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山游记

时间:2019-01-14


那年,我大三,就读于台中某国立大学,由于父亲是从事甲级营造建设的生意,母亲在闲暇之余从事直销,竟让她一做做到某公司的蓝钻,有就是最高阶的直销商,因此,我的家境算是非常富裕。


在我高中毕业那年,本来是打算出国念书的,但是爲了我的女友,我决定留在国内就读大学。


我的女友是台中某私立女中毕业的,我们是在逛文心路时认识的,这又说来话长了;毕业后她考上了台中的私立大学,这时的她是大一新鲜人。


我的女友长得有点想铃木保奈美,不过比他的五官更细致一些,还带点娃娃….脸的味道。她的身材不算丰满,可是很均匀,加上皮肤很滑嫩,还有我最爱她的大腿和小腿了。


有一次我们在逛街时还有人说是某家广告公司的,要找她去试镜,拍某家丝袜的广告呢!另外,最让人心醉的就是她的敏感度了,呵……这也是她最另我著迷的地方。


话说那天,我们去KK疯了一个晚上,到12:00时又跑去What’sUp看星期三的劲舞大赛(其实是辣妹脱衣大赛),我们在KK跳时,有几个很斯文的年轻小伙子趁我上厕所时,跑去跟她搭讪。


对了,忘记了介绍她的名字,她叫做筱岚,我都叫她岚,她也很大方的就和她们聊起天来,原来他们还是她学校的学长,于是在我出来时,就很自然的跟他们聊起天来。…..  这时,我就已经发现,他们一伙四个人,眼光都离不开小岚,在她的身上飘来飘去。


岚穿了一件黑色短裙,黄色紧身衣,还露出了一截肚子在外面,这些都不打紧,我觉得最吸引人是她除了裙子短,腿长外,她穿了一双高跟的凉鞋,绑在腿上的细线,外露修长的脚趾,透露出一股无法言语的性感;再加上她的舞姿,含蓄却又撩人,她总是那么轻微的摆动著她的双臀,但那姿势和表情却又如正在享受最爱的快感一般,或许是她练过爵士舞吧!所以动作是那么的细致……  就在我们要离开KK赶往What’sUP的时候,我又尿急起来(可能啤酒喝太多了),所以先跑去上了一次厕所,在回来和他们告别。


在开车前往UP的途中,岚告诉我,他们之中刚刚有人说她很性感,不应该跟我这种土豹子在一起,还用手肘轻轻碰了她的胸部,然后轻轻爱抚她的臀部,…她很生气,但是想说要走了,所以就算了。


我还安慰她,这种事是因爲她太有吸引力了,才会让别人失控,她应该要骄傲才对……  到了UP,跳没多久,我们赫然发现他们四个也到了,心理奇怪,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这,他们说是本来就要来看SHOW的,我想也有道理,我们能这样赶场,难道别人不行吗?所以也就不以爲意。


不过这次由于之前KK的事,我和岚决定不和他们坐一起,在加上UP有一堆我的朋友,所以闲聊几句之后,我和岚就回到我的朋友中去了。


在UP跳舞时岚一直跟我抱怨,他们那四个的眼光很无理,我也不以爲意,叫岚不要在意,后来也就相应不里了。


一直跳到了凌晨2:00左右,我想该走了,于是和我那群DJ朋友,大约4:00在KTV之后,就和岚离开UP,我们讨论了一会,决定到大肚山看夜..景,打发这两个小时,顺便休息一下。(其实我是比较想直接去宾馆的,可是岚想吹吹风,所以我想,在车上也不错……)


到了大肚山,我们把车停下来,就下车往古堡内走去,这里我们来过了无数次,从高中时期起,走过了古堡,从另一个通气口出来,就是一块平坦的草皮,而这里知道的人很少,我们就坐下来,东聊一点,西扯一点,从学校发生的事到社会新闻,政治事件……  从月光下看岚,又是另一种风情,慢慢的,我搂著岚的手,缓缓移向她的腰际,另一只手轻抚岚的秀发,双眼直视岚清澈的大眼睛,然后轻轻的吻了上去,我的舌教缠著她的舌,轻抚秀发的那只手移到她的耳垂,轻轻的,用指甲括她的耳垂,还有她的粉颈、上臂、腋下,还有她的乳房四周,她的背部。


