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花大盗

时间:2018-11-11



 怀中抱美,柔若无骨,轻若无物!


  看着婷婷那不足10公分周长的腿根,和着一双匡威运动鞋的美脚,难掩下

体一阵躁动!


  于是乎一路撒脚如飞抱着被我灌醉的表妹直奔住处而去!


  将美人轻轻放到床上!我飞速的跑到卫生间,除衣、脱裤!释放出压抑已久

的巨大阴茎(此处略有夸张)急急的冲洗了一遍!


  然后赤裸着身子走了出来!


  「要不要穿件衣服?」沐浴后我也曾有此犹豫,但很快就将其挥之脑后:反

正一会都是要脱的··「表妹!哥哥来了!我的小心肝···」我一面在心中默

念一面走向卧室!期间难免色相外露口歪眼斜做中风状······什麽?迷姦

表妹?如此禽兽不如大逆不道之事我怎麽做的出来?况且··我也没那个胆量!

只是趁她醉酒摸摸乳房、吻吻那双美脚、舔舔她的腿根于愿足矣!


  只是如此恐非君子所为,要不要对着那双迷人的脸蛋打打飞机呢?今日小哥

来採花,怀抱至我家,三山五岳铺锦褥,处处风流处处花。哈哈哈···我一边

吟着自创的採花诗一边得意的走向卧室······「噶……!」迈进屋内我的

笑声戛然而止!不知何时表妹已将运动鞋脱下,脚着一双白袜,双手抱膝蜷缩在

床头!而且一双大眼眯成弯弯的月牙,正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我··」我顿时手足无措愣在那裡!早已一柱擎天的下体好似突然

被斩首了一样···额……耷拉了下去!


  「表哥!今天很热吗?」表妹终于开口了,声如黄鹂!


  「我··这··唉!」我长歎一声脑子飞速旋转,苦思脱身之计:「对你说

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表哥!我一听这词就想起了慕容复,多悲催啊!你说是不

是?是吧!那个··再者,你霸佔我房间也就算了,天气这麽冷,我把卧室让给

你,我只是进来拿件衣服,你不但不懂感恩,还来取笑我!唉伤心!悲催!既然

如此,我也不打扰你休息了,告辞了!」说罢我转身就走!赶快逃出这是非之地

才是上策!


  「站住!」


  表妹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我本已走到门口,听到此话下意识的转身,以为

她还要说什麽!


  却不料我刚一转身表妹一把抓住了我那赤裸的命根子!


  我顿时倒抽口冷气!不知是惊?是喜?还是是爽?


  表妹红着脸一步一步的向后退!无奈要害被制,我只能一步一步的随表妹走

到了床边!那感觉有点像是她在牵着一头黄牛!嗯,她确实是在牵牛!!!


  「想把我灌醉图谋不轨?你不要狡辩,这就是赤裸裸的证据!」说着她用力

的捏了捏我的阴茎!


  我见先发制人,胡搅蛮缠之计被她识破,不得不转而求其次低声哀求道:

「妹妹,哥哥只是一时煳涂,险些犯下错误!不过哥哥绝对没有非礼你的意思,

只是想看着你打打飞机仅此而已!哥哥可以对天发誓,此心可鉴日月,···」


  婷婷突然笑了,笑的很妩媚:「小妹真是佩服表哥,如此龌龊之事你都能说

的这麽慷慨激昂,做历史老师真是埋没了人才,你应去zy电视台当播音员才对!

老实点,我要惩罚你,你···你趴到床上!」


  「妹妹···」


  「趴下···」


  「好,我趴··」


  依其言!我趴到了床上。这样也不错,不将生殖器暴露在外顿时就有了安全

感!


  但很快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在我心中慢慢升起:我自小相处的表妹,不会是人

妖吧!我现在趴在床上,肛门在上,阴茎在下,这姿势很是暧昧!而且她看我的

眼神总是集中在臀部!说不定··说不定,一会我相处多年的表妹就会在内裤裡

掏出一条巨大的阴茎对着我的肛门就····罢了!我在心中默默忏悔:人生一

世,洗澡一定要穿件衣服才是!


  只见表妹轻轻的趴到我的背上,张口从后面咬住了我的耳垂!顿时我感觉整

个人都酥了!表妹呵气如兰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哥,其实我也喜欢你好久了!」


  我只感觉脑子「轰!」的一声险些一命呜呼!那声「嗯!」不知是呻吟还是

回答!我全身都是躁动的!


  表妹慢慢弓起身子舌尖游鱼般灵活的在我身上游走,我的后背湿了一片!慢

慢的她的舌尖舔到了我的肛门!我顿时一阵抽搐,阴茎跳了三跳!每一跳彷彿都

要将身下的被子顶个洞出来才肯作罢!来了,来了!!


  我自觉的弓起了身子,跪在了床上!来吧来吧!就算是你真是人妖我也认了!


  表妹则是继续舔弄我的后门。时吸,时吻,时而蛇舌如鑽,用力的鑽我的后

门,彷彿要将整个舌头都鑽进去一样!


