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友的牌友做爱

时间:2019-04-12


这一天,我下班回到家裡,就看到女友小雪跟她的好友雨玲、小洁、雅珍、惠芬五个人一边喝著啤酒一边打麻将。基本上我个人是不会打麻将的,但女友小雪却爱死了这个,所以到了週末她的姐妹一有空就来打卫生麻将。


本来我是不反对她们来这儿打麻将的,这礼拜每天都被公司裡的业务搞的是筋疲力尽,每天一回家就累摊在床上,更别说能跟我美丽的女友温存一下了。好不容易捱到了週末,本想趁今天晚上好好的跟女友大干特干的,无奈,这群小妞们来打麻将还喝酒,看这情况,我今晚不用被赶出房间睡沙发就上帝保佑。


我无奈的坐在客厅裡看电视的惠芬身旁:「惠芬,怎麽一个人坐在这儿看电视,不一起去玩?」


惠芬噘著嘴晃著手中的啤酒:「没办法,输的下场休息,哪像你老婆,从上桌后就没下桌过,雪今天的手气还真好。」「呵!我倒是希望她赶快下场呢。」我无奈的接著话。「嘻。你是不是想跟雪做爱啊?」惠芬一脸暧昧的看著我笑著。「哪有!别乱说。」被看穿心事的我尴尬的不知如果是好。「嘻嘻,还否认,那这是啥啊?」惠芬一手摸著老二称起的帐篷。说真的。惠芬那一对36E的大奶我早就想好好的把玩一下。偏偏女友就在我身后打麻将,不然光凭惠芬今天这袭贴身热裤加上小可爱,那玲珑有緻的曲线就让人有种想把她脱光了狂插一个晚上的慾望。不过女友在,我也只能说了一句:「你喝多了。」然后起身准备走进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友终于下了牌桌走进房间裡,当女友一见到翘著老二躺在床上看电视的我,便脱下睡衣跳到床上,一把抓起我的老二往嘴裡送。


看著喝的微勳的女友,雪白的肌肤透著淡淡的粉红色,一张樱桃小嘴慢慢的吞吐著我那青筋暴露的阳具,我更加兴奋了!我将小雪翻过身来好将我的舌头伸进她那无毛的粉红色鲍鱼,我转动著舌头并不时的轻轻吸允著她的阴蒂。她那肥厚的阴唇加上无毛的耻丘对我来说有著一股无法抵挡的吸引力。每每看到她那粉红色的阴唇流著透明的爱液,我都会忍不住的将它一饮而尽。


「喔!老公!干我!我要你干我!」女友受不了我的口交,吐出了我的阳具大声的淫叫著。她摇著雪白的屁股,我伸进阴道裡翻搅的舌头更感到她紧窄的阴道不断的收缩著。


我起身跪在床上挺起老二插入小雪的小穴抽插,她那湿滑的阴道让我每次都能顺利的一插到底,而且那紧窄的骚穴总是一张一合的收缩著,让我每次的挺进都得到满足,虽然跟小雪交往了三年,做了无数次,但小雪的穴却依然的紧緻的让我销魂。


「嗯!嗯!老公用力,用力的干我!啊!啊!好舒服!喔!」小雪最喜欢我用狗爬式从背后干她,当我的大鸡巴用力的撞击她浑圆的屁股时不时的发出啪!啪!的撞击声,阴道更因鸡巴抽插发出了「噗滋!噗滋!」淫声。


我双手握著小雪的美乳用力的揉捏,雪白浑圆的乳房一手握都握不住,而且她的乳晕小巧精緻,我放开双手让小雪趴在床上,继续从后抽插,其实用狗爬式干我女友,我干她更爽。因为这样的姿势每次过程中阴茎的尾部会被她柔软的屁股下缘夹著,就像鸡巴的尾端被奶子夹著而前端。


