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姨子的暧昧

时间:2019-04-24


我今年二十八岁,已经工作了5年了,今年刚刚结婚,老婆是和我已经同居了5年的女友。女友身高1米60,皮肤特别的好,也比较丰满,D罩杯吧,反正我一个手掌握不住。我们俩做爱的时候,她也很奔放,能尽量的满足我的各种要求。


按理说,我应该是挺满足的了,可是只有我知道,我在床事方面,已经对她感到厌倦了。可能在一起时间长了,大家都会有这种感觉吧,和一个女人在青春年少的时候,整整在一块儿待了五年,对彼此的瞭解程度恐怕都会超过对方的父母吧。


所以我现在很怕和老婆上床,不是我不行了,而是我没有那个想要的感觉,而且每次时间也很短,自己都能感觉到是在敷衍了事。但是我的慾望反而越来越大,我上网下各种的情色片,偷拍片……


去年夏天的一天,老婆突然跟我说:「我姐姐今年要研究生毕业了,想来咱们所在的城市发展,你有什么意见?」


我能有什么意见啊,这事情哪轮得到我来发表意见撒,于是我就说:「来就来嘛,来这裡也好,你们姐妹俩如果都留在这裡了,将来岳父岳母来了也方便,呵呵。」


老婆说:「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就是她来了得暂时住咱们这裡,现在外面的坏人这么多,她刚来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出事,她这么大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哎!」我一想反正我们的房子房间也够,住著也不错,假如我不在家,她们还互相有个照应,于是我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那天晚上,老婆很高兴,用嘴含著我的小弟弟,让我爽了一个多小时。往常这种待遇只有老婆自己想要的时候才会有啊,哈哈我开始期待大姨子的到来了。


我其实在几年前就见过这个大姨子了,她当时刚考上研究生,有一次来我们这个城市考试,住了短短的两天,那次是我去火车站把她接到家的。


大姨子个头和老婆差不多,皮肤也是极好,最诱人的是满脸的清纯,说话细声细气的,笑起来很腼腆,整个人看著肉嘟嘟的,我就是喜欢这种萝莉型的,就像日本漫画中的人物一样,可惜大姨子的胸部太不凶了,估计也就A罩杯多点,比起老婆来差远了。不知道这几年长大了点没有,听说到现在还是没有男朋友,如果还是没人滋润的话,我估计发育的可能性不太大了。嘿嘿,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啊。


有天我下班后回家,开门的时候发现迎接我的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你下班啦,XX去买菜去了,她一会儿就回来了。」我抬头一看,呵呵,大姨子跟我想像中的样子差不多,胸部果然还是很小,但是好像有长大一点哦。我可能注视的时间有点长了,大姨子的脸一下子有点红了,我也赶紧转移目光,刚想说点什么,她已经接过我的包,扭身进屋了。


恶念就像一颗种子,如果你不浇水的话,它可能会安静的永远躺在那裡,可是假如一旦你放纵它,给它浇水施肥,它会瞬间的茁壮成长。以前我从来没想过会和大姨子有什么什么,可是就因为前几天的那个小小的念头,今天我就开始注意她了。


从后边看,她两肩窄窄的,如刀削一般,顺著优美的曲线流畅的滑到细细的小蛮腰上,盈盈一握,圆盘型的臀部显得不大不小诱人无比,美味啊。这往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奸笑ing……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我早已习惯了下班后马上回家,然后和老婆、大姨子一块儿做饭,聊天,说笑。我每次出门归来,买礼物也买两份,好感是需要培养的嘛。可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啊,这可把我著急的不得了。不行,必须赶快找个办法,行不行,总得先试探一下啊。


家裡就一台电脑,大姨子又是一个网虫,只要有时间基本都泡网上了。而我和老婆呢,对那个兴趣不大,于是电脑基本就属于大姨子一个人的啦。为了上网方便,我把电脑放在了床边,这样每次大姨子来上网只有来我们屋才行。经过详细设计后,我开始行动了。


