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王美美失贞记

时间:2019-04-24


王美美,今年十八岁,刚刚会考毕业。毕业了,是多年来的梦想,标緻著自己可以自立了,若不想再升上大学的话,便可以独立工作赚钱了。


这也是她的梦想实现的第一步,她已「恨」得很久了。她的兴奋还没有完全过去,六时左右,电话响了。她温柔地喂了一声,道︰「找谁?」


「我把声你都唔认得?」


美美一听,便知道是她的男朋友马仔。


「喂,今晚出来,好不好?」马仔仔单都直入的说道。


「去边呀?」


「我们先去食饭,之后去跳舞好唔好?」


「好呀好呀!」美美几乎兴奋得跳了起来,大声的叫。


美美带著轻鬆的心情,换衫化妆落楼。美美经过少少的化妆,似乎成熟了许多。跑到落楼下,马仔早已整装在候,可以看出马仔也是经过一番打扮,老成了不少。两人毕业后,像徵长大成人了。


马仔倒也真像大人,风度翩翩的先带美美去食饭。今天两人的心情不俗,食饭时两人都轻轻的喝了少许酒。美美平时不喝酒,今天也破例的与马仔一齐饮了些。儘管酒精的浓度很少,但已足够美美两脸绯红。看起来就像一个醉美人。


马仔看在眼中,心裡也加刻在跳动,心情更加兴奋。用膳完后,马仔见议出外边散步,美美含笑的点点头。


两人步行至一个有名的情人公园,很多爱侣在此把臂谈心。


马仔拥著两颊绯红的美美,自己的心也跳得也厉害。美美今天也显得特别的柔顺,像一头小羔羊似的。马仔今天倒像一头老马拖著美美往最隐蔽处。辛而,这块小地方没有给人霸佔,马仔拿出报纸舖在地上。


这块小草地的好处是,周围树木婆娑外边很难看到内裡。换句话说,就是在内裡翻天覆地,外边的人也看不见。佔了这个有利的阵地,马仔心裡暗想,大可为所欲为。


两人甫坐下,马仔便急不及待的拥著美美狂吻。美美也情不自禁的,倒在马仔怀内,亲热起来。美美已经意乱情迷,自己已经骚情萌动了。


感觉自己两条丰盈大腿上有马仔灼热的手在尽情抚弄著,淫荡地向敏感的玉腿内侧抚去。美美感到全身一阵阵的燥热,马仔温柔的手一下下地抚摸她处女细嫩的肌肤,每一下柔捏都激起她一阵颤慄。


马仔也不客气,放肆地在她纱裙内轻轻而又十分技巧地揉摸著,马仔在她耳边淫荡的说著她从未听过的甜言蜜语︰「美美!你的身段能诱惑世界上任何一位男子,你的大腿和屁股又白嫩又丰盈,啊!美美!你的胸部在粉红色的胸罩下胀得很难受吧!待会让我在你白嫩的乳峰上吻吻,你就会知道什麽叫欲仙欲死的滋味……」


自玉腿上传来阵阵麻痒难耐的快感,使美美毫不挣扎地任凭马仔在她纯洁白嫩的身体上爱抚著,颤慄的感觉开始自她的私处传来,马仔的手开始向她的处女禁地进袭。禁用


心仪已久的美美,既美丽又有著属于少女的清纯,现在的她虽娇羞又充满了初欢的渴望,眼中虽然有一丝拒绝的羞涩和恐惧,然而温柔的抚摸在她丰盈的大腿上,却又平躺著毫不抗拒,肌肤香汗微渗,可以感觉到美美在微微颤慄,这实在是一位难得的美丽处女,不禁也是血脉贲张。


心想美美今天在这裡,我就好好疼惜这个渴望初欢的美女。心中想著一手便伸向了美美的衬衣裡,尽情的爱抚起美美那丰满而苗条的腰肢来,在那敏感的的细腰上揉摸著,抚上了少女洁白而富有弹性的小腹,轻轻抠摸起少女的肚脐眼,突然温柔的手指滑进了她的裙带,穿过了内裤的边沿,在美美的阴部狠劲的摸了一把,处女不禁大叫了一声,只感到在那温热的阴部一隻好色的手顺著小腹滑过她的阴毛,又滑过尿道口,直抚上她的阴唇。


