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之狼

时间:2019-03-27


场景一︰客厅


「这裡是整点新闻,今天晚间发生一宗离奇姦杀案,一名十六岁少年在家中强姦了其亲生母亲并用刀连砍其母亲的情人数十刀,导致伤者不治身亡。事发后被邻居发现遂报警。具体情况我们请外场记者萧琴来报道现场情况。喂!萧琴,听到了吗?」


「嘿,听到了,各位观众晚上好,现在我们是在案发现场,由我来为各位报道现场情况。在这裡,我们可以看到现场相当混乱,据负责现场的张警官介绍,初步判定少年是在去同学家途中突然回家取遗忘物时,发现母亲与其情人在房中约会,遂起杀机,用家中菜刀追砍死者,在见死者不能动弹后,再胁持其母亲,逼迫其与自己发生性关係。下面我们请张警官来具体介绍一下案发情况。张警官请!」


「呶,这裡(客厅)是案发的第一现场,死者就是从卧室被追杀到这裡(客厅)后因失血过多,倒在茶 前的。」


「这裡(卧室)是案发的另一现场,案犯就是在这裡(卧室)强姦了其母亲的。」


「谢谢张警官。各位观众,我们可以看到现场还遗留有污浊秽物。啊!等一等,这是什么?张警官,请问这是什么?」


「哦,是徽章,是某种组织的标志。」


「能让我们看看吗?」


「可以,但请不要碰它,这是要作证物的。」


「好,来,摄像把镜头靠近一点,让我们可以看的更清楚一些。各位观众,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徽章上面绣有一隻动物的头像。喔,下面还有一行字──正义之狼。张警官,什么是正义之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对不起,暂时无法告诉你,我们到目前还没有充分掌握这个组织的具体情况,我们还将继续追查下去。」


场景二︰客厅


「各位观众,晚上好!这裡是整点新闻。在昨天本市发生十六岁少年姦杀案后,今天在本市又发生了一件极其类似的姦杀案。据瞭解,是一名十五岁少年林某在其母亲和叔叔的饭裡分别下了药,结果导致其叔叔吴某当场死亡,林某的母亲何某醒来后发现儿子正与自己发生性关係,其后便报了案。具体情况稍后本台将为您做现场报道。」


「欢迎您继续关注整点新闻,我是萧琴,我现在在案发现场为您介绍续昨天姦杀案后发生的另一起姦杀案。根据现场警官的介绍,今天这起案件和昨天的案件手法上有极其相似的地方,作案人员都是十五、六岁的男性,受害人也都是案犯的亲身母亲和其母亲的情人。具体情况我们请负责这两起案件的张警官来给您做介绍。张警官请!」


「今天的案情是在中午的十二点四十分左右发生的,受害人何某是在下午四点后来警局报的案,受害人身上除了残留一些淫浊物外没有留下任何体外伤。当我们赶到案发现场时,死者还躺在餐厅的地上,但已经没有了呼吸,颈部有明显的勒痕,初步判定是在昏迷后窒息死亡。我们进入卧室时,案犯林某还在睡觉,逮捕时,其显得非常的镇定。现在初步的就是这些。」


「谢谢张警官的介绍。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请教张警官︰就是在案犯的卧室裡再次发现了正义之狼的徽章,这个徽章是否真的和案件有关呢?」


「噢,这个可能是有的,不过在未确定前我们还将作更深入的调查。」


场景三︰客厅


「各位观众晚安!今天晚间又发生一起姦杀案,这是继前天以来的第三起奸杀案。案发情形和前两次案情非常相似,十六岁少年刘某在家中用砍刀砍下正和母亲偷情的男子杨某的头,然后持刀逼迫母亲钱某和自己发生性关係,事后则提著杨某的头到附近的警局自首,并且承认自己是正义之狼的成员……」


「……现在插播一条最新消息,就在刚才十分钟之前,又有一起姦杀案发生了,有民众向警局报警说,在德佳公园内有一名十六、七岁左右的少年用刀刺死一名中年男子,并持刀胁迫正与其约会的女子°°也就是自己的母亲,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性关係。并据反映,当警察逮捕该少年时,少年显得异常平静,并且声称自己也是正义之狼的成员。」


