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似水的小姨子

时间:2018-10-22


我有一个和老婆同母异父的小姨子,因丈母娘的关系,我们不在一个城市,小姨子和老婆有很大的差别,老婆要比同母异父的妹妹高出十几公分,由于婚姻问题,小姨子离婚了,单位的效益还可以,只是离婚后孩子的父亲经常借口看孩子来骚扰她,丈母娘只好找了单位的领导,把小姨子调到了销售部,派到我所在城市的销售服务点,为的是能够帮助照顾,同时利用我的关系能帮助小姨子完成销售任务。


小姨子我结婚时见过,给我一个深刻印象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孩,几年不见变化不大,还是那么漂亮和娇美,唯一的变化是增加了一些成熟,一米五几的个子像个少女,有点腼腆的用那双亮亮的眼睛看著我,甜甜的叫道:「姐夫,」然后脸一红便和我老婆,她的异姓姐姐说话去了。


家裡一般都是我下厨主勺,老婆炒的菜她自己都不喜欢吃,小姨子来了怎么也要弄好点,我弄了几个菜,孩子在我父母那裡上学,上海的教育相对西北要好很多。


自此小姨子每逢週末就会到家来,销售点的伙食也比较差,老婆在一家企业上倒班,所以有时週末要上班,家裡就只有我和小姨子了。


以往的週末我都会出去和朋友小聚一下,自从小姨子来了之后我就出去的少了,也许是在潜意识中就有佔有小姨子的欲望,所以朋友叫也很少出去,有时看到小姨子刚洗完澡,那红红的脸颊和娇嫩的肌肤都会令我想若非非,可是老婆在我只好忍住,晚上房事时拿老婆当小姨子。


为了能让小姨子在此地站住,我带著她去认识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一个星期时间帮她搞定了半年的任务,两人白天在一起同行,一起吃饭,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近了,加上完成了她半年的任务她非常高兴,对我也不像刚来时那样腼腆,有时开玩笑还会打我,我自然会藉机抓住她柔嫩的手,每当此时她都会羞红了脸,这说明她有想法,我也会藉机试探她。


有一次谈好了一笔不小的交易,她异常的兴奋,吃过饭我建议到黄河边走走,她欣然答应,两人沿著河边走,我有预谋的说:「翔翔(她的小名)今天高兴吗?」「嗯,当然高兴了,不过谢谢你了,都是你的帮忙,不然我就是找到人家也不会把单子给我的,」她一边说一边用亮亮的、有点羡慕眼神看著我。


「那你怎么谢我?」我用充满了爱怜、情意绵绵的目光看著她,她和我对视了一下,感受到我目光中的内容后,一下变得侷促起来,白淨的脸颊一下变得红润润的,低下头说:「我不知道,你想我怎么谢你?」我笑著没有说话,用手指指我的脸,她知性的明白我的意思,忽然变得顽皮的说:「你想的美,你是我姐夫你就该帮我的,何况我姐知道了会打我的,」我装作很失望又不愿放弃的说:「那我亲你也行。」


「不!」她看我要动手,紧张的叫了起来,一下跑开了,我便追了过去,我中学是练中长跑的,国家二级运动员,她那是我的对手,没跑出三米就被我追上,看著她跑动时扭动的屁股,令我怦然心动,抓向后背的手一沉,落在了她软软的臀肉上,她一声惊叫并没有生气,嘴裡不假思索的说:「流氓」。


这我更不能放过她了,一下将她抱住,一隻手不自然的按在了她的胸口,感觉柔软中富有弹性,她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身子发软的靠在我身上,我顺势在她红红的脸上吻了一下,我知道点到为止的道理,目的达到放开了她,她走开了一步有点哀怨的看看我,两眼中突然充满了盈眶的泪水,说:「你坏,你也欺负我。」


她这样一下反而把我弄蒙了,没由来的哭了,我想是自己做过了,心中不由发酸,忍不住走过去,一下就将她拦在怀裡,嘴裡说:「对不起,我只是跟你闹著玩呢,我怎么会欺负你,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要不我会整天陪著你,四处帮你拉单子?」


