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视的傻女友

时间:2018-11-28


介绍一下我和我的女友。我23岁,1米83,长得不敢说很帅,但也在一般以上吧!我女友研,22岁,1?66米,95斤,长得很像文颂闲,可惜戴了眼镜,所以我在和她做爱时总是把她的眼镜先收起来。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来我可以把她幻想是文颂闲,二来我女友近视的度数很高,大概450左右吧,摘了眼镜,特别是暗处基本就看不清了,我也就经常可以做一些大胆的事情。


我女友算是丰满型的,尤其是她的两个奶子,虽然不是很大,但由于很挺,所以中间的乳沟很深,能够帮我乳交。我女友的屁股很翘、很圆,可以说是比一般人的要大,她常常喊著要减屁股,但我却是打心眼裡喜欢,又白又圆又大的屁股实在是一种诱惑呀!


女友平时很斯文,还有点保守,但一旦上床后就变得很有情趣,甚至可以说是很骚。虽然女友的小穴平常很快就会很湿,淫水很多,但她高潮却来得很慢,有时我感觉很难把她弄到高潮,不过要是让她有了高潮,通常她会持续一段很长时间,而且会一个接一个的直到她筋疲力尽。


===================================


我的这个故事基本上大部份都是真实的,但如果我能坚持写下去的话,杜撰就是在所难免的了。


 


一、春药的苦果(上)


我和女友是高中兼大学同学,交往那么多年,双方家裡早已经同意了。由于我和女友的工作单位都在朝阳区,而我们的父母家都在海淀,无论住谁家都不方便,每天来回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实在让人受不了,所以我和女友决定出去租房住。


现在租房子很贵,我们又想找个好位置的,以至于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合适的,最后还是女友的初中同学介绍了她的一个要找合租的朋友--李佳,房子就在东四十条。我们去看了房子,两大居,房租也还算公道,再加上李佳和她的男朋友很热情很好相处,虽然我们不想合租,但最后还是搬进去了。


我和女友为了住得舒服点,出了多点钱住到大点的屋子,李佳和她的男朋友就搬到小屋去了。本来决定当天就去换把锁的,但是李佳让她的男朋友主动地将三把钥匙给了我们,本来我就懒得换锁,现在我们俩都有了钥匙,还有一把备用的,也就决定不换了。


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我们也彼此熟络了起来。李佳和我们同岁,1米70的个却只有89斤,瘦瘦的,虽然没有身材但长得确实不错,每天看看这张脸我就感觉很享受,自己常常幻想著把她拉到胯下干一炮的感觉。


她的男朋友马林比她大5岁,属于又高又壮型,1米85的个,190斤,长得很一般但嘴很甜,估计正因为如此才使李佳这朵鲜花插到他这堆牛粪上。


再好的性生活,时间长了也会觉得乏味,再加上我常把女友幻想成李佳,所以往往女友刚有点感觉,我就已经射了。我们俩商量下决定试试曾经在网上看过的能让女性更兴奋、更快达到高潮的春药,我们在《七彩虹商城》的网站上订购了女性高潮催化丸,服务还不错,两天就送货到门了。


在收到货的当晚,我们俩就迫不及待的上床了,我还在床边架起了数码摄像机,要把一会做爱的情景录下来。女友可能想要营造一点气氛,特意穿上了我最喜欢的黑色蕾丝边的内衣裤,外面穿上一套可爱的画著小熊的米色睡衣,再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把自己藏在被子裡面。


也许是药效还没有开始,女友并没有像我想像中的那么飢渴难耐,也没有那种我嚮往的风骚样。我心想都干了那么多次了,还用装第一次那样害羞有什么意思?我要的是风骚,好让我能更好的一边干一边意淫李佳。


一想到李佳,我的鸡巴马上立了起来,也懒得脱女友的睡衣和胸罩了,三下五除二的扒下女友的内裤就要插进去。


女友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用手握住我的小弟弟,说:「明,我今天不在安全期,你要戴套呀!」


 


操,这么多事!我打开床边的抽屉翻了半天,唉,怪我倒楣,全用完了。我说:「我一会记得在射之前拔出来就行了呗!」


可是女友死活不肯,一定要我去买。不情愿的我一边安抚已经肿大的老二,一边穿衣服。临出门前,女友还调皮的说:「记得关灯,等你快点回来呦!」


快点?去最近的药店也要半个小时呢!我一边都脓著,一边尽自己最快的速度衝向药店。在通过客厅的时候,还听见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从李佳他们住的小屋中传出。


