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野战双飞经历

时间:2018-12-19


我对山东人我一向都有好感,几年前去过山东出差,觉得山东人性格都很豪爽,很友善,最近几天都接到一个青岛朋友打来电话,是以前一个公司的同事,叫我去他们那边玩,盛情难却,心想趁著放假,出去玩玩也好,下了火车后,就看到朋友正在出站口等我,互相拥抱后,便一同驾车去宾馆,晚上我俩来到海边的一个排挡吃夜宵,也许是酒喝多了,眼神一直盯著一群穿著比基尼在海滩上嬉戏的少女,朋友可能看出了我的异样,笑著对我说:「老是看她们干什么,撑死眼饿死鸟,晚上哥们带你去找个,你带回宾馆玩玩不就行了」


「你懂个屁,那有什么意思,要是能过去把她们干了多爽,有海有沙滩,还有月亮,多有感觉。」


「靠!想玩野的啊,哥们告诉你个好地方,想去不?」


我心裡一惊「怎么的?还真有吗?」


朋友白了我一眼说:「废话,不过条件可没这好,没海没沙滩,只有河水月亮,XX街和XX路的交叉口那有个公园,一到晚上就有好多野鸡在那,想去找个时间去玩玩,不过我可不去,离我家太近。万一邻居朋友什么的去公园溜狗让碰见了可不好」


「真的假的?你他妈的可别坑我」


「我坑你干吗!爱去不去,不过我可告诉你啊,那还好多」兄弟「呢,找个帅哥给你吹两口也不错!哈哈」


「去你的!我才没那癖好!」


晚上回到酒店,美美的睡了一晚,第二天


晚上天一黑下来我就照著朋友说的地方找过去了,原来是一个很大延河公园,公园的一边是河,另一边是马路,由于比较宽,树木又多,所以马上上的路灯照不进公园的裡面,我在靠河的那边沿著河往前转悠,


裡面逛了大约有10来分钟,我发现有个女的一直在不远的地方盯著我,我走她也走,我停下来的时候她就在旁边东张西望,跟了几分钟确定我是一个人后,她就上来跟我搭讪,问我:「哥哥要耍耍吗?」


听她说话的口音应该是四川的,长相一般,年龄大约21-2岁,由于朋友告诉我说裡面的野鸡很多,我就没有著急,心想找个更漂亮的,就对她说:「不用了,我刚吃完饭,来转转,呵呵」


她听我说完没再纠缠,就走开了


没几分钟,一位身材轻盈、婷婷玉立青年女子悄悄地溜到我的身旁对我说:「哥哥等人吗?」


由于光线太暗,我往前凑了凑才看清楚他的脸,年龄在20岁上下,略施粉黛,一头长髮,看上去青春靓丽,上身穿著桃红色的


露肩背心,下身是迷你黑色短裙和粉红色的丝袜,身上还散发出的淡淡的少女体香,我看的两眼发直。


美女咯咯笑了「怎么了哥哥,想不想玩玩嘛」


我问道:「怎么个玩法啊」


她说:「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啊,吹萧,打炮,打手枪都行」


「吹个萧多少钱?」我问道


「给60吧,包你舒服」


因为来之前朋友大概给我介绍了一下,所以我对价钱也比较瞭解了,就说「40给我吹个吧,我上次来就是40」


「哪有你这样的啊,还讲价钱,真是的」


「不行就算了」我假装要走,


「哎哎,别走嘛,40就40,看你长的帅才给你弄,别人60少一分都不行」


我心裡暗骂了一句,就跟他走到了一棵树后面,她蹲下来解开我的腰带,突然感觉下面凉嗖嗖的,毫无遮挡,她已经把我的裤子褪了下来,芊芊玉手握住了我的老二,很轻柔,很温暖,也很舒服,一种酥麻如触电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被美女握著绝对比自己握著爽,感觉很强烈,我的脚已经绷直,身上的肌肉也已经绷紧,还是紧张,是快感太强烈,她的手轻柔抚弄了几下,抬起头对我妩媚的笑了笑,对著我的老二呼了口香气,伸出了滑腻的小香舌,温润、滑腻,刺激,强烈的快感如潮水般的袭向全身,温润裡还有灵巧滑腻的舌尖在缠绕,强烈的刺激,超强的快感,温、润、湿、滑、腻。