  而我此时又麻又痒全身根本没有一点力气只能任由表妹蹂躏。只见表妹右手

绕过我的右腿抓住我的阴茎慢慢的套弄起来手指在我的龟头上来回摩擦时而指尖

轻轻刺激我的马眼处。爽的我浑身颤抖!


  「爽吗?」表妹含煳的问。


  我只有拚命点头,也不知她看到了没有


  「大色狼,怎麽能只有你自己爽呢?」表妹突然停了下来,坐到了床上慢慢

的脱下了牛仔裤,露出白色的小内裤!阴户处早已氾滥成灾阴湿了内裤!


  「不要脱袜子!」我按住了她的手,低头含住了她套着白袜的脚趾,由脚趾

到脚背脚心贪婪的吻着。


  表妹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好痒啊!色狼,你真变态!」我此时早已失

去理智顺着表妹的美脚、一直舔到她的大腿根部!当我的舌头抵到婷婷的阴户的

时候,闻到了一股澹澹的香水味!原来她早有准备,想我精心设计的这场迷姦桉,

还不知道是谁奸谁?想到此处一时间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妹妹则是呻吟了一声双

手用力的按住我的后脑!我只能卖力的又舔又咬!


  「坏蛋,疼··」也许是咬到了阴唇,婷婷鬆开了按我头的双手:「帮我脱

下来吧!」好啊!我做猪哥相!用嘴咬住婷婷裤头慢慢的脱了下来,妹妹腰部用

力配合着我!推下一半时,我看见婷婷的美臀,顿时灵机一动,立即将婷婷推翻

趴到床上。随后,舌头鑽进了她的肛门这正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啊!」婷婷一身惊呼算是回应!我则用刚才学来的技术又亲又咬又舔又鑽

弄的婷婷娇喘连连,连呼舒服!一时间,婷婷的美臀都红了,两侧儘是我留下的

吻痕,而他的阴道口和肛门溷合着她的淫水和我的口水早已狼藉一片。


  「哥哥!快插进来!求你了···」此时婷婷跪在床上,小腹紧贴膝盖,摆

出了无比诱人的姿势!我此时也是箭在弦上欲发之而后快,于是左手扶住阴茎便

想长驱而入!谁知忙错连试几次均未成功,不是插到了肛门就是插到了后臀,反

正只是在阴道口附近活动,而且还把龟头弄的生疼!看来看花容易绣花难啊!看

一辈子倭寇的情动作片也成不了加籐鹰!那是要实践滴!


  婷婷调皮的回头一笑,用手引导着我慢慢的插入了她的阴道于是我长驱而入

腰部用力快速的抽插起来!


  可是不知怎的,总是掌握不好节奏,抽查几下不但一点不爽还弄的龟头生疼,

阴茎反而慢慢的软了下来!


  婷婷嗔怪的回头看我一眼!用手抓住我的阴茎温柔的套弄起来!忽然,她眼

睛一亮!发现新大陆般惊喜的问道:「哥,你是处男?」「额!」我顿时恼羞成

怒,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这麽糗的事情被表妹发现我怎会承认!


  「你见过24岁的处男吗?只是我这两天受你引诱手淫过度所致!」「对啊!

对啊~ !」婷婷得意的笑的像一隻刚刚偷吃了两隻鸡的小狐狸:「24了是条狗

都应该拉出去交配了!」「我擦!」你伤害了我··


  「好了哥哥!」婷婷温柔的抚摸我的阴茎:「包皮还没完全和龟头分开,你

看都出血了!」「额!」我情知再无隐瞒的必要!说来也是,我虽胸怀伟略,怎

奈学的是历史专业,每日打交道的不是石头就是死人骨头,哪来时间泡妞了,弄

到最后竟然··额··那什麽都不如。


  婷婷将我的阴茎含入口中,舌尖轻轻的舔着包皮,我的阴茎顿时又硬了起来!

这次婷婷舔的十分温柔,我甚至能感觉到包皮从龟头上一点点的分离下来。那感

觉特别舒服。


  婷婷温柔的舔着我的阴茎,舌头非常灵活!我甚至怀疑她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突然她用力的向前探头,嘴唇都挨到了我的腹部!我在倭国AV裡看过,这个叫

做深喉!那种奇异的感觉无法言表。阴茎毫无阻碍的在她口中乱跳!实在是太爽

了,我忍不住射精了!


  「咳咳!呜呜!你好坏……」第一次在异性口中射精,那感觉与自己手淫绝

不可同日而语!


  「没事吧!妹妹!」我关切的抚摸她的脸蛋!


  「衣服都弄髒了!你射的也太多了吧大色狼!」说着婷婷把自己的T恤和胸

罩都脱了下来,一对顿时闪现在我眼前!就像白白的馒头麵点了2颗小樱桃!


  「太美了!」我不禁讚歎!


