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马老爸骑

时间:2018-10-15


老王退休以后回到乡下去住了,乡下的空气好,乡亲们之间也熟悉,这也是老王回去那裡住的缘故。


一个週末的清晨,儿子带著女友叶可怡一起回乡下去看老王。那天可怡穿的挺成熟的样子,一身上班族的打扮,西装加套裙的那种,裡面一件米色的衬衫,很有淑女的感觉。儿子因为临时有事就先走了,留下他女朋友和他在家中。


 


 


 


 


※※※※※※※※※※※※


中午的时候,可怡替爸烧了一些菜。老王特意还拿了一罈酒出来,说是要助助兴,给叶可怡满了杯。那种酒家中自己酿造的,这种酒喝上去甜甜的,也没多大酒味,但是后劲却特别足,很容易醉人。叶可怡不知道,多喝了几杯。


老王看著叶可怡黑黑的头髮上扎了一个漂亮的造型。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


明亮的一双大眼睛,性感小巧的鼻子,充满诱惑的小嘴。米色的衬衫挡不住她傲人挺拔的乳房、翘圆的屁股、修长的大腿,一双乳白的高根皮鞋把她的脚烘托的让人垂涎三尺……老王平时对这个儿媳妇没少想。看著看著有点悸动,忽然有个荒唐的想法闪现。


酒足饭饱后,老王叫叶可怡去别墅楼顶楼小房子去看VCD片子。叶可怡不想出去,但是难得来一次公公的家,也不好抚了他的意,就出去了。


荧屏上放著一部三级片VCD片子,沙发上两个人坐在,正是老王和叶可怡。老王有一句没一句跟叶可怡聊著天。不多时,片子裡就开始传出男女主角的动情呻吟声。


叶可怡可能觉得不该再看下去,站了起来想要离开,可是喝了那个酒这会真的有点迷糊了,走路不稳左右摇晃。这时候老王站了起来,像是关心的样子过去扶叶可怡,还问著:「可怡,你怎么了?走路都走不稳?」老王的一隻手已经伸过去扶著叶可怡的肩膀,但是眼睛却顺著领口往下看,米色的衬衫挡不住她傲人挺拔的乳房,若隐若现的乳钩让人浮想连篇;另一隻手也紧紧搂住了叶可怡的纤腰,感受著怀中柔弱娇躯。


叶可怡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的腰被公公紧紧地搂住,想挣开又挣不动。低声说道:「爸我没事,只是突然有点头晕,不要紧的」。


「呵,那你坐下来,是不是酒喝的多了点?我去给你泡杯茶解解酒。」


老王藉著喝茶解酒的幌子留住了叶可怡,扶叶可怡坐了下来,然后去给叶可怡泡茶水。


叶可怡感觉有点醉,软软的靠在沙发上。老王拿来了茶水,叶可怡要伸手去拿,结果有点拿不稳。老王揭过茶水递到叶可怡口边,故意让茶水有些倾倒了出来,让叶可怡喝。茶水顺著叶可怡那性感的小嘴嘴边往下流。


「呀!……」老王拿起了茶几上的餐巾纸去替叶可怡擦抹,拿起纸巾直接就要往叶可怡胸口上抹。叶可怡虽然有点醉,可脑子还是有点清醒,她似乎是吓到了,想要去推开老爸的手,嘴裡叫著:「爸,我……我自己……来好了。」


老王这时有点兴奋了,他的手在儿媳妇的胸部乱动,慢慢的擦著。显然是部位不对,叶可怡感到不妥,想要拉开老爸的手,两个人的手在交错著,老王的手很灵巧,顺势握住了叶可怡的肉甸甸肥硕硕的大奶子。


叶可怡推搡著公公,但是又不敢太过份,她低眉垂眼,俏脸羞红,嘴裡也不敢太大声的喊叫:「爸,放开我,不要啊……你流氓……」。


老王不为所动,爱怜地看著叶可怡娇艳的脸庞上透著晕红的色泽,一双媚眼半睁著,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表露出芳心的羞耻和悸动。轻颤的嘴唇裡不时轻洩出反对的叫声:「不要……,你下流……不要……不要这样」。老王心湎著她的媚态,看著叶可怡那清纯的俏脸心情不禁为之一荡,他便要低头便吻上叶可怡的樱唇。叶可怡只得拼命的推开他。老王没有放弃,反而更紧地搂住叶可怡温暖细滑的香肩,将头往她的脸上移动……终于,老王贪婪的嘴唇掂亲上了叶可怡小巧的红唇。


