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某人

时间:2019-04-19


(一)心动的感觉


一切都一切都应该从头说起,那是一个惬意的下午,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我们的女主角张筱筱正在去电玩城的路上~ 她有个特别的爱好,就是夹娃娃,家里边大大小小,千姿百态的娃娃已经摆不下了。今天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新出的「喜羊羊」玩偶。


作爲一个骨灰级夹娃娃选手,不曾想竟然在今日折戟成沙,都夹了100多次,200多块钱了,一隻隻喜羊羊依然待在玻璃框中似乎嘲弄著的眼神盯著她。


因爲,就两个喜羊羊窗口,其他等不及的人也颇有微词,在背后小声的议论著什么。


「要不我来帮你试一试吧?」突然一个温柔的男生在左侧响起。


张筱筱转头一看,隻见一个特别帅气的小伙子,牵著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姑娘,大概6、7岁的样子,甚是讨人喜欢。


还没等张筱筱回複,男生又主动说了:「是这样的,今天我带侄女来夹娃娃,她特别喜欢喜羊羊。但是排了很久的队也没有排上,她晚上就要赶飞机回家了。所以,您看,要不我帮你试一试?」


其实,张筱筱也正玩得有点心烦,她正好休息一下,如果能加上来更好,如果夹不上来也没事,毕竟是个大帅哥呀。


「嗯,那你来试试吧!不过我的币隻够夹5次了,你先夹著,我再去买点币。」


张筱筱冷淡的回答道。


「不用了,我这的币可以夹上个50多次,而且,隻要给我侄女夹上一个就行了,你就在这帮我加油就行。谢谢你了哈」


「谢谢阿姨,你真的超级漂亮哈,我要是有这么漂亮一个婶婶就好啦!」小姑娘雀跃的、甜甜的冲著张筱筱笑说著。


虽然童言无忌,可还是把两个小大人整得羞红了脸。小伙子,赶紧接过了控制按钮,演示了突然的尴尬。


很快,张筱筱的5次机会用完了,依然一无所获。小伙子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哈,待会如果夹到了,第一个就给你哈。」


「没关系,你继续~ 给小妹妹夹到更重要。」


「谢谢小姐姐,你真的又漂亮又善良啊。不过,我也觉得第一个给你啊。」


小妹妹真诚的说到。


一路无言,小伙子继续认真的夹著娃娃,当小伙子隻剩10次机会的时候,终于夹上来了第一个,「这个给你,感谢你了哈!」


同时也听到小姑娘雀跃的跳起来了,「叔叔真棒,我好喜欢你哦。」


「还是给小姑娘吧~ 我离家近,随时都可以过来的。」


「没事,说好的,第一个给你,」说著硬塞到了张筱筱手里,「而且,我已经掌握了诀窍。」小伙子神秘的笑著说道。


果不其然,剩下的9次机会,果然又整了5个上来。


然后,张筱筱4个,小姑娘一人2个,十分开心的抱著娃娃,并让给后面的人去夹了。


「刚那小伙子,真的很牛啊,应该是打破这台机器的记录了。」


「对啊,我听说,之前最高纪录是一个人一天夹了3个,这个娃娃太光滑了,夹起来的难度很大的。」


背后的人窃窃私语。


「你好,我叫庞世峰,今天非常感谢你。」


「我叫张筱筱,应该感谢你才对啊,不过我有个疑问哈。」


「请说!」


「爲什么你开始都夹不上来,直到最后几次突然有如神助哈?」


「因爲,」庞世峰故意停顿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夹娃娃,前边一直都是在适应手感和力度,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师父呢。」庞世峰说著还不好意思的看著张筱筱。


「哇!第一次夹娃娃就这么厉害了啊!赶紧的,加一下微信,以后,夹娃娃遇到瓶颈,就直接呼你啦~ 」张筱筱开心的说著,声音都不自觉大了起来。


「好的,我也正有此意呢,能够与这么个大美女一起夹娃娃是我的荣幸。」


庞世峰赶紧接话道。


「哼!叔叔真过分,合著跟我夹娃娃就不开心咯,我就不漂亮咯。」小姑娘吃醋到。


「漂亮,漂亮,飞雪(小姑娘)是最漂亮的啦!」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说完还相视一笑。


