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旗帜

时间:2019-01-04


当刘慧敏拿起电话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是战抖的了。“喂,”当电话那头那个熟悉的浑厚的男声响起的时候就印证了她的猜测是对的,电话是郑柯打来的。于是她儘量平静的回了声:“喂?”


“怎么了小宝贝?时间还没到就有感觉了?声音都是抖的,呵呵~~~”


听到郑柯放肆的调笑她立刻觉得小腹一阵坠痛,心立马跳成了一个。但仅存的尊严不允许她示弱,于是嗔道:“再这样没正经就不再理你了,有什么事情你快说。”儘管刘慧敏儘量平复自己的情绪但说出来的话还是抖抖的。


“还能有什么事情啊?你是乾柴,我是烈火,我今晚就要点燃你!!!院门口等我,记住穿上我最喜欢的那套,呵呵!”男人的话充满了霸气,根本不容刘慧敏有反驳的馀地就挂了电话,电话这头的女人已经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


 


星期六的晚上10点半钟,学校的南门口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毕竟这里是学校,学生们都要在熄灯前赶回宿舍的。刘慧敏一个人在学校门口悠閒的散著步,其间跟几个进出的老师打了几个招呼。这时候与她同一个教研室的王老头看见了她,径直朝她走来,刘慧敏本就纷乱的心境立马更加紊乱了。但脸上却挤出笑容朝王老头迎上去,毕竟人家是教研室主任啊。


“慧敏这么晚还没睡啊?等谁呢?”


“没等谁,天气太热了睡不著,出来散散心。”


“呵呵,不是小王出差不在家,你独守空闺寂寞难耐吧?”王老头色咪咪的说。


“瞧您说什么呢?”刘慧敏嗔道。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不敢得罪啊。


“王教授还没休息呢?”旁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刘慧敏立即有一种慌慌的感觉,斜眼瞄去正是让自己心乱的罪魁祸首。


“是郑处长啊?天太热了我睡不著出来遛遛。”老头立刻换上了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与刚才判若两人。刘慧敏觉得真的很好笑,惊诧于老头的变脸速度之快,然后偷瞄郑柯,看他也是很严肃的表情,连自己这边看都不看一眼,回想两人私下在一起的时候男人的那副猴急样子不觉又是一阵心慌。


“郑处长,王主任你们先聊著,我去那边的小公园逛逛。”刘慧敏觉得再这样慌下去自己会出丑的,所以决定提前先走。


一个女人快11点了去逛公园其实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但王老头急于巴结院里年轻的权贵,也没听出什么不对来,就这样刘慧敏一个人向不远的小公园走去。


(中)


听著身边男人在耳边小声的说著下流话儿,刘慧敏的心碰碰的跳著。她觉得自己浑身的寒毛都好象竖起来了,身体不受自己支配一样抖个不停,那种感觉让她感觉到有点冷,希望有个宽厚的臂膀把自己搂入怀中。


但是,儘管身边的男人嘴里说的都是些能让最亲密的恋人听了都脸红的私房话,他的身体却却始终跟她保持著一定的距离,脸上还带著顽皮的笑容看著她,让她有种羞愤的感觉,脸上的红晕已经延伸到了耳朵根儿,这种情况下只能把头埋入怀中,下巴几乎都要碰上自己那丰满的胸部了。


突然间,郑柯那有力的臂膀闪电般搂到了刘慧敏的腰臀之间,胳膊用力一带她的身躯,两人的身影转到了身边一棵大树的阴影里,刘慧敏本就加速的心跳更加剧烈了,感觉上心已经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小嘴剧烈的喘息著,仿佛一条垂死的鱼,心里想到“该来的终于到来了”,而那成熟诱人的身体早就如一根煮了太长时间的麵条一样扶也扶不起来了。


郑柯那带著胡碴的大嘴终于与女人的红唇相遇了,他的舌头急切地想撬开怀里这个成熟女人的樱唇,但却遇到了美人牙齿的抵抗。“看来她还没有完全的放开啊!”郑柯心知不能著急,于是嘴浅浅的吻著怀里美人的红唇,手也慢慢从刘慧敏的腰间滑向她的屁股。


感觉到男人手的移动,刘慧敏的脸更红了,她完全清楚那手的目的地——自己的臀部。


其实她对自己身体最没自信的部分就是臀部了。身高168CM,胸围和腰围都是很标淮的,臀围却有点超出尺码,足足有95CM,在她的家乡这虽然代表好生养但自己看来却总能跟性连接起来,所以她总是不自觉的穿长裙或宽大的衣服来掩盖自己这个“缺点”,但自从与眼前这个冤家好上以来她才知道吸引他的其实就是这个代表淫荡的肥白半球体和自己表面上贤淑成熟的容貌。