大姨子又准时的坐在了床边,开始查那些化妆品了。我就和老婆说:「亲爱的,电脑让咱姐佔住了,咱俩怎么办啊?」老婆可能也无聊,就说:「你说干吗吧?」我说:「下五子棋吧。」


于是摆好棋子,我们就开始了。我不断的调整姿势,让自己不断地靠近正坐在床边的大姨子,由于心裡紧张而且总不能一步到位啊,所以动作调整的有点频繁。


老婆说:「你老动个什么劲啊?」我解释说:「废话,你老趴著不累啊,反正我受不了,胳膊都麻了,赶紧下吧你,又快输了,哈哈。」就这样不断地找借口,并且我事先把被子都抖落开,我借被子做掩护渐渐的我的脚碰到大姨子的腰臀了。


我的眼紧紧的盯著棋盘,脚背却轻轻的蹭向目标的腰臀。紧张啊,估计各位同道,应该有类似的经历吧,比如第一次偷看女生的底裤,第一次袭胸……就是那个感觉。心怦怦的跳著,手裡还不能停,不能让老婆察觉。


我蹭了几下,发现大姨子没什么反应,我有点犯嘀咕了,难道是我用的力不部够,没感觉?还是她上网太入迷了?这样那就继续试探她的底线吧。我的脚背从腰臀部开始向她臀部外侧的大腿进发。


由于天气比较热了,所以大姨子只穿了一个秋裤,我的脚都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内裤的痕迹。我的脚感觉到了她的体温感觉到了肌肤的柔软,在这种异样的情况下,我的感觉细胞格外的敏感,她的每一寸柔美我都格外清晰。


男人在整个性成熟期内,最值得怀念的我感觉不应该是每次和女人的深度交流。眼对眼的沟通,肉与肉的摩擦,体液与体液的交换在最初固然有著迷人的魅力,让人欲罢不能。


可是随著时间的推移,随著男人体能的回落,这些感觉恐怕会逐渐淡去,甚至会让一些人畏之如虎。但是不会随时间逝去的是那一次一次心跳的感觉,是第一次尝试的禁忌的快感和刺激,无论多少年后,假如你还能想起当时的那种感觉的话,你的心肯定也会如当初一般,会怦怦的跳动,血液会慢慢的涌上脸部……


大姨子还是没有动,这让我很是诧异,她到底是沉迷于网络还是故意放纵于我?甚至于,她这个连男朋友都没找过的处女,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代表著什么?我迷惑了,但是我的脚依然在轻轻的摩擦著。


快乐并疑惑著,伴随了我整个晚上。经过第一次的尝试后,不管大姨子是出于哪种情况吧,但是结果是最重要的,她反正没有阻止我。于是我在今后的几天裡,开始用手轻轻的碰触她的身体。


当然了,一定要小心不能让老婆看见。老婆可是过来人了,如果被她发现了那还了得,谨慎再谨慎啊。在后来的碰触中,大姨子可能也感觉到有点异常了,但是可能是感觉有点痒之类的,她也就扭动一下但是身体会马上回到原位。这真是让我乐不可支啊,于是我更加的过分了。


我慢慢的把手掌张开,轻轻的覆盖在大姨子的半边香臀上,慢慢的靠向她的大腿外侧,用整个手掌不断地摩挲她的肉体。隔著秋裤,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和柔软,她难道一点也感觉不到吗?她的态度代表著什么?这个问题让我久久不能入眠。


后来的某天晚上,我加班回来的晚了,老婆都洗漱过准备睡觉了。可大姨子依然在电脑前忙碌著,原来单位给她佈置了一个任务,可她却没有头绪,我就在旁边帮她参谋一下,但是看来是要熬到深夜了。


老婆实在困的不行了,就跟我说:「你帮咱姐弄吧,我先睡去了。」今天我本来是一点念头也没动的,可是想不到这么大一个馅饼儿突然砸我脑袋上了。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我连忙义正言辞的答应,保证完成任务。老婆走后,我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量著大姨子,她已经换了睡衣了,由于衣服宽鬆,不知道裡边的情况,但是我的心开始蠢蠢欲动了,因为我知道大姨子这个时候通常是不戴胸罩的。具体如何,还得一会儿亲自观察啊,嘿嘿。