一股激流从美美那已见湿润的娇嫩阴部传遍她的全身,那美丽的身躯禁不住抖动了一下,绯红的脸庞泛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红晕,她感到自己那娇嫩的阴部被一隻手指大胆的触摸著,随后竟插进了自己那微张的阴道,在那裡轻摸起来。


美美感到十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一股万分强烈的快感从那被爱抚的阴部传来,使少女娇嫩的身躯颤动著,恰似红玫瑰般诱人的红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裡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


然而处女的本能,却使美美伸手去推拒在她那最纯洁、最隐密的私处爱抚的马仔,然而处女心中却明白,自己现在最需要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爱抚,她真希望那手指的抚摸能更加深入,甚至已经坚挺的丰乳也渴望能得到同样舒服的爱抚。


美美的推拒是无力的,然而马仔的手却离开了处女的阴部,美美突然感到一只手揪住了她一丛阴毛,一阵疼痛传来,那是自己的阴毛被放肆的揪了一下,她轻叫一声,美美奇怪的是自己并非是因为疼痛而大叫,而是快活的呻吟了一声,同时全身畅快的出了一身汗。


美美不禁张开了自己不知何时因为羞涩而闭上的双眼,她听到马仔在她耳边说︰「美美!你闭上眼睛淫荡的容貌真美。」


美美睁开眼,看到马仔火辣辣的双眼注视著她,同时自己的纱裙已被马仔撩到了腰上,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和那隐密而诱惑男人的阴部就毫不掩饰的暴露在马仔那火辣的目光中,平时马仔的眼神就常令她神魂颠倒,此时更勾的她心驰神醉。


马仔的手在自己那粉红的内裤内游著,马仔此时脱光自己的衣物,暴露出那美美平时只有在A片中才见的到的男人像徵,现在实际的展现在她眼前时不禁让她双颊发烧、芳心狂跳。


这时感觉到马仔在温柔的抚摸著她的大腿,一边在替她褪下白色的丝袜;接著便一把搂住她的细腰,把美美紧紧搂在怀裡,一隻手在时而轻柔时而粗暴的玩弄著她的玉乳。


大胆的爱抚动作让美美感觉十分舒畅,不禁又发出一声淫浪的呻吟。马仔开始热切的吻在美美火红的双颊及红唇上,同时将她的丝袜完全褪去。美美感到十分羞涩,然而马仔在她的红唇上仍放肆的热吻,一边伸进舌头在她口中搅动著。


此时美美已经是香汗微润,红霞满脸,处女诱人的一面展现无遗,她的双唇一开似乎要说什麽,但马仔的舌头却趁机溜了进去,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


很快美美下身巳经完全裸露在马仔的面前了,粉红色内裤被剥到处女柔嫩的膝盖上,可那平时不被人所见的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和覆盖著软软黑亮阴毛的处女阴部,却完全裸露在一个把她搂紧的马仔面前。


马仔的手从少女美丽的小腿一点点抚摸著向上移动、揉捏著少女的肌肤,热唇在美美火热的唇上尽情的亲吻著、啃咬著,搂著少女的大手先剥开了美美的衬衣,抚摸著美美的丰腰,紧接著一把便抚上了美美那丰满的、像要把那粉红色乳罩涨破的高耸的乳房,在那万分诱人的乳峰上使劲的抓抚著。


美美身体裡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她禁不住拚命地在马仔赤裸的怀裡挣扎著,那丰盈的身子便诱人的扭动起来,光洁的臀部竟和马仔那坚挺的阴茎触摸了起来。直觉自己那敏感的臀部被一个十分灼热的硬傢伙顶触著,马仔也舒畅的感觉到自己那粗大的阴茎被美美那丰盈的臀部揉抚的越来越灼热坚挺了,触摸著少女肌肤的动人感觉强烈的传来,不禁抱紧了美美口中发出野兽般粗重的喘息声,一隻大手已经抚摸上了美美丰盈的大腿,美美的两腿紧夹著妞动身体,那手便一下子插进了少女的两腿之间。


