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男友前后一起插

时间:2018-11-30


自从上次在保龄球馆男厕被小振「上」了之后,他就似乎变成我的男友了。


不过,正确地说,应该是性伴侣。


小振年轻而且精力充沛,做爱的时候常有新花招,总是弄得我高潮不断,而且他的阳具还颇为巨大,跟我那个还在当兵的男友比起来,实在厉害多了,所以我也乐于「兵变」。


不过,我知道这样红杏出牆下去,迟早会出问题的,果然,在一个星期六下午,事情发生了…… 那天我父母正好到乡下去拜访亲戚,家裡只剩下弟弟阿光和我两人。


不久,阿光也出去了,我一个人不知道要做什么,正好小振打电话来,我就要他过来陪我。


在他来之前,我把紧身T恤裡的胸罩脱掉,使两颗乳头在衣服上略微凸起,若隐若现,并把A字短裙内的内裤脱掉,这样我全身就只穿著T恤和A字裙了。


在我淮备好的时候,小振来了。


他一来就疯狂地亲吻我,并把我抱进我的房间,丢在柔软的床上。


「啊,你是谁?怎么出现在我家呢?」我装傻。


「呵呵……我是强盗,人称棘手催花淫魔,专门劫色劫财!」小振很有默契地配合这个游戏。


「啊啊……救命啊……」我小声地喊著,当然不能真的叫救命,不然被邻居听到很麻烦。


「哈哈哈……小宝贝儿你认命吧,好久没遇到这么正的美眉,待会儿一定要干得你淫水四溅……」「拜……拜託,人家还是处女,不要强姦雅芝好不好?」啊,这个理由掰得太过份了。


「喔,原来你叫雅芝,那不然你帮我『吹』出来好了,不过我的懒教很大,你这么小一张嘴吃的下去吗?」说著他便将裤子和内裤脱掉,尚未勃起的阴茎在我面前晃动。


我低下头去握著他的阴茎,开始舔弄起来,他坐在床边,我趴在床上……小振一边享受的我的服务,一边还不忘记攻向我的乳房。


「哟!没穿胸罩呢,小淫娃一个,还装处女勒,看我等会儿怎么样好好『照顾』你……嗯,喔……舔的功夫不错嘛……」在我的含吐之间,小振的阴茎很快地硬了起来,并涨得很大,把我的小嘴塞的满满的。


我吐出他炙热的巨物后,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将手伸进裙内。


「宝贝……你实在太淫荡了,没穿内裤?!是在等情郎回来干你吧?」「没有啦……他在当兵,怎么可能呢……啊啊……啊……不要把手指插进去呀……啊……」「喔~~小雅芝,你湿了喔,是不是有感觉了呀?」确实他弄得我很有感觉,我感到两腿之间有些温暖的液体正在源源不绝地流出,他这时候同时用另一隻手隔著衣服捏弄著我的乳房,使的我的乳头发硬,更在布料上骄傲地翘起,好像要破衣而出一样。


他掀开我的T恤,柔嫩白晰的乳房挺立在我胸前,他很爱惜似的轻轻抚摸著,然后用嘴一口含入我的乳头,又舔又吸,有时还轻咬。


同时在下半身也进行著另外的攻势,他用手指压著我的阴核快速抖动,然后用食指挖进我的嫩穴,进进出出…… 「啊啊……呀……不行啦……怎么偷咬人家乳头啦……啊……会痛耶……啊啊……啊……喔……下……下面别再挖了……啊啊……不能这样欺负雅芝呀…… 啊……雅芝会高潮的……嗯……啊啊啊……再揉揉人家的小豆豆嘛……啊……对啦……你好会舔乳头喔……啊啊……不行了……」「别叫的那么淫荡呀,靠,听得你老公越来越硬。


来,我们插进去好了。」他把巨大炙热的龟头,顶在雅芝潮湿的嫩穴口,我的阴唇很听话似地左右分开,轻轻含著他的龟头,接著他用力地推送,「噗滋」一声,随著我大量淫水的润滑,干进了半根阴茎。


