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淫的两姊妹

时间:2018-10-22


女孩子就是不一样!她们一住进来就开始大扫除,客厅、厨房、楼梯、裡裡外外全都扫的乾乾淨淨的。Rosanna一面刷著马桶一面说「这么葬的地方怎么住人!」


妹妹第一天晚上在吃过我掌厨的的晚餐后,说她反正没事,在找到工作前早中晚三餐都归她作。第二天早上饭桌上竟然有稀饭、盐炒花生、菜埔蛋、炒波菜、丁香鱼乾、咸鱼蒸肉饼。我走下楼梯时听她在厨房裡喊著:「晚上早点回来,我们包饺子吃!」


我喝著稀饭,很感慨的说,在香港这么多年了,直到今天终于有一点家的感觉。事情发生的很自然,那是Rosanna和Race住进来的第六天,星期六晚上我们为两姊妹开欢迎会。那天晚上每个人都很高兴,第二天是星期日,每个人都放开量喝酒。我还到外面买了两瓶威士忌,每个人都喝很多每个人都喝醉了。我迷迷糊湖走回房间,连衣服都没脱就上床睡了。醒来的时候,发现Rosanna躺在我身边,Race,身体卷成一团躺在门边椅子上。我看看身上还穿著衣服,知道甚么事都没发生,她们可能是喝醉酒走错房间。我轻轻挪动身体,想赶快出去,不要吵醒她们俩人,正想下床时突然一隻手伸过来揽住我的腰。Rosanna望著我,眼中像有团火。「来吧!」


我脑袋裡闪过无数的想法,我认识Rosanna不到一个星期,一向对她规规矩矩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她开始脱衣服,一件一件丢在地上,半坐在床上,挺起胸部,一对白嫩奶子晃盪起一阵乳波。「你知道,你想要,我也想要,来吧!」


Rosanna的声音裡透著欲念。她右手揉著奶子,用食指和拇指捻著小巧的粉红色乳头,双脚张开将诱人阴户展开在我面前,左手向下揉著阴核,嘴裡发出淫荡的呻吟声。一个漂亮的女人躺在床上,挺起胸部张开双腿跟你说来吧!这还有甚么好说的?上吧!Rosanna看我呆站在床边没有动作,她爬到床边脱掉我的裤子,一口含住龟头,用力吞吐著。「好硬,来吧!我等不及了。」


我扑向她,抓著肉棒就往阴户塞进去。Rosanna像隻八爪鱼一样双腿张开绞住我的腰,双手抓住我的背部,指甲陷入肉裡。「喔~干我,干我,用力!用力干我……」


我听话地奋力抽插,一面用手搓揉著Rosanna那对白嫩奶子。我在Rosanna大声叫床声中,很快就射精了。她放开双手,脸颊上带著红晕,捶著我的胸膛:「你怎么这么快!我才刚有一点感觉,你就射了。」


「姊姊那么浪,他当然一下子就爆了,也许一点点刺激可以帮他快一点站起来。」


Race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她已经脱光衣服,走向我们。Race都著嘴,很委屈的说:「每次有新的人都是姊姊你先玩,下次等等我好不好!」


「好久没舔姊姊的穴,我最喜欢姊姊被干完后,吃姊姊穴裡的精液。」


Race一副春心荡漾的神情。我坐在牆边的椅子上,看著妹妹玩弄著姊姊的小穴。Rosanna(34d)的乳房比Race(33c)的大很多,Race翘起屁股,头埋在Rosanna的两腿之间,仔细的将穴裡的精液舔乾淨。她将舌头卷起来向穴裡伸进去,将精液卷出来,然后整个嘴贴住阴户,用力吸著。我可以看到Race的双颊凹陷的样子。Rosanna很享受妹妹的服务,她双手揉著34吋的乳房,大声叫著:「深一点……深一点…喔~喔~喔~喔~用力舔深一点!咬我的阴核,好爽……咬我的阴核,好爽~喔~喔~喔~喔不要停!用力……深一点~喔~喔~用力舔我的小穴!喔~喔~我要高潮了!」


看著这样一幕A片裡才看得到的画面,就在我面前活色生香地演出,我的肉棒没一会又胀硬了起来。我走过去,摸著Race的屁股,将手指插入她的穴裡。她的穴很湿,又热又湿。手指搅著,很快就发出声音。她回头看我:「舔我的穴,我的穴好痒,舔我的穴」


她脸上淫荡的表情,让我的鸡巴不禁跳了几跳。Race的穴是美丽的粉红色,粉红色的阴唇代表这个二十二岁的女孩很新鲜,没有很多人用过这个美丽的粉红色阴户。我整个脸贴上这个粉红色美丽的天堂,舌头舔著小如的阴户,穴裡涌出的淫水多到滴到床上。她的阴户颤抖著,屁股高耸,迎合我的舔弄。我一边用舌头又舔又戳小如精緻的美穴,一边也用手套弄著自己的阴茎,而Race一边舔弄著Rosanna汁液满溢的阴户,也一边咿咿唔唔地娇吟起来。


我按捺不住,于是提著贲张的肉棒,一挺腰,整根插入Race好似喘息般开閤著的肉穴。Race大叫一声,整个身子抖了一下,随即把粉嫩的屁股翘得更高,好让我能插得更深。我马上开始快速抽插,阴囊撞击著她的屁股啪~啪~地作响,也不时弯身用手去揉捏她丰美的大乳。


二十二岁的肉穴果然滋味美妙!又紧又嫩!阴道深处一股青春的吸力把我的阴茎包得好不舒服!我抓紧Race的纤腰,奋力插刺著她年轻的鲜嫩肉穴,直顶花心,她的淫肉随著我的抽刺翻出又塞入,不停溢流的淫水在抽插中发出噗滋噗滋的美妙音乐,口中也咿啊咿啊地浪吟著,嫩滑的纤腰丰臀更配合著抽插的韵律淫荡地扭摆……一下子她就达到顶点,全身颤抖,「啊」


