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老板娘

时间:2018-11-16


研究所考一个段落了,现在的我是一个每天混吃混玩的大四学生,我想,大学生涯中最快乐的就是这段时光了吧,听说考上了日子也不好过,没上到军队裡更是难熬。


很幸运的,在我的求学生涯中,有机会一个人到外地唸书,这不仅让我对父母兄弟的情感更加珍惜,也让我有些难忘的回忆。


窗外雨下个不停,听说是有个颱风在广东那方向,所以鲜少下雨的南部这两天也下起了大雨。在南部,一下雨每个人都懒得出去,整天窝在租来的房子中没啥事做,玩玩SC,BBS就是最大的消遣了。中午好在有上星期囤积的泡麵,天气一凉一口气吃了两碗泡麵竟也不觉得很饱说,大概是我早餐也没吃的关系吧。


在我室友热心架了宿网后,我们的SC技术就更上一层楼了,今天整个下午就是在一片厮杀声中结束了,玩到了八点多,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晚餐呢。


可是看看天气,真是懒的出门阿,时间一晃到了九点半了,也真的饿的受不了,好吧,就到巷口那家麵店去吃麵吧。


说到这家麵店,是由一对姊妹一起开的,姊姊大约30岁吧,瘦瘦的,很纤细的感觉,常常把她的长头髮挽起来,也许这样做事较方便吧。


而她的妹妹,也就是我们室友们俗称的「辣妹老板娘」萝,她喜欢穿低胸紧身的衣服,而且他可是真的很有本钱喔,据我电脑中5GB的jpg档经验值,我目测她胸围应该有35D左右,腰围约24。5吧。是属于那种大号的美女,人长的高,胸部大,加上她们姊妹共通的白皮肤,每次她在弯腰洗碗或找钱时,我总是忍不住偷偷的喵一下说,虽然是没看到什么重点,不过看到她丰满有弹性的双峰呼之欲出的摇晃著,总是让人想入非非说。


打著雨伞我来到了家裡附近唯一的一家麵店,心理还在想著不知道今天妹妹又穿的多辣时,居然发现辣妹老板娘已经在收摊了。抱著一丝希望,我还是走进了麵店。


「老板娘,还有东西可以吃吗?」


「先生,抱歉耶,已经收了喔,不过水还没倒掉,下水饺你吃不吃阿?」


这时的我哪管的要吃啥,有的吃就好。


「嗯,那你坐一下,我拿水饺出来煮。」


我找张椅子作了下来,这时才注意到今天老板娘穿的还真是性感阿,一件黑色麻纱质的紧身衣,隐约可以看到裡面胸罩的外型,加上一件俏皮的短裙,真是让人猜不透她到底几岁了。


「今天你姊姊不在阿?怎么一个人在收东西?」


「对阿。姊姊回娘家了。她公公今天70大寿呢!」


「你一个人收这么多东西不会很累阿?看在你特别帮我煮了水饺的份上,我帮你收好了。」我又使出我搭讪的功力了,我「少女杀手」的封号可不是浪得虚名呢!虽然辣妹老板娘已经不是少女了,功力还是放之四海皆淮说。


「不好意思啦。你是客人耶。」


「没关系啦,我在家也常帮妈妈收东西阿,我很行的,不会打破碗,你别怕啦。」


「嘻嘻,是你心甘情愿的喔,那水饺钱我还是照收喔。」


不愧是做生意的料,还算的蛮精的嘛。怕我待会不给钱。


这时候一盘热腾腾的水饺已经端到我的面前了,我毫不客气开始狼吞虎嚥了起来。


这时候屋外的雨又下的更大了。


「雨下好大,你要不要先把门关起来,以免水喷进来,地板都弄葬萝。」


「对喔,我拖的很辛苦呢!」她说著一边动手把电动门关了起来。


门关起来后静了许多,我也一边吃一边跟她閒话家常。


「你们两姊妹自己开店阿?真是不简单耶。」


「哪有啦。因为爸妈住乡下,不习惯搬过来。姐夫也有自己的工作,那就只好我跟姊姊一起做萝。」


「那你呢?还没结婚阿?」终于问出了这个我室友们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还没啦。没有人看得上我羊。」