靠,马林这小子真爽!一路上我心裡乱七八糟的瞎想。一会想到其实自己的女友论身材相貌都比李佳好,自己却还总想著她,真是应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这句话了。一会又想到女友吃了春药,这会药效是不是已经发作了?她会不会等不及先自己手淫呢……


好不容易回到家,发现李佳那屋已经没有动静了,怕吵醒人家不好意思,于是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反锁好门一听,果然听见女友带著呻吟的娇喘声。哈哈,自己料得不错,看来药效已经发作了,女友一定自己手淫过了!根据女友这种喘气声,她应该已经有了高潮了,平常这时就是女友最风骚、干起来最爽的时候了。


果然,我刚钻进被子,女友就一下缠了上来,我伸手一摸,内裤早已经没有了,阴毛已经被淫水浸得攒成一缕一缕的,床单上湿成一片,看来女友已经有了两三次高潮了。


我一边暗喜这个春药果然有用,一边又暗暗骂道:「小骚货,放著我这么个大男人的不要,非得自己弄,这倒好,不用我费事,一会一定把你再干到几个高潮!」


我一手来回摩擦女友紧绷的大腿内侧,一隻手顺著女友纤细的腰摸向了我最喜欢的女友的那对大奶子,靠!连胸罩都自己摘了。


我看见女友的胸罩已经被往上推到头上,正好挡住了她的眼睛,这样子简直就像是个飞行员。女友这时也没闲著,一手抓住我的鸡巴上下来回搓弄,一手勾住我的脖子把嘴凑了过来。我吸吮著女友柔滑的舌头,感觉到她的舌尖上有些滑滑的却又说不上是什么滋味的东西。


不管那么多了,我戴上套子操起女友的双腿,把自己的鸡巴一下插了进去。女友刚刚高潮过的小穴裡又湿又暖,让我一插到底,舒服极了!女友也被这种充实感一下子又顶到了高潮,她扭动著蛮腰,配合著我的抽插,嘴裡还在「啊……啊……啊……」


的不停呻吟著。


就这样大力的抽插了四、五十下后,女友全身都紧绷起来,两个大奶子随著我的抽插上下晃动著,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腰,小穴裡涌出一股股淫水。女友一    边「咿咿啊啊」


的叫著,一边还小声埋怨著:「刚才把人家弄到高潮又不继续,幸好这药效够好,不然我又爽不了了。」


什么,这还怪我?还不是你非让我去买套,真不知道女的都是什么心思,也许女友是被我干糊涂了吧!想到这裡,我更来劲了,更猛烈的抽插让女友不知来了多少次高潮,我也射出了这么久以来最爽的一次精。


过了半天,女友才缓过了劲,捏著我的鼻子说:「看在今天这么爽的份上,刚才你蒙著我头要我给你口交的事我就不计较了,可是下回你可要记得洗乾淨,刚才那么臭还要射到我嘴裡让我咽了,讨厌死了!好了,我去睡了,下回记得听话哦!」


说完女友背过身睡觉了。


我却一下子呆住了,什么口交?!我刚才哪有?!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刚才究竟怎么了?是女友高潮的幻觉,还是……突然想起架在床边的摄像机,赶紧拿过来,倒带重看一边……二、春药的诱惑(中)


果然在我走后没多久,春药渐渐起了作用。在录像中女友白嫩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淡淡的红色,也许是由于身体开始发热的原因,女友逐渐的把被子蹬开,她那成熟丰满的胴体完全暴露在镜头中。只见女友双腿交叉紧闭在一起,同时一隻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时不时的还捏两下已经变硬的乳头,另一隻手滑向了双腿之间。


我知道女友一向很爱乾淨,她自己手淫时一般只是夹紧并摩擦双腿,不会用手直接插进去的。果然录像中女友只是隔著内裤在自己阴部轻抚著,不一会女友全身开始冒汗,呼吸也急促起来:「啊……不行了……好……好爽……明……干我……啊……马林……干我……插我……呜……嗯……」


他妈的!平时我们在一起做爱时也试过叫别人的名字以增加幻想的情趣,想不到女友刚才自慰时也在幻想著我和别人,看来这春药真是让女友骨子裡的贱劲都发出来了。


正在我看得起劲时,突然画面中我们的屋门慢慢的打了开来,只见一个魁梧并只穿著内裤的男生一下子闪了进来。我的心也一下子提了起来,仔细一看,果然是李佳的男朋友马林!他是怎么进来的?莫非他还有额外的钥匙?看来他早就对我女友不怀好心了。虽然刚刚我已经隐隐觉出了什么,但此时还是又紧张又好奇,到底他对我可爱的女友做了什么?