我一边帮大姨子提出一些意见,一边用整个身体开始有计划的向她靠近,肢体不断地进行边缘性摩擦。哇,太爽了,以前光用手轻轻碰触跟今天的整体平面接触的感觉真是天差地别啊。


当我整个身体虚虚的笼罩住她的整个背部时,我的胸膛轻轻的接触著大姨子的整个后背,她的体温隔著衣服缓缓的流进我的身体时我差点忍不住舒服的发出声来,我强忍住把她一把搂紧怀裡的衝动,咬著牙往后撤了一些,可是不知不觉中,我的小弟弟已经立正了。我感觉到一团火已经熊熊的燃烧起来了,不管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上一个新台阶。


我的手慢慢的靠近她的腋下,由于她俩手都放在键盘上,所以腋下没有一丝的阻挡。手碰到睡衣的一瞬间,我的手颤抖了一下,稳住,千万不能激动。


我的喉头咕咚的一下嚥了一口口水,嘴裡有点发乾,心跳的也非常疯狂,心跳甚至带动著我整个身体都在跳动,我额头上的头髮都随著心跳在一下一下的摆动。


手继续前进,前进,终于,指尖瞬间碰触到了一抹揉腻,可还没等我来得及品味的时候,只看大姨子突然抖了一下。我的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心说:「完了完了,这下她该生气了吧。千万别大喊,让老婆知道了我还不废了啊。」


我当时那个后悔啊,「哎,手真他妈的欠,你说你就缺这一点吗,老婆的那么大你想摸不就摸到了吗,在这裡废这个劲干嘛!」我正在胡思乱想呢,可大姨子继续在写东西,没什么后续动作。我感觉我瞬间又复活了,心裡瞬间的大起大落让我有点莫名的兴奋。我从侧面偷偷的打量著大姨子,发现她脸上没什么变化哈哈,没事儿!这个发现让我欣喜若狂。


那既然这样,老夫就不客气了,我感觉有点意气风发,前方无论出现多大困难都难不住我了似的。我的手马上回到原位,但是没有再直接去接触她的乳房,我又开始耐心的一毫米一毫米的靠过去。手终于又接触到了,我感觉她又抖了一下,但是这次抖的很轻,我想,有门儿!


得到了提示,我变的大胆了很多,我的手掌轻轻的覆盖到大姨子的乳房下边缘,啊,真爽啊,软软的,温温的,关键是这种感觉太刺激了。大姨子可能有点受不了,身体慌忙的往后错了一下,撞入了我的怀中,这下吓得我也不轻马上清醒了不少。有点冒进了,还没完全试验好是否真的安全,看来还得收敛点儿。


我看大姨子快写完了,我的心也越来越急,我希望她永远这么写下去,可是显然不可能了。我一咬牙,豁出去了,反正摸她已经被她知道,一不做二不休。


我把手掌虚空笼罩著她整个乳房,然后慢慢的靠近过去,突然,掌心首先碰到了衣服,而且还有一种硬硬的感觉,我瞬间的疑惑后马上清醒。


哈,碰到豆豆了。先前的犹豫,害怕等等情绪一下不见了,我的手掌坚定的罩了上去,我的手整个托住了她的乳房下半部分,指头托著上面,食指的指肚准确无误的按到了乳珠上乳房盈盈一握,刚好被我一手掌握,乳珠硬硬的,我拿指头颳了一下,她的身体剧烈的跳了一下,就这一下引的我狼性大发,另外一隻手也迅速的圈了过来,强硬的握住了另一隻酥乳。


她已经呆住了,除了身体的本能引发的震动外,她好像已经不能思考了。时间可能只过了一瞬间,可是我们俩个好像已经过了很久,正在整个时候,老婆的声音在隔壁响起了:「还没弄完吗,赶紧睡觉了。」


