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姐妹花

时间:2018-10-19


(一)


有一种女人人见人爱。


不是高雅的那种,会令男人仰之高不敢出手,也不是艳俗的那种,叫男人怕被胭脂粉粘住了甩不脱。


是那种把商店打折的时装十分得体的穿在身上,嘻嘻哈哈地很少有算计别人的心肠,健康而有曲线美,很生动的漂亮著,总有那?点小小的叫人不甚讨厌的矫情,发点小脾气也是秀色可餐的过眼烟云的女人。


她们是地地道道的小家碧玉,那年龄也恰是不设防的年轻,这样的女人最容易让男人去朦朦地觊觎。


我的对面就坐著一对这样的女人,从外表上看像是一对姐妹,不久这个想法就得到了证实。


随著火车缓缓的启动,站上的喧哗声渐渐的远去,鬱闷和烦躁的气氛笼罩著车厢,时间真难熬。


两双美丽的眼睛有些茫然的盯著车外,脸上挂著一丝的忧虑,看著使人心生怜意。


小姐,对不起,恕我冒昧,你们好像有心思。


我主动地跟她们瘩茬。


她俩有些惊异的回过头了,齐声道:啊,不,先生你误会了,我们只是走了神。


开了个头,一会儿便熟络了,天南海北的侃了起来,她们果然是姐妹,而且都在市郊的一个集体企业上班,这一年来由于生孩子都在家呆著,丈夫的单位都不景气,一年难发足工资,姐妹俩看这也不是办法,便一起相约南下打工,说到打工时两人的脸颊上都微微的泛起了红晕,莫样儿煞是可爱。


我刚结婚不久,对男女之事正是上瘾之时,平时工作忙,全国各地到处跑,夫妻在家的时间很少,禁欲的厉害,看著她俩那娇俏的模样,实在是心痒难耐,下身不争气的搭起了帐篷,只好转移话题,谈起自己的事来,我刚上班一年,由于是学校毕业,一年后转正就是中级职称,这次去南方出差,考察同行厂家的一些设备。


江城真是火炉,虽然是秋天,可是天气还十分热,火车上更是闷热,姐妹俩都是夏天的装束,粉红色的绣花衬衣和黑色的裙子,腿上是肉色的长袜,脚上穿著褐色的高跟鞋,两人穿的一模一样。


你们真漂亮,简直就像一对双胞胎。


我由衷的讚美道,可能是不习惯这样直接的讚扬,姐妹俩的脸一下子都红了,俩人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响年纪大的一个才冒出一句:先生,你也挺潇洒的。


我心裡暗暗好笑,这俩钮可真是嫩雏,一点事都莫不开,真是一对小家碧玉,一时间欲火又升了起来,人不风流枉少年,这年头这样的美钮到那去找,一定要弄上手,可是也没想到什?好的办法,只好先胡聊一阵再说。