在那万分敏感、柔嫩的大腿内侧加劲的抚摸著,一边动人的向上移动著,感觉美美的肌肤已经是微微湿润了,可是美美仍在抵抗著。马仔索性在美美那丰盈的乳房上加力的揉抚著,动人的拨弄著处女的勃起乳头。


美美呻吟了出来,马仔又把美美湿润的大腿内侧大把大把的抚摸著,一下下地移到了处女的大腿内侧,挑逗性的抚摸起美美的大腿沟来。美美的抵抗软了下来,美美只感觉那从乳房和大腿内侧传来的感觉像电流一样趐软著她的全身,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力量,两条嫩藕样的玉臂现在简直是在抚摸男人的胸脯。


马仔知道美美已经动情了,伸手抓住了美美的玉臂,让处女柔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胸脯上温柔的抚摸著,吻著美美美丽的眼睛说︰「美美、我爱你,我会让你感觉很温柔舒畅的。」


可是那只早已迫不及待的手却十分粗鲁的抚上了美美的阴部,揪著少女的阴毛便在那湿润的阴部上使劲的抓抚起来。


刺激得美美不禁︰「啊……啊……」的淫叫起来,美丽的身体扭动如蛇。


可是马仔就是想看处女这幅柔弱无助的娇羞模样,一边把处女紧紧地压在身下,用自己的胸脯隔著那乳罩磨蹭著美美那高耸的乳房,一边抓住美美的温湿的小手按向了自己那坚挺的阴茎,让美美在阴茎上抚摸著,自己感觉处女那逃避式的抠抚,让忍不住的快感阵阵传来,不禁淫荡的用粗茎在处女那小手上一杵一杵的,把一些分泌都涂到了美美手上,另一隻手在美美的阴部上使劲抓抚著,揪弄著美美的阴毛,拨弄这少女的阴蒂。


美美忍不住了,口中传来声声吟叫︰「啊……轻点,啊……别拨弄我那了,我忍受不住了,啊……」


美美如此的娇态凡是男人都会血脉喷张,那隻大手更在美美的阴部和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之问来回使劲地揉摸起来。美美突然感到一股控制不住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娇躯一阵痉孪,便感觉自己那两片柔嫩的阴唇张开了,一股液体排了出去,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处女完全被男人趐熔了,玉臂自然的抱住了男性,把自已那丰盈的身体主动和男性蹭抚著。马仔不禁欢声大笑,知道终于把一个娇羞推拒的处女玩弄成爱液奔流的娇娘了。


一隻手轻轻剥开了美美的衬衣,在背后解开了处女身体上最后一件衣服的扣子,处女在发情的搂住男子,亲吻著马仔的肩膀和胸脯。


男性另一隻手这时轻轻抚摸起美美的阴部来,色情而万分舒畅的把那溅流的爱液涂在姑娘整个阴部,又一边用大拇指摸弄著处女那最敏感的阴蒂,一边把手从处女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之间穿过去,热抚起处女的会阴部来,又把手伸到少女的臀部上大把大把的抓抚起姑娘那竖盈柔软的臀部,手臂还不失时机的在爱抚著处女的大腿内侧和阴部,处女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


马仔一把便扯下了美美的乳罩,处女那丰盈美丽的身体便完全裸露在他眼前了,是那麽的娇嫩美妙,特别是刚刚裸露出的两个丰满高耸的乳房,白嫩坚挺,粉红的乳头高高耸立著,肌肤腴润,像两个白嫩的馒头一样,在激动的起伏颤动著。


往下看是处女那苗条丰盈的腰肢,阴毛柔嫩的阴部那初欢的阴蒂已见火红,两条绝美的玉腿光洁白淨,紧紧的夹著。处女那万分美丽的曲线引诱得马仔万分衝动,一头便埋向了处女那丰满的乳房,在那白嫩的肌肤上贪婪的舔吮著,使劲蹭动著,又不禁吻住美美的乳头在尽情的吮吸著、啃咬著。