听到话声,我们俩都突然一震,又迅速的分开,大姨子赶紧收拾东西,嘴裡说:「好了,我自己弄吧,赶紧睡觉去吧。」我这个时候,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接口,只能僵硬的点点头,去那个房间了。


老婆的呼吸声均匀的响起了,她已经睡著了。可我的眼睛在黑夜中还是睁得的大大的,我睡不著,一直在回味著掌心的温柔,更多的却是疑惑于大姨子的暧昧态度。


她今天是没反应过来还是被挑起了春情?她到底会不会怪我呢,老婆会不会知道呢?我到底该怎么著,事情还继续往下发展吗?人的贪慾是永远不会满足的,我期望著更多的收穫,但是我更怕舟覆人忘。


机会很快就来了,老婆单位组织星期天去旅游。哈哈,老婆会有一个晚上不在家,真是天助我也。我早早的就开始筹划了,想好每一个细节,保证务必万无一失。


週五下午,老婆她们出发了,我下班后急匆匆的回到了家中。过了一会儿,大姨子回来了,老婆旅游地额事儿她也早知道了,所以并没有表现的反常。


她问我晚上想吃什么,吃什么她去做。这哪能啊,我就连忙说,都上了一天班了,都累呼呼的,甭做了,今天晚上我请你吃好吃的。


大姨子欣然同意,她也有点懒哦。哈哈,入我毂也!


我们吃的烧烤,我估计多点了几瓶啤酒。


大姨子问:「你喝得了那么多啊?」我说:「你不喝吗?你这都工作了,应该锻炼锻炼了。」我说的让她有点心动,她还得意的对我说:「其实我能喝著呢,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我自己喝了一瓶多呢。」我心裡嘿嘿笑了一声,心想就怕你不喝,嘴裡却说著:「你自己可估计著量啊,别喝多了,别一会醉了回不了家,我还得背你走,虽说是亲戚,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嘛,小心我佔你便宜哈。」大姨子脸红红的,羞涩的笑了一下,没吭声。


就这样我们边吃边聊著,我个人比较能说,而且又是提前计划好的,所以话题一直没断,她也一直兴致勃勃的讲著她学校中的事情。


酒慢慢的少了,不过她也就喝了不到一瓶,说什么也不再喝了,剩下的我只好都灌我肚子裡了。


我见气氛冷下来,于是适时的马上提出回家。作为一个有理想、有知识、有手段的色狼,察言观色是必不可少的,切记。


回到家后已经快十点了。估计酒劲上来了,大姨子洗漱后很快就睡觉了。我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无聊的浏览著网页,心裡也在不断盘算著我的计划。我看时间还早,这会儿去实施我的计划有点太早,于是我也躺在床上养精蓄锐。


迷迷糊糊中,我睁开了眼,也不知道几点钟了,突然想起隔壁还有个睡美人呢,我一下子睡意全消。


想起我的那个计划,我顿时感到一阵兽血沸腾,再也躺不住了,于是我轻轻的起身,蹑手蹑脚的来到另一个房间门前。


我的手慢慢的握到把手上,然后轻轻的旋转,咯吱咯吱的响声在夜晚凸显的如此刺耳,我不得不停下来观察一下屋裡的动静。确认没事后,我打开了门走了进去,屋裡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就是从窗帘逢儿裡漏出的一点点光线,我的心怦怦的跳著,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我站在门口慢慢的平复紧张的心情。


终于挪到了床边,我彷彿已经闻到了大姨子的体香,我蹲在床边仔细的打量著她的睡姿。我早就听老婆说,大姨子睡觉极其稳,几乎是雷打不动。刚才就算我再小心,可是弄出来的声音还是不少,可大姨子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是名不虚传啊,嘿嘿。


现在从哪下手呢,我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大姨子稍微侧著点身,一隻胳膊搭在胸前,正好把右边的乳房挤的高高的,睡衣的两个扣子之间也被挤开了,露出了一片白腻的胸肌。