那姐姐说的不错,我这人是标淮个儿,1.77米不高不矮,人也长的还算耐看,在学校就十分喜欢锻炼,身体很健壮。


黑色的西裤,雪白的衬衣加浅黑色的领带,看上去还真潇洒。


我叫秀芳,我妹妹叫秀绢。


聊了半天,姐姐才告诉我她们的姓名,她们高中毕业,工作是缝纫,别人裁好的料,她们用缝纫机缝,此外再也没作过别的。


我看著她们道:你俩的勇气实在可嘉,没有什?专业技能就敢去打工,我搞了一年的技术还不敢去,真令人佩服这股创劲。


俩人听到这裡脸又是一红,忧虑的神色浮现在脸上。


这样吧,我那边有些同学,我把地址和工作单位写给你们,有需要可以去找他们。


我不断的讨好著,俩人连声道谢,拿出纸来。


我一边写一边道:我曾想去打工,所以瞭解些厂家招聘方法,我告诉你们些规矩吧。


接下来我给她们讲了些应聘时的注意事项,她俩听的津津有味。


我突然话锋一转,一脸严肃的道:还有些注意的事项,特别是像你们这样的漂亮女孩,现在有些厂家,专门问一些女孩的私事,还有些不好启齿的问题。


还有这样的事,问些无关工作的事有啥用。


妹妹有些天真而又不解的问。


我也不知为什?,你看报纸没,有些招聘人员专门问女孩的性能力,房事和不和谐,还有性取向等等让人难以启齿的问题。


姐妹俩听的有些不知所措,你望我我望望你,一时间气氛尴尬起来。


车上的人不多,我的旁边的位置还是空著的。


午餐的叫卖声,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闷气氛,列车员推著满载盒饭的餐车走来,列车上的盒饭实在差劲,5-10元的根本没法吃,我问有没有好点的,她说有50元的炒菜,两荤一素一汤,我要了一份,又要了三瓶啤酒。


俩人一起拦阻起来,都要自己付款,又说不用这?贵的,我只好站起来劝道:你们都别客气,能碰到一起是缘分,50元一点都不贵。


好说歹说把她们劝住了,可菜上来时又扯了起来,俩人都说不会喝酒,要把酒退掉,列车员十分帮忙说拿来了不能退,我只好又止住了她们道:酒是不能退了,这样吧我喝一瓶,你俩共一瓶,留一瓶晚餐,再扯的话就是看不起人拉。


好不容易吃上了午餐,麻烦的事又来了。


火车的行进本来就颠簸,正好又碰到转弯,整个车厢震动很大,姐妹俩前的酒杯都震倒了,酒水泼了俩人一身,俩人忙掏出手绢擦了起来,我面前的筷子也震落在地上,连忙府下身去检,刚一低头就见两双美腿在眼前晃动著,看得我不由得欲火上窜,一时间什?都忘了,在俩人的小腿上使劲的摸了两把。


啊……啊!


在两人的尖叫声中我坐了上来,两人红著脸,狠狠的盯著我,像是要发火可最终没发出来。


看著俩人一动也不动筷子,我心理凉了半截,只好硬著头皮,边骂著自己边劝了起来,嘴都说干了,还没有作用,正当我感到绝望时,姐姐俯身在妹妹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俩人绷著脸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良家妇女有良家妇女的麻烦,那就是过于敏感了,虽然车上的人不多,可是闹僵起来也不好办,我苦脑的无计可施,只好眯著眼打盹,不久竟听见姐姐秀芳在叫我,先生……先生……。


我坐了起来,能不能,腾个位置,我妹妹困了,想睡一下。


当然没问题,我立马站了起来,淮备到别处找位,姐姐轻歎了一声,对我道:就坐我边上吧。


你不睡。


我随口问道,我睡不著。


说完不再理我,呆呆的凝视著窗外。


窗外光线把她的面颊映像的几近透明,细小的汗珠挂在额头,洁白的脸庞显示主人的青纯,微蹙的眉头却流露出主人的忧虑,我看著凝视著窗外的美丽女人,恍然间好像看到了她内兴深处,她正在为即将到来的打工生涯而担忧,一股伶悯之情涌上心头,我轻轻的道:不要担心,一切事都会好起来的。


她看了看小睡的妹妹一眼,满脸忧愁的道:当时的一时衝动,现在才有些害怕,不知以后怎?办。


车到山前必有路,你要放宽心,这个世界总要给人条活路的,只要自己不灰心,保持努力向上的信心,天无绝人之路的。


我反覆耐心的劝著她,虽然我自己并不相信这一套,可是我知道女人们最信这些套话,女人是最需要哄的,仇敌或为知心朋友,关键看你能否说动她。


我们小声的谈论著,我尽量顺著她的性子,不住的劝她和鼓励她,她的神情有些好转,看了我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你,先生。


我笑著摇头道:不客气,别叫我先生了,我姓宁叫宁翔,叫我宁翔吧,小翔也行。


小翔,谢谢你,唉!


