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被梦游的哥哥干了

时间:2018-11-16


我是一名十八岁无父无母的少女,跟养父母和他们的儿子,一个和我没有血缘的哥哥同住,本来生活还算幸福美满。


但半年前,我哥哥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还弄到神经紧张,有时更会夜半梦游。


最初听到『梦游』这名词时,真的有点害怕,因为在电视电影裡经常看到梦游拿著刀子杀人的情节,但经过医生的解释后,我们才知道实情并非如戏剧裡那样夸张。


详细情形,我也不甚理解,总之我哥哥的病情尚属轻微,应该不会做出伤人的事来。最重要的是,碰到他梦游时,不要拍醒他,他梦游完后,便自然会回到睡眠状态,而当他睡醒后,也不会记得梦游时做过什么事来。


可是他梦游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最终还是出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大约五个月前的一个深夜,我在睡梦中感到尿意,便下床上洗手间。因为太急和太睏了,一进入洗手间,我连门也忘记上锁,只是把门关上,便匆匆忙忙脱去下裳,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把尿放出来。


刚尿完,厕所门忽然给打开,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哥哥。


(哇!)


我差点就喊了出来,但及时用手把口摀住,因为我看到哥哥的眼睛紧闭著,我知道他正在梦游,为怕惊醒他,所以不敢发出声音来。


他一进来,便来到马桶前,这时我才想到他也是进来尿尿的。


我想站起来迴避也来不及了,他站的位置太贴近马桶,现在站起来,一定会碰到他,我只好继续坐著,静观其变。


当然,当时也没有空间笔A好甯鵀^裤子,只好听任下体继续暴露著,还好哥哥的眼睛一直在闭著,什么也看不到,否则便尴尬死了。


第一次看男人小便,居然是面对面的看著。原来男人小便跟女人一样,都是要张开两腿的。而他把腿张开时,我也得把腿张得更开,以免我们四条腿碰在一起。


这个大腿张开的姿势,令我阴道口的两片肉瓣也给掰开,我隐约感到阴道裡有阵阵凉意。虽然没其他人看到,不过在自己亲生哥哥面前摆出如此不堪入目的姿势,还是会让我觉得面红耳热。


跟著,不用说,哥哥当然是拉下裤头,把阳具掏出来放尿。


我见他有所动作时,又是给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掩面,不敢去看。我只希望他的尿柱射正水坑,不要把尿溅到我身上。(因为平时他跟爸爸小便后,马桶边缘和旁边地下都沾满黄黄的尿迹,可能男人尿完都会把地方弄成这样吧。)


我巴不得哥哥快点尿完离去。可是等了一会,仍然全无动静,没有我所期待的水声。我忍不住从指缝偷看,不得了,只见哥哥用手不停地把阳具套弄,原来他在打炮!他居然在妹妹面前打炮!


虽说他正在梦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不过我还是有点恼怒。


(好,你要打炮我就看看你们男人是的怎么打炮的,也看看你的老二有啥了不起。)


在捣气和好奇的心态下,我乾脆把掩著面的手放下,堂而煌之地看著哥哥打炮。


哥哥的那话儿很长,他的一个手掌也不能把它完全的握住,猪肝色的龟头在虎口处伸了出来,细看之下,胀卜卜的龟头尖端有一个像嘴唇的东东,中间有个小孔,那大概就是男人放尿的地方吧。


我又用手掌和手指给比一比,哥哥的那话儿差不多有五寸长、一寸粗,龟头部分更加有寸半粗。回想到自己的狭小阴道,如果我将来的老公的那话儿也是这样又粗又长的话,那我不给插死才怪!

正想得出神,冷不防哥哥高潮到来,白色的精液从龟头尖端喷射而出,直射到我面上,我想掩面已来不及,然后他还继续做著套弄的动作,精液源源射出,我感到私处一暖,原来他把精液也射到我的下体。


惨!我两腿大大的张开,私处无遮无掩,结果给射个正著。


我连忙伸手去拿厕纸,好死不死,哥哥射完精后,也伸手去拿厕纸,结果我们的手碰在一起,我想缩手已来不及。他抓住我的手腕,把我的手拉到他的下身前。


我抬头看看,见哥哥还?籊荂A所以也不敢跟他角力,只好把手放软。


原来哥哥把我的手当做厕纸,他把我的手背和掌心来回的拭擦著他的老二。


虽然已经软了下来,但哥哥的那话儿少说也还有四寸长,而且我的手还感觉到它的温热。


抹了一会,他终于放下我的手,拉拉抽水掣,然后便穿回裤子离去。


虽然身上好几处地方都沾上了哥哥的秽液,不过我早给吓得魂不附体,哪敢还在厕所多作逗留?于是我也匆匆穿回裤子离去,回到睡房才小心地抹去身上的秽液。


当我要抹下身时,才发现先前在慌忙间忘了穿回内裤,只穿了睡裤便跑回睡房。于是我把全身抹乾淨后,便回到厕所,想把内裤取回。


来到厕所门口,见木门虚掩,灯还亮著,我正在想︰一定是我刚才忘记关灯了。一边想,一边顺手把门推开,不料哥哥原来在裡头,还把我的内裤放在鼻子旁嗅著。


我以为他又再梦游,但他转过头来,我见他双眼打开著,眼中还闪出妖异的光芒……分明就是已经醒过来。


我们四眼交投。我想把内裤取回,又怕会造成更大的尴尬。我想,不如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想转身离开,但刚转过身,哥哥却从后把我拦腰抱著,其中一隻手掌从我睡衣下摆伸进去,隔著乳罩搓捏我的乳房。


『哥……你想要干什么……』我觉得不对头,但为免吵醒爸爸妈妈,我还是尽量把嗓子压低。


『没什么……刚才不小心弄葬了你的下身,所以想帮你清洁一下,不然你会怀孕的……』他一边说,一边把另一隻从我裤头伸进去,用手中那被搓成一团的内裤,摩擦著我的私处。


不是说,梦游的人在醒来后,会记不起梦游时所做过的事情来吗?为什么哥哥会知道他曾经把他的东西射到我的下体来?


