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巨乳两姐妹

时间:2019-03-04



资讯研究所毕业的我,跟着从小到大的死党,帮他窃取对手黑帮的资料,上周偷到新药女神之泪的配方,同时IP被追上了,紧急将资料传给死党后,立刻由死党预先准备的密道逃走,来到数百公里远的北部。


今天收到死党改良的女神之泪跟一堆迷药。


他传讯说:等药上市赚钱,再帮我建一间电脑室。


收到他的药跟户头的钱,短期应该没问题了。


走上公寓的楼梯,隔壁的老伯快速下楼,他的老婆在后面拉着大行李箱慢慢走。


我走过去接过行李箱说:大婶我来帮你,大婶笑说:新来的摄影师,谢谢啦!一路陪她拿到附近的社区公园,一群老人已经在等了。


大婶跟我说,他们是要参加社区举办的国内温泉旅行,她笑着接过行李后,我跟她挥手告别,心中却想着她两个貌美的女儿。


回到3楼,拿了工具后,轻松打开她家门. 刚由大婶口中套出,刚毕业的姐姐,去拍广告了,要5- 6点才回来。


大二的妹妹下午的课到4点,到家也是5- 6点了。


现在还不到10点,先在所有的水跟饮料内都下了迷药,接着在所有房间都架了微型摄影机. 忙完也11点了,先走进大姐香慈的房间,里面有张她穿着泳装的全身照。


健康的古铜色搭配甜美的脸蛋,由衣柜取出她的奶罩,哇!34D,比我前女友的32C大上许多。


离开姐姐的房间,我进到妹妹方慈的房间,姐妹都是高挑美人,妹妹长得较平庸,但是她的奶,上次在楼梯擦身而过,丰满又有弹性。


打开她的衣柜一看,不得了,这是两个帽子还是奶罩啊!一看36G,硬了,硬了。


忍不住用奶罩稍微清枪,将一切布置妥当,拿了她父母放在门后的备用钥匙,我回隔壁我的房子。


闭眼先睡了。


哔哔哔,我被吵醒了,下意识按向闹钟。


不对,是隔壁的开门警示,有妹回来了。


我立刻打开监控装置,客厅,没有。


厨房,没有。


两人房间没有。


奇怪,难道。


我打开餐厅旁浴室的画面,一黑一白两个美女出现. 她们正挽起头发放入浴帽内,接着两人脱衣了,妹妹脱下连身裙,姐姐则是脱下U领跟短裤,我的眼睁大,她们也没让我失望,奶罩跟内裤很快也都离体. 香慈的奶头是浅浅的棕色,方慈则是粉红的。


两女在浴室互摸玩耍,我看了几乎要出动五姑娘。


此时,方慈突然问了一句,香慈突然抱着妹妹大哭,不停颤抖的古铜色肉体,让人好想冲过去安慰。


但想到两女都高达170,185的我可能压制不了。


我确认电脑仍在录影,走出房间去洗澡。


20分钟后回到电脑前,发现浴室已经没人了。


转到客厅果然两女都在,都穿着偏厚的浴袍,身材虽被遮住,但很引人遐想。


此时发现,香慈正猛灌红酒,不禁心中暗自喊了声糟糕。


红酒是我唯一没下迷药的,毕竟迷药不多又要下足量。


到是方慈拿着果汁陪喝,身体却已陷入沙发,没过多久方慈已放下空掉的杯子,斜靠在沙发上睡觉香慈却仍一杯杯将红酒喝下肚,看看时间已经8点了,我耐心等她喝下最后两瓶。


她喝完后,起身离开,我翻动画面时,她已回到客厅,将毛毯给妹妹盖上,自己又拿起一瓶XO。


看她摇摇晃晃的样子,我感觉时机成熟,快步抵达她家大门. 小心的插入钥匙,轻轻一转,咦!没锁. 抽出钥匙小心的转开,她家的门口到客厅还隔着阳台,入门后我趴下爬到阳台另一端,拉门后面就是客厅,将女神之泪握在手心,轻轻试拉拉门,果然也没上锁. 用力一拉开,立刻冲向沙发上的香慈,她刚抬头看到我冲向她,吓得张口要叫,我将春药投入她的口中。


