到她身旁蹲了下来,似乎想要确定她是否真的已经睡着。她虽然紧闭着双眼,但那咬牙切齿、歪著嘴角忍着偷笑的可爱模样,更肯定了我的猜测。我如意不动声色,看看她到底要玩些什么....


观察之后,我开始用手轻抚家敏的圆弧臀部。这时,我看到她偷偷地半睁开眼睛,窥瞄了我一下后又装睡了。


这发现更令我充满了信心,就干脆大胆的往她裙子底下摸去。由于家敏是趴着睡的,双腿又自然地分开,所以我轻易地将手深入她的内裤里,用手指逗弄她的阴蒂。


在我的调戏之下,家敏的淫水渐渐地大量流了出来,不但湿润了我的手指,也湿透了她的小内裤。我看她兴奋了起来,更进一步的把手指缓慢地插入她的阴道,直弄得她开始喘息著。


我的两只手指抽插了一阵以后,就停了下来。接着,家敏就听到了似乎是拉链解开的声音,然后双唇被快速地扳开,跟着一根大东西便塞进了自己的嘴中...


“我的好妹子,别再装睡了!来,起身来,吃吃哥哥的大肉肠!﹗”家敏知道我发觉她是在装睡,整个脸蛋都红了起来。她更没想到这般斯文的我,会做出如此粗俗的举动。


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家敏一边想着、一边坐起来想要吐出那根东西,不过我的手却紧紧地扣抓住她的头,使她还是含着我膨胀的阴茎,把整张嘴都塞得满满地。


经过了一些轻微的抗拒后,家敏开始把那根东西在嘴里慢慢地吸吮、舔弄著,并用一只手将自己的T恤及胸罩拉起,以方便正在抚摸她那巨大乳房的我。


由于家敏正在为我口交,使得她无法把T恤和胸罩完全脱下,但胸部仍然可以完全裸露出来,形状好看极了,又圆又挺。在我的揉捏挑逗之下,她敏感的乳头变的是又硬又翘,在半球型之上形成一个完美的突起粒状。我就只有一个字来形容;“爽”﹗


此刻,我将家敏推倒在床上,调整了一下姿势,下身仍然继续奸淫着她的嘴,而我的手亦拉掉了她的窄裙,连同内裤一块地脱去,然后开始用舌头舔戏她那粉红的芬芳私处。


“嗯..嗯嗯...”家敏那被阴茎塞满的嘴,竟然还能发出呻吟声。


我的舌头,深深地探入了家敏的阴道内,弄得她异常的舒服,屁股儿不停地摇晃摆动,恨不得将自己的阴户更加紧凑着我的嘴。家敏这样被我一搞,没过一会儿,竟轻易地快速达到了高潮,一阵阵的淫水直洒射了我满脸。这种异样的突发感觉,还真有够爽咧!


在这个时候,我亦把阴茎从家敏的嘴中抽了出来,开始往她的私处中插入。我把她的腿向上抬,然后开始慢慢的抽送著,这样的姿势让我和家敏都可以看得到性器官干插的情形,使得我们俩的兴奋程度继续地提高,快感亦可以持久下去。


在我正开始猛烈地加快抽插的时候,敏感度奇高的家敏竟又再次地泄了,这次流出来的淫秽液体中,居然还参混著一丝丝的血迹。看到她的处女落红,更使近乎疯狂,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愈加奋力地把她翻成侧躺以后,继续快速地、激荡地抽插家敏粉红色的小嫩穴。


虽然此时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人,但家敏却不敢大声地呻吟,只紧凑地咬著血红的嫩唇,轻声地一会儿催促我用力、一会儿又求饶呻吟著。我干脆就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反正是出尽牛力地干就是了。


我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变换一种体位,好像是要对家敏炫耀着我的技巧似地。这么一来,更使得家敏兴奋得双腿发软,整个人都快要昏死过去。不久之后,她又泄了,达到第三次高潮,而我也在抽插了几十下之后,只觉龟头一麻,立即把阴茎拔了出来,让精液都射向家敏幼滑的俏嫩脸上。


我把射在家敏脸上的精液,用手指都拖扫到她的唇边,并要她用舌头把那些淫秽液体舔吸如口。然而,看着家敏那舔得极为辛苦的表情,时不时地想要呕出来的动作,我也于心不忍,其余的便用面纸为她抹擦干净。