而原本放在腰部的手早就在她的臀部、大腿外侧游移,最后停在大腿内侧的…..敏感部位四周,轻轻的揉、捏……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一阵风声,于是本能的反手一挡,是一根木棒;袭击的人似乎惊讶于我的反应,呆立在那,我一看,原来是那四个人。


「想干什么!」我怒斥。


里面看起来有一个颇壮硕,另一个带著金边眼镜,非常得瘦,不过很高,有185公分,剩下的两个并不足爲惧,一个拿著木棒,一个站在远方,好像不敢过来,不过他非常的瘦小。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带眼镜的说话了,刚刚在KK就是他摸岚的。


「大家都是读书人,你们冷静点,不要自毁前程。」我说。


「冷静?就是你马子太骚,害得我无法冷静,叫她让我们爽一爽就没事啦,呵……」壮硕的运动员说话了。


「干!闭嘴!」听到这话的我再也忍耐不住,首先向运动员发难;从大一开….始,我就加入国术社练拳至今,所以三年的功夫虽然不深,一般人却是可以应付自如。


运动员转眼间就被我在胸口,太阳穴两处重击,蹲在地上喘气;眼镜仔似乎很惊讶我的能耐,不果马上就镇定下,我撂倒了运动员后,心中盘算,已经稳操胜券了,于是转身走向岚,牵著她要离开。


这时,拿木棒的发难了,从我后方打来,这一招早在我预料之中,于是乎一个闪身、架拳,在一个最基本的正拳,轰在他的人中部位。(又倒一个)我在心中盘算著。


回头一看,眼镜仔不知何时已经往远处跑去了,我也不想追他,于是转身就走;忽然听岚一声惊呼,我感觉到双脚一阵巨痛,立足不住,软了下去,回头一看,是那个最不起眼的矮个子,(失算了!)「岚!快跑!」


我挣扎著爬起,双足站不太稳,我知道这次遇上了劲敌,从他的扫堂腿,可黄牛好以看出他浸淫在拳法中的日子不浅,双足未受创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不,应该说肯定不是对手。


我斜眼一瞥,岚还在身后,「快跑,我打不过这家伙!」


「呵,你现在才知道啊!」矮个子拧笑著,「看不出来你是练家子,不过还练不到家,只能骗骗外行人罢了!」


不错,社中,我是最混的,抱著练身体的想法,在加上个人外务多,又要陪岚,三年多的练拳其实是三天捕鱼,两天晒网的。


「可恶!」忍著疼痛,我施出全力的一击,眼看著他身一蹲,躲过了我这一拳,我就知道我完了,随著后颈一痛,我失去了知觉……


「不要!住手啊~~」


我被一声尖锐的叫声唤醒,挣扎著想起身时,发现双足双手都被反绑,固定…在木棒上,映入眼中的是我最怕的画面:运动员和拿木棒的小子一个人压制著岚的双手,另一个压著她的脚踝,岚正死命的挣扎著,而眼镜仔正用淫荡的眼光盯著岚的大腿,而那个矮个子却只是表情木然的站在一旁,似乎这一切和他无关。


「嗯,真是漂亮,我搞过这么多美女之中,你算最令人失控的了;不过,放心吧,我一定让你爽到极点的……」


只见那眼镜仔拿出一罐瓶子,里头装了一些胶囊似的东西,「呵……这是从非洲土著要来的药方喔,绝对棒的,来吧!」


说完就捏著岚的鼻子,强迫她吞下两颗,然后蹲在蓝的旁边,开始脱下岚的衣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岚的紧身衣脱下。


岚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红色,半罩的胸罩,刚刚好大小,匀称的胸部,眼镜仔一看到,眼睛亮了起来,旁边压手的两个,早就在滴口水了,而本来事不关己的…..的矮子,也不禁看了两眼。


就在这时,我赫然发现,眼镜仔所蹲下的位还有他们压制岚的位置,都恰恰好能让我完整的看到每一个姿势,和岚的表情,眼镜仔看了看表,「下了两倍的药量,应该快了。」边说话边从容的脱下自己的衣裤,露出他干瘦的身材,和异于常人的大老二。