「啊……啊……你好粗喔……啊啊……好涨……」「挖,这么紧,不会真的是处女吧,我再插进整支看看。」他又再度推送,终于捅到了底。


「啊啊……好长喔……雅芝……从来没被……这么大的阴茎干过……啊…… 又这么硬……」「怎么样,喜欢吧?我要抽插了喔,不过说真的,雅芝小宝贝,你真是又紧又多汁,一定很好干。」他开始以正常的体位抽插起来,只是比平常更粗暴一些,当然我也得到更大的快感,不过只有唉唉叫的份。


接著他把我漂亮的双腿扛在肩上,使得嫩穴的位置提高,阴茎以不同的角度插入,只插了十几下我就高潮了。


他拔出阴茎时,小穴随即流出乳白色的温暖液体。


他把我翻过身来,继续用背后体位插我,不给我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种姿势阴茎可以轻易地插到底,所以我特别喜欢这种干法,我摇头晃脑地淫叫著,偶尔也扭腰摆臀配合著,小振干得很愉快。


「小淫娃,这不是最喜欢我用这种姿势干你?看你一副淫贱的爽样……」「啊!嗯……雅芝喜欢……雅芝最喜欢这样被干了……啊……淫魔先生…… 你真的好粗喔……啊啊……雅芝是不乖的小淫娃……快捅人家小穴惩罚我吧。」其实有干过雅芝的人都知道人家喜欢这样被插,以前我男友志远也喜欢这样干我…… 突然间,我听见大门口关门的声音,有人回来了?「啊……小振……我弟好像回来了……啊啊……怎么办?」他依然继续抽插干著。


「不怎么办,继续干就好了呀,难道你要他一起来干你呀?」「啊啊……小……小振……他好像在房间门口偷看耶……啊……」我似乎看见有一个人影,刚刚应该把门关好的,唉,大门好像也忘了关。


听到有观众,小振好像更加兴奋起来,开始卖力地肏干著我,只见我被他干得真的是淫水四溅,还一副很媚的眼神回头看他。


就这样维持背后体位干了十几分钟后,小振终于忍不住要射了,我让小振射在我的脸上,我知道小振喜欢看到我满脸精液的淫样。


终于小振射精了,这次他的量特别多,射得我脸上好多好多白稠半透明的热热精液。


「干,小婊子,你知道吗,干你超爽的,你应该去做妓女让大家干的,老鸨一定会说你是旷世奇才……呵呵……」精液在我脸上的反光闪闪发亮,我伸出小舌头去舔了一些。


忽然间,房间门打开了,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弟弟,而是我的男朋友志远。


「志……志远……你不是……还没休假?」「哼,我是因为任务提休,没想到竟然抓到你们这对姦夫淫妇!看看你,雅芝,被人家喷的满脸都是,刚刚被干时还一直淫叫,一直高潮对吧?」「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概不能狡辩了。


「马的,我当个兵你就让我戴绿帽子,那位老兄,我不怪你,是雅芝她太淫荡了,你不干她,她也迟早会找别人干,我从以前就怀疑她红杏出牆了。」志远边说边脱裤子,「看我怎么处罚你,小淫娃!」他一脱掉内裤,阴茎就弹出来,原来他早就勃起了,可能是刚刚看我被姦淫看得太兴奋,不过,看习惯小振的Size后,我总觉得志远阴茎很短小。


「志远……对不起……是我不好……」「不用解释了,背对著我趴好,我要惩罚你!」我只有乖乖的听话,结果志远就从后面把那短小的阴茎插进我依然潮湿的小穴,不过可能是因为我的嫩穴紧,这样的小阴茎也插得我哇哇叫。