「另外本台在稍后的节目裡,也就是晚上十点的《大众话题》中就三天来连续发生的四起母子乱伦姦杀案进行一个专题讨论,欢迎您到时收看。这裡是整点新闻,各位晚安!」


场景四︰客厅


「各位观众晚安!欢迎收看今天的《大众话题》。今天我们的话题就是这几日以来发生的连续姦杀案。据报道著几器姦杀案都是儿子杀死母亲的情人后再强奸自己的母亲,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离奇姦杀案呢?为此引发的社会问题又是什么呢?好!就这些问题我们今天请来了几位这方面的专家,请他们来谈谈各自的看法。现在我们来介绍一下今天现场请到了专家︰政法大学的法律系教授秦教授、社会研究所副所长杨所长以及负责现场调查的张警官。几位晚安,相信几位也都已经看到或听到了这几起姦杀案,不知道各位对此有何看法?我们就先请张警官来介绍一下这几起案件当时的情况,请!」


「好的,那么我就再大致的介绍一下这几起案件的情况。这几起案件都是由于母亲在外结交男友或情人而引起的,而且就案发现场的情况来看,都是刚好发生母亲在偷偷约会的时候,被自己的儿子撞见,遂引发了这几起案件。但是我们在逮捕这些少年时却又同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少年都有参加同一个社会组织,一个叫正义之狼的组织。至于这个组织我们现在还在调查中。」


「谢谢张警官的介绍。秦教授我想请问你,从法律上来看,这几起案件涉及到了哪些刑事条例呢?」


「我们从这几起案件看,有几点是很明确的,首先是一级谋杀,犯案人都是出于仇恨和妒忌而杀人,而且我们很明显的看到案犯在被捕的时候意志是非常清醒的,对所犯的事也是供认不讳的,这说明他们是有理智的情况下主动的进行杀人计划的。其次是强姦,在这裡我要先说明的是不论受害人是谁或什么人,甚至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论是男是女,只要两者发生性关係时一方是出于不自愿的被迫的,法律上都认定这时的性行为都是强姦,而这几起案件都是儿子在母亲非自愿的情况下发生性关係的,所以这几名少年在杀人的同时也犯了强姦罪。另外,刚才张警官也介绍到这几名犯案少年都是一个叫正义之狼的组织的成员,而这个组织很可能是一个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体,也就是说这些少年很可能还牵涉到帮派黑社会。当然整个判定还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好在!在听完秦教授的的初步判定后,我们现在请我们的社会学专家来谈谈他的看法。杨所长请!」


「好!主持人好!几位好!观众朋友们好!像大家看到的这几起案件都与一般的姦杀案不同,它们还涉及到另一个社会问题就是乱伦。对于乱伦我个人认为它这种现象是男女性关係上的错误的衍生。就拿这几起姦杀案来说,所有犯案的少年都是对自己的母亲进行性胁迫或性侵害,这种行为其实是母子乱伦的一种更严重的表现,而母子乱伦本身就是一种变态的性行为。就像秦教授讲的这几名少年是出于对母亲的情人的妒忌和仇恨而杀人的,这充分说明他们都有相当严重的恋母情节。而造成他们有这种恋母情节的原因一般都是父母亲的溺爱和放纵以及正规途径的性教育。这个问题也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需要关注的,正确的人际关系和合法正常的性行为是避免发生这种事件的唯一的办法。」


「好的,谢谢杨所长。……」


场景五︰公园


春天的阳光温暖的洒在公园的每一处地方,草地上小孩在欢快的玩耍,大人们凑在一起閒聊著,只有在树林裡一对对的情侣亲密的切切私语。


一对中年男女也悄悄的鑽进了树林,找了一片没人的地方,舖上毯子坐了下来。男的把身子靠在树上,女的则依偎在男人的怀裡。男的看上去大约三十一、二岁的样子,油光的头髮下面有著一张乾淨的略带帅气的脸。女的大约也三十多岁的样子,只是看上去似乎总要比男人大一点,浑身透著成熟女人应有的妩媚,长波浪的秀髮,略略上跷的眼角裡透露出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喜爱,性感的红唇正在轻声的说著什么。


