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的女友

时间:2018-11-30


聂峰在这个大城市的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收入还不错,为了节省开支又做起了二房东,把另外两个房间租给了四眼和小胖。虽然女朋友淑珍觉得有点不太方便但能节约不少房钱也就没怎么反对,再说四眼又是聂峰老板的弟弟。


淑珍可是个小美女,是化妆品的导购小姐,美丽的容貌会让很多客户感到欣喜,其次就是她甜美的声音听了就会让人舒服一整天。自从四眼住进来后,淑珍老是觉得怪怪的。他时不时地偷看她,虽然四眼的房间里有电脑。


但只要淑珍一回来,他就做在客厅看电视,还经常冷冷地盯着她短裙下的玉腿,让她感觉极不自然、很恶心。四眼那家伙是个富二代和母亲闹别扭所以暂时搬出来住了,他的房间带阳台和独立卫生间,弄的后来只要聂峰不在,淑珍就不敢去凉衣服。


那晚上,聂峰加班,小胖农村来的刚高中刚毕业有点钱就去上网,房间里就淑珍和四眼。突然淑珍被人用力扯住长发,头被迫往朝后仰,脖子也被勒住,朝房间拉去。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是四眼。高瘦的他大喘着气,目光冷酷地盯着自己的胸部。


“你、你要做什么?!他们快回来了。”面前四眼的样子让她觉得惶恐,两手捂住胸口。抬头看到自己昨天刚换下还没洗的内裤和丝袜揉成团放在他放电脑的写字台上。


“你太变态了!”淑珍脸上羞红。


“今天别指望他们,我刚刚和他们打过电话。”


四眼甩手两个耳光,还没等淑珍反应过来,已经被推倒在床上。麻利地用绳子将她双手和双腿的膝盖绑在床头的铁杆上,这个姿势让她非常的难堪,她的短裙已经褪到腰间,丝袜下的内裤浮现在他眼前,腿几乎是180度地打开,努力地挣扎,但唯一的效果只是抖动了两科奶子,强烈的羞耻感侵袭心头。


刚喊”救命。”又被四眼用他的穿了好几天没有洗的内裤堵住嘴。只有恐惧地瞪着眼睛盯着他。


四眼抽出腰上的皮带,狠狠地抽在淑珍身上。虽然隔着衣服还是一阵刺痛,一阵慌恐袭上心头。”让你喊、让你喊””啪、啪”又两下。淑珍含着泪水,头摇的和波浪鼓一样。四眼小心地把她嘴里的内裤拿出来,接着却又是一鞭抽在淑珍身上。


“啊~!我不喊,我不喊了!”


“真是个下贱的浪货!昨晚你叫的这么浪是不是要勾引人。”四眼毫无怜惜地又是一鞭。


淑珍不想再吃鞭子,惊恐的朝四眼大喊”我是浪货、我是贱货”.泪水一颗颗地沿着她娇嫩的脸颊滑下,只能尽量把自己说得淫秽不堪,希望能换换取取四眼的一丝同情。


淑珍的泪水没有唤起四眼的良知,反而更激起他凌辱娇弱美女的残酷心理,上衣被他扯开,半边酥胸裸露在外。他把她奶罩往下一翻,娇艳的乳头激起他的野欲,低吼一声,吸吮、舔弄奶子,两颗丰满的奶子因为他双手肆意粗暴的搓揉、变成各种样子。


“啊~~~~讨厌!”淑珍剧烈的扭动身体,躲避被这个龌龊的四眼玩弄自己奶子。


淑珍的乳头被他灵巧地捏弄,没有一会,乳尖便挺起来了,很奇怪的感觉——下体竟然有些灼热。


“四眼哥,快停手!不要这样,羞死人拉!不要~~~.放过我吧~~!”淑珍只觉得乳房被他搓弄著,一会用五指紧抓不放,一会用掌心轻轻丝磨,一会又用指头捏擦乳尖。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发开去


