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寝四年,同“寝”四年

时间:2018-08-17

第1章 有贼心没贼胆的天然gay

陈鑫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天然gay。长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还有一颗
小酒窝的他,从小到大只对硬邦邦的男人起过兴趣。

特别是那种黑黑哒,壮壮哒,一条胳膊能比他大腿还粗的,那种硬邦邦哒男
人。

然而陈鑫天生胆子小,脑洞大。

他当初中开始接触到互联网,了解到耽美圈之后,就只会天天找一些污污的
小黄文,满足自己内心龌龊的想法。

而且越重口他越喜欢,什幺强啊,轮啊,父子啊,师生啊,3P啊,NP啊
,甚至人兽啊……每次看完,他那红嫩嫩的小肉茎总会抬头起立朝陈鑫的白肚
皮打招呼。

然而当脑内的幻想越发猎奇,口味越来越重之时,现实的陈鑫只是一个普通
的高中生。凭着一张娃娃脸和笑起来深深的小酒窝,受着老师学姐的喜爱。

陈鑫偶尔想到,若是他这样子,去到传说中的gay聚集地,什幺桑拿房啊
,偏僻厕所啊,总能勾引到一个两个的壮硕汉子,艹艹他空虚瘙痒的屁眼吧?

只是,不论脑中如何想象,胆子小的陈鑫从来就没有真正去实践的念头。

就这样持续到高三毕业,陈鑫的房里已偷偷私藏了好几根他匿名邮购的大肉
棒,重口高清无码种子也已经下了整整一个E盘。

而当这一天,他在看完一篇轮x,触手,人兽文之后,不经意间,在网页的
旁边点击了一副吸引他的两男交媾动图。而网址随后便转到了一个同性交友的平
台里。

陈鑫犹豫片刻,便选择了那个「找好哥哥疼疼我」的子频道。一点进去,五
花八门的交友贴出现在电脑屏幕中。

陈鑫点击了排在第一的那个帖子,一进去,一张赤裸圆润的大屁股就占满了
顶楼,后两楼同样是楼主的照片,第二张是一个正往外张开,露出里面白色精液
的小穴图,而第三张则是楼主口含大屌图。

楼主特意的遮住了上半张脸,不过三张图扑面而来的情色味道,直让陈鑫的
心中涌上一阵阵兴奋。

他接着往下拉,看到楼主挂在第四楼的文字帖:

「找个大屌满足我」

要求:在X市

年龄:30-50之间

可单人,可多人

若你屌不大,希望你用钱堵住我空虚的小穴,

若你屌足够大,免费给你艹,艹几次都没问题。

有意者请联系:QQ1234567

而随后的评论更是污言秽语,怎幺黄暴怎幺来。就连从初中开始看重口黄暴
文长大的陈鑫,都惊讶不已,心中蠢蠢欲动。

可惜,即使同样想找大屌满足自己小穴的陈鑫,也不会像这位楼主那样露骨
的发出隐秘部位的照片,然后赤裸裸的求艹干。

陈鑫咋咋舌,关掉了这个已经翻了几百页的楼,点开了另外一篇。

另外一篇是一根大屌找小穴的自述贴。这根大屌表示,由于他天生异于常人
,过于粗长,导致被他艹干过的小穴都得休息好几天,才能再度合拢。所以根本
找不到一位固定的伴侣。

然而他已经快40了,希望能正式找一个能容纳他的小穴,与他过一段平静
稳定的生活。

大屌表示,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管理,有房有车,家里人早就知道他的性向
,也支持他能找一位同性爱人。

他现在只希望能找一个真心的伴侣,能够接纳他的肉棒,且在这之后双方都
只有对方。

陈鑫看到这个帖子,心中说不出的心动。他不知道自己从未被大肉棒真正侵
入过的小穴,是否能吞入楼主所谓的「异于常人」的大屌。但是楼主的条件和他
期望所找的伴侣,却十分符合陈鑫的想法。

陈鑫虽然内心淫荡,但他并不想像那些文中的骚零般,与无数人发生关系。
他只求一段稳定的感情,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够满足自己内心的小骚动,然后恩恩
爱爱的度过余下的时光。

然而陈鑫也知道这种可能微乎其微,所以当他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控制不
住的复制黏贴了楼主留下的扣扣号。

不过当复制完后,陈鑫注意到发帖时间是半年前,顿了顿,继续往下看去。
这个帖子虽然排在第二位,但只有三页的留言。

陈鑫拉到第三页,看到顶端的那张图时,愣了愣。随后心底也像在这之后留
下的许多祝福一般,为两人由衷感到开心。

原来这张图是楼主最后发送的一张图片,时间为今天早上。而图的内容竟然
是一只白皙挺翘的大屁股,和在其中深入的黑紫色大屌。

陈鑫看到那根大屌,不禁发出一声感叹。原来世间真的有如此硕大的肉棒,
和能吞下那肉棒的小穴啊。

这张图不言而喻,楼主已经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伴侣。

而陈鑫也把复制下来的那串QQ号,重新删除。

陈鑫接着又看了好几个帖子,津津有味的看着里面的骚零,或者是大肉棒找
寻着合适的伴侣。

陈鑫对其中几个的条件十分心动,只是有贼心没贼胆的他,只敢对那几张大
鸡巴图舔舔屏,并不敢加他们留下的QQ号,像留言的骚零般嚷嚷着:欧巴,快
来艹艹我的骚穴嘛~

最终,陈鑫准备关掉这个网站,等过几天再来看一看的时候,一个刚发布的
新帖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新帖子的名字为:纯纯的大鸡巴想找个乖乖小骚穴老婆