“小宝贝真听话啊,果然穿的是我送你的内裤,呵呵!”郑柯的手从刘慧敏长裙的后面伸到了裙子里面,手在裙子里面如一条游鱼一般游动。


刘慧敏听了男人这话又感觉到一阵的眩晕,她现在穿的是一件高腰的T字内裤,是郑柯特意买回来送给她的,刚开始她穿著很不习惯觉得太淫荡了但郑柯却坚决让她穿,至少和他幽会的时候一定要穿,久而久之她也就慢慢习惯了,甚至当她穿著这件内裤时就不觉的一阵心慌,因为它总能让她想起她与郑柯偷情时的旖旎风光。


由于T字内裤太小而女人的臀部条件的“得天独厚”,所以刘慧敏的两个臀峰完全就在郑柯的双手掌控之中了,男人可恶的手还不时的扫过刘慧敏双腿之间的敏感地带引起女人全身的一阵阵战抖。女人的心已经跳成了一个。


离两人不远处还有一颗心也在狂跳不止,那是趴在离两人200M之外的一个少年的心,少年正在用手里的军用夜视望远镜严密地观察著这面两人的一切动静,但恋姦情热的两人根本没有发现。


男人靠在树身上,嘴轻轻地吻著刘慧敏甜美的双唇,捂在女人裙子里屁股上的双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撩拨著刘慧敏的敏感之处,时不时的在女人红透了的耳边说著下流话儿,引得女人一会咯咯的轻笑一会又微微扭动身躯做不依状。


两人的调情好象已经进入了甜蜜的胶著状态,这时候男人发现女人的双腿间已经微微的潮湿了,再看女人的表情:双眼微闭却有一丝暧昧从眼缝间闪现;脸红红的,微张的樱唇轻微的喘息著;成熟丰满的身躯颤慄著,即使在自己有力的双手掌控之下臀部还左右摇晃著,像是在撒娇一样,知道时机成熟了,于是……


“啊~~~~”


儘管刘慧敏的身体已经十分的湿润了,但这突如其来的偷袭还是让她有一点不适应,于是她不禁低声的叫了一声,同时郑柯的两根手指顶起的内裤稍显粗糙的材质跟她身体中嫩肉的摩擦让她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高潮,郑柯的舌头趁这个机会伸入刘慧敏的嘴中,与她的丁香紧紧痴缠到了一块,有人说过一个女人如果肯跟你深吻那么你跟她就可以上床了,从这个角度说郑柯已经成功了!!!


郑柯和刘慧敏的嘴紧紧的胶著在一起,刘慧敏感到一种熟悉而陌生的眩晕再次向她袭来。她仿佛正置身于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随著翻卷的海浪飘向远方。


郑柯的双唇好象有著无穷的吸力将她的灵魂吸出了身体之外,那个灵魂飘到了两人的上空,双颊羞红红的看著那个男人把自己的长裙从臀底掀起来蒙在了那个意乱情迷的少妇头上,于是那个肥白的臀儿就完全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而且在男人修长的手指的挑逗之下不知羞耻的的丑陋的扭动著。


“这还是那个端庄贤淑一说话就脸红的我吗?”这个念头一闪动刘慧敏稍微的恢复了一点理智,攒足了一点力气把与自己快熔化到一起的男人推了开来。


在男人稍显意外的目光中,刘慧敏羞红了脸把蒙在头上的长裙掀了下来,很麻利地整了整自己的仪容,然后用幽怨的眼光看著郑柯说:“你这样干还把我当成人吗?”


男人恢复平静后仔细想了想,知道自己是有些操之过急,于是忙道歉:“对不起,慧敏!我主要是太爱你了,原谅我吧!”当然说这话时候没忘了把自己的目光儘量变的深情。


甜言蜜语一向是女人的客星,在郑柯长达10分钟的糖衣炮弹的轰炸下,刘慧敏终于又倒在了郑柯的怀里。这不现在郑柯正背靠著树怀里搂著刘慧敏在跟她咬耳朵呢!!!


“我做梦都闻到你身上的香味。”郑柯说道,“你就像一个婴儿,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奶味,当我在官场上拼杀的时候,你身上的香味就是我梦中的天堂!”