只见他轻轻的走向床边,眼睛紧紧地盯住了我正在自慰的女友。可怜的女友正在快要高潮的紧要关头,显然没有注意到屋裡已经多了一个人,不过即使在平常,女友在没戴眼镜又是晚上关了灯的情况下,也只会认为进来的是我。


看著女友只穿内衣裤几乎全裸的暴露在别的男人面前,我在懊悔愤怒之馀,心裡竟然还暗暗庆幸自己装了摄像机,而且像机的夜间採景还不错。他妈的,好像我事先知道要录下女友被别人玩弄似的。不过,好歹我能知道自己如何被戴上绿帽子,我不停的安慰著自己。


这时录像中女友已经自慰到了高潮,只见她全身不停地抖动,紧闭的双腿慢慢分开……已经湿透的内裤把女友一半的阴户也暴露了出来。马林双眼贪婪地在女友身体上搜索著,似乎连一根阴毛都不愿放过,虽然他的老二早已经翘硬了起来将内裤顶起一大包,但可能由于怕我女友发现,他还是慢慢的走近,哆嗦著伸出手在女友的乳房上摸了一下。


「明,你可回来了……快来……我要……」


女友以为是我,一下子抓住了马林的手。马林没有说话,在停顿了几秒后,他似乎发现女友认错人了,马上就势在女友的乳房上揉搓了起来,不一会又把另一隻手也伸了过去。就这样,女友那对曾经只属于我的又白又滑的大奶子,被别的男人掌握了……


只见马林越揉越快、越揉越用力,女友的两个大奶子被揉搓出各种形状,但她似乎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竟然还伸出双手抱住马林的腰并向自己拉了过来,马林也乐得顺势上了床,脱掉内裤压在了我女友身上。


两人距离近了,马林毕竟怕被认出来,恰好女友穿的奶罩是无背肩带的,他于是把奶罩往上一推挡住了女友的眼睛,也许是女友感觉这样看不见做起爱来更爽,居然也没有想摘下来的意思。


这样一来,马林彻底放开了,一隻手不停地在我女友的奶子上画圆,一隻手在她全身游动著并停在了大腿的内侧。在如婴儿喝奶般的吸吮著女友尖尖的奶头一会后,马林一隻手捧起了她的脖子开始和她接吻,女友也十分配合,主动把舌头伸进马林的嘴裡,双手还一下握住了他的鸡巴,上下撸了起来。


马林这时已经脱掉了女友的小内裤,用手指插进她的阴道裡并开始快速抽插起来,快感让女友嘴裡不时传出呜呜声。也许是过份相信自己的性能力,马林并没急于操我女友的小穴,而是慢慢站起身来把女友也拉起到跪立的姿势,并用双手把女友的头按到他的裆部,看样子是要品嚐一下用我女友小嘴口交的滋味。


也许是由于马林刚才和李佳做完爱后没有洗乾淨,女友皱著眉头舔了两下便哀求道:「明,刚才不是洗澡了吗,怎么还这么大味?我不吸了,你还是快来插人家吧!」


 


可惜那个人不是我。马林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一手在女友乳房上用力一捏,趁著女友张嘴「啊」


叫痛的一煞,把他的大鸡巴捅了进去,并自顾自的在我女友的嘴中抽插了起来。女友欲拒无从,只好尽量把嘴张到最大,迎合著大鸡巴的抽动,由于合不上嘴,女友口中的唾沫随著一进一出的抽插动作顺著嘴角流了出来。


马林抓著我女友的头前后摆动,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他闷哼了一声,右手把女友的头用力按下,左手用力地握住女友的乳房,随著他屁股一阵阵的抖动,我知道他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在我女友的嘴裡了。


过了很长时间,在确定我女友已经把所有精液都咽了下去后,马林才放开女友的头,把鸡巴抽了出来。也许是刚才抽插得过于激烈令她呼吸困难,又或许是喝下大量精液时给呛到了,女友失神的躺在床上喘著粗气,雪白的大胸脯上下起伏著,还不时乾咳几声从嘴角喷出少量的精液。


可能怕我突然回来,马林不敢再有进一步行动,他意犹未尽地捏了几下我女友的奶子,再伸手到她小穴那亵玩一会,然后便赶紧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我们的屋子……


看到这裡,想到心爱的女友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为别的男人口交,还喝了他的精液,我的心裡只有一个念头——报复!我不但要李佳替我口交,我还要真真正正的干她,将精液射在她的小骚穴裡!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切都没有在我的掌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