美美便在他身下一会万分销魂的欢叫著,一会又忍不住大声呻吟著,口中吟道︰「亲哥哥……轻点,喔哟……不要,我是个处女。」


叫声引诱得男性喘息著,一下子把她压在了身下,两手使劲热抚起美美丰盈的玉乳来,嘴裡继续在含咬著美美的已经勃起火红的乳头,两手把个的乳房又是抓抚,又是揉捏,美美在欢叫著。


马仔又用一手搂住美美的丰腰,在美美的后背抚摸起来,美美没想到,抚摸背后竟也是那样的性感,一头漂亮的黑髮披散在报纸上,仰头动情的呻吟著,任凭马仔亲吻著她玉嫩的脖颈,只感到一个硬大的热傢伙顶在自己阴部上,左右的触摸著,十分的可怕。


马仔这时也是意乱情迷,处女的纯洁和娇嫩令他色慾大发,那长耸热挺的阴茎戚觉越来越坚挺,顶蹭著处女那柔嫩阴部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美美那白嫩的玉体就在马仔的身下蹭动著,一隻手仍抓抚著美美那丰盈白嫩的乳房,在那丰乳上尽情揉捏抚弄者,能疼惜这样一位十分丰满的处女真是一大幸事。


美美的丰乳却从未被这样尽情的玩抚过,只觉阵阵趐溶感觉烧得她「啊……啊……」的叫唤著。看著美美那美丽的娇态,马仔一头便埋向了美美那鲜嫩的红唇,贪婪的吮吸著处女甘甜的汁液,舔著少女的牙齿,一手在把少女那丰盈的玉乳像揉面一样按抚著,感觉那丰满的乳房娇嫩而又富有弹性,真是令男人性慾大张。


把处女的玉乳左右地拨弄著,向时用大拇指拨抚著处女那高高耸起鲜红娇小的乳头,口中吮著美美的舌头,一手便把那玉乳拨弄著蹭动著自己的胸脯,另一只手一直在玩抚著少女那丰盈柔嫩的玉臀,大胆的揪弄著白嫩的肌肤。


美美这时以经动情的用两隻嫩藕一般的玉臂紧紧搂住了马仔,主动的把她那万分美丽的身体蹭向马仔那热乎乎的健壮的身体,同时两手忍不住便在脊背和臀部上温柔的热抚著。


这时马仔的手突然抚向了美美那两个丰臀之间,在处女的肛门和尾椎骨上抚摸著,美美立刻便感觉到一股未曾感受的激流传遍了全身。


马仔的嘴吻向了美美的脖颈、肩膀,美美便动人的吻起了马仔健壮的肩膀,任凭男性在她那玉嫩的臀部上尽情的揉捏抓抚著、把手指伸进处女的肛门裡触动著,从后往前使劲抚摸著处女的会阴部,少女扭动著丰盈的身体。


美美虽然已经进入了发情阶段,美丽的身体上香汗淋漓、肌肤腴润,衬著少女那白嫩身体的美丽的曲线更显迷人,处女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但最纯洁隐秘的部位紧紧的贴在了男人的身上。


霎时间她不再陶醉了,代而之的是惊醒起来。她吃惊的睁大了眼睁,原来马仔已压在她的身体上。


「马仔,不要,快停止!」美美虽然在陶醉之中,但也是清醒的。


「美美,你不要阻止我。」马仔两目通红的道。


「你傻了吗?这裡是公园啊,你,快停手。」马仔压低了声音︰「美美,你不要嘈,没有人知的。」


马仔在极度衝动下,想来个霸王硬上弓。美美企图将他轻推开,但是,马仔还是强行把阳具半插在美美的肉洞裡。


「马仔,你不要这样,求求你,好不好?」美美近乎恳求的语气道。


「美美,你唔好阻止我,今晚我无论如何都一定要的。」


「我唔准!」美美语气也变硬的对他说。这时候,她也行动起来,用手强行推开他,马仔却坚持著。他们两个人的下体,又一次接触起来。


老实说,美美又怎会不衝动?但是自己的贞操更加重要,这是关係到自己的将来。美美虽然是个喜欢玩的人,但这时却变得很理智。


但是,如箭在弦的马仔,在这时候,却是易放难收。


「美美,不要怕,在这裡没有人看到的。」他安慰著她。


「不是有没有人看到的问题,而是我们不应该这样做。」美美说。


两人仍在坚持著,美美的内心更是进行著一场严重的斗争。


马仔那热辣辣的阳具,不断在她那敏感的地方磨擦著,这种滋味,真的叫一个未尝过人间烟火的少女为之动情。这时候,她真的想不顾一切的衝动,去做自己喜爱的事,但是理智和世俗,却不容许她这样做,绝对不容许。她唯有一狠心将他推开。