说著说著,两人的嘴碰到一起,相互吮吸著对方爱的唾液,慢慢的男人的手开始不安份起来,隔著衣服抚摸起女人丰满性感的双乳,接著又轻轻的用手解开了女人上衣的两颗扣子,把手伸了进去。女人的双乳在男人的手掌撑托下露出了很深的乳沟。而从半敞开的上衣侧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女人白嫩的乳房,一颗红润而又略带褐色的奶头在男人的手的揉捏下早已变的坚硬了。


但是就在俩人亲密的时候,不远处一双犀利的带著妒忌仇恨的眼睛一直目不转睛的盯著他们。


场景六︰家门口


下午四点半是学生陆陆续续放学回家的时候。一辆BMW旁,男人正在和女人吻别,临走之前却不忘在女人性感的臀部捏上两把的他,不一会儿的鑽进了车裡。就在这时一个十五岁左右的男孩走了过来,朝男人的车裡狠狠的瞪了一眼,转身向女人问道︰「他是谁?」


「哦,我的一个老同学。」女人一边回答著一边目送著车子的离去。


男孩回过头看了看远去的BMW,转身走进了房裡。进了自己的房间,迅速地用笔在记事本上写下了一行数字「BD9206T」。


场景七︰酒吧


喧嚣的酒吧裡,吧女们穿著低胸半透明的制服穿梭在各张酒台间。一名吧女从吧台处接过两瓶马帝利,迳直向四号包厢走去,推开了包厢的门把酒水送了进去。裡面坐著五个男人,从桌上横七竖八的酒瓶可以看出,这几个人都已有些醉了,一个男人接过吧女送来的马帝利酒又开始给自己和其他几个人倒酒,另一个举著已经空了的酒杯嘴裡还在吹嘘著什么︰


「你们知道吗?那个老娘们到现在为止还以为我真的爱她呢!哈哈!其实要不是她有几份姿色再加上她老公给她留下来的那些钱,老子才懒的泡她呢!」


「去!你吹什么吹,到现在都还没真正干上一回,你算什么本事呀!」一个同伴回击道︰「你有本事就把她摆平呀!好歹也爽一把呀!」


对于同伴的讽刺,男人急了,连忙补充著说︰「是,我是没上她,那是因为我不急,我现在还想多掉掉她点胃口。再说了,她现在已经完全控制在我的手心裡了,我想什么时候乾就可以什么时候乾。你们还不知道吧,她的那对奶现在已经被我摸大了好几公分呢!她原先买的胸罩都戴不下了,现在都用36E的了。哈哈哈!」


「哼哼,当心,别被什么正义之狼K到,到时候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哈,正义之狼?她儿子?那个小子像吗?」男人不屑一顾道︰「我不扭下他的头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可是我听说她儿子是学校柔道社的主将,而且好像还是黑段呦!」


「什么柔道主将不过是些骗骗小孩子玩的东西,我几下就可以摆平了。」


场景八︰厨房


「别……别这样,嘻……嘻……啊!讨厌!」厨房裡传出中年女人的声音︰「哎呀!不要啦!我还没准备好。」


「你又没准备好,你每次都这样,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给我嘛?」男人不高兴的抱怨道。


「好啦!时间也不早,我儿子快要回来了,这样吧!我还是帮你那个吧!」见情人优点生气,女人连忙劝慰他。


「也只有这样了。」男人无奈的说著。


「那就来吧!」女人说著跪下来,拉开男人裤子上的拉链,熟练地掏出男人的那根壮实的阳具开始套弄起来,接著又把嘴凑过去,一口含住了男人的阳具,进进出出的吞吐起来。


「啊……嘶……啊……嘶……」男人舒服的呻吟著。过一会儿男人开始微微的抽搐起来︰「哦……啊……舒服……」男人回味著高潮时的快乐。


「啊!都这么晚了,快,我儿子要回来了。快点走吧,别让他再看到了。」顾不得吞下男人留在她嘴裡的营养蛋白质,女人立刻催促起男人。


「好!好!好!又是你儿子,你就这么怕他?」男人不高兴的把手从女人身上拿开了。


「哎呀,我还不想让他知道嘛!快点!」女人一边嚥下蛋白质一边催促著︰「快,快走啦,我儿子要回来啦!」


男人不情愿的被女人催著离开了房子,走到车前,他又一把搂住女人,开始吻她,一隻手不停的在女人的身上游走。然后开著他的BMW走了。不远处的拐角,男孩正站在那裡看著这一切,眼裡散著火光,手早已经捏成了拳头。