“家敏,第一次是这样的了。嘻嘻...等你习惯它的味道以后,我担保你吃了又想吃啊!”我笑着、用食指点了点她鼻尖的一滴精液,一边放入她嘴中、一边安慰她说道。


家敏红著脸、嘟著小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凝视我,并点着头。


在这一轮慌忙的干插后,我并未留下来等民康回到来。我深吻了家敏一下,便赶紧离去了。我实在是无法在夺了好友妹妹的贞操之后,还能装着若无气事地面对他。我更加地害怕民康会从我的身上,感觉到了我刚刚所做的一切。还是暂时先快回家,清醒一下脑子比较妥当...


这天,如往常一样的,放了学后便跟几个同学一块儿去吃了点东西,然后就骑着机车回家。这是在和家敏发生了关系之后的第三天。


机车到了家的大门,就看见了穿着学生服的家敏,正蹲坐在门旁边呆呆等待。她一看到我便立即站起,快步地跑过来…


“阿庆啊,你跑到那儿去了嘛?人家都等了大约一个小时了﹗”家敏眼眶红红地,嘟凸著小嘴问著。


“嗯…不就跟你的哥哥他们一班人,去喝了点冻饮料囉!怎么啦?有急事吗?”我关心地说著。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你..又不来看我...”她有些生气地转过了身。


“别这样啦!你知道吗?我一看到了你有多么的高兴啊!来,别愣站在这儿嘛,先进屋里去..”我说著,并以右手开了门锁,左手则轻轻拖着家敏的小手,拉她进入。


一入了屋,我便立即把门关上,然后紧紧地抱着家敏,把嘴唇贴着她的香唇;好柔、好嫩、好润,感觉真棒!


家敏整个人此时有如失去力量而依靠在我的怀里。她的那双巨乳,虽然是隔着衣物,但仍然给于我一股非常舒服、爽快的压迫感。我的嘴角边裂出了诡异的一笑,突然奋力地把家敏一扶,将她一把给抱了起来,然后向沙发走去。


我把她扔到沙发上,然后便立即地掀开她那蓝色的学生裙。家敏只觉裤底下突起了一种凉凉的感觉,比起躲在房间里自慰,还要刺激而容易有快感。


我的手非常的不安份,一下摸她的大腿、一下又揉捏她的乳房。当我的手解开了她的衣釦,滑入她的胸罩内时,敏感的乳头老早就硬了起来,并在我手掌缝隙的按压中,形成更加明显的突起。


“瞧,你这突起的乳头,好美、好性感啊!”我陶醉地一边称赞著、一边有嘴舌用力地舔吮。


爱抚了一会儿,我们俩就开始脱光身上所有的衣物,全身上下就只剩下袜子了。


我摆好了姿势,下体对着躺在沙发上家敏的头部,面对着她的阴户。我一开始便把阴茎放入家敏的小口中抽插,另一方面则在奋力吸舔她的私处。矜持的她微作抵抗,然而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使得上力气。


“喔..喔..喔..”家敏一面吮含着嘴中那不太习惯的肉肠、一面哼著微弱的呻吟。


“嘻嘻..家敏,你好淫荡啊!竟然流出了这么多淫水...”我满嘴润湿湿地向她笑说著。


这一次,我对家敏做足了爱抚的前奏;以巧手抠弄她的菊花蕾、揉捏她的粉红乳头,弄得她淫声连连,淫水直流。我亦也被家敏那对豪乳刺激得血压直升。


慰抚了大约半小时之后,我才直接地把阴茎插入家敏的嫩穴。我先将龟头摆放家敏的阴唇缝隙上,扭转个几下,再狠狠地推插进去,又缓缓地抽回,而在龟头还没完全抽出阴道之前,又再次奋力插了进去...