叶可怡一开始还抗拒地紧闭著两片香唇,在老王努力不懈的热吻之下,终于使她娇唇半开,老王的舌头入侵到她的嘴裡。老王在叶可怡性感的嘴唇之中强攻掠地,叶可传不时出低哑而急切的叫声:「嗯不……唔不要呵……哼哼……嗯不不……嗯……」


叶可怡公公给它突如其来的一吻弄得手足无措,被公公吻得透芳心立时犹如鹿撞、头昏气喘感觉在一种新鲜感觉的男儿气息侵袭而来。她的身子在反抗著,可无奈势单力薄。


老王看著这个娇哼不已的小女子,实在太美了,一头乌黑亮丽的秀髮,柔软飘散在肩上,嫣红的面靥上,水汪汪半开似闭的媚眼、柳眉弯弯长弧、挺直的鼻梁、红都都的樱唇,不时轻洩出令人销魂的模糊哼声;毫无斑点而白嫩又有弹性的雪肤,还微微地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身材高窕,却又显得丰满玲拢;


胸乳肥满,柳腰纤细让人百摸不厌。老王一隻手搂著叶可怡的腰,另一隻手伸进西装中肆意在叶可怡那丰满有弹性的大奶子上抓捏著。渐渐地老王开始不满足抓捏满有弹性的大奶子,开始去解叶可怡的上衣扣子,一颗、两颗,那深陷的奶子沟已露出来了。


叶可怡这时候真的开始害怕了,她开始拼命抗拒:「爸……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老王显然经验丰富,猛地把手伸向了叶可怡的下身。今天叶可怡来的时候是穿的那种西装裙子,短得都超过膝盖啦,现在坐在沙发上更是只盖住大腿。老王的手顺著大腿一下右手拨开叶可怡的内裤伸进去,把手伸进叶可怡肉洞裡了,还在那裡抠弄著。


叶可怡发出「啊……嗯……啊」娇哼,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那是一种属于娇喘类型的呼叫声,因为她的阴户实在敏感了,根本经受不起任何人这样的挑逗。叶可怡的声音带著哭腔,低声哀求著:「啊……别……啊……不要呀………」


叶可怡娇软的身躯像蛇般的扭动著。叶可怡感到有点兴奋了,渐渐的叫声也小了,挣扎的力气也渐渐小了下来。


老王的手在叶可怡的阴户缓缓地抽动著……感受著怀中娇软的身躯的扭动感到好爽。叶可怡的身体还在挣扎,更多的感觉像是在舒服地配合。老王这么近距离的看著她的脸,只觉怀中的绝色大美人儿吐气如兰,娇靥若花,一股特有的体香沁入心脾。胸前紧贴著两团急促起伏的怒耸乳峰,虽隔著一层薄薄的衣衫,仍能感到那柔软丰满的酥胸上两点可爱的凸起……迷人的眸子裡已然是风情万种,骚骚的。她的小脸好红好红,粉红的小嘴乾干的微张著,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好迷人。


老王感到热血上涌,一弯腰,不顾叶可怡的挣扎,把她抱了起来。老王抱著这个绝色的大美人儿走到床前,把娇羞无奈的叶可怡压在身下。


叶可怡羞愤难抑,哀求道:「爸……,你……你不能……这样……,求……求……你,放开我……」。叶可怡被压在床上,死命地挣扎,拼命地左右摇摆,并竭力向后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不让老王一亲芳泽。可是这样一来,那一对本就娇挺怒耸的美丽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


老王那两隻粗大有力的手掌在叶可怡白嫩娇美的乳峰上,隔著一层又薄又软的衬衫轻揉抚著,瓷意享受著身下圣洁的绝色大美人羞挣扎扭动「嗯……」叶可怡娇羞的一声嘤咛,芳心一紧,羞红了脸感到娇躯一震,芳心一阵迷茫,柔美娇挺的怒耸乳峰,给他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别……别……这样……,放……放手……,你……不能这样……」。