场景九︰酒吧


「来,再陪我喝一杯。」男人拉过身边的陪酒小姐,就把酒杯塞到了小姐的嘴边。


「不要嘛!您好坏呀!人家已经喝的够多的了!」小姐一边推说,一边却将酒一饮而尽。


「好!不错!这才像话!」男人满意的说道︰「怎么样,待会儿和我去吃夜宵?」


「吃夜宵?好啊!」小姐一听有外快赚兴奋起来︰「不如现在就去?您等我一下,我去和妈咪说一声。」


「好!我到后面等你,快点喔!宝贝!」男人起身和小姐走出了包厢。接著从后门走了出去。


酒吧的后面是一条小巷,从小巷的一头走过来一个人,慢慢的靠近正在等人的男人身边。渐渐的走近了,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是你?」就在男人认出孩子的同时,他感到身体一阵麻痺,眼前突然模糊了。


「咦?人呢?」刚走出后门,小姐四处看了看,小巷裡除了自己以外什么人都没有︰「妈的,人呢?喂!你在哪裡?真衰,被耍了!」


场景十︰客厅


客厅的桌子上放著一个蛋糕,是个生日蛋糕,上面是用巧克力写的字「妈妈生日快乐」,桌旁的母子正在庆祝。


「妈妈,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母亲非常开心的答谢道︰「谢谢你,儿子!」


「今天是你的生日嘛,做儿子的怎么能忘了呢!对了,妈妈切蛋糕前别忘了许个愿。」儿子笑著说道。


「嗯!」母亲点了点头,开始闭上眼睛许起愿来。过了一会儿,母亲睁开了眼睛,开始切蛋糕。


「给你,儿子!这块大的给你。」母亲切了一块大的放在托盘裡递给儿子。


「谢谢妈妈。别忘了给爸爸也留一块。」儿子接过蛋糕,不失时机的提醒母亲给死去的父亲留上一块蛋糕。


「啊!对,是该让你爸爸和我们一起过这个生日的。」妈妈吃惊而又无奈的回应道。


「对了,妈妈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


「是吗?什么东西?」母亲惊奇的看者儿子问︰「不过你不应该再花钱的,妈妈已经很开心了。」


「不花钱!不过你要把眼睛闭上。」儿子说著放下手中的蛋糕回答道,又从身上拿下一段黑巾︰「为了免得你偷看,妈妈我要把你的眼睛上。」


「好吧!」母亲毫无意见的转过身背对著儿子答应︰「来!吧!」


「嗯!」儿子把黑巾在母亲的头上饶了一圈。然后抓住母亲的手开始牵著她走︰「妈妈,来,我带你去个地方。到了那裡你就可以看到礼物了。」


场景十一︰地下室


「小心一点,妈妈!慢点走。」儿子扶著妈妈走进了地下室。


「儿子,到底要到哪裡去嘛?」母亲被儿子在房间裡饶了好几圈,早已晕头转向了。


「就到了。」儿子打开了地下室的灯,把母亲领到一张椅子前,扶著母亲坐了下去︰「妈妈,你就坐在这裡,等一下你就可以看到礼物了。」然后又轻轻把椅子扶手上的铁环饶过母亲的手悄悄的扣上,又蹲下来扣上母亲脚边的铁环,接著走到母亲的身后,解开母亲在头上的黑巾︰「妈妈,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啊!」母亲面对著眼前的礼物,吃惊的叫了起来︰「这!这!啊!不!」


「怎么了?妈妈你不喜欢这个礼物吗?你应该很喜欢的呀?」男孩突然变得冷冷的。冷的有点带著残酷。


「不!儿子!怎么会这样?」母亲不敢在继续看著她眼前的儿子送的礼物,喃喃的说。


「不要?可是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呢?」男孩的嘴凑到母亲的耳边很平静的说道︰「他不是你的最爱吗,妈妈?」