这样的动作一直重复著,家敏已经兴奋得受不了。在沙发上搞虽然稍嫌拥挤,常常会因为产生碰撞而无法更激烈的抽插,不过在客厅里干爱的气氛,却也给家敏带来一种异常的特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家敏被我戳得受不了放声直叫。


我还是第一次见闻家敏如此地狂声浪叫。看这样的妙龄小美女放纵的呻吟,真有快感,满足了男人野性的虚荣心。


我开始用各种花招变换姿势,把家敏的身体调整成狗趴的姿势,提高她的臀部,然后用背后式干戳她,同时亦也按耐不住地把双手往前下方滑去,使劲地搾弄她那两颗垂悬的大奶奶。


“来吧,淫荡的乖妹妹,摆动你的水蛇腰..喔..喔喔...”我一边在她耳旁鸣叫着、一边用力地从后向前撞击著。


我有好一阵子没如此地好好干过了,于是开始狂澜地享受这种野性的激情。家敏见我如此疯狂,有些不安地摆动起细腰,想抵抗著,没想到反而成了反效果。她的晃动更迎合著我的撞击,令得她爽得淫水不断地自阴穴泄出,滴洒在皮制的沙发上。


又过了十数分钟,我才缓缓地拔了出来,并把家敏给抱起来,快步走进我的卧房中。我把她给平放在床上,然后到书桌的其中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盒东西,并且用上了它。


当我把大阳具再次插入家敏的阴道里,她感触到肉壁紧夹住的肉棒之中,竟然有数颗粒状的突起,后来才知道是我入了珠。我此时又开始了狂暴的抽插。被入了珠的肉棒似乎特别容易摩擦到阴道内的G点,使得家敏的全身直抽慉著,整个人颤抖了几下很快地又泄了。


我仍然不停地干着家敏,也不知她倒底达到了几个高潮,只知道她的爱液源源不绝地沿着我的肉棒,在抽送中,一波随着一波地流洒出。


“啊!啊!求..求求你...啊..阿庆哥哥…饶了我吧…我…不行了…”家敏似哭似求地哀叹著。


然而,她哀声一至,又开始放声淫喊浪叫着,连续地又来了两次的高潮。此时她真的已经被干得有点儿神智不清了。只听得那哀叫的内容也不知所云;不知是要求我“停下来”还是“不要停”﹗


我于是就一直死命地猛插,激昂得就连腰部也开始酸麻了起来。而家敏则被戳抽得两片阴唇都往外翻了开来,几乎昏了过去。等到她有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我还在抠干她,而且阴茎好像越变越长、越变越粗,似乎每插一次,都插到了底,令得她又痛又有快感...


“喔…啊啊…啊…”家敏又继续了娇媚的呻吟。


我又抽戳了一两百下之后,龟头终于膨胀到了极点,身子一阵抽慉,才总算射了出来,整个人都软化了...


我的大老二虽然是结束了战斗力,然后我那沸腾的热血还未能冷却下来。我那会这么轻易地就饶了家敏﹗虽然有些的累,但我仍然强拖着疲惫的双脚,跑到厨房去拿了一大堆的冰块…


我凝望着累躺着的家敏,她亦含情脉脉地回视着我。我狡黠地向她笑了一笑,拿起了一块冰,便开始刺激著家敏的嫩乳头,令的它顿时挺硬了起来,高高地翘立著。


我跟着便把冰块塞入了她的阴道中,而这种冰冷的感觉僵得她的双腿开始颤抖,这反而使她更觉得兴奋无比。在冰块融化之前,我又推进了第二颗冰块,简直是想搞死她似地。


家敏刺激的整个人抽慉得有如鬼上身似的,不停地颤抖著屁股、摆晃着细腰。看着、看着,我的老二又再次地勃立而起,整条的阴茎膨得胀胀地,于是便迫不及待地挺着它,又戳进了家敏的阴道之中。


随着我的疯狂抽插,冰块也在她的体内翻腾,连流出来的淫水都是冰冰凉凉地,而我的龟头也被刺激得发紫,痉挛得完全坠入五里雾中。


“啊…不要…好冰啊!哦…哦哦…”家敏还是那般地淫荡浪叫着。


这时候,我也爽得开始跟随着她浪叫了起来。每当冰块融化时,我就再塞入一颗新的冰块,就这样连续干地干了半小时多,第二度地飘向高潮。这一次我是把精液射在家敏的脸上,还抹了一些在她的胸部。


家敏和我都干累得全身无力,只能躺在床上那里连连喘息…


这之后,家敏似乎是被这近乎强奸的狂暴性爱着了迷,没两三天就跑来要求做爱,而且每一次都达到好几回的高潮经验,害得我有一阵子在放了学后都不敢回家,怕她又会到我家来哀求我“强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