“贱货还怕羞,每完叫的怎么浪不就是想勾引我们!”四眼一下又变了异常冷酷让,伸手又要去拿皮带。


“是的,是的。我就想勾引四眼哥哥。”淑珍讨好的回答。


“是不是和妓女一样,想要所有男人来操你!”四眼说著粗暴地将丝袜从她两腿之间扯开,将她内裤拨到一边。


“我想当妓女,喜欢和妓女一样被别人操。”淑珍的花瓣早已分泌出晶莹的淫水,耻丘一下羞耻地颤抖。


四眼将手指插入淑珍敏感的肉穴里粗鲁地翻弄搅动,大拇指不断揉搓她的阴核,淑珍身体因羞辱而蒙上一抹淡玫瑰红,女人的情欲被逐渐唤起。


“让我欣赏下你那淫荡、下贱的表情”四眼野兽般盯着她看。


“我是下贱的妓女,再粗鲁点点~~~捏我的奶子~~~”敏感的身体被玩弄下,淑珍忘形地呻吟全身就像有无数蚂蚁在爬动,心中有一中说不出的难受感。


“你这欠干的婊子,跟鸡没有区别~~绑着被玩还叫的这么爽。”同时迅速地脱去身上衣服,巨大的龟头下一根细长的肉棒。看的淑珍害怕自己的身体会不会让它戳穿,兴奋感又侵袭身体。


四眼挺着肉棒在淑珍的阴核上不断摩擦,虽然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在被鞣料践踏但一波波爽快的碎浪侵袭淑珍的身体,双脸颊绯红、娇喘连连,羞耻心当然无存,全身轻轻颤抖。


“臭婊子,屁股要抬的高高的。”四眼将巨大的龟头抵住花蕾,一用力淹没其中,紧张刺激淑珍的胸部一起一伏,扭动腰身挣扎忍受着呻吟。


“给我~~~给我垫个枕头~~”淑珍只感觉又热又硬的东西把自己狭小的花穴撑开。


“真是条发情的母狗。”四眼粗暴地抬起她的屁股,将枕头塞了进去,再次挺入。


“不行~~~我的身体好象要融化了~~~~.”淑珍狭窄的阴道受不了四眼的粗蛮进攻,扭动臀部去适应大龟头的肆虐,而被狭窄的花径包裹摩擦的鸡巴更威猛,刺的更深,直顶子宫。快感从小腹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去。


四眼扯著雪白的双乳,开始一连串狂野粗劣的抽送,淑珍摆动着自己的丰臀,淹没羞耻心的快感。真的确认自己是让男人满足的妓女。会阴的肌肉有规律的发出一下下收缩,晶莹的蜜汁随着猛烈的狂插喷洒在野兽般龟头上。令人休克的快感一波波将她向高峰推送。


四眼的龟头有一种被不断吮吸的酥美快感,不期然地丹田发热、肉具坚硬如铁、小腹往里收缩。他感到脑袋一麻,自知就要射精,连忙紧紧抵住深处。伴随淑珍高潮的呻吟,一股股又浓又烫的精液尽情发射。


看着几乎失神的淑珍,四眼又拿出手机边拍照边用力地捣了几下,”臭婊子,以后要随叫随到知道吗?随时来给我去火。”


晚上十点多,聂峰才加完班回来。淑珍害怕他发现,心情有低落早早就上床睡觉,四眼和往常一样紧闭着房门在房间里玩电脑。


以后的两天,淑珍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经常和聂峰同进出,可到了半夜,淑珍让尿给憋醒了,忧郁了一下才出了房门。可意外的是四眼的房门开着,他一边玩电脑一边正朝淑珍这里张望,四目对视。


“过来,骚货!”


淑珍实在没有想到聂峰还在里面睡觉,这个四眼就敢这么大胆,内心一阵慌乱。赶紧关上自己房门走到他旁边:”我想上厕所~~~~~.”


“他妈的,你这几天躲着我?”四眼冷酷地盯了淑珍两秒又继续关注电脑屏幕。


“没、没有~~~~.”淑珍内心七上八下的乱成一团。


“刚刚看了部毛片,鸡巴涨的不得了,帮我来吸吸~~~~.”四眼根本就没有抬头。


“我、我想上厕所~~~.”淑珍哀求着说


“我都憋了两天没上你了,你就不能再憋会。”


淑珍内心一阵委屈,想着万一聂峰醒了怎么办!