(二)


外面的世界是怎样我也听说过,很难啊。


说著说著好像很软弱的靠在了椅背上,我俯上前右手抓住她搁在桌的双手,秀芳姐,不想这些不高兴事了,我们说点别的,她的身子一震,想要推开我的手,我握的很紧,她挣了一会没挣脱,犹豫了一下,停止了动作,对说道:” 小翔,这样不好,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她说到这裡又哎的一声歎了口气。


我握她的手用了力道,让她的身子转向我,装著严肃的样子道:秀芳姐,你别误会,我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说完放开了她的手,她双眼盯著我看了半天,最后轻轻一歎道:我没误会你,只是……只是,哎!


我们能坐在一起也许就是缘份,你千万别把我们想歪了。


我心中暗喜,装模作样的道:怎会想歪,我一看到你们就知道你们是什?人。


一时间我们都没话可说,我起身从行李架上那下矿泉水递给了她,她轻啜了口,放在前面桌上,我向她挪了挪,她白了我一眼没有吱声,我一时又控制不住左手环上了她的细腰,心裡确想著要糟糕,出乎意外她只是身子僵硬了下,并没挣扎,我心中一喜,靠到她的耳边耳语道:秀芳姐,你真漂亮,我很喜欢你。


她的左手握住了我环在腰间的手,转头对我道:小翔,这样不好,火车上人这?多,你放手好不好。


柔声软语使我的欲火更旺,我紧了紧箍在腰间的手臂,向她道:秀芳姐,你刚才不是说我们有缘吗,火车上的人都在睡觉,就是有人看到又怕什?呢。


她的脸红红的没有说话,内心像是在进行剧烈挣扎,我见机不可失,手臂轻轻一带,她有些软弱的倒在了我身上。


我的手在她的腹部轻轻的柔捏著,慢慢的向上移动,手掌托住她左乳,每当她有不悦的反应时,我就停止了动作,最后我的手握住了她的整个乳房,她的额头沁出了汗珠,可并没反抗。


手掌隔著衣服抚摸著丰挺的乳房,交替的在两边捏柔著,肥大的乳房被拉伸成各种形状,她的双颊佈满红晕,紧蹙的眉头让人看著心怜,随著我不停的玩弄,乳峰上那两粒肉珠逐渐突起,透过乳罩和衬衣轻刺著我的手掌,我用掌心压住肉珠,不停的摩擦。


猛的听见她哼了一声,抬眼一看,她那紧蹙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开始享受肉体传来的快感。


除丈夫外没被外人享用的肉体,在陌生的抚摸中异常的敏感,感觉到她似乎难耐的扭动身体,我飞快的收回手,扯开她左腰间扎入裙内的衬衣,手快速的钻了进去,等她想阻止时我的时候,手隔著乳罩握上了她的左乳,她无耐的停止了动作。


捏弄一会后,我把乳罩向上推起,手掌终于我住了那鲜嫩的肉球,可能是结束哺乳不久吧,她的乳房异常硕大,我的手抓不住半个,只好在两个肉球上胡捏乱揉,从底部托住向中间推挤。


在我的挑斗下,她发出轻微呻吟。


看著她那享受的样子,我猛地捉住了她的乳珠,使劲拉扯著,她有些吃疼的扭动著,一丝丝的液体流到了我的指尖,我抽出了手,指尖上粘著白白的液体,我把指尖移到她眼前,笑著问道:这是什??


她害羞的转过身去,把脸埋进了我的胸前,我还是饶她不过,反转过她的身子,把手指伸到自己的鼻前闻闻讚道:好香!


又放道嘴中添添道:好甜!