她听了之后抬头仰视著我说:「我姐知道了会骂死我的,姐夫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不能对不起我姐姐,」我用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说:「不会的,你我不说她怎么能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要紧,我爱著你姐姐,同样也喜欢你,这有什么,别哭了,你不喜欢我以后不碰你了,」说完鬆开了她,她的脸上马上露出了些许的失落感。


我深得欲擒故纵的道理,这也是我泡良常用的手段。我扭头就走,脸上显露出极度失落的样子,没走出两步就听到她追上来的脚步声,然后袖子一紧,她拉住我说:「你生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转过身对著她说:「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失落」。


她用亮亮的眼睛告诉我她的委屈,说:「我明白你的心,可是我不能,你叫我怎么面对我姐姐,要破坏你们的婚姻也不会到今天,」说著两行泪水又涌了出来,到此时我才有点反应过来,她对我的称呼已经不是姐夫而是你了,同时听了她的话感觉她话没有说完,不由追问:「你说什么,破坏我和你姐姐的婚姻?」


她用充满了伤感的目光看著我说:「我就告诉你吧,自从你和我姐第一次回家,在公园你救小孩的那次我就喜欢你了,不过我没有说,也知道我不能做这种事,我就想你走了我就会忘了的,可是越想忘就越忘不掉,我结婚就是想忘掉你,可是……」


我听了她的话我无语了,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做,我开始害怕会伤害到她,两人默默的走著,还是我打破了沉默说:「翔翔我真的不知道,都是我不好,可是我真的从内心喜欢你,以后我会尊重你的。」


她脸上开始露出微笑的说:「我知道,你这几天一直陪著我,我心裡特别高兴,以后怎么样是以后的事,总之我明白你对我的心也算是有了回报,我已经知足了,走吧!」说著抱住我的胳膊,我竟然有了不自然的感觉,内心也明白得到她不难,可是一旦失去理智就不好收拾,不由自主的自嘲般的笑了。


这天週五,老婆正好上小夜班,晚上八点上到夜裡两点,为了安全一般都会在单位提供的宿舍睡,早上再回来。


吃过饭老婆收拾了一下便走了,我和小姨子坐著看电视,无聊的电视使得我们边看边聊,开场无非就是问她的工作怎么样,说著话题自然转到了她的婚姻上。


「翔翔你不该那样,就算要找也找个好的,你这么漂亮还怕找不到?」我提起了上次河边她说的话,她一下就明白我说的什么,说:「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吗,那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又没有怪你,」「可我这一阵一直在自责,总感到对不起你,」我从心裡说出来的话。


「好了,男人一点好不好,我都没怎样你反而像个女人,」说著透出心中甜甜的样子。大约是感到有点彆扭或是不自在说:「我上网去了,」说著就到我的工作间去了。(其实是一个简单的书房,我经常上网什么的,以后会是儿子的学习的地方)


我望著她娇小的背影,心想真不错她能有这样的心胸,可能许多男人也未必能如此看的开,可是话说回来,也是因为她和那个男的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加上那男的贪杯又不知道珍惜她,在外面胡来,而现在能和自己心仪的人在一起,性情、心情、理智都会好很多。


我正在胡思乱想她在裡间叫我:「姐夫你来看看怎么了?」我起身到了房裡,一看不知她上了什么网一下跳出了许多的广告页面,她关都关不及,我忙打开屏蔽功能,将所有的网页关了马上杀毒,果然杀出两条,她有点不好意思,我没有责备她只是随口问:「你上什么网了?一定是色情的。」


「没有,是一个聊天的,有一个购物的广告,我想看看卖啥的,结果一点就这样了,」她有点急切的说,此时我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由于位置的关系,我只能站在她的身后,半俯著身子,因此离她非常的近,她身上散发出来女性特有的那种淡淡的体香和洗髮水的味道,鼻子裡的感觉令我的神经开始快速的兴奋和衝动起来。