「美美,不要怕,我会负责任的。」马仔仍在尽最后努力,希望可以说服美美,一尽欢愉。


「你要是真的爱我,更不应该这样做。」


美美的强硬态度,使马仔不得不软下来,而兴致也大大减少。他终于像一隻斗败了的公鸡,颓然的倒下来,垂头丧气的。


美美终于战胜了他,匆匆穿上衣裙。马仔失败的心情,美美也体会到他的痛苦,她情不自禁地摸一摸他的头道︰「你怪我?」


马仔无奈的摇摇头。


美美温柔的道︰「我们才刚刚毕业,不应该这样做。」她见马仔没有反应,又轻歎的道︰「我们应该等到我们结婚的一天才……」可惜,她的一连串理论,并没有使马仔放开怀抱,马仔反而甩开了她。


「你不喜欢便算,不用多说了。」


「你可不可以讲讲道理?」美美也不甘示弱,愤怒的道。


「系,系,系我唔讲道理,你讲道理,你全对了,好吗!」马仔直情是在怒吼。他的怒吼声,几乎声震附近也正在谈心的情侣,使美美尴尬不已。美美一时悲从中来,掩面痛哭,而且起身要走,甩开了马仔。


这一跑,正是噩梦的开始!


美美无望似的、泪水汪汪的、孤独的站在马路边。在这时候,她已是没有选择的机会,只好返回家裡去。


这时候,一部的士从远处高速驶至,在靠近美美时缓慢下来。美美毫不犹疑地伸手截了车,希望能尽快回家。美美上车后,司机把门自动关上,开车离去。


美美在车上回想刚才甜密片段,心头一阵酸痛,眼泪不禁除除流下。到美美回过神来抹掉眼泪后,发现的士所驶的方向跟回家的不大相同,便问到︰「司机先生,为什麽要走这条路?」


「因为另一条路塞车,所以才走这条路,会快很多。」司机冷静的回答,入世未深的美美不误有诈,便没有再理会。


不料,眼前的景物,越来越少见灯光,代之是树木婆娑。几乎可以肯定,这已不是市区,而是在郊区附近。美美这时才知惊,拍打著前面的司机座位问道︰「喂,你究竟想车我去边?」


司机突来个紧急煞掣,这一下,将美美一头撞向前座位。她不虞有此一著,几乎给撞晕了过去,摸著头叫痛不已。就在美美给撞得晕头转向之际,那人一扭呔,将车驶入一处僻静的避车处。


美美在惊慌之间,还来不及尖叫,对方已亮出一把闪著冰冷寒光的尖刀。一下子,美美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几乎立即晕倒过去。幸而,理智还告诉著她,千万不能让自己晕倒的。


她勉强著精神,怯怯地说︰「先生,先生,你……你……」


司机转头露出一副狰狞不已的面孔。


美美似乎知道是甚麽一会事,捧上了钱包道︰「给你?」


那人顿时失声狂笑︰「钱?你以为我是要钱吗?」


美美突然觉得一阵冰冷在心头掠过,恐惧不已。那把闪著寒光的利刀,足足有一尺多长,叫人望而生畏。


这时候那个人不见得衝动,反而甚为冷静。他兹油淡定的道︰「小姐,你而家条命就系我手,若果你识趣的,便乖乖地。」他用利刀指著美美。


美美听他这番说话,整个人已在震慄中,全身打震。美美这时候,就像一隻可怜的小羔羊,正在虎口处。那人凶恶的样子,使美美为之战慄,缩在后座的椅子上。


美美害怕的样子,那人正是中正下怀,更壮大了胆子。他将前排特製的座位按了掣,椅背翻了下来,变成了一张床似的。


「小姐,你听住,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好好合作便是。」他取过了一捆绳子来,有所行动,美美立即下意议闪避。