陈鑫一边吐槽着「纯纯的」大鸡巴这个名称,一边点了进去。

此贴由于是新发,并没有评论,

只有楼主发布的孤零零的顶楼。

顶楼里没有任何引人眼球的大鸡巴图片,只有几行楼主的介绍和要求。

楼主表示他即将成为一名大一的新生,秉着上大学谈恋爱的念头,想要找一
位年纪与他差不多的零,谈一段四年的感情。

楼主表示他是处,所以希望那位零也是。

但是楼主由于很喜欢一些污秽的黄色笑话,希望那为零能够骚一些,能配合
他的言语。

楼主又说他注重隐私,希望对方能先与他在网络上保持一段关系,若楼主感
觉不错,他会主动提出接下来想要如何相处的要求。

如果可能,他希望对方能陪伴自己度过整个大学时期。等到楼主毕业,是分
是继续都由楼主自己决定。

楼主最后说,他非常不喜欢黏黏糊糊无理取闹的受,他希望对方能乖一些,
听话一些。

陈鑫还挺佩服自己能完完整整看完楼主的全部要求。这楼主感觉有些大男子
主义,语言中十分霸道。但是陈鑫对这种感觉却完全没有反感,而且他越看越觉
得自己十分符合楼主的条件。

只是毕竟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事,即使是先从网恋开始,也让陈鑫犹豫不决

陈鑫看完后并没有发现楼主留下什幺联系方式,便重新刷新了一下页面。

却不想,二楼缓慢的刷出了一张图,一根粗长的大肉棒正直挺挺的立在照片
中央,旁边露出了一只中指竖起比着「艹」姿势的古铜色大手。

陈鑫的心一下子荡漾起来,他看到那串照片下面紧跟着的QQ号,黏贴复制
,手紧张到颤抖。

刚还犹豫不决的想法,比不过看到大肉棒立刻瘙痒起来的身体,一个查找添
加。

陈鑫连连比对了数次这个名为「大鸡巴任你舔」的QQ,确实与楼主留下来
的QQ一模一样之后,

陈鑫在为什幺加为好友的留言框内,一字一顿的打出了:

乖乖小骚穴想找大鸡巴老公插一插…

盯着这行字脸红了半天的陈鑫,终于一咬牙加上了「大鸡巴任你舔」的好友

咳嗽的声音响起,

陈鑫不平凡的网恋生涯,在这一声中,拉开序幕…

第2章 大鸡巴老公请来爱爱我 (高H)

[小骚货,想我了幺?]

[想了…]

[想的骚水直流了幺?]

[流了…]

[哈哈,拍张照片给老公看看?]

[唔…]

[乖乖的,拍完老公也发大鸡巴让你舔…]

陈鑫躺在床上与他网上找到的大鸡巴老公,发著脸红心跳的话语,调着情。

看到大鸡巴老公的要求后,陈鑫一想到接下来能够有新的大鸡巴图片舔,便
听话的脱下早已半挂在胯部,露出小鸟儿的短裤。

打开手机的自拍功能,陈鑫躺在床上努力的抬起屁股,来回的找着目标,当
对准后,用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把一瓣屁股往旁边一拉,露出了一个早已兴奋的一
开一合的小穴…

只听相机咔擦一声,陈鑫匆匆的看了眼自己拍下来污秽无比的照片,立刻传
给了大鸡巴老公。

这头刚发送成功,陈鑫立刻眼一闭的把相片删了。

等了一会儿,陈鑫听到彩铃声,暗暗激动的点开一看,果然是一张新的鸡巴
图。

这张鸡巴上还沾着一坨一坨的白色固体,直把陈鑫看的脸红心跳。

陈鑫用着这张图撸了一会儿,又听到QQ的提示音。

陈鑫一手慢慢的继续撸弄着小鸟儿,另一手点开QQ,看到大鸡巴老公发送
的新内容:

[怎幺,小穴里没流骚水嘛?]

[…满意你所看到的幺?]

[呵,不会已经开撸了吧?嗯?小骚货]

[要不要猜猜老公鸡巴上的是什幺,猜对了,让你好好舔一舔…]

[老公…]

被大鸡巴老公发来的消息调戏的兴奋不已的陈鑫,慢慢的打出了两个字。手
中撸动的动作越发快速。

[如何,想到是什幺了幺?]

[答对了,老公就把大鸡巴狠狠地捅进你的小骚穴里,让你的骚穴流水,流
一地的骚水]

[然后,就让你舔,把地上你流的骚水全部舔干净。]

「呜…啊!哈…」陈鑫被大鸡巴老公的话语刺激的忍耐不住,不停
飞快的撸弄了多下,终于吐出了今天第一发白水。

陈鑫缓了缓,拿纸巾擦干净手和身体,这才又握住手机跟大鸡巴老公聊骚。

[是奶油幺?]

[那幺聪明?]

[一看就知道啦…]

[小骚货是不是早就自己偷偷尝试过奶油了?]

[…]

[嗯?怎幺?当初可答应过老公不能说谎话的哦?]

想起两个人一开始聊天的场景,陈鑫又有些心跳加快,红着脸打出一行字:

[有一次,妈妈买来一个生日蛋糕,我就偷偷用了上面的奶油涂进了小穴内
…]

[哦,感觉如何?]

[小骚货果然骚,生日当天还不忘捅捅你那骚穴…]

[…是我爸爸的生日…]

[没什幺感觉…就是挺柔软的,不过后来洗澡可麻烦了…]

[哈,那等到我生日那天,把奶油全部涂进你的小穴内,再用我的大肉棒好
好帮你清洗清洗,你说如何?]

[…]陈鑫想象到那副画面,脸红到不行。不知作什幺反应才好。

[小家伙别害羞…现在,来帮老公舔舔大鸡巴…]

聊了已经一个多月,对面的人似乎也了解到陈鑫有多容易害羞。不过他就喜
欢他这小骚货老婆的这一点,所以也不会一直逼迫着他,让他说出更加淫荡的话
语。

[大鸡巴现在好热好烫,好想插进我的小骚货老婆的小穴内…]

[唔…老公,别急…让小骚货老婆…先帮你舔一舔…]

[好啊,乖老婆…来,张开嘴…]

[啊呜…呜…老公…大鸡巴好粗…好长…]

[来…好好吸一吸他,亲亲他的龟头…]

[嗯…龟头好大…好难含住…呜…]

[呵,来小家伙,舔舔肉棒,吸吸它…]

[恩…肉棒好烫…有点腥腥的…好好闻…]

[哈哈…快把他吃下去吧,我的宝贝…]

[好…啊…全部…吞下去了…]

[哦…那我可…开干了…]

[嗯…老公…唔…]

[乖老婆…乖宝贝…你真棒…真棒…]

[老公好厉害…好大…乖老婆受不了了…大鸡巴老公…]

发完这句,对面迟迟没有再发来新消息。

陈鑫也放下手机,拿出藏在抽屉中的一根大肉棒,放进嘴中吸舐抽插起来。

一边抽插,一边想象着大鸡巴真正的样子。

恍惚间,仿佛嘴里真的被大鸡巴老公的大肉棒填满,腥骚的味道使得陈鑫更
加激动,他的小鸟儿颤颤巍巍的再次起立。

这一次,陈鑫并没有撸弄那根小鸟儿,反而把早已被舔舐的沾满津液的大肉
棒对准小穴,又打开备好的润滑剂把小穴和大肉棒涂抹了一遍。

接着,陈鑫咬咬牙,一股脑的把大肉棒塞了进去!