说这话的时候郑柯的声音有一些战抖,刘慧敏诧异的看向郑柯,发现他的眼中满是晶莹的液体在流动,不觉也湿润了眼眶:“这个威武霸气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看来他是真的爱我。”


这时候她又发现男人的眼中又燃起了熊熊烈火,转眼间大嘴又与自己的嘴唇粘在了一起。


这个法式深吻比刚才的那个还要有激情,刘慧敏觉得自己的小腹一阵痉挛一样的快感,心好象不是自己的一样狂跳起来,心中决定了,今天不管郑柯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自己都不会拒绝的,眼前的即使是一杯毒酒自己也要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刘慧敏抱著前面的树,弯下了自己的细腰,突然眼前一黑,原来郑柯又把她的长裙掀了起来蒙住了她的头。


“你?”


“呵呵,慧敏啊,你就依了我这一次吧?我觉得这样太刺激了”


“唉”刘慧敏心里暗歎道,“这么大的人还这样爱玩,没办法就依他吧!”同时失去视觉让她也有一种恐惧的快感和受虐的快感。


看著平时那个嫺静端庄的少妇为自己撅起了肥白的屁股,郑柯心里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当然要蒙住你的头了,我就是要你渐渐明白你只不过是我郑柯眼中的一个屁股而已。哈哈。”其实郑柯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怜的女人还满心幸福呢。


看著自己的阳具缓缓地插入女人的身体,看著随著自己的撞击而出现在眼前的肥臀上的连漪,再看看天上的那轮明月,郑柯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招叫做“秀才抱月”了。


远处的那个偷窥者现在也坚持不住了,他看著那个自己真心爱著的女神竟然这样的被别人蹂躏,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屁股竟然在别人的胯下淫荡的摇摆,而且那个贤淑的面庞竟然被那人蒙住。只感觉到自己的心寸寸碎了……(下) 校园灌木丛中的淫荡——五个人的回忆


 


(一) 老刘的回忆


星期一的早晨学院巡夜的工人老刘还在独自回味昨天凌晨自己的豔遇。因为学校这几天发生了好几起夜间失窃案件,所以临时安排他在凌晨一点起来再巡查一次校园,这个倒楣差事当然谁都不愿意干了,但职责所在老刘还是睡眼朦胧的向校园深处走去。


当他走到行政楼前面时突然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老刘虽然60多岁了感觉却异常灵敏,他听到行政楼旁边的灌木丛中传来了一阵“悉悉梭梭”的声音,再支起耳朵仔细聆听还能听到女人压抑的呻吟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不会是自己听错了吧?老刘睁大了自己昏花的老眼向出声的地点望去。


这一眼看去却差点没把老刘惊得晕倒过去,透过灌木丛稀疏的叶子老刘清晰的看到两个肥白的肉体奇迹般的重迭成一个奇异的造型:一个肥白的屁股似乎不堪重负的驮起了另外一个同样肥大却稍显黝黑的臀部,上面那个臀部在不停的如打桩一般的向底下的白臀撞击,引得底下屁股上的白肉如波浪一般向四周扩散,场面淫荡非常!!!


老刘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是两个人!!!看来那个白皙的屁股应该是女人的,而上面较黑的应该是男人的。可能是男人的身躯比较有分量吧?那个女人的两条美腿被压迫成八字型,如交构时的母青蛙一样。


那女人的头稍微歪著,从后面看能依稀看到女人的几绺秀发和十分标淮的瓜子脸以及俏脸上的一抹绯红,老刘直觉上感觉她是个美人。而那个男人则完全看不到面貌,他的腿完全的骑跨在女人如满月一样的肥臀上,就如职业赛马选手骑马一样,所以呈现在老刘眼前的就是这样一副两个屁股摞一起的景象。


“啊~~~”


女人的一声不能压抑的呻吟把老刘从痴呆中惊醒,老刘猛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于是大声的咬喝道:“什么人?”同时把自己手中的手电筒向那里照去。


偷情中的男女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给吓住了,如交构中的狗一样拉扯了半天才把交缠在一起的性器分开,这期间男人还是可笑的骑跨在女人的屁股上。场面淫荡而滑稽。


老刘其实并没打算去抓这一对男女,他知道人急了什么事情都会干出来的。所以他看著两人手忙脚乱的穿起了衣服才慢慢走过去。但那对男女还是很慌乱,慌乱到那个男人竟然穿错了衣服,穿著女人的长裙就往外跑,还是女人比较细心还记得拿上了男人的长裤然后扭动著肥白的屁股追著男人而去了,还好他们的下身虽然光著但上身还穿得整整齐齐,要不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裸奔了。


“刘大爷好啊!!!想什么呢?”