我的手颤悠悠的伸向了那片高耸之地。时间极长又好像极短,我的指尖终于碰到了,凉凉的,软软的,巨大的满足感瞬间袭遍全身,我的喉咙艰涩的嚥下一口口水。


我的手指柔柔的在乳房上滑动,我既怕把大姨子弄痒了醒过来,但是又捨不得这种舒服的感觉。乳头被睡衣包著,我直接触摸不到,但是透过屋裡的微光,我好像看到乳头已经突起了,这个发现让我愈发的不可自制,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我的嘴慢慢的向那颗红豆靠近过去,我的舌头已经贴在那个突起上,但是触感全是衣服的,于是我用口水浸湿了乳头附近,轻轻的舔弄起来。


我正爽著呢,突然大姨子哼了一声,吓得我速度蹲下去。


心裡想:「坏了,坏了,这下肯定玩完儿啦,一会儿我怎么解释呢?」就这一小会儿,我心裡千思百转,吓得我出了一头的汗。


可是等了一会儿,也没出现想像中的那种情况,偷偷的抬头一看,发现大姨子只不过是翻了一下身,又睡过去了。我的心一下子就从嗓子眼掉进了肚裡。妈的,这勾当可不是一般人能玩的,心脏不好的绝对死这裡了。


经过这么一闹,我也不敢再撩拨胸部了。我一打量,发现她翻身后,现在已经是呈大字型仰躺著了,腿上的睡裙也撩起来一大块。


鬼迷心窍之下,我又挪到了床尾,这下离的大姨子头部远了,动作也不需要像刚才那么小心翼翼了。


我的眼睛正对著那片三角地带,口水一口一口的嚥著。动还是不动呢?他妈的,都到这个份上了,拼了!我的手轻轻的掂起了睡裙的一个边,一点一点往上撩。


终于整个三角地带都露出来了,在白色的内裤边缘还有几根探头探脑的黑色毛髮在向我招手,啊,真是太刺激了。


在这个黑暗的环境裡,在紧张的心情裡做著禁忌的事情,我的下腹部突然一紧,小弟弟猛的向上一扬,呵呵,差点走火。这下比刚才那下还让我紧张,要是走火了,今天就他妈的白搭了,还玩儿个屁啊。我急忙坐在地闆上,紧紧的捏著小弟的根部,慢慢的等激动地心情平复。


我正在天人交战呢,突然好像听见大姨子断断续续并且有点压抑的呼吸声,我一下子定住了,因为我估计大姨子这会儿十有八九是醒了,接下来应该是雷霆般的爆发吧,应该是我尴尬欲死的时刻了。


我认命了,我坐在地闆上索性不动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一分钟过去了,可是我感觉好像过了一个月般的漫长,诶?咋还没动静呢?


难道……我想到了一个可能,那是我最期望发生的事情,想到这我眼前一片光明,脑子也慢慢的活络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我把手坚定的伸了过去,反正她都知道了,生死由命吧。


我的手又碰到了一片柔滑,她的腿反射性的抽了一下,但是没有蜷缩回去。


哈哈,我几乎要兴奋地出声了,她没有直接起来拒绝我,这意味著什么显而易见了。


心情大好之下,我的手更加坚定放肆了,看来大姨子的情慾被我挑起来了,我得再接再厉啊。一想到梦寐以求的可口美味即将被我吃掉,我就浑身燥热。


不能著急,现在还不安全,得全面挑起她的性慾,让她欲罢不能。


我的手顺著她的小腿温柔又不乏力度的往上滑过去,我全身心的感受著每一寸的柔滑。


我随著手的方向,慢慢的爬在了大姨子的身边,闻著她的体香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妈的,终于得偿所愿啊。


跳过了三角地带,我的手坚定的从睡衣下摆伸了进去落在了柔软的小腹上。


大姨子的呼吸随著我的动作越来越急促了,我的手不断地在她的小腹上画著圈。


突然,我一下子把手盖在整个乳房上,手掌发力紧紧的握住了那团酥肉。


大姨子就如同青蛙一般,整个身体猛的跳动了一下,再也压抑不住的呻吟衝出了喉咙。


她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一隻手背紧紧的按在嘴边,另一隻手死死地抓著床单,不时的抓捏著,双腿也紧紧的绞在一起不时的蠕动著。