「哼哼哼,这还差不多。」笑容一会就浮上了可爱的小姑娘脸上。


「原来你叫飞雪哈,很好听的名字啊!你这么活泼,皮肤这么雪白,真的挺合适你的。」


「谢谢姐姐,你名字中的xiao应该是『幽娟松筱径』的筱吧?大小的『小』我觉得不符合你的气质~ 」小姑娘认真的说到。


「这你都知道啊!这是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张筱筱十分吃惊道,要不是她名字中带个筱字,这首诗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


「还好吧,我都7岁了呢,我叔叔7岁的时候可是家族里边有名的小才子。


而且这首诗的标题叫做山中别庞十,我叔叔刚好排行第十,所以,特意将这首诗教给了我。「小姑娘一本正经的继续道」你看啊,叔叔是庞十,这首诗里还有个『筱』字,你们多有缘啊。要不你做我的婶婶吧,我以后还管你叫姐姐。我真的超喜欢你呢。「


「这……」尴尬,无言的尴尬……两个小年轻真的是招架不住这个自带红娘体质的小姑娘哈。


「那啥,我们得先回家了,下次有机会请你吃饭哈。今天真的感谢你了,筱筱大美女。」


「嗯,应该是我感谢你啊,说好了,下次我请客,微信联系,拜拜了。」


在回家的路上,帅气的、聪明的、有才气的庞世峰就再也无法在张筱筱的脑海里消散去。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心动,这种感觉真好!


这是一个隐蔽的房间,灯光昏暗,房间里摆放著各种道具。


一个绝美的胴体,绑在房间正中央的椅子上,修长的双腿被绑成了一个大大的一字,双手被反绑在椅子靠背上。


浑圆的屁股,微微向前倾。特别吸引人的是大腿根部那耀人的一抹红,潺潺淫水几乎流了一椅子。绝美的蝴蝶穴也正在一张一合的律动著,给了人更加大的诱惑。


不过,绝美胴体上面有著很不和谐的几道红色的鞭印,让人心疼而又兴奋。


再往上,就是一张冷豔的绝世面容,嘲弄而又冷眼看著前边那个胖子。


对,是个秃顶的肥腻胖子,面容倒是挺慈祥,「真是个好苗子,才甩了几鞭子,就出了这么多水,真他妈骚。」说完,还晃了晃手中的皮鞭。


「干你该干的事情,别得了便宜卖乖,要不是因爲他,你有这样的机会吗?」


女子一脸正色道。


「好说好说,调教几次之后,你就该求著我草你了。像你这样的女人多了去了。」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说完,便歪著那道貌岸然的头直接朝那绝美的蝴蝶穴凑去。


「请你记住,除了绑我和解绑的时候,你都不可以碰我的。你好歹是个大学教授,怎么说的话这么粗俗!」女子依然冷静的答道,但声音中分明又有了几分激动。


「是啊,我不碰你,闻都不让闻吗?」男人戏谑到。「妈的,好鲜的逼味儿!」


「不过,你被我绑在了这儿,我想在想干什么都可以。不知你听说过『三年不亏,五年血赚』的段子没?」男人邪恶的笑著说。


「你可以试试。」女子说完之后,便闭著眼不在搭理他,神情中尽是嘲弄。


男人也不再废话,他知道这女的通过言语攻击并不会有太大的起色。隻能通过物理上的虐待看有没有机会激活她心中最深处的M情节。


暗室中的处罚仍在继续……


谁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的?


人的一生会有很多的际遇,你真的不知道你今天遇到的是天使还是恶魔。遇到了真爱当然很好,可是,千万不要把爱一次性打出去,很有可能会万劫不複。


庞飞雪最近就遇到了这样的苦恼,今年她刚好15岁,成绩优异,品德优良。


不仅漂亮,而且多才多艺,在她们高中是绝对的校花。可是,就在这学期,转学来了一个超级大帅哥。


原本,永远的年级第一庞飞雪同学在最近的几次考试都隻能屈居第二。这让她著实憋著一股劲要胜过这帅哥一次。可意外的是,几天前的一次篮球比赛,大帅哥的飒爽英姿竟让永远高傲的庞飞雪忽然间有了心动的感觉。