他可能害怕美美会激烈反抗,于是实行甜言蜜语先稳住她︰「小姐,我老实同你讲,我只系劫财,唔会伤害你。」


美美听后,心裡稍为安慰一下,因为,钱财身外物,最重要的,是能保住自己的贞操。


「所以你要乖乖地,我绑住你系怕你反抗。」


美美在犹豫之间,他已捉她的手,手法纯熟地将她缚起。然后又用绳子,把她的两条腿分开两边的绑住。美美的双脚,作八字型的给强行分开,绑在车窗框上,裙子内的春光一览无遗。


美美听对方一番说话,还以为他将她绑起,只是怕遇到反抗,很多劫匪也会如此。但是当对方逐一成功,将她双脚扯开绑起后,她才开始后悔。自己这样的姿劫,岂不是正正可给他任由鱼肉之机吗?但是她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把她紧紧的绑起来。


她口震震的说︰「先生,你……你点解甘样绑住我?」


「点解?」对方面有得意之色的说︰「你生得甘靓,我点会暴殄天物!」


男人的这句说话,顿时像电流似的,通遍了美美全身。对方显然是有变态行为,那恐怖的目光直逼美美。在不远处,就是公路,路上车来车往,那声音和车灯影,在的内清楚可见。可惜的是,美美被绑在的士内,而这的士,是隐蔽在树丛内……从外边,跟本不能察觉到车内的情形。


对方步步进迫,美美豆大的汗珠从额上串串的滴下来。她越是恐惧,男人也就表现得越兴奋,那表情令人震慄。


「哈哈,估唔到,你呢条靓妹仔真系几正?」他在自言自语。


美美的口已被绑起来,根本不能出声,就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男人似乎很感满足。


那张锋利的刀,沿著她的裙子,被切开成为两边分开。美美雪白而嫩滑的玉腿,呈现眼前,在微弱月光投影下,更是迷人。他一手持著闪闪发光的刀,另一只手,沿著她的脚边摸上去。


那只粗壮的手,先是摸著她的小腿,然后,一直的滑一去。直至滑上至两条大腿之间,这个最敏感而又最嫩滑的地方。


美美的恐怖感觉是可想而知的,她打从心裡狂呼起来。但是又有甚麽用呢?她的嘴巴和四肢,都已经完全受制于人,鬱不得其正。对方只有这样,才可以自由自在的畅所欲为。


由于有著这样有利的隐蔽天然环境,他大可以慢慢地享受。他不是一个急色鬼,这时候,他就好像在慢慢的品嚐一个大餐。对他来说,这样滋油淡定的享受一个女人,是无比的乐趣。但是,对一个被强姦的女人来说,这慢条斯理是最大的折磨。


他冰冷的利刀,突然伸入了她的粉红色底裤之内……那冰冷的利刀刀柄,仅仅擦著美美两条美腿,令她的肌肉猛然收缩。她那敏感的地方在惊惧恐慌之中,此刻的灼热,像是火山。但那把刀却是冷冷的,就像在冷天的时候,一隻冰冷的手,伸入温暖的身体一样。况且,一样是硬崩的冰冷东西,另一样的嫩滑的软绵肉体,两者接触在一起,这种惊人的滋味,确是令人震慄不已。


美美像一隻受了惊的小鸟,那敏感的肌肉,紧张的收缩。


对方笑了,美美如此这样的惊惧和紧张,使对方似乎是中正下怀。他不时用眼尾阴冷的斜视一下对方,而目光却集中在那地方。


美美粉红色三角形内裤,上面绣著小女孩所喜爱的花纹。万万想不到,这些美丽可爱、充满幻想的花纹,竟成为色魔的砧上肉。


他好像在尝著一顿美味的大餐似的,精神上折磨著她。


刀锋沿著她的两边大腿,游了一个匝之后,又再进一步。他轻轻地掀高了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然后用锋利的刀轻轻一割。那锋利不高的刀锋,在利刀之,迅速的给割开了,美美的内裤被分割成为不规则的各种形状的片片而碎。