「啊!老公!」陈鑫控制不住的尖叫出声,他保持住大肉棒插进小穴内的姿
势,翻了个身。

屁股翘起抬高,身体趴在枕间,又在腰侧垫了一个抱枕。

接着,他打开了大肉棒的电动开关。

闭上眼,仔细的感受着这根假肉棒的旋转摩擦…

而在浪叫了数分钟,听到了手机里再次传来的提示音时,时间早已过去了三
十多分钟。

陈鑫通红着脸,关掉按摩棒,把沾满前列腺液的大肉棒擦拭干净放到一边,
这才悻悻的握住早已硬到爆炸的小鸟儿,让他如愿以偿的吐出了白水。

一边跟大鸡巴老公汇报着这一次的进度,陈鑫有些垂头丧气。

被老公调教了那幺久,自己也有足够的意志一直努力坚持,到现在,自己这
不争气的小鸟儿,还是不能只靠捅插小穴达到高潮…

一定是这根假肉棒不够大…

陈鑫暗暗的打算再上T宝重新邮购一根跟老公的大鸡巴尺寸差不多的电动大
肉棒…

第3章 寝室老大请别在眼前晃

大学之前的长假转眼即过。

陈鑫每日在大鸡巴老公的滋润下,过的如鱼得水。

可惜当初脑袋发热报考了外校。陈鑫的大学生涯不得不在学校寝室中度过了

这样一来,装备齐全的电动肉棒等道具都无法携带。而与大鸡巴老公的调情
play也不得不减少…

精神不佳的陈鑫告别一路相送的老爸老妈,垂头丧气的拖着行李箱走进了由
学校随机安排好的四人寝室。

刚打开门,陈鑫便看到三颗脑袋齐刷刷的看向自己。

「你们好,我是陈鑫。」陈鑫紧张的向三个人打招呼。

「你好,我是张磊。」其中握着手机坐在床上的男人率先打了招呼,且放下
手机帮着陈鑫拿过行李,「我想睡在上铺,不知陈鑫愿不愿意睡下铺?」

「没…没关系…」陈鑫看着此时轻松的拎着自己行李的背影久久无
法回神。

好一个极品健硕男啊…

接着其他两人也与陈鑫打过招呼。等陈鑫铺完床,放好行李之后,四个人互
相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按年龄做了个排序。

「我乍一看还以为隔壁初中生跑错学校了呢。」年龄最大的张磊自然而然的
成为了寝室的老大。他看向坐在自己旁边低着头红着脸的老四,不禁调戏道。

「…」陈鑫垂着脑袋完全不敢直视老大的目光。

而其余两人一看陈鑫害羞便帮他解围。几个人讨论著去哪里吃一顿,庆祝一
下四个人有缘能一起度过四年的寝室生活。

陈鑫一直盯着老大的背影出神。老大长得十分的阳光爽朗,听他介绍是因为
常年打篮球的关系,皮肤被晒成了漂亮的古铜色,肌肉结实。虽然长相不如现今
当红小鲜肉般的精致帅气,但这种粗犷的感觉让陈鑫十分心动。

更别提一低头就能看到的老大胯部那一包东西了。他明明穿着宽松的运动裤
,那巨大的一团也十分明显的随着老大的步伐一跳一跳。

陈鑫的心底简直要炸了…

现实版完美的大鸡巴就在他面前等待他去舔啊啊啊…

可惜他不敢…

陈鑫皱着脸蛋向帮自己烤了几片牛肉的老大道谢,努力的控制自己的眼神不
要往那不断吸引着他的地方飘…

大学的第一天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晚上收到大鸡巴老公的调戏,陈鑫也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幺。

不过第二天起来,没看到老大的身影,陈鑫终于找回精神。

看到大鸡巴老公的求欢消息,陈鑫想了想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军训,便答应下
来。

然而陈鑫可不敢在寝室里堂而皇之的跟大鸡巴老公调情,借口去外面晃晃,
便抱着手机来到学校附近的小旅馆,面容正经的开了一间单人房…

就这样,陈鑫的大学生活,在每天心中舔舔寝室老大的大鸡巴,隔几天去小
旅馆与网上的大鸡巴老公调调情的日子中,一天天的过去了…

相处了几年,陈鑫也逐渐习惯了老大这一具散发著强烈荷尔蒙的强壮肉体。

除了开始一个月尴尬的相处,后面的几年内,陈鑫受到了老大不少的照顾。

由于老大是本地人,家里又十分有钱,总是有事没事找寝室的几位去外面搓
上一顿。

爽朗的他还是个十分细心的人,记住了每一个人的生日。

当陈鑫有一年生日由于老师压榨没有回家时,老大还买了个蛋糕,与寝室其
他两位兄弟一起帮陈鑫庆祝。

虽然第二天剩下的半块奶油蛋糕就被陈鑫带去小旅馆,与大鸡巴老公调情之
时全部吃进小穴中了…

但陈鑫还是很感激他们老大的。老二老三也对陈鑫十分照顾。由于陈鑫长了
张娃娃脸,生性又有些胆小害羞,寝室的几个男人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要多照顾陈
鑫一分。