凑到她耳边道:谢谢你,秀芳姐,二十年后你又让我尝到了母乳的味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这?提倡母乳。


看著我一脸坏笑,她伸出手来打了我一拳,脸上充满了娇羞。


我借势推了她一把,让她的臀部悬空在凳外,她没有发觉我的用心,反而靠的更紧了。


我的手再次抚上了她的腹部,在园园的肚脐周围环绕著,一面说话分扇她的注意力,一面手指在她裙边试探著,就在她谈兴最浓时,飕的一下,插入了她的裙内,突破裡面的内裤,手掌按住了她整个阴部,而中指已经浅浅的插入了那湿湿的小屄屄。


她惊的差点叫出声来,脸色刷白,左手使命的抓住我手。


我则静静的不动,我知道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女人即使有千般不愿,但只要你捉住了她最隐蔽最重要的部位,她也就不怎?反抗了,因为她觉得其它的已不在重要了,这就是为什?有人上下其手而不得法,而有人一击即中的道理了。


果然不久秀芳的手就有所鬆动,她的密出已十分湿润,滑滑的液体已流到了阴唇上,我的手指在肉洞裡轻轻的转著,慢慢的抽出,抚弄著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用手指描绘著整个阴部的形状,密液越流越多,粘的我满手都是,当我的手指在顶端的肉珠上不停的揉搓时,她终于鬆开了手,全身柔软的靠在我身上。


怒涨的肉珠越来越大,我想用指尖压住,先是四处揉弄,最后用指下压,逐渐加大力到,像是要把肉珠压进肉内似的,她的喘息声逐渐增大。


随著逐步的玩弄,手指全部的插进了肉洞,细腻的嫩肉把手指层层缠绕著,我转动著手指挤压著温暖的嫩肉,无数的柔软细肉象触手一样按摩著我的手指,前后抽插著手指,感觉到指尖顶著了子宫口处的肉馏,啊!


那就是花心了,手指每轻戳一下,她的身体就不停的抖动,洞内的密液也不住的往外涌出,我的手掌,她的整个阴部都湿成一片,小小的内裤已湿的粘手,淫水顺著沟道向下流去。她身体不住的在我怀裡扭动,我的肉棒也在她的刺激下坚挺竖起,隔著裙子顶在她的后臀上,稍微调整了下姿势,我鬆开了皮带,抓住她的右手扯进裤内,把她的手按在暴怒的肉茎上,见她有些畏缩,我俯在她耳边调侃道:怎么,在家中没对老公做过。


她狠狠的抓住肉棒掐了一下,我疼的闷哼一声,左手在肉洞中狠狠的搅动起来。


我们彼此的慰籍著对方,情火越升越高,正在不知如何发洩时,列车员那查票、查票的高声叫喊把我们惊的分了开来。


整个车厢的睡意被打破了,大家纷纷起身坐起,我对面的秀绢也坐了起来,秀芳可能有些累了,叫我过去和妹妹坐在一起,自己躺了下来。


我在秀绢旁边坐下,顺口问了句:秀绢姐睡好了吗?


她似有似无的恩了声,我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她面现红晕,低著头不知在想什?。


我的手习惯性的摸上了她的大腿,我很惊异她竟没拒绝,看到我吃惊的样子,她小声道:你跟姐姐的那样我怎?睡得著,希望你不要把我们当成淫荡的人。


怎?会,不用你们介绍,就看得出你们都正经的女人,那种老老实实的家庭主妇。


她用带著谢意的目光看著我。


车上的人都坐了起来,我也不敢过于放肆,轻抚的手慢慢的摩挲著,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著。


她也十分忧虑,不知打工的决定是对是错,姐妹俩都有和谐的家庭,生活是很苦,但也饿不死人,这次出来主要是为孩子的将来著想,一想到孩子就什?也不怕了,什?样的苦和罪都可以忍受,唉!