这最后一度防线,在利刀之下也终告失守了,她认为是自己最宝贵、最神秘的幽草芳谷,赤裸裸地暴露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前。积压在心头的惊恐,害羞、耻辱,终于化为泪水夺眶而出。美美哭了,泪水从两腮流下,但是她却不能哭出声来。


这时候,他的性衝动,也难以自制了。他迅的脱下裤子,美美惊叫一声,想掩住自己的眼睛,才记起双手被绑著。


美美的内裤给切碎了,那个人才真正的进入亢奋状态。他以迅速的手法,将自己的内裤脱下来,全身赤裸的。但美美虽然只是半身半裸,但身上的衣服已支离破碎,这不规则的破碎美,可能反而会激发起对方的极度兴奋似的。


这人露出婪的、狰狞而渴望的眼神,望著美美发狂。而他的两隻手,则好像是游水似的,游遍她身上每一寸地方。他的手像子似的紧模玩著美美嫩滑的身躯。美美给摸得全身发滚,也不晓得是自然的生理反应,还是死惧。不过,自己的生理,确实起了兴奋的感觉,这是事实。


她的反应,越来越为强烈,以至低吟地发出了叫声。这依依唔唔的叫声,更令对方仿似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似的。


突然间,他俯身而下。用口去吮啜她的身体,乳房,用舌头去吮她的雪白身体。他的舌头,越舐就越是用劲的,越是卖力,越是肉紧。


这时候,对方不似在强姦,而是像服侍自己的太太似的,这人确实是有点心理变态。美美给他连串的手口并用,却是给活活折磨死似的,特别是他的口舌,沿著于她那润滑而敏感的地带时,更是要命。


美美虽然被紧紧的绑了起来,身躯仍是可以左摇右摆。她扭动了腰,好像要摆脱,但是,又似在享受著高潮。他毫不放过这个机会,紧紧的抓紧著不放,紧紧的舐著。最后不设防的最后防线,面临失守,她狠狠的用眼睛盯著他。


但是嘴巴被紧紧的绑著,不能讲、不能骂、也不能叫,这是最痛苦的事。然而,对方却还是面有得色的,丝亮没有半点羞耻似的,他双手按著她的乳房,运用劲力搓揉著。


美美作最后的努力,不断的扭动,希望有奇迹出现。但是,奇迹终于没有像神话的出现,终于得呈了,进入了美美未经开发的阴道……


随著美美一声呜咽的惨叫,她的初夜,第一次就丧失在这头色魔的阳具上。她痛苦的咬紧牙根,汗珠从她的额角一直的渗了出来。她的手紧紧的握著拳头,遭攻陷的痛楚,只有处女才知道。


对方满足的笑了,但他并没有停止,他只是满足和享受。


深渊好似是无底和无尽的,但他却饱满地填补一切空隙去喘气似的,这种滋味真是前所未有。对方似是一具巨大的火车头,强烈的拖力、强烈的衝剌,不断的抽插……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也不知经过多少次的衝剌了。她只是觉得,湿润的液体遍佈著自己的私处,湿润如水。


美美给蹂躏得欲生欲死的辗转反侧,陷入极度痛苦。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


美美的口部依然绑著,不能叫出声来,但心底裡已是作出连番嘶叫。但对方在疯狂的玩乐之中,竟然连口水也滴了出来。


最大的侮辱,亦莫过于此,美美闭起了眼睛,不愿看见这污秽的一幕。但对方却可以尽情的发洩,却是疯狂开心的笑了起来。半生不死的美美,第一次尝到性滋味,但却是强姦式的。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对方才从疲倦之转醒过来。经过了发洩之后,他才知道做了错事般,惊惶地急忙而起。


「我警告你,我而家放走你,但系你唔能够叫!」对方又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道︰「若然你唔知趣,我就即刻杀了你!」


美美猛然摇头,对方才得意的站起来,慢慢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足足被绑了个多小时的她,这时候,才如获大赦似的。


把她逐一解开了绳子之后,将她踢出车外,然后才驾车扬长而去。


美美这时眼睁睁看著他远去的背影,呆呆地坐在地上,回想刚才跟马仔的时刻,现在彷彿天地无处可以容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