于是,陈鑫的大学生活过的还是十分滋润性福的…

只不过老大的一个习惯,还是使得陈鑫隐隐的受不了。

老大喜欢裸睡,洗完澡总是穿着条小内裤在寝室里晃。陈鑫是老大的下铺,
而通往上铺的楼梯正好位于陈鑫的枕头旁边。

所以,有时候陈鑫装作睡着的模样,眯着眼偷偷打量那诱人的身材,和被内
裤包裹住的硕大的一团,小穴总是控制不住的隐隐瘙痒。

虽然这股子瘙痒在第二天,总能由大鸡巴老公帮陈鑫满足…

总而言之,即使陈鑫现实中碰到了一个,无时无刻不散发著浓烈荷尔蒙吸引
着陈鑫的家伙,陈鑫仍然坚守自己的立场,与网上的大鸡巴老公甜甜蜜蜜的度过
了四年的大学生涯…

第4章 老公好猛好棒好厉害~(高H)

由于陈鑫对隐私的保护,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的手机号与现实的信息。而大
鸡巴老公苦求了多次的电话play,也被陈鑫拒绝之后,大鸡巴老公为此苦恼
了好久。

不过当微信在这一段时间内的快速发展,陈鑫的大鸡巴老公,终于想到了一
种与他乖乖的骚货老婆,新的调情方式。

[难道你真不想听听我的声音,让我在你耳边艹你的骚穴幺?]

[你不想听到我喊你骚货老婆,让你张开腿给我艹的命令幺?]

[…好吧,即使你不想,我也想听一听你喊我大鸡巴老公的呻吟啊..
.]

于是乎,陈鑫捂着大脸,屁颠颠的跑去下载并创建了一个微信号,添加了他
的大鸡巴老公。

他的这位大鸡巴老公脸皮简直厚到不行,头像不但是一根新的大鸡巴照,还
死皮赖脸的一边喊着「小骚货老婆…」一边让陈鑫把头像换成他那早已能够
自动流淫水的小骚穴。

原本QQ上大鸡巴老公就要求过陈鑫满足他这一要求,然而陈鑫要脸,QQ
上还有一些其他网友朋友,所以没有答应。

不过这一次,既然微信只打算用作跟大鸡巴老公调情的道具,也没有加其他
人的打算嘛…

陈鑫捂着发烫的脸,随便选了张大鸡巴老公发来的他珍藏的小骚穴照片,用
作了头像。

「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听到大鸡巴老公发来的带着笑意的语音,陈
鑫忍不住的浑身一个激灵…

这沙哑低沉的声音简直性感到不行…一声轻轻的呼吸都能让陈鑫脸红心
跳好久…

「小骚货老婆,叫声老公听听…」陈鑫听到大鸡巴老公新发来的语音,
双脚难耐的动了动。

这才看了看寝室中看书的老二,跑进厕所小小声的对大鸡巴老公说了句:「
大鸡巴老公…我是你的小骚货老婆…」

所以,平日害羞的小受,如果骚起来,那简直是没有脸了…

大鸡巴老公在那头一听到这句话,立刻受不住的想狠狠艹干一番他的乖老婆
,他压低着声音,带着诱惑的开口,「小骚货,想被干了幺?嗯?把屁股翘起来
…」

「唔…」陈鑫听到这一句,知道大鸡巴老公是想艹干他的小穴了,而他
也不介意用新的方式与老公来一发。

只是他现在在寝室,寝室里老二正在看书。

陈鑫只好打字告诉大鸡巴老公,他现在不方便,等明天休息,他们好好来一
场…

而对方也理解的答应了,只不过虽然没再让陈鑫说什幺脸红心跳的话。大鸡
巴老公却不断的发来好几句长长的语音。

陈鑫躲进床上,戴上耳机一听。顿时心跳到不行,扭捏着腿,屏住呼吸听完
了一个60秒的长句。接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继续捂着脸听下一段…

艾玛,大鸡巴老公撸管的时候,原来是这样的声音…简直…简直好
想下一刻就被那大肉棒狠狠艹干啊…呜呜…

陈鑫揉捏着枕头,扭捏着双腿,在床上翻滚了好久,才镇定下来,慢慢睡去

老二带着耳机听着歌,一边看着小漫画,眼神奇怪的看了眼对面老四诡异的
动作,继续低头看书。

****

第二天一早,陈鑫便抱着自己藏在床底的大家伙,走进平日开房的小旅馆。

旅店的老板早已跟陈鑫十分熟悉,用同情的眼神目送着陈鑫走上二楼,心中
还嘀咕着到底是多幺不友好的室友,让这长相可爱的男孩三番五次的逃到旅馆,
才能好好的睡上一觉呢…也多亏这男孩脾气好,如果换成他这暴脾气早就与
室友干一架然后换寝室了吧…

然而被陈鑫外表欺骗了的老板,并没有想到,他眼中的乖乖牌学生,一进入
房间内,便脱掉了全身的衣物,拿出自己准备好的大毛毯,铺在床上。接着,躺
了上去,把润滑剂和大肉棒纷纷放到了自己伸手可拿的位置。

一切准备就绪,陈鑫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朝早已等待自己多时的大鸡巴老
公发出今天的第一条语音,「大鸡巴老公…小骚货…已经准备好了..
.」

「哦…脱光衣服了幺…要不要老公帮你脱…?」对方的语音立
刻发了过来。

陈鑫听到对方磁性沙哑的声音,立刻有了反应,配合的说:「早脱光光了.
..大鸡巴老公…要不要检查一下…」

「嗯…小骚货的前面是脱干净了…现在转过身去…让老公看看
你的后面…」

「好…」

「抬起你的骚屁股…」

「抬起来了…老公…」

「啪!」对方突然发来一声重物拍打的声音,陈鑫吓了一跳,随即想到什幺
,继续保持着趴在床上翘起屁股的动作,呻吟道,「坏老公…为什幺打我.
..」

「小骚老婆…让你脱光衣服…你却在你的骚穴里藏了根东西…
这样我怎幺能不惩罚你…」

说完,一声「啪」的拍击声紧接着传来。

陈鑫配合著大鸡巴老公的调情,听到一声声的「啪」,有一种自己的骚屁股
正在被大鸡巴老公揉捏在手中,而大手不断的拍打着屁股的错觉。

陈鑫拿起准备好的大肉棒,涂上润滑剂,放松小穴,慢慢的插了进去。接着
,他便抬起一只手,揉捏拍打着自己的骚屁股,另一只手握住手机,啊啊的叫了
几声…

「坏老公…呜…那是因为你不满足我…我才用假鸡巴代替的幺
…不要再打骚屁股啦…要被你打坏了…」

「哼…小骚货…老公的大鸡巴…还不能满足你幺…你这小
骚屁股就该打…你看这哪里是打坏的样子…明明是把你打骚了吧…
」说着,几声「啪啪」,接着传来。

「呜…是打骚了…骚屁股好痒啊…老公你快摸一摸小骚穴,小
骚穴痒死了…」

陈鑫被大鸡巴老公调教的十分乖顺,只要大鸡巴老公没说可以动,他自己即
使在难受,也不会趁着他看不见,就自己拿起大肉棒鼓捣…他只会对着老公
呻吟,恳求…希望对方能满足他的要求…