“快点,贱货。蹲到我前面来吸鸡巴!不至于我要把聂峰叫起来一起欣赏一下,我们前两天幸福的样子,你才满意。”四眼说著狂点鼠标,在网上打大怪。


淑珍感觉自己真的很卑微、底贱,在半夜同一套房子里,自己的男人还在睡觉。而自己不得不屈服这个恶心的四眼田鸡。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泄欲、玩弄。


淑珍屈辱地蹲在四眼两腿之间,小心地勾住他的大裤衩。四眼专心地盯着电脑屁股微微一抬。朝下一扯,四眼细长的肉棒顶着紫红色的大龟头硬邦邦地竖在淑珍前面。


那龟头圆鼓鼓、油亮亮的涨的,冠状沟很深,龟头中间的马眼又深又长,对下那根雄赳赳的玉茎威武矗立在茂盛的阴毛中,充满了生殖能力。淑珍内心一阵骚动,妙目看了眼四眼,突然心里划过些许崇拜。


“快点、快点。”


在四眼的催促下淑珍用她鲜红的舌头在那根肉棒上缠来绕去,四眼一手很有经验地隔着薄薄的睡裙捏弄他的乳头,一阵酥麻的的感觉,使她”嗯嗯~~~~哦哦”地哼起来。


四眼拿起电话一边享受着美女为他鸡巴的服务,一边揉捏著诱人的玉乳”你小子刚才太慢了,宝刀都没抢到~~~~.切~~~~~我帮你挡了,是你太笨了~~~~.”说著又解开她胸口的纽扣,直接抚摸着她那柔软丰满的奶子。


淑珍顺从地吸吮著龟头、轻添龟头周围,将睾丸轻轻吞吐、这让四眼极其兴奋脸上出现舒服的表情。


“现在,还能做什么!都被你气死了,找个小浪货去去火~~~~~.”说着紧紧捏住淑珍粉嫩的乳头。一阵刺痛袭来,闷”哼”淑珍皱起眉头只有讨好般扭动细腰。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四眼知道对方还没有听到淑珍刚刚的声音,把电话放到她嘴边。用力把阴茎朝她喉咙深处插进去,跟着死死地顶住。淑珍再也忍不住发出一阵的干呕,但怕声音太大还尽量控制着。


“漂亮,长得俏,奶子大,又浪又带劲~~~,操,才不是我女朋友呢!我怎么会找这样的妓女胚子。~~~~~~好等一下。”挂了电话四眼毫不顾及淑珍的感受,开始站起身一手按住她脑袋来回抽送自己的大鸡吧!


淑珍就觉得两腮炙热,但一心又想快点结束,不要让聂峰醒来发现。努力地忍受变态四眼对自己的蹂躏,两手屈辱地抱着他的屁股,希望自己的顺从能得到他的满意。快点射精,快点完事。


突然,四眼猛的拔出鸡巴,抓着淑珍的脑袋,在她的脸上擦去口水。”快脱光,母狗要光溜溜的,我要射在你骚穴里。”说完又去摆弄电脑,他的摄象头一亮对面出现一个光头男人。


淑珍委屈地光着身子正将最后的内裤脱到一半,看到摄象头慌张地捂住胸口”不要了~~~不要了,求求你了。”


“你是想吵醒聂峰还是隔壁的小胖~~~~,”说著站在后面把淑珍拉倒椅子上,粗鲁地把她两腿架到椅子扶手上。把她的身体通过摄象头完全暴露在光头男人前面。脱了一半的小内裤还挂在她脚踝上。


在四眼的威胁下,淑珍不敢有太多挣扎,任命地将脑袋憋向一边。


“四眼,艳福不浅~~~~那里弄来怎么个骚货,什么时候给我也弄一个!”