但我已没空去细想这个问题了,因为哥哥正在用我那柔软的丝质内裤轻揉著我的阴道口,把我弄得痒痒的,而我的乳尖,也给他另一隻手挑逗得发硬起来了。


不过我的理性也给他刚才的说话唤醒。对了,这几天是危险期,如果不彻底把私处的精液清洗,那搞不好还是会有怀孕的机会。


已管不了哥哥对我的轻薄,我只想从他的缠扰挣脱开来,衝进厕所洗澡,但没有成功。我只好口头上警告他,如果他再不放手,我便要大声叫喊了。


哥哥听罢,把手从我睡裤裡抽出来,我以为他是要放过我了,殊不知他是要把手中的内裤塞进我口裡,使我叫不出声来,我的两隻手腕,也随即给他的手紧紧的抓在一起,无法动弹,想把口裡的内裤拿出来也不行。


然后哥哥把我从厕所门口拖出大厅,还朝著他睡房的方向前进。


我知道事情不是闹著玩的。我更加努力地挣扎,但我越挣扎,哥哥却越把我箍得紧,在我的屁股贴著他的下身时,我还可以感觉到他的下体又再硬起来,不禁大吃一惊。


想不到才刚发洩过、几分钟前还软绵绵的男性器官,现在又在昂首勃起,而我也终于给推倒在他的床上,这样我不是危险极了么?


哥哥还把我按在床上,他继续用一隻手紧扣著我的双腕,另一隻手则转到我下身来,抓住我的裤头,想把我的睡裤扯下来。我双脚乱踢,虽然成功阻止他把我的裤子褪下,但在混乱中,裤子却给撕烂了,我登时感到大腿一阵凉意。


哥哥乘机从我的裤子撕下一条布条,把我双腕缚在床头的一条木柱上,这样他便有两隻手来对付我的下身了。


想到那勃起时长五寸、粗一寸的男性器官时,我更加的著急,急得连眼泪也流了出来,我在心裡哀求哥哥放过我,但他不为所动,反而把我的睡裤脱下,还把我的双腿张开。我猛地摇头,但最终哥哥还是把他的阳具插进了我的下体。


『妹头,刚才你的小手把我的老二弄得很难受,所以你定要帮我解决一下,不过我会慢慢来的,一定不会把你弄痛……』


虽然哥哥的插入动作很缓慢,但因为他那话儿,尤其是他的龟头实在太粗大了,我仍然感到下身传来阵阵的撕裂痛楚。而在他进行抽送的动作时,我更是痛得差点便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哥哥再一次到达了高潮,不过今次他的阳具却在我阴道裡射精,迫我全数接收了他的精子。


为了让自己接受这个令人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我安慰自己说︰哥哥一定是一时衝动,控制不了自己,才对我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来。


我见他发洩过后,爬起身来,他的上身来到我的胸前,我以为他是要解开缚著我的绳子。谁知他原来还未满足,他解开我睡衣胸前的钮扣、拉高我的奶罩,用手把玩我的乳房,又用嘴吻我的粉颈和脸颊。


虽然大腿尽头痛得发麻,但哥哥对我上身的侵犯,却令我感到阵阵的快感。如果这个抚慰我身躯的人,是我心爱的男人,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可惜实际上,这个男人却是一名禽兽不如的兄长。他的抚摸与热吻,不是源于男女之间的纯真爱情,而是为了满足他个人的兽欲。


令我感到羞耻的是,我的肉体竟然对这种既贪婪又淫邪的挑逗产生了不自愿的兴奋,我恨思春期少女的身体,居然是如斯不堪一击。


满足了手足之欲后,哥哥的下体又回过气来,把我再一次蹂躏。这一次,他没有刚才那么温柔了,他狠狠的把阳具插进我体内,也狠狠的把阳具在我体内抽插,本来已经发痛的地方,给他阳具无情的摩擦,更让我最终痛得昏了过去。


当甦醒过来时,我早已给抱回到我的床上。我感觉到下体疼痛得要死,虽然灌满阴道的精液正倒流出来,把大腿尽头弄得又冷又湿,但我也不得不休息好一会,才勉强能够下床到厕所洗澡。


我狠狠的洗擦著全身,尤其是下体,我狠狠的用海棉把下体擦乾淨,又不顾痛楚,把红肿了的阴唇大大的掰开,好让强劲的花洒水柱把体内的男人秽液衝出来。


当然,我也哭了一场,还想过要怎样面对这件不幸的事情。要告诉父母吗?要报警吗?人家会不会相信我呢?他们会怎么看待我呢?会不会跟我说些难堪的说话呢?


『你这个女生真不要脸,要搞也跑远些去搞嘛,居然在家跟哥哥搞在一起,真冤孽罗!』


『你说你哥哥强姦你,那么详细情形是怎样的呢?他的阴茎进入了多少?你觉得痛吗?有在你阴道裡射精没?他的阴茎在你体内抽送的时候,你有快感吗?在这以前,你还是处女吗?你有没有跟其他男生发生过性关系呢……』


『跟据你哥哥的供词,你当时没把内裤穿在身上,还把内裤放在厕所的衣架上来引诱他……』


忘记过去比面对将来要来得容易,那不如就当做没事发生过,当发了一场噩梦便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