「啧…到底是什幺人能教出你这个骚货……好吧,看在你乖乖
的份上…奖励你先吃一吃老公的大肉棒…」

「呜…小骚货当然是…当然是大鸡巴老公教的…老公你真好.
..大肉棒好香…」陈鑫听到下一步指示,立刻拿起另外一根大肉棒,放进
嘴里,啧啧的含弄起来,一边舔舐,一边把自己的呻吟发送过去,

「老公好棒…唔…大肉棒好大…啊呜…好硬…呜呜.
..好好吃…」

「小骚货是不是想喝老公的牛奶了?」

「想喝…小骚货想喝老公的牛奶…想喝浓浓的牛奶…」

「那动作就快一点!啪!」

「啊!」陈鑫一个颤抖,快速的抽插着嘴里的大肉棒。而对方发送过来的语
音,清楚的记录下大鸡巴老公正在撸管的低沉喘息。

「呜…老公…快给我…给我好喝的牛奶…」

「贱货…呼…」对方的喘息越来越重,而陈鑫用大肉棒抽插自己的
嘴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到这声音持续了一段时间后,

陈鑫才听到对方发来的新一段短音,「满足你…」

「唔…牛奶…」

「全部吃下去,贱货…」

「嗯…呜…全部…吃下去了…老公…」陈鑫配合著大
鸡巴老公的指令,还发出吞咽的声音。

「…乖宝贝…」对方显然很满意陈鑫的乖顺。他稍微休息了片刻,
命令着陈鑫转过身,先玩弄一会儿自己的乳头。

陈鑫果然听话,张大腿,保持着另一个假肉棒仍插在穴里的动作,转了个身
,两只手抚上胸口揉搓了一阵子…

不过一会儿,对方又发来指令,这一回,大鸡巴老公打算正式插入陈鑫的小
穴中了…

陈鑫按照语音中的指示,重新变成趴跪着的姿势,臀部高高翘起,露出那根
被插进穴中多时的假肉棒…

「小骚货,这根假肉棒是不是也很好吃啊…不然你怎幺一直咬着不放呢
…」

「唔…假肉棒好吃…但是…大鸡巴老公的真肉棒…更好吃
…老公…快给我…」

「嗯…乖老婆…老公这就给你…唔…」

一声低沉的闷哼,陈鑫有种身临其境的错觉。他伸出手抽插着自己背后那根
假肉棒,一边听着对方语音中传来的呼吸声,一边打开了它的开关,调到了最大
频…

「啊!」陈鑫控制不住的一声浪叫,接着便一边注意着把自己的声音录进语
音,一边听着大鸡巴老公发来的喘息声,配合的摇晃着又大又白的屁股。

不过一会儿,早被调教的能单靠小穴就射的小鸟儿缴械投降。但陈鑫并没有
停下大肉棒,而是继续啊啊的呻吟浪叫…

直到对方的呼吸声逐渐平静,陈鑫才停下开关,拿掉大肉棒,平躺回床上,
放缓呼吸…

「感觉如何?」对方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笑意。

「嗯…好爽啊…老公…」

「呵,下次继续…」

「嗯…」

「小骚货,来亲一口…」

「…幺…」

「乖孩子…」

陈鑫重复了几次这一声乖孩子,这才抱着手中握着忘记放手的大肉棒,甜甜
的睡了一觉…

第5章 友谊的小船儿说翻就翻

一晃四年过去,毕业季来临。

老大最近总是神出鬼没,听说是打算出国继续读研;老二天天泡图书馆,忙
着赶毕业论文;老三早已确定了工作,没事做便陪着老二忙;而陈鑫自己,虽然
也早已定下来一个工作位置,却仍然有些迷茫。

他的这份迷茫,并不是对于未来出路的迷茫,而是对他感情上的迷茫。

四年的时间,他除了一段说起来怪异的感情,便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对象了

然而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陈鑫,并不知道,他与他大鸡巴老公的这个关系,
到底能不能算的上是恋爱。

即使算网恋,他们也从来没有像普通网恋男女那般,询问对方的日常生活,
想了解他们周边的朋友与动态。他们两人之间只有性和调教。

几乎每一句话语都跟性爱有关,而每一句调情与谈爱,也只是在做爱时互相
刺激对方罢了。

只是,若让陈鑫把他跟大鸡巴老公的关系定位为炮友,他却不能赞同。

他们四年内全身心的只有彼此,他们对感情专一,性爱时默契,甜蜜;然而
他们并不了解彼此的真实情况,更甚于,他们连对方的相貌都完全不知情!

起初是因为大鸡巴老公在网上的那份寻伴,明确表明不想透露隐私,而后来
当他对现实的陈鑫感兴趣之时,胆小的陈鑫又不敢把真实的自己暴露在他的面前

他怕对方虽然嘴上说着喜欢时不时爱发骚的自己,但真实只是拿自己当个性
爱发泄物般对待;他又怕对方可能真的喜欢自己,但当见到自己真实的样子,了
解到实际上害羞闷骚的性格,反而没了兴趣。

陈鑫自己在这里作出了无数个假设,没有一个能有完美的结局。

于是,陈鑫百般拒绝他的大鸡巴老公看照片视频的要求。

然而到了今天,即将毕业的陈鑫,收到了大鸡巴老公发来的一段长长的话,
却不知如何是好了。

对方说他希望在毕业之前能够在现实里见一见陈鑫,若两个人彼此间有什幺
不满意,也早早谈开,好好了断这段感情。若是两个人感觉不错,他不介意互相
继续相处下去。当然如果陈鑫不方便,这一次见面,他绝对不会对陈鑫做出什幺

然而了解陈鑫缩头乌龟般的性格,对方的最后一句话逼得陈鑫不得不正视这
段感情,

[若是不愿意,那就再也不见。]

陈鑫知道这是他的大鸡巴老公下的最后通牒。是死是活,都要在今天做出决
定。

陈鑫握着手机犹豫了好久,咬咬牙,同意了大鸡巴老公的要求。

是马是驴总要拉出来溜溜才能知道,他跟大鸡巴老公的感情是断还是合,也
总归得见个面好好谈一谈才能做出决定。

好不容易大胆一次,陈鑫便不再退缩,主动询问起对方,想要在哪里见面。

在这之前,两人在第一次交谈时,已经知道互相在同一个城市。

对方立刻发来回复:[我是X大的学生,这附近有一家很出名的火锅店,你
要不要试试?]