可怜天下父母心。


对自己的丈夫她没有什?埋怨,反而说现在的男人压力更大,事业成功的男人毕竟是少数,她们也不想自己的男人压力太大,现在整天都闷不吭声,再加压别闹出病来。


我用敬佩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少妇,抚摸著的手也缩了回来,现在这样的女人真是太少了,更不用说城市中的年轻主妇,至于知识女性中就更没有了,她们向男人的索求太多,给男人们的压力如此之大,使我不禁想那些平凡的男人活的是多?辛苦,这些男人和这些家庭是多?的不幸,而这一切大多都是由于女人的愚蠢造成的。


望著眼前低头沉思的妹妹和对面正在小息的姐姐,我的心中缓缓的涌上一团暖意,老天真是垂青,让我遇上了外貌娇媚和心灵如此美好的女孩,这就是所谓的缘吧,我暗暗的下了决心,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遇,让生命中留下一段永志难忘的美丽插曲,让生命之火尽情燃烧。


晚餐又是老一套,饭后不到一小时,火车就缓缓的进入了广州站,我们随著,望著快要黑了的天,姐妹俩有点不知所措。


我乘机对她俩道:要不在这休息一晚,明早再走,顺便也可问问路,现在过去到那已经很晚,连旅馆都不好找。


姐妹俩商量一会终于同意了,我们避开那些沿街拉人的小贩,走了大半个钟头,才找到一家旅馆。


在广州这样的旅馆真算贵,我住一个单间,姐妹俩住一两人间,房间中都有浴室和空调,我付了钱,姐妹俩没说什么。


广州的天气比武汉凉爽多了,冲了个凉后我下到底层的院中纳凉,考虑著下一步的行动,看著院外那些广告和海报,忽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半个钟头后我敲开了俩姐妹的门,迎面的靛丽景色令我眼前一亮,刚刚浴完的姐妹花清丽动人,姐姐上著雪白的衬衣,黑黑的乳罩隐隐若现,丰硕的乳房象要逃出束缚把衬衣顶得老高老高,艳丽的面容上挂著微笑,还带著水珠的长髮被束在脑后,是在屋裡的原因吧,粉红的短裙下没穿长袜,圆润的大腿显得更加白嫩,细细的纤足上穿著拖鞋;妹妹跪趴在床上看电视,青色的套裙衬托出美好的曲线,丰满的大腿上什?也没穿,挺拔的臀部翘得高高的。


我定了定神,强装镇静道:秀芳姐,时间还早我们去看电影吧。


她还没回答妹妹就抢道:好啊!


我们正没事可做想出去,你在下面等一下,我们就下来。


走在微风习习的马路上,姐妹俩的风采吸引了不少观望的人,我望著左右貌美如花的两位女人心中充满了自豪。


(三)


进入影院时电影已经开始,摸黑中我们坐在了后排,看电影的人不多,大多数位置还是空著的,看电影的人也大多是成双成对的,刚一坐下我的双手就环上了两人的腰,姐妹俩似乎都有种默契并未挣扎,电影是我不喜欢的那种港片,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两姐妹身上,这一刻我忘掉了一切,只想好好享受身旁那美丽的肉体,我右手轻抚著妹妹的的大腿,不停的摩挲,左手却从后面插进了姐姐的裙内,揉捏著姐姐的臀瓣,姐妹俩细小的惊乎淹没在影院的嘈杂声中。


由于坐在登上,我的手不能深入,我拍了拍肥肥的臀肉,示意姐姐向前倾翘起臀部,她向我瞪了一眼,双手迭在前面的椅上,弓起了身子,我的中指顺势插进了臀沟,刚淋的浴,臀沟中湿湿的,中指顺著臀沟前后的滑动著,指尖不时的碰到那湿润的菊蕾,她不停的抖动著,玩弄了一会,总觉得有劲使不上,坐在椅上的姿势实在不便,抽出了手指用手抚弄著臀瓣,时而压拢时而扒开,再很很的捏掐著臀肉,看著靠在椅上看著电影的妹妹,右手撩起了裙子插进了内裤,用手分开了大腿,手掌盖住了整个秘部,掌心压在两片肥厚的阴唇上,轻轻的摩擦,可能是感到我用不上力,妹妹向后靠了靠,使整个前部悬空,大量的淫水润湿了我的手掌也顺著肉缝流向股沟,我伸出食指插进了肉洞,妹妹的肉洞又紧又浅,噗一进入就被细嫩肉夹住,前端也顶到了一小肉瘤,立即不停的抽插起来,母指的尖端向上攀寻找到了阴蒂,揉搓起来,中指则顺著淫水下压住了菊蕾揉弄起来,三道攻势的夹击下,妹妹的嘴裡飘出只有我能听到的呻吟。