「可……可是,这……这不是礼物呀!」母亲低下头轻声的说︰「他……他是一个人呀!」


「是,他是个人,而且是妈妈最喜欢的人,一个男人,不是吗,妈妈?」男孩继续平静的在母亲的耳边说道。


「不,不是你说的这样,我们……噢……不……我是说我们没什么的,真的我什么也没做。」母亲似乎从儿子的口中听出了些妒忌,连忙解释道。


「是吗?可是妈妈,我听到的可不像你说的什么也没有。」儿子仍然出奇平静的说︰「他说你的乳房原本是没有现在怎么大的,是他拚命摸摸大的呦!」


「啊!没……没有的事,你怎么能怎么说妈妈呢!」母亲连连摇头否认。


「没有?是真的吗?可是妈妈,我有点不太相信,不如这样吧,我们来问问你的礼物自己,看看他到底有没说过著话。」说著,男孩提出一桶冰水平静地走到母亲面前,提起冰水一股脑的倒到了礼物上面。


「啊!」礼物叫了起来,慢慢地清醒过来了︰「我……我这是在哪儿?啊!你?我?我们?」男人惊讶的看的对面坐著的女人,连忙问︰「我怎么会在这裡的?这是什么地方?」


「呵呵,你醒了吗?」男孩扔掉空桶从暗处走了过来︰「我来告诉你吧!你现在是在我家的地下室。你现在是我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


「什么?」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很快就回过神︰「臭小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看我怎么收拾你!」男人叫嚣著想向前扑过去,可是他只稍稍的动了一下,便不能动了,这时男人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被钉在一面牆上,全身还赤裸著。


男人于是气急败坏的叫道︰「臭小子快把我放了,否则要你好看!」


「要我好看?怎么个好看法?」男孩丝毫没有要放人的意思,冷冷的笑著。


「臭小子快把我放了,听到没有!否则我就叫你妈妈好好的治治你。快点!听到了没?!」「叫我妈妈治我?是吗?妈妈,你要怎么治我呢?」男孩转过身问自己的母亲。


母亲面对著眼前这个冷酷的亲骨肉,只是一味的在哀求︰「求求你,放了他吧!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


「放了他?可以呀!」男孩居然没有拒绝︰「不过,妈妈,他可是非常想要和你作爱呀!不如这样吧!只要他当著我的面和你做一次爱,我就放了他。」


「什么?不!不要!我不要!」母亲听到儿子居然要自己当著他的面和情人作爱,一下子羞辱感涌了上来,开始拚命的摇头。


可是男孩却一点也不理会,迳直走到男人面前,开始解男人手脚上的锁链。

刚解开,男人便举著拳头扑了上来︰「臭小子,你讨打!」


「噗!」男人突然弯下腰,双手捂著肚子向后趔趄了好几步,跪在了地上。


「咦?你怎么了,干吗跪在地上呀?」男孩说著走了过去,又是一顿拳脚。


「别,儿子,别打了!求求你,放过他吧!」母亲看到自己的情人被儿子揍得快趴在地上了,心痛的哀求儿子。


「好吧!既然妈妈说不打,就不打了。」男孩似乎又很听话的停了下来,接著一把抓住男人的头髮,向上一提︰「你不是要我放了你吗?可以啊!不过你要和妈妈做一次爱才可以。要让妈妈满足才可以!」说著,把男人拉到了母亲的跟前,一把把男人的头按在了母亲的两腿中间。


「快点!开始!舔我妈妈下面!」男孩命令道。


男人的头被按在母亲的阴部,虽然隔著内裤,不过女人的体香还是在男人的鼻子前面飘盪开来。也许是被人胁迫著,也许是眼前诱人的身体,男人竟然乖乖的舔起母亲的阴部来。


「啊!不!不要!」母亲身体一振羞耻的反抗起来,拚命的夹紧双腿,可是越是这样男人的头就被夹得越紧,也就越难以摆脱。慢慢的,母亲开始伴随著反抗发出了一声声的呻吟︰「啊!不……不要!啊!哦!不……要……呀!」双腿也开始分开来了,母亲的内裤中间显现出很大的一块湿迹。