可爱的庞飞雪同学,现在就很尴尬了,一般都是她让别人尴尬的。现在体会这种矛盾的心理,实在是让她哭笑不得。首先,在学习上,该名同学是她头等敌人;而,她那心动的感觉又让她对他半点恨不起来。说起来,最让她生气的可能就是,平时她永远都是衆人焦点;如今不仅焦点渐渐不稳,连抢了这等地位的人也对她爱答不理的。虽然,她看不上那些对她各种献殷勤的男生,可是她也接受不了有人会对她如此冷淡。这剧情发展不对啊!再怎么样我也是女二,怎么著就会遇到这么强大的一个对手呢?过分了啊,老铁。


于是乎,可爱的飞雪就在这似动不动,似怒不怒的心跳中煎熬著……


 


 


 


 


 


 


(二)调教


密室。


「慧儿,你这名字是咋想出来的?我总感觉还是以前的名字叫起来有感觉……」秃头的慈祥胖子淫荡的望著那个被叫做慧儿的绝美女人。


「万子平,我真的很讨厌你的声音,我时间很宝贵,完事了就赶紧滚,我不想多看你一眼。」慧儿恨恨的看著被称爲万子平的人。


啪!万子平手中的皮鞭非常凌厉的打在了慧儿的嘴上,差点把她眼泪打出来了,隻见神情中的仇恨更甚,可是更多的分明是一种无奈、羞辱的感情。其实,因爲鞭子是最柔软的羔羊皮编制,而且万子平的手法又十分考究,打在肉体上并不会特别的疼。但更多的是一种让慧儿羞辱的感觉,她并不熟悉这个男人,然后,第一次见面就赤身相见,全身更是绑著让人屈辱的红绳。无耻的万子平恶狠狠的说道:「叫你一声慧儿,是给你脸了是吧?你现在充其量就是一个女仆、一条母狗,绑著红绳的母狗。你要自己不乐意,干嘛自己把衣服脱了。把这大腿劈成这么大一个一字,想说明自己瑜伽练得好?很柔和是吗?别以爲自己很高尚,老子刚绑你的时候根本都不想碰你,肮髒的母狗,恶心。老子没让你说话,你就闭嘴。


瞧你这操行,鞭了没几下,看著骚穴的水流得,啧啧啧……「说完,又娴熟的操练著鞭子,往美人那绝美的蝴蝶穴上撩了几下。


此时的慧儿是极度生气的,她特别想反驳,可这令人讨厌的人说得又没什么毛病。按照慧儿的身手,她是可以秒杀万子平的,她曾经专门学习过巴西柔术,而且天赋极高。奈何此时被那讨厌的红绳给制住了,气得她全身颤抖,硬生生憋著一口气,低下来头不再言语。哪怕拥有独特触感的皮鞭触摸在那因爲快感充血而极度敏感的小穴上都没有让她有半点感觉。


眼看著骄傲的女人不再言语,万子平知道此时也不必多言,羞辱的效果已经出来了。于是他又按照节奏重新拍打著慧儿其他敏感的地方。一会儿拍在那丰满的咪咪上,一会儿拍在那平滑的腹部,一会儿拿著须须挠著女人秀气的脚底,一会儿游泳皮鞭从女人白玉般的脖子间拂过。期初女人因爲生气而迟迟没有反应,慢慢的竟然也沉浸在其中了。潺潺淫水又渐渐多了起来,伴随著女人压抑的呻吟声显得格外的诱人。


「咔嚓。」突然一道灯光打在了慧儿的身上。


「你在干什么?」慧儿厉声喝道,一下子从迷离中惊醒过来。


「自然是拍照啊,这么美的风景可不得记录下来吗?」万子平无不讥笑道,「我不仅要拍,而且要大拍特牌,不仅要把你前边后边整体都拍进去。你这挺翘的胸,鲜嫩的穴,我全他妈要拍成特写,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多么的淫荡!」


「谁让你拍的?」慧儿都快急哭了,但声音分明少了之前的那份气势。


「我记得规矩隻是说不让我碰你,其他可没有规定哦!」万子平强词夺理到。


「可也说了不让把这件事情传播开去啊!」


「对啊,我隻是拍下来,又不打算带走。刚刚那样说完全是爲了取悦你。我已经听你老公说过,他带你野外露出好几次了,你每次玩得都挺欢的。谁知道,气质这么好的女医生,竟然是个臭不要脸的暴露癖,哈哈,笑死个人了。」