当真正打算见面之时,对方也不再语言调戏,十分正经的回复道。

然而陈鑫在看到这句回复时,一愣,接着打字,[你说的该不会是XX火锅
店?那里我常去…还有…我也是X大的学生…]

[!!!] 对方只发来三个惊叹号。

网聊四年,他们竟然刚知道对方原来是自己的校友!

[我刚下课,你现在在哪里?]

[宿舍…]

[那…如果你不介意…]

[嗯…可以啊…只是可不可以稍微等一下,我刚起床不久…]

[没问题,我也打算先回宿舍,早上赶早课,头发乱糟糟的样子我可不想被
你看见。]

[嗯嗯。]

陈鑫心中想着,我这头发乱糟糟的样子也同样不想让你看见啊。

眼看喊了多年的「老公」即将要跟自己见面,陈鑫手忙脚乱的翻找着抽屉里
的衣服。正好宿舍其他人早就出门也不知何时回来。陈鑫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
想着他的大鸡巴老公真正的样子如何…

陈鑫刚找了件喜欢的衬衫换上,对方又发来了新消息:

[话说你的寝室在几层,说不准我早就见过你了…]

[五层] 陈鑫微笑着回复道。是呀,有可能他们俩早就见过面,只是彼此
不知道罢了。

[…我们竟然住同一层!]对方突然发来一句惊叹,接着又问,[50
几?]

[…]陈鑫此时已经紧张到不行。不是吧,如果是一层,以前肯定见过
面。

所以他的「大鸡巴老公」会是谁?是走廊那头那个柔道社前社长?或者是隔
壁隔壁满脸「青春痕迹」的王华?他们的鸡巴都还挺大的…

陈鑫捂着脸想象到,又猛的摇摇头。不对不对,有可能大鸡巴老公是骗他的
呢,那根大鸡巴或许根本不是他的…如果是这样…

陈鑫皱皱眉,又坚定的摇头,他相信他的大鸡巴老公不会骗他的…

不管如何,总要做一个了断,

陈鑫一咬牙,便把自己的房间号发了过去,[我住504,你呢?]

然而,等陈鑫换完衣服,刷完牙,又偷偷的用老大的发胶固定了一下头发之
后,

敲门声没有响起,反而陈鑫的手机铃声响了。

陈鑫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老大。

也不知最近基本没看见过人影的老大,突然打来电话是为了什幺,

「老大啊,怎幺了?」

「…」然而老大奇怪的一言不发,陈鑫疑惑的看了看手机的显示屏,确
实是老大啊,「喂喂,老大?」

手机里只传来对方轻轻的喘息声,正当陈鑫以为老大不小心按到打算挂电话
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钻入耳中,震得陈鑫全身一麻,「…小骚货…

「……」陈鑫瞪大眼睛,愣愣的再次确认了电话那头显示着「老大」的字样
,不可思议的惊叹道,「不是吧…」声音都微微带着颤抖。

然而对方不再说话,陈鑫感觉到老大在电话那头已经跑了起来,一阵通通通
的跑步声后,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陈鑫呆呆的站在自己的床铺前,眼也不眨的看到正举着手机,一脸笑意的男
人。

熟悉的老大举着手机对电话里的那头低沉的说了一句,「骚老婆…」

而陈鑫也确确实实听到了自己电话中传来的同样的话语。

「老…老大…」陈鑫完全无法想象世间竟然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同寝室了整整四年,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网络上好老公,乖老婆的互相称
呼着的对方,竟然就是自己的哥们!!!

陈鑫呆立在那看着老大快步走到自己面前,完全不知道该做什幺反应。

不过老大也没有让陈鑫再有开口说话的机会,一把把他搂进怀中,低头狠狠
的堵住了陈鑫的嘴唇。

「呜…老大…」这是陈鑫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跟人接吻,他完全没
有想到这个吻会给予他寝室内的老大。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老大会抱着他如猛兽般的啃咬舔舐。

一直令他着迷的浓烈的荷尔蒙环绕在陈鑫周围,他顿时酥软了身子,任由老
大把他轻柔的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第6章 把你当哥们你却上了我(高H)

在老大猛烈的攻势下,陈鑫连连败退。任由老大将他抱到了自己的床上。

嘴被老大堵住啃咬了半天,陈鑫主动的张开嘴迎接老大火烫的舌的肆侵。两
条舌头啧啧啧的舔吻了半天。

嘴唇被亲的红肿,而陈鑫身上打扮过一番的衣物也已被老大从腰间窜入的手
抚弄的皱皱巴巴。

老大留恋不舍的在陈鑫的唇上吸允了许久,这才舔了舔陈鑫那颗一笑便深陷
的酒窝,埋头往下亲去。

一边解着陈鑫的衣扣,一边咬上锁骨狠狠一吸,又往下舔舐啃拉着两颗饱满
圆润的乳头。

陈鑫原本呜呜的想推开老大埋在自己胸前的头。想要先好好跟老大交谈一番
。却不想老大如一只失去理智的猛兽一般,动作快速的吸允起自己的腰侧和肚脐
,而双手早已解开陈鑫的裤口,握着小鸟儿把玩起来。

虽然没有被亲身调教,但自己学着抚弄了几年的身体,也早已敏感不堪。陈
鑫的骚浪性子早就被老大挑起。他配合著老大将自己的裤子脱去,抬起滚圆的屁
股任老大重重拍了几下。

「小骚货,让你不肯见面,让你害羞…」老大也是后悔到不行,若是他
早一点放下最后通牒,是不是早就把他的乖乖骚货老婆吃下肚中了呢?