两手同时工作很累,我抽出了插入姐姐裤内的手,姐姐以异样和羡慕的眼神看著欲火难耐的妹妹。


我狠狠的拍了拍她屁股,让她坐直起来,解开自己的皮带,把她的小手带入握住肉棒,没等我的催促她就主动的套弄起来,柔软的掌心轻揉著龟头,向下缓缓移动,酥痒的感觉在坚硬的顶端括散,秀芳的动作十分熟练,握住肉棒的手很轻柔,套弄的使人很舒爽,完全不向新手的生涩。


我不禁的调侃道:秀芳姐真熟练,一定是在家经常做,刚才在火车上还装样骗我。


她的脸红红的没回答,手上却继续进行著。


我用左手环著腰,从另一侧把手伸进了她的衬衣,由下插入乳罩抓住肥嫩的乳房,大力的揉捏起来,她马上就哼出了声,跟妹妹一样靠上椅背。


我拔出了玩累的右手,让妹妹用手抚弄肉袋。


两人一左一右的服侍我的小弟弟,聪明的妹妹还不时在我的大腿根部和谷沟中摸索,我的右手也没閒著,环住妹妹的腰肢,从下面插了进去,立即就抓住了乳房,我的手上粘满了她的淫液,弄得她两乳上都是,抓弄著乳房就像在和泥巴滑腻异常,我统一了双手的动作,同时的捉住两人的乳头,上下左右的拉扯,同时抓住两的肉球,压捏成各种形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停揉弄,姐妹俩也不停的交换著我的肉棒和肉袋,两人的激情越来越高,喘息声和呻吟声也越来越大,身体软弱无力,慢慢的都斜依到我怀裡。


忘却羞耻和放开胸怀的女人魅力真是无穷,从未见过的媚像和浪态在她们的脸上显露殆尽,很难把她们和良家妇女联繫起来,这时跟街头的妓女也没什?两样,女人真的都是这样吗?


欲望压倒一切?


影院裡的人没有注意到这一切,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我们尽情的享受著,两人被我摆成了各种姿势,一时让两人弓起身来,从后面玩它们的臀瓣,在股沟中细细的探索;一时要两人仰靠在椅上,双手同时插入两人的肉洞,抽插旋转,有时抽出手来直接抓住双乳玩弄,再者让两人一前一后,同时玩弄两人的前部和后部,多种姿势的玩弄下,两人密流成河,整个阴部和屁股沟都是湿湿漉漉的,内裤都像是能拧出水似的,我的双手也是滑溜溜的。


两姐妹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在我怀中扭动。


我的高潮也到了顶点,赶忙侧身子,掀起秀芳的裙子,一泡热精全部喷射到她的大腿上。


我把手上那些粘糊的液体有顺势抹在两人的大腿上,大家沉静在激情过后的馀韵中,谁都不说话,只有电影的音乐在大厅中飘扬。


走在霓虹闪烁的马路上,大家好像都有些疲倦,姐妹两人像是有心思而显的心不在焉,我从后面环住两人的手臂,想说些劝慰的话可没开口,回来的路像是很漫长,不知走了多久才到了门前,我想进去却被姐姐拦住,她小声道:我们要洗个澡,你也回去冲冲吧。


洗了个澡,看看时间已经九点了,忍住去敲她俩门的衝动,点了根烟静静的坐了下来,也不知是抽第几根烟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我急忙拉开了门,两张清丽的面孔呈现在我眼前,明艳的脸庞在淡淡的灯光下显的有些妖艳,浴后的水珠还挂这洁白的脸上。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还没等我开口,姐姐就对我道:小翔,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有些淫荡。