小振这时则是津津有味地坐在一旁观看,我一边淫叫一边白了他一眼。


「啊啊……志远……处罚雅芝吧……啊啊……雅芝是小浪蹄子……啊……还是你棒……」「喔?想不到你久没被我插依然这么紧,可能也没这么常被干吧,我错怪你了,不过,不能让你太爽,还是要惩罚!」接著他拔出嫩穴中的肉棒,由于我大量的淫水,肉棒被浸湿,水光闪动。


然后他把我小穴流出的淫水涂在我的菊花蕾上……不会吧,所谓的惩罚是……?「来,雅芝,放轻鬆……要插了喔,唉!」「啊啊啊啊……!!痛死人了,怎么捅人家小屁屁啦……」我娇声抗议著,所幸他的阴茎很小,竟然一插就进去半根。


然后他开始抽送起来,越插越深,搞的我疼痛不堪,但却又有点舒服,还一直淫叫著。


看著志远捅我的小屁眼,小振竟然又勃起了,他还边看边用手套弄著呢! ……志远干了一会儿后就往后躺,然后把我扶坐起来,使我一屁股坐在他的老二上,接著他继续挺著腰捅我小屁眼。


我被志远插得淫水直流,从小穴沿著屁眼一直滴到他的阴茎,使得肏干有淫水润滑更加顺畅。


「打手枪的那位老兄,不介意的话,一起来干雅芝这个浪货吧,前面还有个穴……」志远说。


「喔,那真是多谢了。」小振立刻提枪快跑前进,到了我面前,二话不说就把巨大的阴茎插进我的小穴裡。


『喔……好粗大,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啊!』我媚眼瞪著,怪他和志远一起欺负我,他缅腆一笑并轻捏我的乳头表示亲暱。


我拿他们两个没办法,只好让他们一前一后地干了。


此时我的体内塞了两隻肉棒,还不规律地抽插著,弄得我立刻就高潮了。


看著漂亮的女友被自己和陌生人一起姦淫,还达到高潮,志远也终于受不了,一股暖暖的精液射在雅芝的直肠裡。


小振拔出阴茎稍做歇息,志远则是累得倒在地上喘气。


我在小振耳边说:「帮我把他绑起来。」并塞给他我A字裙的腰带。


小振趁志远不注意时将他双手反绑。


「喂!你们干什么?」我邪邪地笑著,对小振说:「你来捅他屁眼,他刚刚插得雅芝痛死了,你要是痛,我就帮我报仇。」小振就很有义气地照做了。


小振用他那根超大的阴茎,毫不留情用力地插进志远的屁眼裡,志远痛苦地唉叫著,不过经过一下一下的抽插,我看见志远竟然又勃起了,真是变态!我还故意去含他的阴茎,结果他又射了,我闪避不及,才刚吐出又被他射在脸上。


然后我要小振拔出来,并且去浴室把他的阴茎洗乾淨,这时我才想到,刚刚我含的志远阴茎也插过我自己的屁眼,难怪味道好怪。


然后我们就继续把志远绑著,我挑逗著小振,要他跟我继续做爱,由于小振刚刚没有射出来,所以也乐意继续干我。


我们两个就在志远,也就是我的男友面前,疯狂地做爱,我浪声地淫叫,看到志远竟然又勃起,不过他被绑住,既不能起来干我,也不能打手枪,他表情痛苦极了,但我却很高兴,谁叫他刚刚欺负我。


干了一个多小时后,小振终于射了,他毫不犹豫地射在我嫩穴裡,害我在精液的衝击下又高潮了一次。


休息了一会儿后,我告诉志远,我们一笔勾消了,分手吧。


志远同意了,不过他一直勃起,所以想干我最后一次。


我让小振先离开,使我们两个有独处的机会。


这次他很温柔地插干著我,就像从前那样,我感动的直掉眼泪。


「我的小美人,别哭,我们还是好朋友呀,我以后还会来找你的。」「……你一定要来喔,我还是会跟你做爱的。」他温柔地射在我小穴裡,但精液已经很稀少了。


我深深地吻著他,并跟他道别。


再见了,我的小阴茎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