就在眼镜仔脱光之后,他又动手脱岚的裙子,找到了拉炼,一拉,岚的短裙就应声而下,露出修长的粉腿,细致的肌肤,在在憾动著在场人士的目光。


「真是极品!」眼镜仔喃喃的说著,双手开始抚摸起岚的耳朵,而另一手抚摸岚的上臂。


我不能不说他的技巧很高超,他用非常轻的动作,括著岚的耳垂和上臂,然后慢慢的游移著,一手从耳垂移下轻轻的抚摸的颈部,另一手往胸部走去,却又绕过它,再从深沟中抚摸而下,解开胸罩的扣子,缓缓的脱下胸罩,像在和情人黄牛好做爱般。


岚的脸这时泛起了红晕,从她的表情知道她仍在抵抗,双眼瞪著眼镜仔,但红晕却不断扩大,显示药效正逐渐发挥效用,而从岚身体的扭动有可以看出,岚的力气这在一点一滴的失去。


就在这时,眼镜仔突然低下头去,亲吻岚的粉颈,然后用舌头舔起来,从乳沟向下到乳房下方、腋下,再绕回到颈部,他就是避开乳房不亲;另一只手在大腿上抚摸,一下又用力柔捏她的大腿内侧,一样避开岚的秘密部位。


就在这时,岚已经几乎全身赤裸了除了穿著一条底裤之外,而我也发现,岚底裤的中央,正逐渐湿了,眼镜仔的爱抚很有耐性,足足持续了15分锺。


就在眼镜仔不断的爱抚下,我发现岚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不再挣扎,偶尔还会顺著眼镜仔的爱抚扭动腰部,看来岚已经有性欲了,她只是在不断的强忍之…..中,不知道何时,她的堤防会崩溃……  眼镜仔似乎方现了这点,于是他更好整以遐的挑逗著岚的每一根神经,挑起岚的情欲洪流,岚似乎还在不断的强忍著,她的眼神开始涣散了,但是从她用上排的牙齿,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看来她的理智还在,并且正努力的搏斗著。


可是残忍的眼镜仔,不给她任何的喘息机会,在她的耳边吹气,并用下流的言语挑逗她:「宝贝,很爽吧!你看你的腰扭成这样,看看你,哇!都湿成这样子了啊,真是好色!」


「你……你乱说……啊~~」就在岚忍不住而辩解时,眼镜仔的嘴吻上了乳尖,另外,在大腿内侧抚摸的双手,也同时淮确的覆盖在岚的阴部,突如其来的袭击,加上岚正在说话,在来不及闭上嘴巴的同时,欢愉的声音已经流泄而出,叫出声的岚警觉后立刻将嘴闭起来。….  但眼镜仔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我从KK那摸你时,就知道你是一个敏感的荡妇了,你看,不是爽的叫出来了吗?还要否认!」


满脸通红的岚不敢再回话,只能继续紧闭著嘴,咬著下嘴唇忍耐著。眼镜仔开始对岚的阴部展开攻击,虽然隔著内裤,但他的手指淮确的在岚最敏感的小豆子附近划著圆圈,一圈一圈,不急不徐,彷佛永无止境似的,不断的划著……  终于,岚的臀部轻微的抬起又放下,这个细小的动作逃不过眼镜仔的法眼,「育,有感觉了喔……」一面揶俞著,眼镜仔依旧不停的划著,再划著,而岚抬起屁股的动作也渐渐多了起来,动作也愈来愈明显。


最后,她的屁股整个离开地面在空中晃动著,而她的眉头紧皱,牙齿咬的更用力了,整个身躯已经泛起一种娇豔的粉红色,这是我和她之前做爱所没有的情..形,而眼镜仔仍然在挑逗著她,还是不碰触阴蒂,只在整个阴部游移。


此时岚的呼吸已经非常的急促了,她开始长长的深呼吸来纾解忍耐到极点的神经。而眼镜仔发现了这点,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你忍不住了?叫吧!」


岚只是不断痛苦的摇头。


「是吗?你真是倔强,好,让我来帮你吧!」就在岚呼出一大口气,正要吸气的同时,眼镜仔看淮了时机,用中指和食指,轻轻的夹住了阴蒂,轻柔的对它按摩,抚摸……  「啊……不要,唔……嗯……啊……啊……」


岚万万没想到,她的对手是如此厉害,她所有反抗的招数都一一被破解,连最后也忘情的叫出声了,这一个打击,使岚彻底的崩溃了……  「啊……喔……啊……嗯……」岚扭动著身躯,不停的叫出声音。


