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车厂的老板

时间:2019-03-13


七月份的时候,我开著自己的车子到花东一带旅行。行程一路由南往北前进,玩遍了沿线的各各景点,也享受了不少的海鲜大餐,直到第三天上午驱车来到八仙洞附近,才惊觉车子的裡程已到了该进场保养、换机油了,只好就近找了间修车厂保养。


接待我的是个高约一百七十公分、年约三十岁,身穿连身工作服、皮肤黝黑、身材壮硕的原住民。操著原住民口音说:「叫我阿道啦!那你的车有什么问题呢?」阿道脸上显露出一份真诚的微笑,让我感到我不至于在这异乡保养车子而被敲竹槓,也让我有点喜欢这个憨厚的原住民-阿道。我也抱著微笑回答:「只是车子该换机油及做些相关检查而已。」「这样啊!那我带你到我老闆那裡填写资料,我再帮你做保养。」阿道领著我到办公室内,裡头坐著一个年约四、五十岁的原住民。「老闆,这个客人要做车子保养。」这位较年长的原住民见状站了起来,并拿份表格给我,「你好!我是这裡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古撒啦!」古撒一样是穿著连身工作服,虽然有四、五十岁了,身高也只有一百六十公分;不过,身材也是很壮的喔!脸上也是随时保持著一副真诚的微笑。古撒看完我所填写的表格说:「那你可以在下午来开回你的车,费用大约是二千元。」天啊!我真不敢相信,费用竟然比在城市裡还便宜呢!


将车子留下后,我信步走出修车厂,开始我在八仙洞的徒步旅行。虽然走路累了点,不过却可以到车子所不能到的景点,而这些迷人的风景让我越走越远;等到发现已下午五点多时,才开始振步往回走,回到修车厂时也已经晚间七点多了。


心理一直担心老闆是不是已经关上大门,休息了呢!还好,修车厂的门还没关,不过却漆黑一片,我只好慢慢走进保养区,好是著看看是否还有人在。这时,从办公室未关好而半掩门缝透出一些昏暗的灯光,及些许的电视声。我好奇的往办公室靠近,并从门缝看进办公室;我看到阿道和古撒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阿道的手则在古撒的裤裆上搓揉,古撒则是在阿道拉下工作服拉鍊而露出的胸部上,用力的挤捏阿道的乳头。看到这一幕,让我开始感到全身开始发热,老二也开始不听使唤的涨大。


阿道站了起来,将工作服的拉鍊全部拉下,就在阿道拉下拉鍊的时候,一根约有十八公分的大屌从拉鍊缝中给弹来出来;「干!过来吧!大傻屌!」古撒大声的喊叫并随即将阿道拉近,把阿道那根大屌给含入口中,阿道满足的仰著头髮出阵阵的「啊∼!喔∼!好爽∼喔!」呻吟声。这么刺激热情的画面,更是让我的老二完全的涨大,紧紧的撑住裤子,一副随时要破裤而出的衝动,让我不禁一手抚摸著裤裆,一手搓揉著乳头,并发出阵阵的喘息。


「谁在那裡?」古撒大叫。


「我∼我是来开车的。」我结结巴巴的说著。


办公室的门被迅速的大力关上,随即又被打开。古撒走了出来,将保养区的电灯打开。虽然古撒穿著工作服,不过仍可清晰看出裤裆下的隆起,一根肥美的鸡巴紧紧的撑住工作服,让我想即刻靠上,好好的侍候它。

「是你啊!张先生,我还以为你明天才要来开车呢!」古撒慢慢的说著。


「没有啦!我玩的太晚,忘了下午就可以来开车了。」我紧张的说。


「干!忘了将办公室门给关上。」古撒摇头说著。


「没关係!没关係!我一点都不介意呢!你可以叫我阿山就行了。」我赶紧答腔。


「还有,你在这裡多久了?」古撒问。


「几十分钟吧!」我坦承的说,「而且,看到你们正在享受著一段愉快的时光。」古撒的眼睛看著我,慢慢将眼光往下移,最后停在我那已被老二紧称的裤裆上。


「既然这样,那就进来吧!」古撒露出些许邪恶的眼神与笑声。


我们进入办公室,阿道坐在沙发上,电视也被关掉了。「没事!阿道,阿山也想加入我们呢!」阿道以微笑又期待的眼神看著我。我们将电视打开,萤幕上的黑人正在奋力的猛干另一位黑人。