知道图片不会传开,慧儿稍稍安定了一点。她知道自己要少说话,不能让那恶心的人得逞,于是很快便又从激动的情绪中冷静了下来。神情又恢複如初,甚至有点寒意,让不小心看到她眼神的万子平打了好几个寒颤。


伴随著不停的咔嚓声,慧儿又多了几分快感,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的那几次野外露出,有好几次都特别危险。甚至,她心中还在暗暗的想象著有一条自己的全裸照片被全世界的男人都看到了,他们对著她的照片一顿狂撸……


万子平看著迷离中的慧儿,心中无限感慨,嗯,这可真是个好苗子。他自问自己也是见过各色美女的,但无疑这个慧儿是他见过最美的女神,而且这女人还有著这么强烈的暴露癖。每次,当他镜头打在女人的胸或者小穴上的时候,明显得能感觉到慧儿的激动。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再一次长时间的小穴特写定焦的时候,慧儿竟然喷了!


虽然,量不大,但是,那清亮柔和的幅度甚至都有了一股让万子平感动匍匐的想法。可是,这个是调教哎,这是女奴,可不是女神呀!万子平是想羞辱慧儿的,可是这节骨眼上,作爲一个资深的调教者,心中所想不是暴虐的玩弄,竟然是感动和爱!这要是传将开去,他万子平在字母界的名声可就毁于一旦了。于是,他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好鲜的逼味儿啊!」


作爲在场的另外一个人,此时的心情也是很糟糕的。明明不喜欢这个人,明明不想来这儿进行所谓的调教,明明不想拍这些色情的照片。跟老公玩野外露出是一回事,跟这头恶心的猪玩sm又是另外一件事情。可是,万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她竟然喷了?难道,慧儿我真的这么淫荡么?其实,对于慧儿来讲,潮喷这种事情真是可遇不可求,完全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无论是老公的大肉棒九浅一深,亦或是加藤鹰之上帝右手刺激G点肉,特不会十拿九稳的让她喷出来。慧儿,表示很尴尬,她竟然在这么恶心的人面前喷了出来!什么?好鲜的逼味儿?


怎么又说了一遍,不应该借机羞辱我吗?这万子平不正常啊!难怪,那些男人这么喜欢我这看起来挺丑的小妹妹,原来真的好鲜哦!女人啊,还真是感性的,哪怕理性如慧儿,此时也是一顿乱想著。她此时,竟然因爲讨厌的万子平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而窃喜了起来。不过,没等她迷离多久,那肮髒的手竟然碰了上来!


「干什么!说了不能碰我的。」虽然慧儿的声音有点急,但竟然多了一丝丝之前从来没有的娇羞。看来,不管什么女人,隻要能让她在合适的时候高潮,她都可以变得很温柔的。


「换种姿势啊,哟,你看你喷完之后整个房间都香了起来,太刺激了。我都快忍不住了。啧啧啧,你看你这身子的潮红了,比之前软多了。爽吗?哼,还不愿意,跟我玩多了,保证你爽个够!」说完,又开始忙活了起来。


令慧儿意外的是,他竟然把红绳解开了,并且没有继续要绑的意思。隻见她身上绑的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印子都有些发白了。接著万子平递过来一块温热的毛巾,「稍微收拾收拾,休息一下,活动活动,别伤著了,这个游戏玩一天两天都可没什么意思。你那淫水也稍微整理一下,不要妄想来勾引我,骚……」结果被慧儿一瞪,母狗两个字硬生生没说出来。


慧儿接过毛巾,也不再搭理他,稍微把小穴那擦了擦,喝了口水,就坐在床上休息了。


过了一会,万子平见慧儿身上的印子消散的差不多,便命令道,「把这套内衣穿上,你这皮肤恢複得挺快的嘛,年轻就是好。」


瞧了一眼,隻见床上有件黑色的内裤,红色的内衣,还有一双蕾丝边的黑丝,慧儿皱了皱眉,这不是一套女仆装吗?之前叫我女仆就算了,现在还要继续羞辱我?