「哪会阿,我看全台湾省卖麵界最美丽大方有气质的老板娘应该非你莫属说。」


「呵呵,哪有啦。」她说著脸上还泛出阵阵的红潮。我继续把握机会。


「不骗你啦,我会来这边吃麵都是来看你说,看到你就食指大动说,看你多秀色可餐阿。」


她只低著头浅浅的笑著,虽然她算是社会人士,不过在这南部卖麵,生活也算单纯,跟我这学生也还不算太有距离感。大概是被我称讚了几句,她心情应该很不错吧,脸上的一直挂著笑意。这会换她对我感兴趣了。


「那你呢?还是学生阿?」


「对阿,我唸CK大学,今年要毕业了,前几天才考完研究所。」


「研究所阿!好厉害喔!我想都没想过耶,我只有高中毕业。」这好像是许多学历较低的女孩都会有的崇拜心理。


「不要羡慕啦,我就是啥都不会才一直唸书的阿,哪像你可以赚钱养活自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用跟家人伸手。」她又笑了笑。


我觉得她不只身材火辣,连笑容都有一种城市女孩所没有的真。


这时我水饺也吃完了,正淮备掏钱时,她连忙挡住我的手,说不用了,算她请我好了。


我当然不会佔人家这种便宜,好歹我要是在古代,也算是个书生呢。我坚持要拿钱给她,她又不收,就在这推推拉拉时,突然我们动作都停了下来,原来是我的双手握住了她纤纤的玉手,我望了她一眼,她看到我在看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可是这时我们的手还握在一起呢。有人说,握手比亲吻更能感动一个人,这点我有深切体会,我发现跟女孩子牵手有种心灵交流的感觉,不只温暖了手,更温暖了彼此的心。此时便是如此情况,我将她轻轻拉近我身边,对她说:「你好美」说完我突然亲吻她额头一下,她大概是被我这突来的举动吓到了,身子颤抖了几下。不过她没有很剧烈的反应,像打我一巴掌之类的,我想她对我也有些好感吧。


从小,就常常有人说我长的像邰正宵,就是那种很深情诚恳的男人,也许因为这样吧,很少有那种辣妹会喜欢我,会喜欢我的通常是那种期待安全感的女孩。眼前这个辣妹老板娘,虽然有著辣妹的外表,不过骨子裡应该是个纯朴的乡下姑娘吧,我想。


她看著我,脸又更红了,由于她的肤色很白,所以看得很明显。我轻声对她说:「我好喜欢你。」一说完她就主动著拥抱著我,被她35D的胸部压著,我不自禁也有了反应。


我只好轻轻抱著她,将自己下半身移开点,以免尴尬。


她望著我说:「我有悄悄话要对你说。」我就把耳朵转向她,由于她个子高挑,我不用低头她就能将嘴凑到我的耳朵旁,当我正在疑惑她想对我说什么的同时,她居然用她的舌头轻轻舔我的耳朵,我身体一颤,她还不放过我,又把我整个耳朵含入口中,那种湿湿粘粘,触觉加上听觉的双重刺激,让我再也克制不住了。我把手移到我肖想很久的丰满胸部上,好软的感觉,这时她再也克制不住压抑已久的性欲了,她牵著我进入麵店后面的门,进去后有两间房间,一个厕所。不由得我多思考,她牵著我进入其中一间房间,哇,好香喔。


女孩子的闺房就是这样吗?虽然我有交过女友,不过以前女友是住宿舍,我一直没机会进入女孩子的房间参观。映入眼帘的是整齐的摆饰以及床头的一隻大狗狗娃娃。


「平常都是它陪我睡觉的喔。」她甜甜地说。


「它真是幸福阿。」


「怎样?你吃醋阿?」她又俏皮的开玩笑,一点也不像25、6岁的成熟女人。


我看到书架上有些她以前的相片,我看了看,有小娃娃时,国小时,国中时,高中时,我发现罗马真不是一天造成的,她国中胸部就发育的很完全了,不过人没长的很高,所以反而比现在更不协调呢。