她见自己的话没有回音,不由扭头看我,脸一下就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如同被人在面部打了一拳,一股酸胀带有轻度晕眩的感觉使我闷哼一声,头如抽筋般的后仰,双手摀住了鼻子,同时感到鼻腔发热发痒,有什么流了出来。


她也被碰的不轻,轻叫一声摀住了耳朵上面的部位,还是关心的转头看我,猛地就跳了起来说:「快,哎呀都流血了,」说著拉我往卫生间去,我便顺著她到了卫生间,她忙帮我洗,一边洗一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告诉她没关系。


洗好出来,她让我躺在沙发上,然后用一条湿的凉毛巾折迭起来放在我的额头上,用冷却法帮我止血,由于她的个子不高,又是半弯腰的俯身,她的脸正对著我的脸,从她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脸上,同时由于低头,家居宽鬆的衣服下垂,使得胸前一下空出许多的空间,这使我一览无馀的看到她咖啡色的乳罩无法完全遮盖住的乳房。


她的胸乳不算太大,只能说是中国女性中较丰满的,此时乳罩上方露出的洁白粉嫩的肉团让我产生了极大的衝动,一股热流从肚脐下的丹田直衝大脑,一股将她抱住的欲望在脑子裡和另一个道德的我打著架,道德的我令我闭上了眼睛,而另一个我则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勾画出她娇媚赤裸的身姿。


她的起身是我获得了暂时的解脱,但是随著她将从新用冷水冲洗过的毛巾再次敷在我的额头时,她尽然坐在了我身边的沙发上,弹性很好的臀部透过薄薄的布料将她的体温传给了我。


我有点受不了了,只好说:「翔翔你去洗澡吧,我没有事了」,她还是表现的很内疚的样子,问我还疼不疼,我告诉她没有事,她才去洗澡了。


我躺在沙发上,脑子裡不断的想像著她娇小赤裸的身子在浴室裡的样子。男人有时是很矛盾的,特别是当他还有理智和道德时,我此时不知该怎么做,内心裡我是挺喜欢这个小姨子的,可是感觉又有点对不起她们姐俩,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吸引我。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她从浴室裡出来了,手裡拿著换下来洗好的咖啡色小内裤对我说:「姐夫你好点了吗,要不你先洗澡,你洗完我好收拾卫生间,」说完边到阳台上凉东西。


我洗好澡出来她穿著老婆的纯棉睡衣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出来便起身到浴室去了。


我坐下看到她已经为我从新泡好了茶水,我穿著T 恤和方腿短裤,舒适的半靠在沙发上,不一会她就拿著洗好的我的内裤去阳台,我这才想起,我换下来的裤头习惯的放在盆子裡。


她很快就回到了沙发上,坐在边上那个小沙发上,我只好说:「谢谢你,」「什么?」她不解的看著我。


「你帮我洗的袜子和短裤啊」,我的潜意识裡又开始试探,她好像没有什么的说:「顺手的事,不然我姐回来还要洗的」。


我的眼睛没法不落在她的身上,刚洗完澡的女人真的很耐看,大约是在自己家,我可以看到她胸前凸起的两颗乳头的痕迹,我知道她没有带乳罩,这给我不小的衝击,我开始想像她睡裤下是否穿著内裤。


她大概感到了我的目光正在慢慢的剥去她的衣服,扭头看我,确认我的目光不怀好意的在她身上游弋时,她有点紧张的将自己本能的收缩了一下,然后用平静来掩盖自己的心跳的说:「不看电视看我干什么?」


我笑笑说:「你漂亮呗,你洗完澡的样子特别吸引我的目光,」「你讨厌,看来鼻子不疼了,」她想转个话题。


我用手轻轻的按按鼻子,看著她说:「你那一下撞的我真的够厉害,不过现在没事了,」我用充满爱恋和情欲的目光看著她,她和我的目光一接触就读出了我的想法,那种眼神是女人都能看出来,她一下变的脸红了。


我忍不住对她说:「翔翔坐到我身边来好吗?」她用充满了期待而又羞涩的目光看著我说:「不,」同时显出非常犹豫的样子,不知道是该坐过来还是马上离开。


我用力的憋住一口气,试图将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头上,我想再次流出鼻血,她开始慌乱的心神使我获得了时间,就在她站起来说:「姐夫,我先睡了,」淮备离开时,内心又有点不甘心的回头看我。