一个好听的女声把老刘的回忆打断了,老刘抬头一看看到了一张稍带红晕的好看的俏脸。及其脖子上一条别致的丝巾。


“是慧敏啊!你也好啊,我就是想想家里的窝心事罢了,呵呵。”


“还为你三儿子的工作的事情著急呢?儿孙自有儿孙福,您也别太操心了,我先走了啊。”


“那你走好啊,呵呵。”


看著刘慧敏远去的背影,老刘的眼光突然锁定了她用长裙也遮不住的丰满臀部。


“昨晚的那个女人会不会是她呢?”老刘觉得刘慧敏的臀部与昨天自己看到的那个真的十分相似。


“不会的。这个跟别人说话都脸红的姑娘怎么会是昨晚那个淫妇呢?”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过如果哪个男人能把这样的女人变成昨晚那个母猪一样的淫妇的话就太幸福了。”接著老刘就深深陷入了自己的意淫之中……


(二)刘慧敏的回忆


学院中文系中国古典文学教研室的办公室里刘慧敏正在伏案备课,下节大课是她代的中国古典文学,由于星期六的晚上与郑柯的一夜荒淫刘慧敏星期日在家休息了整整一天根本没时间备课,没有办法只有临时抱佛脚了。


这时候坐在她对面的女同事抬头伸了个懒腰,抬头时看到了刘慧敏白皙的脖子上系的丝巾,不觉有些惊诧的问:


“慧敏啊?这么热的天你戴条丝巾干什么啊?不觉得热吗?”


“哦,没办法啊!昨天睡觉时脖子上被蚊子叮了个包,迷迷糊糊的被我抠破了,今早上起来结了个好大的疤很难看的,所以找条丝巾遮一下。”刘慧敏很少撒谎,更因为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旖旎春光所以不觉羞红了俏脸。


“哦,这几天蚊子特别多,睡觉时候多注意点。”那个女同事看了刘慧敏很关心的叮嘱到,其实心里暗道:“被蚊子叮了一下有什么好脸红的?该不会是老公不在家寂寞难耐勾搭什么野汉子被男人给吻青了吧?嘻嘻!”


其实这个女同事只不过嫉妒刘慧敏长的比她好看所以故意在心里丑化刘慧敏罢了,但是她哪里知道她的恶毒猜想却是歪打正著啊!


看到女同事低下头看书不再关心她脖子上的“蚊子包”刘慧敏松了一口气,心头的不安转眼被刺激的感觉所取代了,一种熟悉的令她浑身无力的感觉袭遍全身,因为她又想起了那个放荡狂野令她失去全部自尊的夜晚……


“是不是真的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呢?为什么与郑柯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会变的那么的放荡呢?好象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对我催眠,我根本就无力抗拒,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并不爱郑柯,我爱的是我的老公。那么我对郑柯的感情又是什么呢?纯粹的肉欲吗?难道灵魂和欲望真的是分开的?”


“我真的是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甚至是把精液射在我最心爱的长髮上这样荒唐的要求我都无法拒绝。”


“那天在公园树下我们疯狂的做爱,我达到了很多次的高潮。这也许是环境使然。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在公共场所用最丑陋最原始最羞耻的方式像动物一样的构和,这种刺激让我完全的放弃了自尊,相应的我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他的能力真的很强,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下也只坚持了20多分钟。当我感觉到他也要泄了时,他却把性器从我的身体中拔了出来,我预感到他又有了新的花招但奇怪的是我心中却充满了期待。”


“他把浑身无力满脸红晕的我抱转过来面对著他,我剧烈的喘息著,儘管我靠著背后的树但我的腿还是不能支撑我高潮后的身体,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软体动物。”


“这时候他喘息的对我说道:敏,我喜欢你的长髮!让我用你的长髮射一次!!!说著就挺著他的性器向我的头髮逼近。”


“我听了他的话大惊失色,用尽自己浑身的力气向旁边跑去,但浑身无力的我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他走过来轻柔的伏到我的背上,用他灵巧的舌头轻舔我的耳后,脖颈。用他依然硬挺发热的阳具摩擦我的臀部。于是欲望的潮水又一次完全的淹没了我……”


“我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只懂得呻吟。而他这时候改骑在我的背上,将自己的性器埋入我的发中,搓动头髮刺激他的阳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