男人的舌头继续的舔著,渐渐的男人那双满是淤青的手也困难的伸到了母亲的臀部,抚摸了几下开始脱母亲的内裤,一点一点的往下剥。


母亲一边呻吟著,一边又不停的哀求著︰「不!啊!不……要!别……别这样!求求……你了!儿子!快……快让……他停下!我……我快……快受不……了……了!」


儿子却并没有阻止男人,只是静静的说︰「妈妈,你说不要,可是你的身体好像已经开始不听你的了。」


而男人把母亲的内裤剥下后,手又慢慢的伸回到母亲的阴部,用手指轻轻的剥开母亲的阴唇,把舌头伸到裡面开始舔吸阴蒂。男人的举动让母亲更加的兴奋起来,开始不停的扭动自己的臀部。


这时候男孩绕到母亲的身后,伸手从母亲的肋下操到前面,一把握住母亲的双乳,开始解母亲上衣的扣子,几下就把母亲的双乳托了出来,接著又解开母亲乳罩上的扣子,并对男人命令道︰「来!让我看看你是怎么让我妈妈的乳房变大的。」


男人很听话的伸出双手慢慢的移到母亲的胸前,开始抚摸起来,揉捏著早已坚硬的红润的乳头。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啊!」母亲随著男人的摆弄已经渐渐的进入了高潮。


这时候男孩又命令道︰「起来!」男人再一次很听话的站了起来。「妈妈,表演一下你熟练的口技吧!」男孩托住母亲的下巴邪恶的要求道。


「不……要……要……我……不……求求……你……」虽然母亲艰难的继续哀求著,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自己的头还是被儿子拖到了男人的阳具前面。


「妈妈,你不是很喜欢的吗?来!再表演一次嘛!」男孩毫不客气的要求母亲,并把男人的阳具一把捏住狠狠的塞进了母亲的一直哀求著的嘴裡︰「妈妈,动啊!你不是很拿手的吗?他可是很多次都败在你的口技上的呀,不是吗?」


也许是儿子无理的要求也许是出于身体的本能,母亲竟然真的开始动起来,含著男人的阳具开始吞吐起来。虽然双手被扣在椅子的扶手上,可是母亲的嘴还是那样的灵巧,好几次男人的阳具快要从口中掉出来的时候都被自己的舌头轻轻的一捲,又重新回进了自己的嘴裡。


不知今天是怎么的,男人的阳具在母亲的嘴裡只套弄了一会儿,就开始射精了,很快的就又恢复到软弱无力的状态了。


「哈!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快呀?」男孩讥笑道︰「你不是一直自诩金枪不倒的吗?怎么?阳痿了?」


面对著男孩的讥笑,男人的脸上流露出对自己一时无能的惊讶和羞耻。


「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了,今天要想我放了你,除非你和妈妈作爱,而且还要让妈妈满足,否则……」


男孩冷冷的提醒让男人开始感到后怕,开始拚命的用手搓自己早已萎缩的阳具。


而这一面,母亲在被男人舔吸了自己的阴蒂、揉捏了乳房后身体早已开始兴奋起来,再加上一阵的口交,整个身体已是慾火焚身了,阴道裡流出了许许多多的淫水,就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男孩看到这裡,用手指在母亲的阴道口撩了一下,「啊!」母亲被再次激起慾火,下体不由自主的随著手指方向跳动起来。男孩趁著母亲淫叫把带著粘稠的淫液的手指塞进了母亲的嘴裡︰「来!妈妈,尝尝你自己酿的蜜汁!」