这样的娇态与老婆是何其的相似啊,一想到老婆,我心中的那股邪火就更加的旺盛,手活动的也就更加的狂野。


我的两隻手快速的把大姨子的睡衣扣子解开,她徒劳的试图阻止。我坚定的握住她的两隻手固定在她的脑袋两边,然后完成我未完的工作。


我整个人跨坐在大姨子的小腹和三角地带上,缓缓的抓住了睡衣的两襟,我死死的盯著她的脸,她的表情似痛苦,似期待,牙齿紧紧的咬著下唇,从唇齿间不时的漏出几声娇柔无力的呻吟。


我猛地一下把睡衣向两边撕开,整个胸乳瞬间暴露在我的眼前。大姨子一下子睁开了双眼,无论眼中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裡面的春情和水意是怎么也遮盖不住的。


我邪邪的对她笑了一下,说:「姐,我喜欢你,我早就想这样了。你放心,只要你不说,我是不会告诉XX(我老婆)的。我知道你偷偷的看过我电脑上的A片,你肯定对这种事很好奇,今天我会好好地教你的,你说行吗?」我话还没说完,她就把脑袋转到一边了。我知道这种情况是不需要女方说话的,我的手又回到了两个乳房上。


她的乳房不大,但是非常的柔软滑腻,让我爱不释手,我的嘴也含了上去,不时的用舌头挑逗著两个乳头。她越压抑自己的呻吟,我就越加的卖力,我们开始了角力。


我的舌头顺著双乳慢慢的滑到了小腹上,稍作停留就来到她的大腿根部。


我温柔的舔弄著,不时的用手指勾起内裤的边边,若有若无的骚扰著她的军事重地。


她的两腿一抖一抖的,不时的绞弄在一起,似逃避,似逢迎的和我的舌头不断地接触著。


我拽著她的内裤轻轻的帮她脱了下来,啊,最重要的地方终于暴露在我的眼前。


她的嘴裡发出了犹如哭泣般的呻吟,但是并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她的毛髮不太多,全部柔顺的贴在趾骨上,我的双手轻轻的掰开她的肉唇,露出那一个粉红的小突起。


我的舌头轻柔的不能再轻柔的舔著豆豆的周围,努力不碰那颗敏感的豆豆。


她的呻吟声控制不住了,床单被她抓的咯吱咯吱直响。我的嘴沿著两片肉唇上下的舔著,我的鼻尖不时的碰触豆豆的部位。她的花谷现在就如同雨后的乡间小路,泥泞不堪了。


看著她娇柔多姿的身态,我的黑暗慾望越加的膨胀。


我决定不能匆匆的佔有她,我要再好好地玩儿一会儿。


我右手的中指划开了两片肉唇,来到了水帘洞口,在沾满了她的淫水儿后,慢慢的插了进去。


小屄反应很强烈,毕竟是第一次遭到外来的侵略。但是我的耐心很足,在我不懈的活动下,小屄渐渐的放鬆了。


我手心向著趾骨,四指蜷缩,只留中指在洞口处,沿著花径的上方慢慢的滑进去,我紧紧的盯著大姨子,观察著她的反应。


她微张著嘴,呼吸好像停止了,她应该在感觉我手指的动作。手指滑进了两节了,差不多就是这个地方了,我的指肚开始在那块揉起来。只听她突然大声的喘起来,身体也开始向上一拱一拱的。


哈哈,看来是找对地方了,那块开始变的粗糙起来,一个一个得小颗粒也突了起来,我更加的卖力了。


她这会儿已经完全没有了当时的矜持和挣扎,她现在只会跟著我的手指上下挺动了。


我的手指越来越用力,动作越来越快,终于,我的手指感受到了一阵一阵的紧缩,她在我的手指上迎来了第一次的G点高潮,看著她迷醉的表情,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我跨坐在她的胸前,坐在两个乳房上,硬硬的乳头硌著我的PP痒痒的。