我成功的在这一瞬间使鼻血从鼻孔中流了出来,那种温热的感觉使我感到今晚我一定会得到她,果然她看到我挂在上嘴唇的血迹,一下变的非常紧张和果断,她加快了离去的速度,同时说:「你又流鼻血了」。


当她俯身将冷水浸过的毛巾敷在我额头时,我再也不愿放弃任何机会的将她抱住,突然的行为使她猝不及防的趴在了我的身上,她惊叫起来说:「不要,你不要这样。」我不想再用理智来控制我的情欲,我直接的吻住了她湿热的嘴唇。


她极力的扭动著,试图摆脱我的亲吻,我抱著她娇小的身子,翻过来将她压在沙发上,这个动作对于经常涌动的我加上她轻巧的体重对我不是什么难事。


我一手紧紧的搂住她,用力的将她胸腔裡的空气吸走,她用力的捶打我的双肩和后背,力量越来越轻,我将她无奈伸出的舌头含在嘴裡不停的吸吮,她开始变的安静,双手不再是捶打,而是抱住了我,喉间发出了无奈的呻吟,因为我已经在她的睡衣下抓住了她柔软无比的乳房。


我温柔又不失有力的捏住她的奶子,手感是那么的柔软光滑,揉搓了几下用手指念住已经开始变硬的桂圆核大小的乳头,这一下她极度敏感的从喉咙发出了大声的哼叫,同时伸手在衣外抓住我的手,脱开我的亲吻说:「不要,不要这样,姐夫求你了,我不能对不起我姐。」


我没有再让她说下去,双唇追著她躲避的小嘴,手上更加用力的搓捏著她的乳房和乳头,一边将宽鬆的衣服往上拉,当我看到粉色坚挺的乳头和洁白圆润的奶子时,毫不犹豫的一口叼住,舌头快速的舔弄她敏感的奶头。


她被刺激的叫了起来,「不要,不行的,求你了,啊,我受不了了,不要,」双手紧紧的按住我的头,使我的脸都贴在她鬆软柔滑的乳房上,我一边用牙轻咬她的乳头,一边舌头快速的拨动她的乳尖,右手伸到下面抓住她弹性的臀肉,然后顺著她的大腿不停的抚摸。


她已经开始急促的喘息,嘴裡失去理智只是本能的叫著:「姐夫,姐夫,不要,不要。」


我的手从宽鬆的裤腰伸进去,当手指突破她的小裤头停留在她火热已经开始湿润的阴户上时,她发出了无奈、绝望、期待、欢娱的叫声,当我将手指慢慢的捅入她的体内时,她全身一紧,双手一下抱住我的头往上拉,双唇一边寻找我的双唇一边发出梦呓般的说:「给我,给我,我爱你,很早我就把心给你了。」


我一边接受著她的热吻,一边摸弄抠挖著她越来越湿滑火热的阴道,她扭动著胯部,双手伸到我的T 恤裡,抚摸著我的后背,我轻轻的支起胸部,好让另一只手能享受她极度柔软的奶子。


我脱开她的热吻,将她的上衣往上拉,她知性的抬起上身,配合我脱去她的上衣,立刻她雪白娇嫩的上身赤裸著暴露在我的面前,我一边继续脱著她的下半身,一边在她白嫩的身上落下急骤的吻雨。


当她一丝不挂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羞耻的心态,双手掩住自己的脸,任凭我分开她的双腿,温顺的接受我在她流出许多性水的阴部的肆虐。


我双手一边抚摸她光滑洁白的肉体,一边轻柔的分开她的阴唇,将她非常稀少但却异常隆起的阴阜,色泽红润不甚肥厚的阴唇,由于强烈的性欲使得不分自开的阴道一一展现在我面前,我再也忍不住她那诱人的性道,低头一下就吻了上去。