「对,就这样给我好好的含著,弄得我好舒服啊」我一边按著她的头一边说道。


强烈刺激令我的下面越变越变大,她的嘴已经填的满满的了,口水也顺著她的嘴角流到了我的蛋蛋上面,被风一吹有种凉凉的感觉


她开始用舌尖舔我的马眼,手也在在搓揉著我的阴茎和睾丸,由于是第一次在野外干这个,在环境和肉体的双层刺激下,我开始不自觉的呻吟,她可能听到了,看我快要交枪,速度明显的开始加快,我终于忍不住了,阵阵快意袭脑,睾丸强烈的收缩著,背脊处如一道电流穿过,可能是太久没做过了,射的有点多,蹲在地上的小姐可能也没想到会那么多,明显的有些措手不及,被呛的不住咳嗽,眼泪都流了出来,我的精液顺著他的嘴角流了许多下来,滴在了她的丝袜上。


过了好一会,她才平静下来,爹声爹气的说:「坏哥哥,弄的我身上都是,还得回去换衣服,真是的,怎么射这么多啊。」


我开玩笑的对她说:「我这不是第一次吗,没经验,还是个处男呢。」


她白了我一眼:「去你的,要不要给你包个红包啊!」


她帮我穿好裤子后,我问她:「口活不错吗,你还会弄些别的吗?」


「嘻嘻,怎么了,还没爽够啊,我可什么都会哦,你要是在外面玩够了,可以到我住的地方去,在这个公园接活的,一般都在附近租房,我租的也不远,就在附近,房子绝对乾淨,也安全。」


「算了算了,下次吧,今天累了」,付完钱后,就回宾馆休息了。


第二天醒来就被我的朋友拉出去了,他陪我去了青岛海底世界,金沙滩,54广场等来青岛必去的一些地方,我却一整天都在回味昨晚的激情。


下午刚吃饭饭,朋友的老婆打电话给她,原来他女儿在学校上体育课把胳膊摔折了,要他赶紧去医院。


我说知道后就对他说:「那你赶紧去吧,孩子要紧,反正我还要住几天才走,你先忙你的」朋友充满歉意的先走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我又来到了昨天的那个公园,因为有了一次的经验,这次就没那么紧张了,开始耐心等待猎物。刚刚走了几分钟,从旁边的树林裡过来了一个帅哥,绝对够帅,不过他一开口却吓了我一跳


「哥哥,要我帮你吹一管吗?可舒服呢」


我靠!还真有这事!看来朋友确实没骗我,我吓的腿都抖了,赶紧对他说:「不用了妹子,我来等朋友呢」


「讨厌~叫谁妹子呢,人家是纯爷们~不信你摸摸嘛。」


我强行把从胃裡顶到喉咙处的异物吞了回去,说:「呵呵,真不用了,我得等朋友,你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他失望的调头走开是,我补了一句:「你可真漂亮!」


他转过头,眨了眨眼睛:「讨厌,你坏!」


我的胃又是一阵翻滚……赶紧走了,刚坐在公园裡的石凳上抽了几口烟,就来了一个穿淡绿色吊带衫的女


孩,下身是一条紧身迷你短裙,把屁股勾勒的浑圆挺


翘,再加上修长的丝袜美腿,简直是个尤物!勾魂,我瞧得一阵心跳,又是一个小妖精


这时候小妖精开口说话了:「帅哥,等人吗?」


「就等你呢!」


「呵呵,你可真逗,想怎么玩啊?」说著她的双手揽住了我的脖子,一条修长的丝袜美腿已经缠上了我的腰际。


我的下面已经硬的象根铁棒,一种要爆炸的感觉,头皮也开始发麻,终于忍不住了,我把小妖精反了一个身,她弯下腰,手扶著石凳,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还轻轻的左右摆动著,靠!真诱惑,我把她的短裙拉到了腰上,用手摩挲著她的阴户,已经湿辘辘阴户在她的超薄粉色蕾丝内裤上润了一个圆圈,连阴唇的形状都印了出来,果然是个小骚货,我把她的内裤拉到一边,用一根手指插进她的屄眼,来回的抠著,