「嗯!」母亲含住了手指,开始舔起来,身体也开始动的更加的激烈。


「妈妈,我的手指可不是他的那根东西。」男孩故意提醒道,说著还硬生生的从母亲的口中把手指抽了出来。


早已熟透了的母亲一失去了唯一解馋的东西,便开始大声的淫叫起来︰「啊……啊!我!我受不了了!我!我要!我要!啊!啊!我要!」


「你要?要什么?」男孩故意问道︰「妈妈,你要什么?说啊!看看我可不可以帮你。」


「我!我要啊!我!给……给我!插!插!插我!」


「插你?可是妈妈,你也看到了,他已经不行了,怎么插你呢?」儿子假装没有办法的回应母亲的要求。


「插我!求求你!插我!啊!我……受不……了……了!」母亲一味的叫著春,已经全然不顾眼前的人是谁了。


「什么?我?妈妈,你是要我插你吗?你没搞错吧?」儿子假装无法相信的样子提醒母亲︰「妈妈,我可是你儿子耶!如果我插你,那不成了乱伦了吗?你可要想清楚呀!」


这时的母亲兴奋的早已顾不得这么许多了,拚命的扭动著性感的身体,嘴裡依然是「插我!插我!快一点!我受不了了!我要死了!」


「妈妈,你真的要我插你吗?你要想清楚啊!真的要吗?」


「要!要!我!我要!插我!插我!」母亲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几乎已近疯狂,下体一抬一抬的拚命的想要。


「好吧!看来也只有我可以让你满足了,不过妈妈,我和你做是乱伦,这可不是我要你做的,是你自己要的。你不要后悔呀!」


说著,男孩走到母亲的面前,解开母亲手脚上束缚。母亲的手一被放开,便迅速的解开儿子身上的皮带,拉开拉链,一把剥下儿子的裤子,握住儿子的阳具开始品嚐起来,一边还不停的搓著自己的阴部。


「不要这么急嘛!妈妈,我可不会像他一样阳痿的。」儿子自信的说著,一边开始脱掉衣服,露出了结实宽阔的身体。


母亲握著儿子的阳具舔吸了一番后站了起来,抬起一隻脚踩在椅子上,很自然的张开了下体,迅速的把儿子的阳具往张开的阴道裡塞。「啊!啊……」阳具插进去后的舒服感让母亲再次失声的淫叫起来︰「啊!好!好……舒……服……啊……」


男孩被母亲带著插进了阴道裡,也感到了无比的温暖和快意,于是抱住母亲的身体,拚命的抽动起来,双手还不停的抚摸母亲丰满的趐胸,手指挑弄著圆润如樱桃般的乳头︰「啊!嘶!妈妈!啊!我!好……爱……你啊!我插!插!」


看著男孩和母亲快乐的做著爱,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坐在地上惊讶的看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下面阳具还是仍然萎缩著,一点起色都没有。


就这样过了好久,男孩终于忍不住开始射精了,一股股的热流直奔母亲的子宫而去。「啊!好……好热……呀!」母亲在儿子的衝击下也高潮迭起,终于达到了顶峰,体内的阴精也随之倾泻而出,母子俩紧紧地抱在一起。


「妈妈!怎么样?满足吗?」男孩没有马上抽出自己的阳具,而是继续的抽动了几下。


「啊!哦!我!我……不知……道……」母亲还意犹未尽的说,脸早已因为儿子和自己的乱伦羞耻的红透了,真恨不得找个洞鑽进去︰「儿子!我……我们……妈妈……太……太不要……脸了……真……对……对不……起……你……」


「妈妈,怎么?你后悔了?你别忘了,还有一个人可是从头到尾一直都看著我们呢!他可是欣赏了一段真实的母子乱伦呦!」男孩还没忘记挖苦一下母亲。


「啊!天……天呐!我!我……怎么会?怎么会?这!啊!」母亲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情人,连忙低头想躲进儿子宽阔的身体后面。


「妈妈,不要躲了,他全看到的。你要不要再和他做一回?」男孩再次嘲弄母亲。


「啊!不!不要!」听到儿子的话母亲拚命的摇头。


「不要吗?妈妈,那你还有一件事没做完。」男孩莫名其妙的说出一句。


「什……什么……事?」母亲不解的问道。突然母亲发现儿子的左手臂上有一块纹身,一隻闪烁著凶恶眼神的狼头,「啊!狼!你?儿子?你、你是……」母亲吃惊的抬头看还赤裸相拥著的儿子。


「你看到了?是的。我是,而且是他们的首领。妈妈,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男孩不知从哪裡弄来一把匕首,塞到了母亲的手裡︰「你要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刚才发生的事,你最好就……」