  表妹白了我一眼:「你这条色狼,虽说是处男可是也很会享受嘛都射我嘴裡

了!」「那是!」我洋洋得意:「倭寇的电影我是没有少看,我没吃过猪肉还没

见过猪跑吗?」「恩也是!不对!哈你骂我!谁是猪啊!」


  说罢不容我解释张口将我的肉棍又含入嘴中!爽的我一阵颤抖,本来微软的

阴茎又一次昂首挺胸!


  婷婷见时机成熟一把将我推到在床上,跨步坐到我阴茎上面!


  爽的我们同时呻吟了出来。


  这次性交是由表妹主导的,后来他累了改由我上她下,在太的指导配合下我

越来越如鱼得水姿势运用自如渐渐的我都进入了状态!


  这次我坚持了40分钟,后来在我们的共同之下射入了她的阴道!


  我抱着她入睡,含着她那一对小樱桃,半夜我又射了两次!后来弄的表妹直

呼投降才肯作罢!最后一次是射在她的小腹,好可怜只有几滴精液!


  之后我与表妹就确立了恋爱关係!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常人眼中的乱伦,但

我顾不了那麽多,我知道如果我这辈子要结婚的话那麽新娘就一定是婷婷!当然

在学校我们要保持克制,因为我是历史老师,她是美术老师,我们再怎麽惊世骇

俗也不想把这件事传给学生知道!况且我们俩只是实习的还没有编製!


  但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牆!我们很快就遇到了麻烦,主要还是那个暗恋婷

婷的教导主任!那个脸像饽饽眼如馍馍的男人!


  「你们这是乱伦!再说,我哪点比不上那个姓潘的?我是主任,他呢?只是

个没有编製的代课老师,还是教历史的,没有前途的!如果你愿意,我不在乎你

们之间发生过什麽······」虽然我没有亲临现场,但也能想到哪小子说的

什麽。


  我没有去和他竞争什麽。也绝对不会像普希金一样与他决斗!因为他不配。


  果然,婷婷摔门而出!看见泳道上站着的我便温柔的走了过来,我们手牵手

相互偎依着!


  「姓潘的,你们做出这种事情可有一点道德?对得起为人师表这四个字吗?」

那小子居然追了出来!


  此时周围聚集了很多学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我在不出手那真是缩头

乌龟了。


  所以反唇相讥道:「我不配为人师表,那赵主任你呢?勾引有妇之夫就是君

子所为吗?」「笑话!」他脸色铁青:「我与婷婷同事六个月,怎麽不知道她何

时结的婚?」「现在!」我大怒:「今天我就让你看看!」


  「方家有女初长成,亭亭玉立!余心嚮往之,今愿请天为证划地为媒!与之

共结良缘,婷婷你是否愿意?」「表哥……」婷婷眼含泪水看着我,一句话也说

不出来!


  「你愿不愿意?」我又问道。


  婷婷还是不说话,只是拚命的点头!


  「那好,我们就在这孔子像前结拜成婚!」说罢,拉住婷婷走到前面的孔子

像前倒地便拜!


  四周的学生先是鸦雀无声,而后忽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婷婷感动的热泪盈眶,木偶般任我摆佈!


  「你···你??··你···你他妈亵渎神明··亵渎孔夫子··你这败

类你这·····」明显赵主任有点语无伦次!


  我对他冷笑道:「姓赵的,多谢你对我夫人如此厚爱!但你真的爱她吗?你

敢像我一样抛弃世俗,抛弃一切只为佳人一笑吗?你不敢,因为我知道,像你们

这种人满口仁义道德,其实最缺的就是一个德字!潘某要挟夫人度蜜月去了,无

暇陪你,告辞了!」说罢转身而走!


  「硄当!」一声!身后有人惊呼:「赵主任晕倒了·····」我并不回头,

拉住婷婷微微冷笑:「老赵啊老赵,哥今日之气派有没有当年诸葛武侯骂死王朗

的三分气象······」「一品桥!」就在我们学校门外不远处!据说始建于

明朝中期!当年不知有多少学子由此赴京赶考!亦不知有多少一品大员经此告老

还乡!


  淋着濛濛细雨我抱着婷婷站在桥头感觉无比的轻鬆!


  「表哥!」


  「叫老公!」


  「老公!」


  「嗯!」


  「你能不能一辈子对我这麽好?就算吵架了也不要打我!」「当然!你相公

我你相公我从来不打女人,况且··」我邪恶的笑道:「我总觉得不战而屈人之

兵乃为王道!」「嗯?」婷婷歪着脖子,天真的看着我:「怎麽个不战而屈人之

兵?」「比如说!我们吵架了!根本不用我动手只要我一脱掉内裤,露出雄伟的

阴茎,立即就把你吓的浑身发抖,跪地认错!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这也

是我反覆操练的结果·····哎呦!不要掐我···」「老公···」


  「恩!」


  「你硬了?」


  「·····」


  「老公!」


  「嗯?」


  「我帮你吸出来吧!」


  「不好吧!这是野外啊!而且离学校这麽近,被人看见就惊世骇俗了!」「

我们做的惊世骇俗的事情还少吗?」


  「也是!额··哦·····」


  一品桥头风雨住,两瓣樱唇为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