不让我回答她又继续道:我们出来前就瞭解了情况,外面的打工不容易,你不给老板赚一万人家怎会给你一千,我们没有什?技能,怎?能生存。


她顿了顿有些腼腆的道:我们那有许多小姑娘出去,十分风光,经常寄钱回来,大家都很羡慕,其实我们都知道她,这次出来前我们也向她们作了瞭解,也有这个打算。


一时间我们都没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她像是下了决心道:小翔,我们总算有缘,我一直在想,与其给了别人还不如给你。


说完娇羞的低下了头,一时间我心中涌上一股感动,走到她们中间坐下,搂住两人道:我决不会看不起你们,相反我很敬佩你们,不管什?原因,你俩有勇气出来闯就十分令人敬佩,这个社会人人都难,你们的行为令我感动,谢谢你们看的起我,让我们忘掉一切,尽情享受生命赐予我们那最美最动人的激情吧。


我解开姐姐的衬衣,鬆开乳罩,丰满的双乳在胸前晃荡,黑色的短裙被退下,用手轻托她的臀瓣,拉下内裤,一具充满曲线美细腻的腰肢,给了她一个火热的吻,回转身来脱妹妹的衣服。


秀芳从背后环住我的腰,两个肉球紧紧的压在我的背上,忍著这火热的刺激,我迅速的把妹妹剥成白羊。


我搂著两人走到床前坐下,秀芳温柔脱著我的衬衫,秀娟一手隔著裤子揉捏著我的肉棒,一手爱抚著我健壮的肩头,我的双手这在姐妹俩的胸前肆虐。


好不容易我们都赤裸了,大家好像不知怎样进行下一步,我想了想,拉过妹妹让她跪在我的脚下,按住她的头,让她邦我口交,看她有些迟疑就对她道:”以前没作过吗?


你们要到外面去,这种事一定会碰到,比这还难的都有,所以想叫你们先有个淮备,如果你们觉得难那不作也行,我没别的意思。


秀娟没再犹豫,握住肉棒张嘴含了进去,肉棒感觉被一个狭小的腔室包裹著,纤纤的细舌在轻轻的环绕著,那不熟练的动作让人刺激非凡,我慢慢的耸动著,缓缓的进入她的喉咙,她则不停的吸允著。


看著旁边閒坐的姐姐,我一把扯过她,让她弓起屁股,秀芳的股沟很深,圆圆的屁股夹的很紧,从后面竟然什?也看不到,我拍拍那两块肥肉,让她分开双腿,肥厚的肉唇和褐色的菊蕾露了出来,淋浴后满是水渍,手指在双唇上不停的滑动,时而衝到前面在肉珠戳动,时而钻入洞内前后抽插,没一会淫水流了满手,滴滴的淫水洒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弄了不久就抽出手指,用满是淫水的指尖在菊蕾周围揉动,秀芳有些害怕向前逃避,我左手抓住她的大腿,不让她移动对她道:秀芳姐,你别怕,没什?的,我会很温柔的。


说完手指就插入了她的菊蕾,由于水很多,她并不感到疼痛,但紧张的心情使得她把我的手指紧紧夹住,我不停的转著圈子开发著她那处女菊洞,慢慢的已是尽根而没。


两女大声的呻吟著,我的肉棒越来越壮大,差点就射进了秀娟的口裡,我迅速的抽出肉棒从后面插入姐姐的蜜洞,刚一插入就疯狂的抽插起来,左手拉起妹妹让她从后抱住我的腰,滑滑的乳房贴在了我的背上,我的欲望被进一步的触发,胯部撞击在双腿上的声音劈啪作响,由于在影院中放了一次,我的后劲十足。