「…别逗了…好哥哥…求求你…插近来吧…」说时还晃著她的大白屁股。


我继续用手指刺探著,真是个好洞,传说中的名器,又紧又湿,还有一种强大的吸力


「哎呀!坏哥哥!…嗯…你…快!…快用你的…大…鸡巴……干…干……我呀……啊!!…我…我要你……插进来嘛」看来她被我挑逗的不行了,竟然伸手去抓我的老二,我也害怕再继续这样,会惊动附近的人,就将流满了淫水的浪屄对淮了我粗大坚挺的大鸡巴,腰身往前一挺,撑开阴唇顺利地插入了小妖精浪屄裡。


只听她骚媚地浪叫「你…你的鸡吧好大!……」说著还条件反射地夹的更紧了。


「骚货,浪屄还真紧啊,怎么样,我的老二大不大啊。」我大力的抽插著,还把手伸到小妖精的胸前,玩弄著那一对娇嫩大奶子


「哥哥……你好厉害呀……弄死我了!!啊……啊……好舒服……嗯……受不了……啊啊浪屄痒到……心裡去……了……」她浪屄裡的淫水大量的涌洩出来,阴道也不停的收缩著,我加快了抽送的动作,一隻手按住他的肥白屁股,一隻手把玩著他的奶子,肉体的撞击发出了「啪、啪」的响声,实在太刺激了,我害怕声音太大会被别人发现,同时又渴望被别人发现,心裡十分矛盾。


我咬紧牙关,强忍著射精的衝动,小妖精的淫水顺著浪屄不断的飞溅,「小骚货,爽死我了,干你真是太爽了…」


「……你要操死我了……我不行了……好哥哥……哦……哦……不行了,我要来了,不行啊,快停,我不能来,天呐,好哥哥,求你停啊」


操,臭婊子让我停,可能她怕高潮来了浪费太多体力,呆会就不能再和其他人做了,想到这裡就气愤,更加用力的抽送,每一下都是狠狠的砸向她的屁股。果然没过多久,她的性欲战胜了理智


「爽…啊…太爽了…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啊…我好舒服……我要你……我要你……插我……狠狠操!!好哥哥!好老公快!!喔……喔……要来了……」突然她的双腿开始紧绷,腾出一隻手狠狠的抓在我的腿上,越抓越紧。


「别…别停啊…亲哥…别停…来了,啊,泻了!啊」


听著她娇喘连连,突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脊梁骨一阵酥嘛,精门大开,一股股热流直衝屄心,强烈的射精让我的腿都快软了,大口的喘著粗气,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喷射过,快感来的从来没这么强烈过。


整理好各自的衣服后我问她:「真累啊,会按摩吗?」


她还没从高潮中恢复过来,喘著粗气说:「会啊,怎么,想放鬆下吗?走吧,你害的我这么累,晚上是没力气在这转了,今天晚上我可归你了」


我笑吟吟的摸了下她的奶子「归我了?你还敢吗?哈哈」


她白了我一眼撇了撇小嘴「赶紧走吧,累死我了」


果然没走几分钟就到了她的出租房,1楼3室一厅的房子,挺乾淨,不是她一个人住,但房裡其他人都不在,可能都出去了,她把我带到她的房间内就去洗澡了,我偷偷的翻看著她的东西,并偷偷那了一条蕾丝的性感内裤装在了口袋裡