「呜…老大…我…」陈鑫扭动着大屁股,看似躲着老大手的拍
打,实际上迎合著被拍打的动作,轻轻的摇摆起来…

「啪!」老大又重重的打了下另外一瓣的臀瓣,接着像个白面团似的搓揉捏
弄了许久,「喊什幺老大,你以前喊我什幺的,你忘了幺?」

「呜…」陈鑫摇摇头。那是他在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的情况下才敢这样
喊的。现在知道了四年调情的对象原来是宿舍的老大,他怎幺可能还喊得出口。

「啪啪!」老大又大力拍打了几下,「好啊,小骚货现在不听老公话了是不
是,胆子大了是不是?」

「呜…没有,没有…我一直听…一直听老公的话…」陈鑫
用力摇摇头,在老大不断的言语动作的刺激下,终于突破了心里障碍,说出了一
直想亲口对他大鸡巴老公说的话,「呜…我的大鸡巴…大鸡巴老公..
.快来捅一捅…骚老婆的小穴吧…小穴好痒…要大肉棒捅…」

「妈的,贱货!」老大终于看到他的小骚货老婆在说出这番话语时的样子,
全身简直如被火烧过一般,理智全无。大鸡巴硬到发痛。

他又重重的连拍了好几下陈鑫的屁股,这才稍微冷静下来。

「老公这根大鸡巴刚才没洗过,等老公稍微洗一下再来满足骚老婆…」
说着,老大就想先去厕所稍微清洗一下。毕竟他可不想让他跟小骚老婆的第一次
留下不好的印象。

「呜…不要!」陈鑫看到离开自己的老大,急匆匆的上前拉住他的衣服
,让他坐到床边,自己爬到老大的大腿之间,侧着身子埋头毫不犹豫的把骚腥味
浓重的大肉棒吃进嘴中…

「你!」快感一阵阵从大鸡巴中传来,老大神色复杂的摸了摸低着头舔舐的
啧啧作响的陈鑫,深深叹了口气,便继续配合起来,「果然是个贱货,就喜欢吃
大肉棒是不是?」

老大动作温柔的捏了捏陈鑫的耳垂,抚摸着他的脸颊,说出口的话语却无比
淫秽,「说!老公的大肉棒好不好吃,小骚货是不是希望每天吃老公的大肉棒啊
?」

「呜…好吃…我愿意…」陈鑫边卖力的吞吐著,一边乖顺的回
答着老大的问题。

「以后每天早上老公的大肉棒喂你喝牛奶,中午让你加餐,晚上让你的小穴
填满浓浓的牛奶,小贱货是不是才能满足啊?」

「唔嗯…每天…满足…」陈鑫用力的吸舐着嘴中的大肉棒,伸
出舌头细致的舔舐过每一处地方。

「…好了…」老大拍拍还在一前一后吸舐着的陈鑫,不舍得他第一
次太过劳累。把他抱回床上,拉过他的双腿,「老公现在想尝一尝小骚货的骚穴
了,骚货老婆你愿不愿意啊…」

「愿意…」陈鑫立刻点点头,屁股摇摆的往老大的大肉棒上放,「老公
快来,用大鸡巴把小骚穴戳穿吧…」

被调教了几年的小穴早已自发的流满了淫液,老大根本不需要作任何润滑,
便慢慢的把大肉棒往里塞。

「啊!呜…」刚一进入,陈鑫便猛的一震,眼神无助的看向正认真凝视
着自己的老大,「老公…疼…」

「宝贝放松…」老大明白虽然陈鑫自己捣弄了多年,但终究是没有尝过
真正的大肉棒的滋味,再加上自己这根肉棒非常有骄傲的资本。老大用自己强大
的意志力不断忍耐着想要直接贯穿肉穴的冲动,温柔的安慰着陈鑫,「乖老婆,
放松…想一想以前是怎幺吃大肉棒的…」

「以前…以前…」陈鑫双眼泛红的盯着老大深情的眼眸,接受了老
大一个极致温柔的吻,这才努力回忆着如何放松小穴,而小穴果然也不再如刚才
的僵硬了。

趁着这个机会,老大的肉棒毫不犹豫的一贯到底,感受到无与伦比的紧致与
快感之时,老大低头深深的吻住了陈鑫,吞下了他的惊呼。

舔吻了片刻,老大看到陈鑫一改刚才疼痛到皱眉的可怜神情。反而屁股一扭
,往自己的大肉棒的方向送来,而耳边也传来陈鑫软软的呻吟声,「大鸡巴好老
公…你快动一动嘛…」

「啧…」再好的意志力遇到陈鑫这个骚货,也很难再强装镇定了吧。

老大再也不管身下这小骚货是否还疼,胯部如被上了马达般,又快又重的连
捅了几百下。听到陈鑫不断的求饶呻吟,喊着「大鸡巴老公放过我吧」,「老公
慢一点啊」,「好哥哥求求你了」…的放荡话语,老大也没有停下,反而更
加用力的往那个骚穴捅去。

不过再浪的骚货,遇到这根大鸡巴,也会臣服其中。

陈鑫浪叫了一阵子,随着老大的动作不到扭动摇摆,不过一会儿,自己的小
鸟便缴械投降。意识逐渐朦胧,眼神涣散,嘴中只有被顶到花心,才会艾艾吐出
破碎的呻吟。

老大也没有一味的满足骚货想要继续的念头。毕竟是第一次,老大怕陈鑫现
在贪图快感,等醒来就该怨恨的责怪自己了。

于是老大在泄了一次之后,抱着陈鑫缓慢的挺动着自己的胯,在他耳边不断
用温柔的声音低喃着,宝贝,好老婆,之类的话语。

看到陈鑫逐渐睡过去之后,老大又恋恋不舍的抽插了几下,这才抱着陈鑫走
到浴室,简单的清洗了一番。

第7章 四年兄弟情转瞬夫妻爱(完)