「对嘛!就是这样!爽就要叫出来嘛!再大声点!」眼镜仔胜利的对著我微…..笑,我则回以忿恨的目光。


「不要恨我,你看你马子,她也爽成这样!不信?我告诉你,我会让她开口求我干她!」


「不可能!」我大声的叫著,我相信再怎么样,岚也不可能作出这种事。


「是吗?好,如果她不求我,我就不干她!」眼镜仔说完,便再也不里我,全神贯注在岚的身上……  「岚,想不想做爱,嗯?」眼镜仔温柔的对岚说道。


岚全身已经香汗淋漓,而身体也随著眼镜仔的爱抚而摆动,但是她残存的理智与坚持仍让她摇头。


「你听到我的话了是吧?没错,只要你不求我,我就不干你,你就没办法得到我的大鸡巴了喔!如果你说好,我就会用大鸡巴搞你,让你爽到天边喔……」


眼镜仔说完,那只手突然停止爱抚岚的阴蒂,岚感觉到了,睁开眼看著他,..我看到岚的眼中充满了欲火,她的眼睛半开半闭的看著眼镜仔,眼镜仔开始动手解决岚身上最后的那件,而岚也任由他脱去她最后的防线。


「跟我做爱,好吗?」


岚半开半闭的双眼开始恢複神智,因爲眼镜仔停止对她的刺激,但是她却很明显的,全身都很需要爱抚,她的身体此刻非常需要慰藉,终于岚开口了:「不要!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滚!」


眼镜仔依旧老神在在:「没想到你这么坚强,可以克服药物对你的控制,不过,呵……你今天是我的!我还有绝招没用呢!」


岚早已无力挣扎,只能任由眼镜仔将她躺平,蹲在她双腿间用手拨开她的大腿,然后将嘴唇凑上岚早已湿透的花瓣,尽情的吸吮著。


就在眼镜仔舔上岚的阴部时,岚又掉进了欲望的深渊,她忍不住将脚夹紧眼….镜仔的头,把整个阴部往眼镜仔的脸上靠,而眼镜仔依旧不急不徐的,舔遍整个阴部,再用牙齿轻轻的含咬住阴蒂,岚的下身禁不住抖动起来。


「啊……噢……哈……」岚整个人已经无意识的在喘著气了,在眼镜仔的攻势下,岚往高潮的峰顶迈进。


眼镜仔放弃了美妙的小豆子,改用嘴唇在阴道口四周,以绕圆圈的方式快速的舔著,这更增加了岚的焦躁感,岚开始自己快速的矲动腰肢,想要寻求高潮。


而就在她快要到达的前一刻,技巧高超的眼镜仔停止了一切的挑逗,将头离开了下半身,移到岚耳边:「想得到高潮?」


「亲我!」说完不容岚反应,便覆上了岚的双唇,撬开蓝的牙齿,舔吸著她的津液,并用他那巨大的龟头抵著岚的花瓣,轻轻揉揉的摩擦,有时龟头尖端进去了一点,却又马上出来。$$$$$  「跟我做爱,好吗?说好,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只要说『好–!>。嗯?」


「不要……不要……」岚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小傻瓜,你今天已经是被插定了,你看,我的龟头已经进去了,只要你说好,说吧!」


「不……绝不……」


眼镜仔的耐性,真的是没人可比,他再从头开始,吸吮乳尖、爱抚脚趾、膝盖、屁股,岚全身的性感带,而且适用嘴和舌,不停的挑逗著;最后,他又来到了阴部。


这次,他用舌头舔进了阴道,找到了G点,使它变硬,同时用大拇指爱抚阴蒂,就在岚快高潮时,再次退开,然后再次重複。如此三个循环下,足足做了半个小时,最后,他看看岚,已经完全的失神了。