我翻起小雪侧身让我干她,这样的姿势让小雪更加浪叫著:「啊!顶!顶!到底了!喔!老公!好爽!」小雪受不了我鸡巴的撞击,翻过身来正对著我紧紧的双脚夹著我的腰,双手紧抱著我全身不停的颤抖。我知道她高潮了。一股股的阴精顺著鸡巴流出,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干著。


我俯身用右手揉捏著小雪的奶子,将另一边的乳房放进了嘴裡用力的吸吮:「老公!我又要!啊!」小雪的叫床声越来越大声,我怕被外面的人听见连忙用唇堵住她浪叫的小嘴,双舌交缠的小雪还是忍不住的「嗯!嗯!嗯!」的哼著。我的鸡巴再也受不了了。一股射精的衝动袭遍全身,我抽出了阳具。小雪用她的大奶夹住我的老二打起炮来,阴茎不断的抖动著。滚烫的精液随时喷发。小雪一见我的鸡巴激烈颤抖著,迅速的含住我的龟头!我再也忍不住了,滚烫的精液瞬间喷射在小雪的嘴裡,看著小雪一口一口的吞下我的精液,过多的延著她的嘴角滴落。


我兴奋的抖著,龟头在射精完后是如此的敏感哪经的起她这样的吸吮。我按著小雪的头将鸡巴在她嘴裡抽插著,我举起沾满口水的老二插入小雪的后门:「啊。」小雪惊叫著,正当我觉得奇怪,我发现,雨玲正站在我的房门口看著我鸡巴插入嘴角。「呃!那个……小雪……换……换你打了。」雨玲说完便满脸通红的跑了出去。我和女友互看了一眼,没法了。


我躺回了床上看著无聊的电视节目,忽然间我一阵尿意袭来。我只套了件T恤跟短裤就出了房门。只是当我一出房门我就傻住了。牌桌上的女孩们全脱的只剩内衣。而我的女友更一丝不挂的坐在牌桌上打牌。我赶紧跑到厕所解放一下,虽然我很想待在客厅裡多看一下这少有的春光。正在厕所轻鬆一下的我却听到了门外客厅裡疯狂的对话。


「哈哈。小雪。你输啦。说吧。你是要裸奔呢?还是跟你老公演给我们看呀?选一个吧。」「演。要我跟小雪演。」我不禁怀疑她们到底在说啥。我赶紧解决了小便的问题想出去阻止这群喝醉了的小妞们!却在一出了厕所就听到我的女友大声的说著:「哼。做爱就做爱。我跟我老公做给你们看就是了。」女友一看我张大了嘴站在厕所门外,便走了过来拉著我到了客厅,扯下了我的短裤就抓起我的鸡巴往嘴裡塞,开始吸吮!只是吸了半天我的老二却怎麽也硬不起来。


一旁的惠芬藉著酒意嘲弄著:「呵,大帅哥,你该不会不行吧?不然为何吹了半天也不见你站起来啊?」「任谁要在当众做爱都会紧张?要不然你们也都脱光了,看我等一下就连你一起干。」我不屑的回著。哪知惠芬竟二话不说的就脱下仅存的内衣挺起巨乳在我面前晃著:「来啊,你不是要干我吗?那也要你硬啊,看你这软趴趴的老二怎麽插?」不顾小雪还含著我的鸡巴,我一把抓起惠芬的奶子就狠狠的咬下去、另一手指伸进她的骚穴粗鲁的抠著。小雪发现我的鸡巴忽然间昂然挺立便躺在地毯上,我挺起鸡巴就插入小雪的小穴,更将惠芬推倒在沙发上,撑开了她的大腿舔著她的阴蒂。


「啊!老公干我,当著她们的面干我?好爽?用力干!」「嗯!啊!你好会舔穴啊!舔的我好爽啊!啊!」沙发上的惠芬也被我舔的浪叫连连。忽然间雨玲、雅珍跟小洁也受不了了,她们一丝不挂的走向我,小洁则趴到我身后吸吮著我的睾丸,而雅珍跟雨玲更是一人站到沙发一边将我揉著惠芬巨乳的双手拉我的手指插入了她们的肉穴中。