叶可怡的肉体开始渐渐地违抗她的意志,老王见叶可怡也没有大的反抗了,就进一步的动作,随手就去解西装的扣子,扣子本来就不多,三两下叶可怡的西装就解开了老王替叶可怡把外套脱了下来。


叶可怡依然软绵绵的无意识说著「不要,不行………」听著更像是诱人的哼声了。她大口喘著气,身体不时的抖动著,修长的手指潜意识的抱在胸前,任老王替她宽衣。老王的手又迅速回到了叶可怡的胸口处,好一阵子,才将那件前开式的奶罩钩子脱开。


霎时,一对晶莹剔透、丰肥柔嫩的大乳房就摄人心神地裸露在我和老王的眼底,老王随意的把乳罩扔向后面,分开叶可怡遮在胸口的手。没了外在的护卫,看著叶可怡胸口的起伏,高耸的雪白大奶子随著叶可怡的呼吸而此起彼落,老王的手在柔软的奶子上肆意搓揉,感受著叶可怡胸口的灼热。


叶可怡想起身用力去推老王的手,无奈的是被老王压著十分力量用不出一分来。叶可怡哀求道::「爸,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已经够了,再玩就不可以了。」老王则是一脸淫邪:「丫头,我好喜欢你,我控制不住自己啦。」


「爸,不可以……,我求……求你,八龙要是……知道了,我们……以后怎么相处啊?」「哦,放心吧!房门已经锁了,这裡密封很好的。」老王色眯眯地哄著,看上去更加兴奋,叶可怡害怕之外也感受到了风情特异。客间内迷乱都会淫糜的气氛中,上身半裸的叶可怡柔若无骨的娇躯此时斜斜的躺在床上挣扎著。


叶可怡哪是老王的对手,老王一张充满邪欲的丑脸吻向叶可怡鲜红粉嫩的柔美樱唇。感受著儿媳妇胸前挺硕粉嫩的雪白大奶子的颤动,听著叶可怡的声音那带著哭腔,低声哀求著:「啊……别……啊……不要呀……」感到兽血沸腾。


老王不理会叶可怡的哀求,站了起来,把叶可怡的双腿併拢曲了起来,伸手到叶可怡浑圆的翘撅的雪白大屁股上扒她的小内裤,「呀……呀,停住……啊,救命呵!不……不。」叶可怡惊恐地哭喊著。她开始野蛮的反抗,别看柔弱的一个女人,紧张起来力气也不小,她竭力推搡著老王,强壮的老王不理会叶可怡的挣扎,一把将叶可怡抱了起来,叶可怡挥动看小拳头使劲捶打著。老王则一掂一掂地抖动著叶可怡的身体,就这样抱著叶可怡把她的内裤脱下来了。脱下后又将叶可怡放回床上。


叶可怡摀住自己阴户,蜷曲著身体,浑身汗水淋漓。本来散乱的一头秀髮此刻紧紧黏贴在叶可怡脖子两侧。内裤挂在一个脚腕上,短裙子被卷到到了腰上的位置,整条修长的大腿在老王面前一览无遗,高高耸立的粉嫩奶子,伴著淡粉色的奶头还在左右晃动。


「呀……呀,停住……呵,流氓啊!不……不。」


叶可怡正说话,在来不及闭上嘴巴的同时老王吻了上去。将舌头又伸进了她的嘴裡,尽情的搅动,缠绕……老王搂著叶可怡的纤细腰肢,分开他遮挡在阴户的手,右手在她小穴她的小穴裡翻肆意淫乱。随著老王的手进一步加大幅度,叶可怡本来夹紧的双腿变的逐渐分开,变成了八字形,短裙已撩至腰间。


叶可怡感觉那熟悉的酸涨传遍全身,使得她的鼻息休休,娇喘嘘嘘地呻吟著……身体不自禁略略颤抖了起来。老王坚实的胸肌紧紧压著她的乳房,浓密的胸毛扎在她已挺立敏感的乳头上,更加刺激著她的性欲。让她的全身都感受到他的刺激。渐渐地,她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逐渐地从体内燃起。她的脸这时红晕却不断扩大,显示渐渐高涨的性欲已渐渐侵蚀著她的理智了。