“把声音弄轻点好吗?我会配合你的!”淑珍哀求四眼。她最怕的还是让聂峰看到自己现在这样羞耻的样子。


“是吗?如果你做不到,我就把声音开到最大,把所有人都吵醒,让他们知道白天端庄的美女到了晚上是这样淫荡。”


淑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以这样羞耻的姿态将身体暴露在那个陌生人面前,居然还要答应四眼怎么无耻的要求”恩~~~~.”淑珍委屈地咬要嘴唇。


四眼手指捏著粉红的乳头,手掌碰触著乳房的上下位,她闭着眼有点扭捏,毕竟实在太羞耻了。


“真是好淫荡的女人~~~~,兄弟一定要干死她,插爆她的淫穴,让我看看她的骚逼嫩不嫩。”


不等四眼说话,淑珍闭着眼顺从地将两片阴唇拨开,阴肉已经湿润,涨红的阴唇肉上褶皱抖动像在呼吸似的。敏感的乳房上的刺激传来一阵阵酥美快感,小腹不时发出阵阵抽搐。


“贱货,是不是我提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光头看的满心欢喜。


“回答他呀!”


“只要你喜欢,怎么都可以。”又一个男人叫自己贱货,我真的无可救药了吗?真的就这样堕落了吗?淑珍还是不敢看萤幕上的光头。更讨厌的是尿意越来越强烈。


“整开眼,自摸,让自己高潮,我想看看你下贱到什么程度。哈哈~~~~~~”光头发出淫荡的坏笑。


淑珍一手屈辱地刺激突出的阴蒂,一手的手指插到湿漉漉的阴道里,逐渐在两个无耻男人面前表演自己下贱的样子。一波波快感开始朝身体各处蔓延。


四眼从拿出个电动遥控模型车,车顶绑上细线,线两头穿上两个凉衣夹


屈辱的女友(2)


“喂!骚货,把摄像头放到你的烂穴前面。让我看看它有多淫荡~~~~.”


陌生人的视奸加上不断不堪入耳的语言羞辱,和无耻的要求。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立刻袭上淑珍的脑海。


配合地将摄像头摆在两腿之间并服住。一手以极度饥渴的状态按揉肉芽,双腿绷紧以最大限度的张开,迎接光头的视奸,不能自己的喘息越来越沉重。


“好漂亮的粉红色,还是很粉嫩!四眼等你多玩几次一定要让我也来试试,看的我已经受不了了!骚货,我的吊也是又大又粗保证你会喜欢的。”


“啊~~~啊~~~.”淑珍内心又痛苦又饥渴,实在害怕成为这些龌龊男人无休止的玩弄。身体的强烈的渴望,更用力地按压自己的肉芽,任由捐捐的爱液不断涌出肉唇。


“我朋友爱上你的肉洞了,他也想使用!”


“嗷嗯~~~我的肉洞,听你安排~~~~~.”淑珍知道现在任何的反对都是没有用的。


“操一次,让我挑你一样装备,要随便我挑~~~~~.”四眼用粗俗的语言亵犊著淑珍的身体。


淑珍心头一颤、痛心与屈辱感萦绕自己赤裸的身体:为什么~~~我就这么低贱?用我的身体来交换他们虚拟的装备!


“四眼,你别太贵了,两个极品可不能选择!其他的我还可以考虑考虑~~~.大半夜在你房间里能这么个德行的,在我看来是玩了也白玩的~~~~.”光头居然还开始讨价还价。


“你是白玩的货吗?他说的你连妓女也不值哦~~~~!”四眼无情地将淮备好的凉衣夹夹到挺立的粉红乳头上,将模型车放在写字台上遥控奔跑。


“嗯啊~~~~.”敏感的乳头已经被夹子弄的疼痛,一被拉扯,更加钻心。


“妓女能这样玩吗~~~~?”四眼无情地摆弄遥控器,让模型车不断的来回跑动、拉扯。


“不,不过她是,母狗。一条发情的母狗!!!喂,母狗把摄像头举高让我换个角度~~~~~.”光头兴奋的期待。


“求你们不要这样羞辱我,太羞耻了~~~~~~.”哀怨地把摄像头举到自己面前。在多重刺激下,淑珍目光迷离,手指兴奋地加快按压速度,诱人的乳肉不断颠动,翻盖著香汗。


“你就是条值钱的小母狗,绝对值他的极品装备~~~.”四眼的嘴贴著淑珍的双唇,他的舌头侵略性地在她的樱桃小口里搅动,手里还不断来回按动遥控器,一个夹子吃不住力,弹了出去。淑珍与他舌头对舌头的交缠加上粘带口水,在呜呜声中痛苦而迷离地的呻吟,举著摄像头的手不住晃动。


