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女佣

时间:2018-10-29


时下的视频摄影镜头,除了价钱平之外,另一种好处是体积小,它祇不过是一隻麻雀牌大小,所以很容易收藏在任何地方,最适合用作偷拍用途。


不过,这种摄影机最重要的优点,可算是接驳电脑的功能,由于电脑与电脑之间可以透过电话线互相控制,包比祇要把摄影机接驳到家裡的电脑,当他上工时就可以利用公司的电脑即时看到家中的情形。


这日包比上工时,透过电脑发现他的印尼女佣嫩椰青不但偷懒,而且还带了另一个印尼妹回家叹冷气、看电视,包比越看越火滚。


他本来想打个电话回家责骂嫩椰青,但又怕她在电话裡抵赖,他于是从公司立刻赶回家,谁不知他一打开家裡的大门,就被屋内的情景吓了一跳。


嫩椰青身为一个正常成年女人,她抛下丈夫,隻身来到香港打工,或多或小也会感到性苦闷,但她一来不想送绿帽给丈夫戴,二来又怕万一搞大个肚子会失去工作,所以她就算真是欲火焚身,也不敢随便跟男人上床,极其量祇会和其他同乡姐妹磨豆腐来解决性欲。


这天她就带了在隔壁家的印尼妹菠萝蜜回家磨豆腐,当包比返到家裡时,她们都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他见菠萝蜜对著大门坐在梳化上,她的一头长髮散落在胸前,几乎把双乳完全遮掩,唯独是两粒好似手指头大小般凸起的乳头,却从乌黑的髮丝中露出来。


至于她的双脚,则屈曲成M字形竖在梳化上。


虽然她的双脚是完完全全地张开,但包比却不能一睹她的神秘洞穴,事关嫩椰青就像狗仔般跪在她面前,用舌头挑拨她的阴户,嫩椰青的舌头令她舆奋得双眼翻白,因此纵使她面对著大门也看不到包比。


至于嫩椰青,由于她跪在地上,高高翘起的屁股正好对著包比,满佈皱纹的屁眼以及一双啡啡黑黑的阴唇毫无保留地展露在包比眼前,除此之外,她跪著时双脚微微分开了,因此包比更可以从她的大腿缝之间窥看到一双木瓜人奶,吊在她胸前左摇右摆。


正当包比看得目定口呆之际,菠萝蜜被嫩椰青搞到全身发软,慢慢从梳化滑落地,当她的屁股跌撞到地上时,令她痛得从享受中清醒过来,她张开眼一看,发现屋裡多了一个男人,她羞得连忙推开嫩椰青,随手拿起一个咕臣掩著下身。


波士……这时嫩椰青也发现了包比,她慌忙以一隻手捂于胸前遮著双乳,另一隻手就伸到下面掩著三角地带,她口颤颤地说︰你今天这么早放……放工……


哼﹗我是专登赶回来的,包比怒道︰想不到你竟然趁我到公司去,就带人回来搞三搞四,我要解僱你﹗


我们下次不敢啦﹗菠萝蜜替嫩椰青求情说︰求你不要解僱嫩椰青。


我是这间屋的主人,这裡甚么时候时轮到你出声﹗包比认出菠萝蜜是隔邻屋的印尼妹,他说︰我不止要解僱嫩椰青,我还要将今次的事讲给你老板知道,到时连你都会被解僱的﹗


不要啊……菠萝蜜讲了一半后,立即又以印尼话跟嫩椰青商量了几句。


初时嫩椰青一直摇头以示反对,但后来似乎被说服了,菠萝蜜于是继续说︰不如我们来个交易,祇要你不解僱嫩椰青,以及不讲给我老板知道,我们两个可以陪你开心一下。


其实包比入屋后一见到她们的裸体,他的肉肠早已蠢蠢欲动,长裤更被肉肠顶起一个大帐幕,菠萝蜜的提议正好讲中他的心底话,所以他立刻将自己的衫裤脱清光,然后推她们到梳化上就地正法。


她们之中虽然以嫩椰青的身材比较好,但她因为是包比的所僱用的印尼妹,相对之下,菠萝蜜显得较有新鲜感,所以包比首先揽著她又吻又摸。


她的乳房祇得鸡包仔般大小,但胜在够结实弹手,而且两粒乳头一摸就硬,菠萝蜜被他摸得几摸就忍不住呻吟起来,她的淫水更好像爆水喉般从阴户裡涌出来。


嫩椰青本来是迫于无奈才肯陪包比做爱,心底裡其实并非自愿,所以当她见到包比和菠萝蜜搞埋一堆时,她就趁机会逃回工人房。


虽然她把房门关上,但菠萝蜜的呻吟声却是绵绵不绝地钻进她耳朵裡,她不禁听得春心大动,她终于也忍不住返回客厅,她为了搏取包比欢心,竟然主动地跪在他面前,张开小嘴把他的肉肠含入口裡。


她一面啜、一面以舌头围著龟头打圈,包比在享受之馀,又怕一时忍不住在她口裡爆发,所以立刻把肉肠抽出,然后就掰开菠萝蜜的大腿,淮备把肉肠插进她的阴户裡。


谁知飢渴已久的嫩椰青竟然想打尖,她出力扯开菠萝蜜,然后张开大腿,就想迎接包比的肉肠。


菠萝蜜眼见被嫩椰青捷足先登,她心有不甘,于是和嫩椰青展开一场肉肠争夺战,这对本来情如姐妹的同乡,竟然为了包比的肉肠大打出手了。


包比冷眼旁观这场女子摔角赛,一时见到嫩椰青拉著菠萝蜜的长髮又撕又扯,一时又见菠萝蜜双手齐出,把嫩椰青一双木瓜奶抓得变形,不出五分钟,两个印尼妹终于都打得虎仙水牛累,两人都疲倦得全身发软,双双倒在地上喘气。


包比于是坐享鱼人之利,他先把她们抱上梳化,然后挥动肉肠轮流插入,进攻她们的阴户。论阴户的迫窄程度,嫩椰青是略胜一筹,但菠萝蜜胜在反应多,呻吟声又叫得大,所以整体表现来讲,两人都不相伯仲。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一棍难挥两洞,包比玩了半个钟头后终于忍不住精液狂喷,但嫩椰青和菠萝蜜还未够喉,她们于是立刻把他的肉肠再次含硬继续大战。


可怜包比的精液喷完一次又一次,由最初的浆糊状变到水一般稀,直到她们饱到上心口后才肯放过包比。


这时包比以为可以甩难,但他做梦都想不到,另一场恶梦却刚刚开始。


原来包比刚才因为心急赶回家裡,所以忘记关上公司的电脑,这场一箭双雕的大战于是完完本本地传送回公司。


有个女同事经过他的办公桌,她一见到电脑萤幕裡的淫乱画面就吓得掩面大叫,她的尖叫声引起其他同事注意。


终于搞到猪仔、牛仔、狗王、BMan……全公司的人都围在包比的电脑前观看这场生春宫,所以包比第二日返工时,肯定会被同事笑到面都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