在老王不断的爱抚下,叶可怡偶尔还会顺著他的爱抚扭动腰部。看来她已经有了性欲,她只是在不断的强忍之中,不知道何时,她的堤防会崩溃……老王发现了这点,于是就更挑逗著叶可怡的每一根神经,挑起她的情欲洪流。


叶可怡不断的强忍著,渐渐地眼神开始涣散了。叶可怡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著,娇喘嘘嘘!叶可怡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不再挣扎而从她身体的扭动可以看出,她的力气正在一点一滴的失去。叶可怡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老王正在她身上做甚么事,只是很兴奋,朦胧之中觉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甚么。


趁著这个机会,老王马上脱得下身赤裸。老王把叶可怡的双腿大张开,看著裡面的春光,老王兴奋极了。老王跪在叶可怡圆如满月的丰臀前,老王的眼睛离美丽的阴部只有五公分距离了,鼻子几乎都可以碰到!看著自己的阴户近距离的被爸看到,叶可怡感到好羞涩也好紧张。


老王观赏著那黑色的三角丛林地带,毛茸茸地形成诱人的草原,仔细一看,中间遮掩著一条微微弯曲而带点暗褐红色的小缝。紧闭著的门缝顶端,还突起一颗油光敛艳的樱红色而小巧玲珑的肉核,整个阴户已经很湿润了,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面对这一要命的诱惑,更让我老王欲焰如火,调侃道:「你都已湿成这样了,是不是很想要呀?」


叶可怡这会羞愧地只想起身咬老王两口,无奈心有馀力不足。她一下子陷入了情欲与道德的煎熬当中,心裡感到兴奋和耻辱。


叶可怡的阴唇是可爱的浅粉红色的,老王以两根手指轻轻拨开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用舌尖贴著阴唇轻轻舔了起来,阴道内涌出好多的淫水。老王把嘴唇对著阴唇,轻轻吸啜,舌头还轻轻逗弄她的阴核,一下一下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叶可怡的身心,她在呻吟,不停的颤抖,舌尖又伸进的阴道来,渐渐地舌头伸进阴道内部,感受阴道内好滑润。


叶可怡全身绷紧,用残存的理智抗拒著,「呀……呀,停住……呵,下流啊!不……不」。然而成熟的肉体已经被欲火燃烧起来,完全背叛了自己。乳头坚硬的挺立起来,漂亮的脸蛋烧得通红,呼吸开始加重,更多的淫液由阴道内涌出。


老王不给叶可怡喘息的机会,在她的耳边吹气,并用言语挑逗她。「舒服吧!你看你的腰扭成这样,哇……都湿成这样子了啊!」


「爸,你……你乱说……啊……」


「你忍不住了?叫吧!」叶可怡只是不断痛苦的摇头。「是吗?你真是倔强,好,让我来帮你吧!」就在叶可怡呼出一大口气,正要吸气的同时,老王看淮了时机,用中指和食指,轻轻的夹住了阴蒂,轻柔的对它按摩,抚摸…………「啊……不要,唔…………嗯…………啊不啊……」


「啊……啊呀……不要呀……啊啊……,」叶可怡小声地欢叫著。渐渐地叶可怡抬起屁股的动作也多了起来,动作也愈来愈明显。最后,她的屁股整个离开床单在空中晃动著。叶可怡的眉头紧皱,牙齿咬的更用力了,整个身躯已经泛起一种娇艳的粉红色,阴户的黏液顺著肉颤颤的雪白大屁股往下淌,还黏满了老王的双手。


老王想这美丽的禁脔,今天我干定啦,嘿嘿。激动的一刻终于来临,老王双手分抓著叶可怡的美胯,运腰力把硬胀的龟头轻抵在她突起的阴部,龟头已经找到湿的一塌糊涂的穴口。阴茎慢慢地刺进叶可怡的体内。