我把已经勃起的如同一根铁棒的鸡巴放在了她的嘴边,说:「张开嘴把它含进去……用嘴唇不要用牙齿……对,再用舌头轻轻的舔……好的,多弄点口水上去……」啊,我已经舒服的不知道身在何处了,只感觉宝贝上有一阵阵的热气在升腾著。


大姨子好像完全沉浸其中了,眼睛半睁著,嘴巴在认真而又生疏的动作著。


我看著她的表情再也忍不住了,我整个身体滑到她的两腿间,把鸡巴的龟头对在了洞口,我看著大姨子说:「不要害怕,我会让你舒服的。」我慢慢的沉了下去,花径已经充分的润滑过了,所以并不乾涩,十五厘米长的鸡巴一截一截的进去了。啊,怎么好像没碰到什么阻挡啊,大姨子虽然也不时的喊著疼,但是也没见有特别不适应啊。不管了,这样更好,我可以直接爽了。


我感觉还剩下少半截,我一下子全进去了。


大姨子突然大叫一身:「啊,疼!」她的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后背,我也不敢动了。过了一会儿,我见她缓过来了,就开始慢慢的抽动鸡巴,这下大姨子并没有说疼,我就彻底的放心了。


和妻子许久不用的左三右四,九浅一深,以腰为轴画圈,舔弄耳根啊,各种花活儿层出不穷,大姨子的叫声越来越大,抽擦的水声也越来越响了,咕吱咕吱的,由于水儿太多把肉棒和花径之间的缝隙全填满了,我每次拔出鸡巴的时候甚至会发出拔瓶塞得声音。


抽动越来越快,大姨子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癫狂中,我把嘴凑到她的嘴边,她疯狂的迎上来吸吮著我的舌头。


我以腰为支点,腰部以下就像钟摆一样似的,一下一下的猛烈地砸进她的小屄裡,我感觉到不时的有温热的水点溅到我的大腿上,趾骨之间的毛髮上一片湿滑。


太疯狂了,太淋漓尽致了。


我看著大姨子满脸的潮红,突然感觉背部一紧,鸡巴又胀大了三分,我也顾不上再控制力度了,我连忙把大姨子的双腿架到我的两个肩膀上,她就好像被对折了一般。我的双手撑在她的双乳旁边,整个身体绷成一字,然后我的头和脚不动,就胯部像打夯机一样猛烈而快速的咋著,大姨子已经叫的快声嘶力竭了。


突然,一阵强烈的快感从脑部袭遍全身,一股洪流从睾丸处猛烈地输出到鸡巴上,此时,鸡巴正好深深地插入花径中。我动不了了,鸡巴一胀,精流脱口而出,一股一股的,大姨子也不叫了,两眼紧闭著,嘴巴张的大大的,舌头在无意识的动著,她的阴道痉挛著。


突然我感觉我的鸡巴又往前滑动了一截,我的鸡巴好像进入了另一个更小更滚烫柔腻的甬道,本来都快不射了,就因为这一下,我的鸡巴又快速的胀缩了几次,呵呵,真是舒服的想死了。我的胳膊再也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了,我一下子爬在了那个湿腻的肉体上,一动也不想动。


脑子中一片空白,疲惫不堪但又没有丝毫的睡意。休息了一会儿,我转眼看了一下大姨子,只见她两眼紧闭,嘴巴半张著,胸口仍在剧烈的起伏著。我估计她是没力气了,我又挣扎著坐起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摆成一个蹲位的姿势,随手把她的内裤塞在她的小屄下方,只听见一阵咕噜咕噜的空气声,她的小屄涌出了一大股精液。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去药房买了毓婷,得防止意外啊。后来的聊天中我才知道,她平时每个月的月经后都会有几天特别兴奋,每次她都会用手来解决,那个膜估计就是不知道在哪回被糊里糊涂的弄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