「你国中就是波霸了耶。」我逗她。


「高中时候很清纯喔。」我又说。


「不过还是小娃娃时最可爱。」我又说著。


我突然想到,在女孩子面前绝对不能说她照片多美,否则就是间接说她本人不美了,是靠照相技术化腐朽为神奇了。糟糕,我犯了兵家大忌了,难怪她不说话了,赶快回过头安抚一下她受伤的心灵,没想到,头一回,她已经褪去紧身衣与短裙。丰满的身躯只著一套黑色蕾丝的性感内衣,这时我已经失去理智了,我走向她,把她轻轻拉到床边,让他坐在我的腿上,一边隔著胸罩玩她的胸部,一边轻吻她的脸颊。她的手也伸入我的上衣中,不断的抚摸。


「你有胸毛。」我想她吓了一跳。


「嗯」「好性感喔。」她的手还是不停的抚摸,轻轻柔柔的感觉让我又觉得坐的不太自在。


她似乎也察觉了我的尴尬,她体贴的站了起来,不过她起来时却顺势推了我一下,让我平躺在床上。这时她像个小女孩拆生日礼物一般,开始动手解开我的皮带和左丹奴防皱裤的扣子,而我就顺著她的动作将臀部稍微撑起,好让她把我的裤子脱下来。她看见我撑的鼓鼓的内裤,她低下头轻轻的吻著,而我被他这样一逗快要受不了了,身体不自觉的扭动。


她亲了几分钟后抬起头看著我。


「舒不舒服?」天阿,女生这样抬头还真是性感阿。我点点头。


她似乎把点头当作我对她的认可或是一种鼓励,她动手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裤子一拉我已经立正站好的弟弟也弹了出来。她看了看我,又低下头把我的阴茎整个含入口中,用她灵巧的舌头在我弟弟的头上话圆圈,我开始忍不住喘息了起来,她也蛮懂得适可而止的,她吐出我的弟弟,又亲它一下。然后爬到我的身边。


我动手解开她的胸罩,她的胸部好白好白,而乳头是粉红色的,比起我电脑中图片的主角,她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轻轻的柔著她的胸部,也学她将她的耳朵也吸入我的口中,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没想到这一含她娇柔的身躯开始颤抖,口中开始发出嗯嗯的声音,原来这就是她的敏感带。此时我趁她没防备将一隻手伸入她的内裤内,轻轻的揉著她突起的小豆豆,她的反应越来越激烈了,可是我是很能忍耐的,我还是不断爱抚她,终于她主动的褪下内裤,坦裎与我面对了。她真是美,尤其像我这种喜欢丰满女孩的人,看到她一定会受不了。她在一直被我爱抚后终于忍不住了,对我说「给我,好不好?」


我点点头,温柔的进入她的体内,每当我抽送一下,她就嗯叫一声,我发现我能控制她的叫声说,我又将她的粉腿抬起来,慢慢的抽送,这样的抽送虽然慢,但是深度很够,对女孩子的刺激也比较大,她也不例外,随著她叫声频率的增快我也不断增快抽送的速度,突然感觉下腹有麻麻的感觉了,我连忙抽出来,并且爬到床头将我快射精的弟弟放在她嘴边,她也很配合的又将它含入口中,我受不了舌头这种灵巧的的刺激,身体一颤,将精液射入她的口中。她实在很善解人意,不仅将我精液喝下,还用舌头把弟弟上的精液清理乾淨。


「苦苦的耶。」


「对不起,害你喝到了。」


「没关系,我喜欢你阿。」


我抱著她,想到了我在台北的女友,好久不见了,心中有著无限的愧疚感。想来真是悲哀,以前我是个坚决反对婚前性行为的人,自从发生性行为后居然会因为诱惑而跟一个不太认识的人发生关系,难道我被性所驱使了吗?还是这就是人的本性呢?


走出麵店,雨停了,迎著风拨了拨头髮,下完雨的夜,好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