后背的姿势使我经常滑出枪膛,几次后我改变了方向,右手握住肉棒,用龟头在她的菊蕾上滑动,左手扣住她的细腰,微微使劲龟头滑入了她的后庭,秀芳大声的喘息著,紧密的腔室夹的我的肉棒不能移动,我在她的臀上轻拍著,让她放鬆,最后肉棒全部没入了菊蕾,慢慢的秀芳也适应了,我开始抽动起来,后庭和蜜道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其紧密的程度,让肉棒的每次移动都充满了酸麻感,害怕高潮的提前来临我放慢了速度,可是秀娟却坏坏的在背后推动起来,我回手狠狠的拍打她的肥臀,抽出肉棒躺了下来,让秀芳骑在上面,肉棒从下刺穿她的淫洞,同时拉过秀娟让她骑在胸上,双手分开她的臀瓣,右手中指立即就刺入她的洞内,一进入就左勾右突的大力搅动起来,秀娟淫荡的扭动屁股,这小妮子可真够浪下面的秀娟也上下起伏著,这种姿势最易深入,粗大的龟头顶到了她的子宫口,一团软肉在龟头上揉动,秀芳也浪声的叫了起来,每次的插入都顶在嫩肉上,秀芳被刺激的有些受不了,抬起臀部后迟迟不敢落下,我猛的大力拍打她的臀部,她吃力不住重重的落了下来,肉棒刺进了她的最深处,她发出的大声的嗥叫。


看著眼前的屁股在淫荡的摆动,我抽出手指直接的插入了褐色的菊蕾,妹妹也发出了惊天大叫,夹紧的屁股想向上逃被我紧紧扣住,让她适应了一会我的手指开始抽动起来。


凶猛的淫水流湿我的胸膛,透过上下起伏的屁股缝,我看到被我顶的外翻的姐姐的肉唇,随著肉棒的进出,粉嫩的肉唇不停的翻出翻进,淫靡的景色使我腰部传来阵阵的酸麻,我让姐妹换了个位置,肉棒顶进了妹妹的淫洞,拉住姐姐的头髮,让她俯在我的头前,咬住那紫涨乳头吸允著。


我不停的抽插,不停的耸动,嘴在双乳上疯狂的嘶咬,大量的体力消耗,使得姐妹俩有些力乏,妹妹动了一阵后软软的倒在床上。


我拉起姐姐坐了起来,让她跪在床上,双腿环住她的细腰,让她双手夹住乳房作起乳交来,粗黑的龟头在她乳间时隐时现,柔柔的乳肉摩挲的我的肉棒舒爽不已,我拽过妹妹的双腿让加入姐姐的行列,按著她的头让她吸允在雪白肉体中进出的龟头,姐妹俩用乳和嘴不停的伺候我的肉棒,汗水和唾液把我的肉棒弄得湿润不堪。


经过短暂的休息后,我让姐妹俩迭在一起,插入上面姐姐的洞内开始新一轮的抽插,肉棒在姐妹俩的四个洞内轮流抽动,干的她俩不停的哀鸣,妹妹的菊蕾更加紧凑,粗大的龟头把褐色的褶皱涨得舒展开来,软肉紧箍著肉棒使我差点射了出来。


在这异乡的旅馆裡在这禁忌的环境下,两女一男忘掉了一切,尽情的享受著生命的激情,让欲望之火在心中燃烧。


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我让两人跪卧在床边,从身后插入姐姐,在两人间轮番的攻击起来,最后独攻姐姐的蜜洞,同时又拉过妹妹,让她贴在姐姐的臀上,插差一阵后抽出肉棒,插入妹妹的嘴裡,在姐妹的肉洞和小嘴中轮流抽动,阵阵的酸麻不住传来,我强忍衝动抽了出来,再狠狠的塞进姐姐的菊蕾,使劲全身力量一插到底,腹部重重的压在她臀部上,猛烈的发射出来。


我也疲倦的压在她的背上,久久才拔出,肛门中涌出的精液溅到妹妹的嘴唇上,淫靡的情景刺人心扉,我把肉棒在软瘫的妹妹脸上擦拭乾淨,倒在床上不能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