我将小雪翻过来从后插入,这样剧烈了抽插让女友是直呼吃不消,她大声的叫著:「干死我啦!老公!不要啊!老公!啊!」小雪被我干到昏了过去。我举起还是硬邦邦的老二插入了惠芬的浪穴,看著惠芬的稀疏的阴毛被淫水弄的闪亮亮的,小阴唇更被我的大龟头插到外翻,我用力了干著惠芬,那对36E的巨乳更是不停的上下晃动著。「喂。别顾著吸惠芬的奶子。来舔我的穴。」小洁挺著浓密阴毛的下体要我帮她口交。正当我还在犹豫时小洁竟一把抓住我的头就往她下体塞,还不断的扭著腰。小洁那肥厚的阴唇吃起来倒有一种说不出的口感。


「啊啊!你好厉害。要干死我了。射吧。把你的精液射在我的子宫内吧。」惠芬下体不断的喷出高潮的阴精,双手各一边的小穴也是被我抠的是浪水连连:「啊,洩啦,啊!啊!啊!」雅珍失神的叫著,另一旁的雨玲也好不到哪去,双手抓著我的手表面上是叫我别那麽粗鲁,实际上却扭著腰部享受著潮吹的快感,湿暖的阴精顺著我的手掌流的一地,我最受不了这样的美景了。我抽出了手指,把雨玲搂过来用力的咬著她的奶子。太爽了!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放开所有的人抓著惠芬的豪乳揉著、咬著。大鸡巴也加速抽插,动作也加大了,过了一会儿我便抽出了鸡巴。


「操!小骚货!等一下老子干完其他人在来操你一次。」我将鸡巴抽了出来塞进了小洁的嘴裡,想不到小洁的舌技是如此的零巧,她灵活的舌头不断的绕著我的龟头,优雅辽人的吞吐著我的老二,一双媚眼更不断的抬头勾引著我,她轻咬著我肿胀的龟头并吸吮我的麻眼,真爽啊。我挺起老二就用力的挺进,「噗滋」一声的就一滑到底小洁失声的大叫:「啊!」我将雨玲抱过面前来叫她躺下便直攻她的花心:「嗯。」雨玲满脸通红的压抑著自己想大声淫叫的慾望,紧闭著双眼轻咬下唇的羞涩感宛如A片裡的清纯少女一般,看她那样的表情让我加强了想好好的将她姦淫的慾望,我不断的将舌头绕著她的阴唇画著大圆然后轻吮著她的粉红色蓓蕾最后再用舌头进攻她的小穴来个鲈,大翻转,一次接著一次的进攻之下让雨玲再也坚持不住的淫叫:「啊呀,啊呀,啊!干!干我!啊,我要你的大鸡巴!啊!」


我右手一把将雅珍拉到我身后,想不到雅珍这小妮子平时一副保险女强人的样子,想不到一作起爱来倒是淫荡至极。雅珍俯下身去用小舌舔著我的屁眼,不时用手轻抚我的阴囊,最后她竟然撑开两根手指架在小洁的阴唇上好让我正在进出小洁淫穴的阳具感到更紧的包覆感,我受不了了,我放开了雨玲的下体用力的吸吮小洁那对小巧玲珑的椒乳,一阵阵射精的衝动充斥著脑海,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准备喷发。这时身后的雅珍将整个脸贴向我的臀部,娇喘的鼻息在我的屁眼前吸吐著,香舌不断的游走在我的根部与阴囊之间,手指更是揉捏著小洁因充血而挺立的阴核:「啊!啊!我要死啦!啊!喔!」小洁失神的抖动著双脚,一股股乳白色的阴经喷洒在我的阳具上,受到这一幕的刺激我再也忍受不了,闷哼的一声我将滚烫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喷洒在小洁淫穴深处。我趴在小洁身上喘著气,小洁双脚因高潮而微微颤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