地一声疯狂浪叫!我的鸡巴插在穴中感觉到一股热流涌来,Race烫热的穴肉更紧紧缩拢抽搐……我并没放慢抽插的速度,决心要给这二十二岁的淫娃一个绝顶高潮!Race的淫水噗滋噗滋地喷溅著,她的高潮痉挛一波波连漪开来,我的肉棒更是超爽,在她抽搐紧缩的小穴裡狂插猛刺!没一会她腿一软,趴跌在Rosanna双腿之间,昏厥过去。Rosanna在Race无馀力舔弄之下,自己捏揉著阴蒂,使劲戳插著淫液犯滥的肉洞,这时也大声喊著:「好爽……喔~喔~喔~我要高潮了!我的小穴好爽!喔~喔~喔~」


于是我把Race挪到一旁,移身向前,将坚硬的肉棒用力捅进Rosanna的穴裡,猛力抽动著,她的穴更湿了…好滑、好紧……我一面猛力抽刺,一面不忘大口吸舔莹莹的一双美乳,喔!真是乳香四溢,美味非凡!「我要升天了!喔~喔~喔~喔~用力干我,好爽……喔~喔~喔~喔~用力干我的穴,好爽……好爽……我要升天了……用力,用力,喔~喔~」


Rosanna大叫一声,两眼向上翻,全身紧绷,阴道内一团团肉挤上来,夹的我的肉棒都痛了!真爽极了!一下子,她全身像团烂泥般摊在床上,口中大声喘气。这时Race转醒过来,对我说:「你还没射吧!我姊姊只爽一次是不够的,来,再干干她的屁眼,她喜欢爽晕过去后,被干屁眼干醒,再有第二次高潮喔!来!我帮姊姊把屁眼弄湿,这样她才不会痛,你也比较好干。」


Race将她姊姊翻过身来,拿两个枕头垫在她的腰下,让Rosanna翘起屁股,将两个美丽的洞展现在我面前。「我姊姊的屁眼很漂亮吧!」


Race用舌头舔著Rosanna的屁眼,她的舌头在屁眼上绕来绕去。她吐很多口水在屁眼上,用食指抽插著。Rosanna就像一团软麵团一样任由Race翻弄。我的肉棒在经历两姊妹美妙的高潮后,更是涨的难受,不管Rosanna的屁眼够不够湿,我抓起肉棒,将龟头对淮屁眼用力押进去。龟头刚进去,Rosanna惨叫一声:「好痛,痛!屁眼好痛,不要干我屁眼!拔出去!不要干我屁眼。」


这可是我第一次干人家屁眼,我才不管那么多。我先慢慢抽动,等到屁眼插鬆了一点,才开始大力插刺。Rosanna的肛门紧紧地夹住我的阳具,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由龟头一直传到我的大脑。裡面真是太紧了,我差点忍不住要射了出来!Race躺在Rosanna面前,张开双腿,挺起阴户在Rosanna面前玩弄著自己的小穴。「姊姊舔我的穴,不要叫,舔我的穴。」


我双手抓住Rosanna的腰用力抽动,Race两个33吋的大奶子在我眼前晃动,她很享受Rosanna对她小穴的舔弄,在我用力干著之下,Rosanna很快又达到另一个高潮,屁眼的淫肉痉挛起来,紧紧按摩著我的肉棒。


Race也在她姊姊的舔弄之下放声大叫。在两姊妹大叫声中;我紧紧的抱住Rosanna的屁股,阴茎深深插入莹莹的直肠裡,将精液射入她直肠的深处。之后我们三人互抱著躺在床上休息,我双手抱著这对姊妹,一左一右让两条嫩滑白皙的身子紧贴著,四只大奶子压在我胸膛上随著喘息起伏著。


Rosanna在高潮的馀韵中还没恢复过来,而我搂著Race,一手揉著她的大乳房;舌头伸进她的嘴裡,和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这是我第一次跟人玩3P,而且是和一对亲姊妹玩3P,爽!真爽!


我以前作梦都没想到,性爱竟然可以这么刺激。这对姊妹和我认识不到一个星期,我也没有勾引她们,不是不想,是不敢勾引她们!现在她们躺在我床上,姊姊刚被我干完屁眼,妹妹的舌头正在我嘴裡搅动著,她正吸著我的口水!我不敢想像这种好事会发生在我身上,这种事我连想都不敢想,可是现在这对姊妹躺在我身旁。最好玩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我没说过一句话,没有作过任何要求,这对姊妹指挥我,就像是她们俩个人的玩具一样。而我很喜欢这次的性爱!这让我觉得从前和女朋友上床只是例行公事,根本不算甚么。如果这是梦的话,我愿意永远永远不要醒来。这是天堂,任何男人梦想中的天堂,性爱的天堂!「姊姊,不行!喉咙挡住了,我吞不下去。」


Race大声咳嗽,将我的鸡巴吐出来,回头看著Rosanna。Rosanna的舌头正在小如高耸的屁股上舔著,她将小如的屁股舔得满是口水,泛出一层水泽。Rosanna将小如拉开,抓住我的肉棒就往嘴裡送,她一口将龟头吞下去,然后伸直喉咙,一吋一吋的将我的鸡巴吞下。最后她的鼻子顶住我的小腹,将我整支大肉棒都吞进去。她大力吞吐,每次都将龟头吞到喉咙的尽头。那真的很爽!我觉得快要在Rosanna的嘴巴裡射精,用力抓住她的头髮向后拉,让她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