“喂!小母狗,被晃~~~~.”


疯狂的按压,终于颠峰的高潮来临,淫汁沾满私处和大腿。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一股热乎乎的、黄金色的有劲水线从淑珍的尿道喷来出,好象突然的解放一样,嘴里发出舒服的哼声,全然不顾女人的羞耻。


“哈哈~~~~.看的我都受不了~~~~.这女人太爽了~~~.”


“停住~~~.居然在这里尿尿~~~~太过分了~~~.”四眼变的暴躁,扯动她的秀发。


“嗷嗯~~~~~,我~~~.”四眼的大吼让她恐惧,羞耻的水线在空中抖动几下,消失在她的尿道口。羞耻感、屈辱感、恐惧感同时升腾,涨红著脸、疲惫地望向这个恐怖的男人。


“对不起,被生气。我错了,惩罚我,插爆我的小穴好吗!用我的穴穴为你去火~~~.”淑珍疲惫中带着乞求,张著腿挺动耻部,让自己看上去更加淫荡妩媚。


“下贱的烂货~~~.”四眼掏出浊黑勃起的肉棒在淑珍微微开的肉缝间摩擦两下。


“啊~~~~.”淑珍叫了一声,身体通了电流一般酥麻,不由自主地呻吟。


“好~~~干死她,粗鲁地干死这个淫荡的烂货。”光头兴奋地大喊。


四眼心中毫无怜香惜玉,按住她的大腿,用尽吃奶的劲将硕大的龟头直接顶入,淑珍配合地抬起臀被一刺到底,从上往下看大奶子的晃动更是刺激。


“在粗鲁点~~~~捏我的奶子,用里捏~~~~嗯~~~~嗯~~~~我是下贱的烂货~~~~啊~~~~嗯~~~~~.”淑珍忘形地发出讨好呻吟。


四眼的大手握住玉乳,肉球随着他的揉捏变形,淑珍心房砰砰乱跳,下身有中无法形容的充实感。她仰著头,喉咙噎著,胸脯不住震动,努力迎合四眼的刺插。


四眼拔掉乳头上的夹子,两指捏住拉扯,屁股摆动更加激烈,大龟头在阴道壁内放肆挤压她每处褶皱。宁静的房间里听到肉体交撞所发出一连川”劈啪、劈啪”的声响。


“不行~~~~不行~~~~嗯~~~~嗯~~~~.”一股的热尿又从淑珍的穴缝如同泉水般涌出。尿水顺着鸡巴和阴户往下流。


“贱货~~~.”四眼把她的乳头扯的更高,淑珍狂摇脑袋,秀发乱舞。四眼的肉棒整条埋在肉穴内,发出底喉,将积累的精液注射而入。


“把地上弄干净后,滚!!”而后疲惫地瘫躺到床上喘息,淑珍两腿张开,一股白稠的精液缓缓从两片泛红的阴唇之间流出来。


星期五的上午,商场不是那么繁忙,靠近商场入口化装品柜台,窈窕的化妆品的导购小姐在专心地整理产品。贴身的套装、合身的收腰,短裙下露出迷人修长玉腿在黑色丝袜包裹下显的更加诱惑,细高跟鞋让身体更加挺拔,丰满臀部更加挺翘,淑珍全身散发诱人的气息。


“没有想到,你穿制服的样子还怎么迷人!”眼前突然站了两个人四眼和光头,四眼的声音让淑珍感到慌张。远处还有两男人,正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们。