「啊!这?」母亲握著匕首害怕的说︰「一定要这样吗?能不能……」


「不能!」还没等母亲说完,男孩就打断了话︰「妈妈,你要不想的话,就和他再做一次爱呀!不过他愿不愿意和一个乱伦的女人做爱就很难说了……不然你就把我杀了好了。」


「乱伦的女人!我!我!」母亲一想到自己刚才和儿子的一番云雨,不禁又一阵热血沸腾,随后又是一阵无地自容,脸色开始一阵红一阵白,手心裡握著的匕首犹豫不决。


「妈妈,我可是很爱你的,你要想清楚。」儿子再次暗示母亲。


「我!我!」母亲犹豫地开始向男人走过去,匕首则用一隻手握著藏到了身后。「你……你刚才……全看见了?」母亲问道︰「我!我是不是很淫乱?是不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是!我没想到你……你居然会……会和自己……的儿子做……做这种事。你真是不知羞耻!」男人斩钉截铁的咆哮道,满是伤痕的脸上流露出一份厌恶︰「贱人!婊子!淫妇!」


「我!淫妇!」母亲接著又问道︰「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似乎还有点不死心。


「喜欢你?你别自做多情了!我不过是和你玩玩而已。」


「和我玩玩?那我现在再和你做爱,你做不做?」母亲虽然对男人的话感到难过,不过似乎还想救眼前这个负情的情人。


「做爱?你?哼!你以为你是什么?一个连自己儿子都上的女人,还想和我做爱!你简直是人尽可夫的荡妇,和你做,我还怕得病呢!」男人的话越来越难听。


「是吗?怎么说,你不愿意了?」母亲彻底的失望了。于是匕首一亮,迳直向男人的胸前刺去。男人对突如其来的匕首毫无防范,「噗!」的一声,扎进了心窝。


「你!你!居……然……杀……我……我……」


「你……你不要怪……我,我……我也没办法,你……你要是……活……活著,我……我就没……没脸见人了。你别怪我,再说……我……我儿子他……他是正义……正义之狼。我不杀你……他……他也会……杀……杀你的。」母亲见自己真的杀人了,害怕不已,连忙去拔插在男人胸口的匕首。


「啊!」匕首一拔出,男人胸口的血如泉水般涌出来。吓得母亲连忙丢掉手裡的匕首,逃一般的溜到儿子的身后︰「我!我杀人了!我真的杀死他了。」


「别怕,他本身就该死,妈妈,你想想他是一直都在骗你,他只不过是想玩弄你的身体和骗我们家的钱,所以你不用怕,以后的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男孩看著母亲亲手解决了自己的情人,暗暗的高兴,边安慰母亲,边走到男人的面前。「怎么样?你不是说过几下就可以摆平我的吗?哈!哈!现在知道到底谁摆平谁了吧!哼哼!这就是你想玩我妈妈的下场。你要再想玩就到阎王那裡去玩吧!哈哈!」


「你!你……………」男人来不及再说完就嚥气了。


「妈妈,现在没事了,以后也不会再有人知道我们的事了。」男孩转身走过来,一把抱住赤裸裸的母亲说道︰「妈妈,来,我们再做一回吧!」


「啊!不!我……我……可是……嗯……」母亲半推半就的又和儿子吸在了一起。


场景十二︰卧室


「妈妈,跳一段裸舞给我看看。」


「不要嘛!人家不会嘛!儿子还是早点……我好想要啊!」


场景十三︰客厅


「各位观众,晚安!这裡是整点新闻,续上个月连续几起离奇姦杀案,今日本市又陆续发生两起姦杀案,案发情形和上几起案件几乎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两起案子事发后都有正义之狼出面表示是他们的成员所为,他们对此事负责……」


「儿子,为什么要告诉他们是你们做的?为什么那几个孩子会被抓住呢?」


「呵呵!我只不过想让更多的人加入。妈妈,这也是一种宣传。至于那几个被抓是因为他们的心理接受能力太差了,他们只是少数几个。」


「少数几个?那你们到底有多少人呀?」


「大概六、七千名吧,几乎每所中学都有我们的成员和小组,而且全都是男生,因为我们只要男生。」


「喔!原来是这样呀!」


「妈妈,别问怎么多了,我们还是快乐一下吧!我都已经在搭帐篷了。」


「讨厌啦!又要了,你怎么这么精力旺盛呀!我都快被你弄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