反手将她浴袍脱去,浴袍下的她只穿着一条薄纱内裤。


她的身体被我推向方慈在的沙发,香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狠狠的说:尽管叫,在有人来前你们两个就……香慈瞬间没了力气,哭着说:不要动妹妹。


我伸手放在她的内裤上,她发抖的推开我的手。


我起身扑向方慈,香慈立刻由后方把我抱着,我在她不注意时将另一颗女神之泪投入方慈口中。


我回头看着可爱的香慈说:想好了?她笔直站着,双眼闭上,直发抖。


我从容的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将她放倒下来。


将她的内裤脱下,香慈的阴毛十分短小。


我发现她已经开始湿了,用手撑开她的嫩穴,不禁眉头一皱。


香慈的处女膜已经破了,感觉我停手了,她也知道我发现了。


哭着说:我还是处女。


她哭着解释,两天前她主演的广告拍完,导演请大家吃饭,席间大家狂对她敬酒,她有点晕,因此导演将她带到邻近空的小包厢,开始对她上下其手,由于她穿连身裙,导演轻易将她内裤脱去。


导演用手指挖她的阴道,因为他也喝了不少,一时太用力,手指戳破她的处女膜,香慈也痛醒。


看到导演的手指跟下体的剧痛,她拿起杯子砸在导演头上,逃了出去。


一路逃到妹妹的学校附近,最后倒在妹妹身上。


看她的神情,我信了。


轻轻爱抚她的阴核说:别怕,我会轻轻的。


接着含着她的浅棕色乳头. 在药的效力下,她的神智十分清醒,下体却开始流水。


口中也发出喔!喔!喔!,我让她仰躺在地毯上,分开她紧实的双腿。


温暖的阴道,将阳具包覆,温热的淫水成了最好的润滑剂,双手捏着她的D奶,巨砲一次次深入浅出,用双腿将她大腿夹紧,阳具加速的抽动,她紧实的大腿,温暖的阴道,晃动的乳房,跟甜美的俏脸。


阳具似乎又大了几分。


我在她耳边说:我想射了。


她原本已沉浸再性爱的脸,突然变得惊恐,直说:不行,今天是危险期。


我将已几近瘫软的她,翻了过来,抬高臀部再次进入她的阴户。


被我由后方侵入的她,一下子冲上高潮,口中不要不要的声音渐渐小去。


在酒精,春药跟高潮的攻击下,她晕了过去。


我没有在她体内射精,因为沙发上的方慈已经醒了,小声的求我不要内射她的姐姐。


我起身拿起香慈的毛毯给她盖上,爬上沙发将脸靠近方慈说:你看到了,我没在你姐体内射精,要怎么报答我?方慈收起眼泪看着我说:你不会放过我对吗?我的手进入她毛毯,穿过浴袍握在她的36G上。


方慈说:我还是处女,也比姐姐身裁好,想内射也可以。


你放过姐姐。


我笑说:先验验货,让我满意的话,今天可以放过你姐。


方慈闭上了眼,我将她身上的毛毯跟浴袍脱去,与姐姐小麦色的肌肤不同,她的身体是白皙如雪,轻轻揉着她的胸部,肌肤如丝绸,用力捏下却又充满弹力。


方慈轻吐了一声:嗯。


我的手按向她内裤的前端。


好湿喔!让她仰躺在沙发上,将湿透的内裤脱下,拿到她的脸前。


说:这么湿了,很想要吗?她颤抖说:没有抬起她的左大腿,跨在沙发的椅背,方慈羞红了脸。


手指拨开她浓密阴毛,撑开阴户,拍摄她的处女膜,她的淫水随着拍摄不停涌出。


阳具靠在她的乳沟慢慢抽动,滑嫩的触感让它完全觉醒。


将阳具下移,原本看呆的她,求饶的说:太粗了,放不进去的。


我将淫液沾在手指上,靠近她的眼说:这么湿,没问题的。


另一手扶著阳具,龟头穿过浓密黑森林,进入阴唇。


果然是有够紧,还好够湿不然还不好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