阿道以接近暴力的方式将我身上的束缚全数脱掉,并要我手扶著沙发背的顶端,随及张开那血盆大口将我的老二给吞了进去,以那柔软的舌头挑逗著我的老二,令我爽得「嗯!咿∼啊!嗯∼啊!」的淫叫。古撒则是拉下工作服的拉鍊,掏出肥美的大鸡巴,朝手掌呸了些口水,然后握著阴茎搓揉几下,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古撒的大鸡巴慢慢的试探我的屁眼,在洞口轻轻摩擦,趁著我不注意时,猛力一插。我的屁眼剧烈的撕痛,让我大叫;古撒却不管我的屁眼是否剧烈疼痛,猛烈的抽动,还好,疼痛渐渐转为快感,让我享受著粗暴的衝击。阿道依然继续的吸允著我的老二,不时还捏柔我的乳头,前后夹攻的快感让我不禁呻吟。「干!爽不爽啊!阿山!」古撒大声嚷著「干!让我干给你爽翻天!」阿道的舌技让我渐渐招架不住,我不得不大喊「喔∼!出来了!啊∼!干!」我的精液就这样全数射入阿道的口中,阿道不但通通吞下,还意犹未尽的将我的老二舔的乾乾淨淨。古撒虽然已经四、五十岁,不过,干起人来真是有够猛;大约猛插、猛干十来分钟才大叫「啊!啊∼要射出来了!」热腾腾的精液全射进了我的屁眼内,古撒抽出大鸡巴并蹲下舔起了我的屁眼,灵巧的舌头更是深入屁眼,将射入我屁眼的精液给舔进肚裡;阿道见状,即刻趴下将古撒的大鸡巴含入口中,将大鸡巴上残留的精液给舔进肚裡。


休息了一下,阿道和古撒都将身上的工作给脱了。古撒横躺在沙发上,阿道将古撒的双腿抬放在肩上,将自己的大屌慢慢插入古撒的屁眼裡;阿道不似古撒般的粗暴,不过,干起屁眼仍是猛力的撞击。我则趴在古撒上头,和古撒玩起69的姿势;我将古撒已垂软的大鸡巴含入口中,时则浅嚐、时则尽吞,慢慢的挑逗,不愧是原住民强健的体质,没两下子,古撒的大鸡巴又恢复挺拔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多吸允了几口。古撒则轻轻的咬著我的龟头、包皮,让我有阵阵的麻酥快感,古撒还将我的马眼给挑开,将舌头在马眼上尽情的磨蹭;古撒的双手更是不忍休息的在我背部抚摸,还不时的拍打我的屁股或捏搓我的乳头。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阿道的动作急速转剧,嘴裡还大叫「干!出来了∼要出来了!」一股热流全给射入古撒的屁眼中;阿道虽然已射精,不过,仍是猛力的干著!好似要将古撒给轰上天一样。此时,古撒和我也开始喊叫著「喔∼!干!出来了啦!」古撒虽然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不过旺盛的精源仍不住的流出,将我的嘴巴给塞的满满的,来不及吞下的还流出来了呢!古撒也将我射在他口中的精液通通吞下肚,一边吞还一边说「好香!好吃啊!」吞完古撒所有的精液后,我起身将胸部贴在古撒的胸部,以乳头按摩著古撒的乳头,并吻起古撒。阿道抽出插在古撒屁眼中的大屌,顶著古撒的大鸡巴用力的摩擦,摩擦的刺激让古撒和阿道不停的淫叫著。阿道最后也累的趴在我的背上,轻轻的用双手拨弄我的头髮。


休息过后,古撒说:「喔∼干!真是有够爽的!」阿道也跟著说:「干!好久没著么爽了!」


而我的车辆保养费也从二千元降为免费,阿道和古撒还要我有空就来『玩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