她被突如其来的感觉,刺激的一下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啊,你,不要,不乾淨的,不要,啊受不了了,姐夫我受不了了,给我给我吧,」我一边快速的舔弄她的阴唇,用舌头寻找她的阴蒂,左手伸上去抓住她的乳头在之间捻动,右手中指深深的捅入她的性道,在顶端寻找那能另她去骨抽筋的快感源泉。


她已经无法忍受我带给她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的,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火热的舌头和嘴裡喷出的热气令她敏感的阴部获得了说不出的快感。


她毕竟是结过婚的人,知道此时自己需要什么,因此一切的羞耻和矜持都不存在了,一隻手本能的伸向我的胯间,熟练的用手握住坚硬如铁的阳具,手指箍住后轻柔的套弄起来。


我此时感觉沙发上我的姿势有点吃力,边一下将她抱了起来,她正沉浸在对我阳具的期待的遐想中,猛地失重感令她惊叫一声,本能的另一隻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同时睁眼看发生了什么,当看到我被欲火烧红的双眼正顶著她时,她一下将头埋入我的怀裡。


当我将她放在床上,手扶阳具在她的阴门上轻轻的摩擦,她扭动著胯部配合我的进入,我没有进去,而是俯在她的身上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睁开眼睛看著我,我要让你真实的感受到我的进入,这样才能报答你对我这么多年暗藏在心裡的那份情。」


她羞耻的摇著头说:「不要,不看我也能感受到,我真的好高兴,」「不行,你不看我就一直这样,」我说著加快了在她阴唇间的摩擦,她一下睁开眼睛,用充满了情爱、坚定、无比期待的目光看著我,说:「来吧,我会把最好的翔翔给你」。


我放开了手,将她抱住说:「帮我放进去,我一定会让你感到幸福的,」我一边狂吻一边双手在她身下紧紧的抓住她充满弹性的臀肉,用力的贯穿她身子的深深的插入。


一隻手揽住她的腰,一隻手近乎狂虐的揉搓著她鬆软的乳房,坚硬的阳具快速的在她的性道内抽动,她立刻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那种爱恋后,把一切都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的那种充满激情的性爱。


我在快速的几分钟内就将她送上了令她迷失的高潮,为了能延长这种令我心动的性爱,我忍住了没有与她一起高潮,待她全身紧绷的感受那种去骨抽筋的消魂时,我减慢了一点速度,而是深深的插在她性道深处,感受那腻滑火热,由于高潮而不断蠕动的性道带给我的感觉。


我放弃了曾经在脑海裡出现过的换几个体位的想法,我愿意给她最自然、最原生态的快乐,我将全身所有的体能都调集起来,将起伏的速度提升到极限,紧紧的将她娇小的身躯抱住,她被这种快速的有点疼感的感觉再次带上了酥麻的高峰,我也忍受不住输精管那有力的抽搐而产生喷射感,我无力的趴在她身上,俩人都汗湿的喘息著。


约有几分钟我才从不断的深呼吸中获得了大脑的供氧后的清醒,我翻身躺在边上,爱恋的将她依然火热的娇躯揽在怀裡,她温柔的用手轻轻的抚摸著我的胸口,等待彼此的平息。


我待体能恢复后,将她抱入卫生间,她丑怩了一会还是顺从的帮我用喷头清洗著身子,不时做个鬼脸以示抗议我对她赤裸的身子的玩弄,当她自己清洗性道裡我的残留物时,我不由担心的问:「要不要吃药?」她一边羞态诱人的清洗一边说:「这会想起来了,不用的,我已经做掉了,现在不做小孩不给领独身子女证。」


出来后她躺在我的怀裡,不久她起身说:「我回房间睡,万一我姐回来碰到了不好。」


「别担心,她晚上是不回来的,」我还在试图挽留她,她趴在我身上一边问我一边说:「我不想破坏你和我姐的婚姻,我们这样已经对不起她了,我希望我们之间的事永远只有我俩知道。」


看著她手拿睡衣消失在门口那娇小动人的裸体,我的心理升起了一股幸福的感觉,我也明白自己不想失去这个多情的妻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