“你~~~~你们,怎么来了。我在上班~~~~~.”淑珍又慌张地朝四周看看,发现再没有其他人在注意自己了,才稍微安心点。


“四眼和潘子、猪头打赌说能把化装品专柜美女的内裤要过来,可他们不信。”光头贴著淑珍的身体低着头说。旁边的光头就像个巨人比她高出两个脑袋,让她有强烈的压迫感。


“求求你们了~~~~别玩了,会让其他人看到的。”淑珍看了眼四眼冷冷的目光,抬头哀求光头。


“走,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四眼不顾淑珍的乞求,一直把她拽到大楼的消防楼梯内。


“好了,这里可以了吧~~~~~!”


淑珍知道自己是拗不过这两家伙的,时间拖的更长麻烦就更多,拒绝毫无意义。因此也不再说话,把连裤袜连同内裤一并拉到膝盖处。四眼和光头居然还跑下几格楼梯,抬头仰望。


淑珍明白这两个猥琐的家伙,龌龊的想法,只能尽量让自己幅度不要太大,弯下腰轮流把裤袜从腿上去除,四眼满意地接过去。


“兄弟,等一下”光头扫视她修长纤细的长腿。温柔地脱去淑珍的高跟鞋,用嘴开始亲吻她的足部,非常温柔的样子。


这让淑珍有点受宠若惊,原粗俗的光头现在居然像如获至宝的样子捧著自己的脚把玩。将脚趾一枚枚爱惜地含到嘴里,莫名的快感让自己都快站不住。


四眼耐心地等在旁边。光头的轻吻逐步上移,足、小腿、大腿每一处都被他的嘴巴覆盖一遍,等到快轻吻到大腿根部的时候,淑珍明显感到下面已经湿成一片了,甚至感到淫水已经渗透丝袜,扶著墙放任光头的肆意侵犯。


光头似乎发现了著一点,”真淫荡,水已经这么多了!”话音刚落,已经用手开始隔着丝袜抚摸敏感的阴部,这反倒让淑珍更加难受了,一种阴户的空虚感油然而生,不自觉地轻吟。


只听”嗤”的一声,连裤袜的档部已经被撕开一个口子,光头把手指插入了淑珍的阴道内。一种满足感开始上涌,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让她感到万分羞愧,在商场的楼道内被人指奸。


而光头似乎更受到鼓舞,手指不仅开始来回抽插,还有意识的加入转动和抠弄的过程。在他抠弄到敏感点时,淑珍就发出撩人的叫声”啊~~~~啊~~~.”


单调的叫声很受用,随着她的叫声,光头触碰敏感点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此时,淑珍感觉到自己羞耻的阴道又被撑大了,一手指已经变成了两根,抠弄力度也越来越大,原先的挑逗性抠弄,已经变成肆意的掏弄。


而阴道被这种虐待式的玩弄,反而淑珍更兴奋,努力将两腿张开,不让任何阻隔影响他的蹂躏,方便粗大的手指肆虐。


淑珍感觉到,光头也改变了态度,原本还是当自己和贵夫一样的赏玩,现在已经把她当成贱的不能再贱的骚货在随意的玩弄。


“妈的,骷髅刀要给我了~~~~~把肉洞弄坏了~~~.”四眼好象开始不满了。


“咕唧~~咕唧~~~.”光头又死命地抠弄两下,拔出手指。淑珍无力地扶著墙,强烈的空虚感仿佛一下从天堂坠落。”你看看,怎么多淫水,她爽的不得了,怎么会弄坏。”


四眼故意蹲到前面,撩起一腿,让她耻唇彻底的暴露出来,伴随淑珍无意识的呻吟,拨弄充血的阴唇,敏感的身体一阵颤抖。


“明天星期六,你男人休息,去我哥哥公司等我,九点。”淑珍羞耻地,望着他们互相传递自己的内裤把玩,离去。


淑珍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向单位请假,然后去接受下流男人的玩弄。来到四眼哥哥的单位(也是老公聂峰的单位),其他人都放假了。而四眼、光头、潘子和猪头边吃早点边打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