没多久,她就光著身子出来了,我靠!看著她那羊脂玉般的身体,心想这按摩是做不成了,吞了口唾沫,把她拉到怀裡抚摩著,下面又硬了起来,我3下5除2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拿著她的手放在了我的鸡吧上。


「好硬啊,你还来啊,不是说来按摩的吗」


「谁让你光溜溜的就出来了,靠」


她笑著挣脱从我怀裡滑了下去,跪在床前,鼻子闻了闻我的鸡吧,一口吞了下去,我来的时候还没洗澡,鸡吧上还残留著刚才的精液和他的淫水,被她这么一吞,兴奋的呻吟了出来,小妖精的香舌在粗大的鸡巴上舔著,舌尖挑逗著渗出粘液的马眼,牙齿在龟头上轻轻颳著。鸡巴头经她一舔,油亮油亮的,从鸡巴头的裂缝中还流出黏糊糊的水!她坐了两口鸡巴头,然后一边用手撸著,一边继续往下,舔我的那两颗蛋,一隻手还伸到了下面,用一隻手指扣挖著自己的浪穴。


没过多久,只见她的头上下摆动的越来越来,扣自己浪穴的手也越来越快,看来是又发情了,呼吸变的急促,脸涨的通红,突然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站起来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跪了上来,用手扶著我的鸡吧,对淮了自己的浪穴狠狠的坐了下来。


「哦……」一声浪叫之后,她的屁股开始在我身上前后摆动,我伸出手来抓著她的两个大奶子


这时候我好像听到有人近来,果然,一声重重的关门声之后,一个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小玉,你回来了吗?气死我了,转了一个晚上,一个活都没接到」原来是她的姐妹回来了,这时候她已经走到了我们这屋,惊讶的站在了门口。


「小羽,啊……啊……你回……来了啊……啊……好舒服」


那个叫小羽的女孩似乎被吸引了,慢慢的走了过来,爬到了床上,竟然坐到了我的脸上,浪穴正对著我的嘴,我隔著她的小内裤开始舔他的小穴,顿时房间内春光无限,身上的两个美女压的我喘不上气来,我示意他们先下来,并重新佔据了主动,小妖精被我摆成M形,压在她身上开始抽插,那个叫小羽的女孩早已脱的精光,用两个奶子摩擦著我的后背。


,「啊……哥……你的……鸡吧……好长……啊……碰到我的……屄心了…啊…」听著小妖精的浪叫,小羽欲火难耐,把我扶起来,叉开腿面对著我跪在小妖精脸上让小妖精为她口交,双手抱著我和我吻了起来,我就这样用跪姿干著小妖精,还抱著小羽和她湿吻,突然发现小羽坐在小妖精嘴上的浪穴开始往下不段的流淫水,屁股也开始大幅摆动,还喘著粗气,我想他可能被小妖精舔的要高潮了,就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企图让小妖精和她一起高潮。


「快一点……哦……啊……小玉,你好会舔,啊,好舒服……哦……哦……」小羽浪叫著,而身下的小妖精嘴巴被堵著。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忽然小羽一下子把我的头抱在她的胸前,抓著我的头髮,按著我的后脑勺,我差点被她两团肉给憋死,同时我的大鸡巴在小妖精粉红娇嫩的骚屄中,顺著她四溢的淫水猛操,小妖精忽然阴道紧缩,一股热呼呼的淫水直衝而出,双脚紧缠著我的腰,我也达到射精的巅峰,拼命衝刺。鸡巴在她浪屄裡一左一右的抽插,研磨著她的浪屄,我的下体向前没命地挺动了两下,把大龟头顶进她阴道深处,那剧烈释放的火烫精液一股股地击打在她的花蕊裡……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我才起床穿好衣服副完钱匆匆的离开了,临走前小妖精不捨的对我说:「走那么急干嘛,再陪陪我呗」


我逗她道「我可不敢了,这房子可是3室1厅,万一你另外那个姐妹再回来了,我可要精尽人亡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