「赶紧的,这套女仆装穿在你身上一定特别的诱人,别耽误时间了,我待会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什么?还有什么比我还重要。这是慧儿心里的第一反应,她也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什么时候自己竟然爱上这个活动了?虽然,不乐意,慧儿还是很不情愿的把这套内衣穿上了。


摆著了拍了几张之后,万子平说道:「这样,你跪在穿上,背朝著我,头发甩在右侧,头微抬。对对对,就是这样,屁股稍微再抬高一点,嗯嗯,不错,不错。像条母狗了,别动,准备拍了。」


于是乎,一张绝美的照片便呈现了出来,隻见慧儿上身著红色内衣,内衣的线条与美背相衬得极爲有美感,特别的有肉感而又精緻无比。黑色丁字裤堪堪遮住了绝美的小穴和菊洞。内裤的后边是镂空的,下沿是红色的蕾丝带,黑红交映,显得极爲性感。另外就是绑在腰上的黑色腰带,系上了蝴蝶结,又平添了一丝可爱。更让人热血沸腾的是美腿上的蕾丝边丝袜,把美腿衬托得更爲透亮和紧緻,让人欲罢不能。


「来来来,接著坐在椅子上,最后一组照片。」说完,又拿起了之前的红绳,「坐在椅子上。」


由于轻车熟路了,慧儿也没犹豫,摆上了一开始的动作,任由万子平又绑在了椅子上。不过让她意外的是,万子平走开了,慢条斯理的把摄影设备都收了起来。


「你不是说最后一组照片了吗?」没有人回应她,甚至万子平都绕到了她背后,淅淅索索不知道在收拾著什么。


过了三分锺,隻见万子平搬了一个小台子走到了她面前,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穿一件衣服,黑黝黝的大鸡巴雄赳赳气昂昂的指著慧儿。


「你要干什么?别碰我。」慧儿焦急的说著。


「自然是干……」万子平故意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盯著慧儿,她越是焦急,他越是欢喜,「……重要的事情啊!碰肯定不会碰你的,我可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但老子会射你脸上。妈的,你倒是爽够了,这下该我了。」


「你敢!」


「你倒是打我啊,哈哈哈哈,」万子平,一边说著,一边撸动著,「爲了今天,我可是忍了半个月啊!」


慧儿倒是慢慢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越是著急,越是让这个贱人得逞。于是乎,熟悉的寒霜又恢複到慧儿的脸上。


对于,万子平来说,你若是焦急,我有征服感;你若是盛气凌人,我又有僭越的快感。隻要是你慧儿大美人,隻要射在你脸上,我就会开心死了。


随著一波一波快感袭来,很快,万子平就忍受不了了,「我来了!美人!……」


一股,两股……十几股……大多射在了慧儿的脸上,有的是射在了内衣上,有的射在了内裤上,有的射在了丝袜上。随著激情的射精结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万子平竟然从台子上甩了下来!「哎呦……」随著一声惨呼,过了半天万子平才爬了起来,右边身子,有的地方红了,有的地方破了,有的地方紫了。要不是他身肥体胖,估计骨头都有可能摔断。


看著讨厌的万子平甩了个狗吃屎,慧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可她那美丽的最后微微张开的时候,肮髒的精液就不听话的往她嘴里鑽。结果,美人的讥笑戛然而止。万子平恶狠狠的看著她,「本来隻想让你待十分锺的,那你再这儿再待个半小时吧。」说著,按了椅子上一个开关,「绳子半小时以后会自动打开的。你慢慢享受我送给你的洗礼吧,哈哈哈哈,哎呦……哎呦……」完事之后,就一瘸一拐的走了。再不走就是死啊,万子平知道自己玩过了,心里还有点害怕呢,这小妮子多厉害,他可是好几年前就知道了。


可怜的慧儿,就这样被遗弃在了这讨厌的密室了,周身都是肮髒的精液,那恶心的气味,让她感觉到了无限的屈辱。她不小心发现,竟然又开始流水了,自己真的这么淫荡么?


半个小时候后,慧儿洗了个澡,把密室稍微收拾了一下,穿上之前的衣服,就离开了这里。


「哼,姓万的,你要小心点。还有,老公……如果今晚上你不狠狠要我的话,我就把你给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