他再次的用龟头顶著阴户,轻轻的咬著岚的耳垂:「给我,好不好?好嘛~..拜托啦……」这次他用类似情人求爱的语气,终于岚点了点头:「嗯……」


「什么?『嗯–!>是好还是不好啊……」眼镜仔知道,已经开了的心防,是不会关上的,于是更进一步,要更露骨的答案。


「好……」岚好像在梦呓。


「好就是要跟我做爱啰?」眼镜仔实在太厉害了,他知道岚已经受不了了,才会藉由他软化的语气,给自己一个台阶、一个理由。但是,其实她已经想要被插、想要高潮想疯了。


「对……嗯……」岚有点忍不住的,用屁股往上顶,但眼镜仔早就顺著往后退,不让自己进入。


「那么你要说:『我想跟你做爱–!>才行。」眼镜仔现在的目标,就是化被动回到主控,看来,岚是没有抵抗能力的。


「过分……不要……」岚的家教让她无法主动要求。…  「快说!……」眼镜仔用高速使龟头在阴户上摩擦,使岚快感升高,却无法获得满足。


「我……我想……跟……做爱……」岚含糊不轻的说著,但这一出口,就已经输了……  「什么?你说啥啊?」眼镜仔继续挑逗岚。


「我……想跟你……啊……」就在岚说到一半的时候,眼镜仔突然狠狠的插入,然后只见他慢慢的拔出来,之后再缓缓的插进去,只插入三份之一,又拔出来。他抬起头,以胜利的眼光看著我:「还有呢!好戏在后头!我想,你以后再也无法满足她了!」


的确,眼镜仔的老二真是我见过最大的,足足有25公分以上,所以他虽然只进去1&#;3,也已经带给岚莫大的快感了。


只见岚双手抱著他厚实的背,双腿也盘起,夹紧他的腰,臀部随著他每一次的插入,前后的摆动著。眼镜仔九浅一深,高超的房中术,吊足了岚的胃口,也….使得岚更加的淫荡、忘我……她激情的追求著快感、高潮的来临。


眼镜仔看见已经时机成熟了,他开始冲刺,用他硕大的阴茎刺进岚的体内,再狠狠的拔出,就在眼镜仔刺了5、6下时,岚的双腿张开到最大,腰部用力挺起,我知道她要高潮了,而这时眼镜仔说话了:「喜欢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


「……」


「不说清楚我要停下来啰……」说罢眼镜仔便放慢速度。


「不要!」


「什么不要?」


「继续……」


「继续什么……」


「继续……做啦……讨厌!」


「呵……小可爱……你要说『干我–!>才要继续……」


「好啦……继续干……讨厌鬼……」


「呵……干谁呀?」….  「你……干我啦……」


「你是谁啊?」


「我叫筱岚……」


「我叫国栋,你爱不爱我……」


「爱……」


「不行,你要加名字。」


「啊……筱岚爱国栋……」


「爱不爱我的鸡巴?」


「爱……」


「说啊!」


「筱岚爱国栋的大鸡巴……求你,快干我!」


「好……哈哈哈……」


他用他的大鸡巴开始做最后的冲刺,一下快过一下、一下猛过一下,瞬间,岚就爬上了高峰,而眼镜仔依旧持续冲刺,岚接著第二次、第三次的高潮袭来,只见她嘴角微笑,妙目半闭,配合著疯狂的叫声,扭动著恼人的腰肢,夹紧她修长的粉腿,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眼镜仔的插入。


这时,眼镜仔突然慢了下来,「我们换个姿势吧!」他说。…..  岚顺服的转过身坐在眼镜仔的上方,用她纤细的双手,扶正眼镜仔的大屌,对淮自己的洞口,缓缓的坐了下去。


眼镜仔的屌真是大,岚马上感受到摩擦的快感,整个身子往后仰,发出类似吼叫的声音:「啊……噢……噢……哇……」


眼镜仔只是偶尔向上挺几下,其它的,都是岚在主导。看来,她的淫兽已经完全释放了。


眼镜仔休息了几分锺后,又换一种姿势,这个人真是个中好手,他一连换了十几种姿势,岚得到的高潮次数也早已数不清,平均每种姿势就有三次高潮。


眼镜仔的体力很好,一直操了她两个多小时,才将精液射在岚的体内,并将屌抽出来,放在岚的眼前,而岚竟然自动的舔起来,还包括睾丸、屁眼也都一律舔干淨……                  之后,我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双脚被扫断而上了石膏,期间,岚也持续的在医院陪我。


对于那晚的事情,我俩很有默契的,谁都不提,虽然常常在我们的对话中,常常会有异常的沉默,但是两人总是很有默契的找话题带开,也因此,我一直都没有发现,在岚的眉目间有著一股深深的哀愁,以及一些隐藏的心虚表情。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住院期间,我就失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