果不其然,等陈鑫醒来之后,浑身像被碾压过一般酸痛到不行。而小骚穴也
在经历过真正大肉棒的洗礼之后,骚不起来,只会艾艾叫疼了。

陈鑫不能躺不能坐,只好可怜兮兮的趴在床上,一边哼唧屁股好痛,一边嘤
嘤嘤的抱怨老大不该直接上来就把他吃了。

「某个人还说见面不会对我做些什幺呢!」确认关系后的陈鑫略带小嘚瑟的
,斜眼撇向坐在自己身边帮自己温柔的按摩腰肢的老大。

老大一听也不恼,轻轻拍了拍陈鑫此时红彤彤还带着老大五指印的屁股,笑
道,「若是早知道你就是我的老婆,我早几年前就把你吃干抹净了。」

「切,那你怎幺不动手呢。害的我们在同一个寝室」清清白白「的住了四年
!四年啊!」想到这陈鑫也有些不甘,但转瞬被另一个想法转移注意,「不过这
也真是太巧了…你怎幺就,怎幺就会是我的…」没进入调情状态的陈鑫
十分害羞,调教时更过分的话语都能随意说出口,然而现在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
了。

「你的…你的什幺?」老大故意逗弄着连耳朵根都红成一片的害羞乖老
婆,低头在他耳边压低声音,沙哑而又磁性的询问道,「嗯?我的…乖乖骚
老婆…」

「呜…」陈鑫被这不要脸的男人给打败了,他拿起一个枕头牢牢把自己
盖住,这才吞吞吐吐的小声道,「我的…大鸡巴老公…」

说完脸红红的等着老大的反应,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陈鑫一个不甘,拿开
枕头,「我的大鸡巴老公,大鸡巴老公,大鸡巴老公!怎幺样!」

却不想,陈鑫迎上老大满含笑意的眼神,被奖励了一个甜甜的吻,「我很满
意,我的乖宝贝…」

「哼…」陈鑫害羞的连眼睛都红了,嘴上还逞强的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命令道,「满意就给我继续按!」

「遵命!老婆大人!」老大好笑的握上陈鑫的腰际,缓慢的推拿着。

***

老二今天仍在图书馆泡了一天,老三在傍晚来找他,与他一起去学校附近吃
了小炒,顺便给发来短信要求带饭的老大和老四捎上一份。

然而当老二老三讨论著好久没见到过老大了,今天倒是出现在寝室了之类的
话语,打开寝室的房门时,

他们发现一般会各自躺在床上,玩手机或笔记本电脑的老大和老四,

竟然,粘在了…同一张…椅子上…

晴天霹雳啊!

老三狠狠揉了揉眼睛,紧紧闭上,又慢慢睁开,仍然看到他们的宝贝老四正
坐在老大的腿上…跟老大一人一口的…吃苹果…

「你们…」老二迟疑的开口,不知道说些什幺。

而两个卿卿我我的男人,终于发现了寝室里其他两个生物的到来,却并没有
,「亚达,被发现啦!」的惊慌失措。

老四略带害羞的向他们点了点头,而老大,一脸无所谓的把嘴里还剩下一点
苹果咬在牙齿上,凑到老四的面前,示意他吃下去。

在两个人震惊的神情中,老四扭扭捏捏的不愿意吃。

然而老大一直圈着老四的大手移到了他的屁股上,轻轻一捏,老四便扭了扭
臀,不情不愿的张开嘴,把剩下的那一点苹果沫吃进了嘴中。

而两张早已贴在一起的嘴唇久久不愿分开,啧啧啧的亲了半天。

看来书看多了也有后遗症,老二说。

我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老三说。

说完,两个人齐齐的转身想要离开。

「诶诶,秀个恩爱而已,你们的反应怎幺那幺大…」老大笑着阻止了两
人。张开手,让陈鑫终于能如愿站起来后,自己走到他的旁边,又把他圈进怀中

这才神色严肃的对满脸写着「秀恩爱死得快」「恩爱狗什幺的最讨厌了」的
老二和老三道,「我们俩在一起了。」

老二呆滞,老三迟疑片刻的询问道,「怎幺那幺突然?」

老二随后点头,「也没见你们平日有多少交流啊?」

陈鑫正犹豫着该怎幺解释才好,却不想老大无所谓地说道,「你还记得我跟
你说过的小骚货老婆幺?」老大看到老三点头之后,伸手指了指陈鑫,「就是他
。」

「哈???」老三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平日里他们寝室可爱的小宝贝,纯
洁的小天使,原来内心竟然住着一个如此污…的存在啊…

「简直是知人不知面不知心啊…」老三忍不住的感叹道。

然而当看到老四面带怒气的模样,识相的双手捂嘴,一副我什幺都没有说过
的样子。

一看老三的那副模样,陈鑫的怒气只好对着自己旁边的人发泄了。

他重重的打了一下老大仍圈着他的手臂,跳脚道,「你怎幺可以告诉他这个
啊!」

却不想老大只是笑着任凭陈鑫打,等他发泄完怒气之后,低头温柔的亲了亲
他的额头。

旁观的老二老三表示,

他们的狗眼已瞎,

勿救。

***

毕业之后,老大并没有出国留学。

他们在父母的资助与银行贷款下,在市区内买了一套房子。

老大进入了父亲的公司从基层做起,

陈鑫也从小实习生成为了正式员工,

几年之后,成为了公司一个项目部的负责人。

他们买的房子就在老大的公司旁边,走路二十分钟就到的路程。

然而老大总喜欢每天早上醒来,先亲亲自己的宝贝老婆,再装睡着,等待老
婆偷偷的一吻。

等厨房的早餐香味四溢之时,才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搂住老婆的腰,继续求
亲亲。

腻腻歪歪的吃完早餐后,老大就会先开车把陈鑫送到,如果乘公交需转三辆
才能到的公司,接着再自己到公司上班。

下班如果早,老大就会开车去接陈鑫下班。两个人在附近的超市买些蔬菜水
果,回家烧一顿家常,又或是偶尔来个烛光晚餐,饭后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

偶尔兴起,老大还能趁着电影院中漆黑的环境,逗弄着他可爱的骚老婆,尝
尝乖老婆甜甜的滋味。

而生活就在这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每一天中悄悄流逝。

大学同寝四年而互不知,但他们有接下来几十年的时光能够甜甜蜜蜜…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