「啊……不要,唔…………嗯…………啊不啊……」


「爸……,你……你不能……这样……,求……求……你,放开我……」


老王的身体猛地沉了下去,叶可怡的那个爸字后面拖了个长长的「啊……」,老王的肉棒已经进入了叶可怡的体内。


一瞬间,叶可怡皱著眉,身体挺直,那是比老公还要大的肉棒,让自己痛的受不了,当龟头穿过已经湿润的黏膜阴道,进入肉体时,疼痛更扩展啦。叶可怡身体不由得摆动著,虽然有淫液的润滋,但肉棒和肉洞都感觉到了紧窄。叶可怡的扭动被限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裡。


「求求……你,痛……痛啊,你先拿……出来,啊……啊……痛死啦」叶可怡满脸晦涩地轻声乞求老王。


「叫什么?叫谁拿出来?你怎么叫我啊?」老王并没有被叶可怡哀怜的乞求所打动,他的身子深深地沉著,我这裡看过去,老王的整个大肉棒都陷入了进去,没有一点露在外面。


「叫……爸,爸……,我求求你,先拿……拿出来一下,痛,我痛。」


叶可怡泪水汹涌而出,汗珠也从身体裡滚出,黏住了一头美丽的乌髮。听到叶可怡的哀告,老王彷彿获得了极大的满足,缓缓的把大肉棒拔出来,粗大的肉棒慢慢自叶可怡的肉洞裡抽出来,上面黏满了叶可怡私处的分泌物,肉棒在叶可怡的阴道口,稍微停了一下,又是一下狠狠地插入。「啊……」叶可怡不自禁的发出娇声。


叶可怡任凭公公坚硬肥高翘的粗大阳具进出自己的身体。当下体密接,老王只觉层层迭迭的嫩肉不断的收缩蠕动,强力吸吮肉棒,下身一进一出的直接顶到了娇嫩的子宫。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想不到儿媳妇的小穴竟是那么的紧缩柔韧。


叶可怡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下体肉棒紧抵花心旋转磨擦,胸部的颤动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直涌她的脑门,本能不由自主地扭动著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著幽深的阴壁,一波波的娱悦浪潮,将她逐渐地推上快感的颠峰,快活得无以复加,爱液泉涌而出,她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阴道一阵收缩,吸吮著他的肉棒。「……啊……」一下又一下的娇喘声连连。叶可怡身体内部的性欲望上升了。


叶可怡想罢了反正已经被干了,便不在压抑著自己的欲望。本来温柔的叶可怡现在开始左右摆动她的头,任由长髮左右挥散,嘴裡发出动人的吟叫。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坏蛋……你很坏……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


「哦……太大……坏蛋……你哦噢……真的我……恨……啊……哦。」


「你……你你这个男人好坏,欺负人家……好美……用力插我……好爽……好爽……」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坏蛋……你很坏……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唔……啊……」


听著叶可怡柔弱的呻吟,看著叶可怡此时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荡魄,心摇神驰。加上大肉棒被紧小空包住,紧暖得不得不快,抬起叶可怡的大腿便又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


「操……操我…哦…哦…爸…操我…哦…好喜…欢爸…狠…狠地操…可怡的小穴…哦…」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坏蛋……你很坏……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唔……啊……」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哦…哦…哦…哦…撞到子宫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你真棒…」叶可怡呻吟著。


过了一会儿,叶可怡的娇躯一阵阵地抽颤了起来,老王一看,便知道这妮子可能是要洩身了,赶忙再加重操穴的力道,大肉棒在下面的肉洞裡翻江倒海一样地猛烈起来。又连续插弄了几十下,叶可怡的翘撅的屁股在猛颤著,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全身一阵痉挛,沉没在快感的波涛中。


等待已久的花心传来一阵强列的快感,甜美的声音终于洩出,「好……好…


…我……唔……唔……好………啊…………喔…………喔…………「叶可怡深深咬进老王肩头的肌肉中,优美纤长、雪白赤裸的玉腿、粉臂紧紧缠绕在他身上,全身一阵痉挛般的抽搐…………下身阴道内的嫩滑肉壁更是紧紧缠夹住火热滚烫的粗大肉棒,一阵难言的收缩、紧夹,她的双手已紧紧攀住老王的后背,阴户流出大片的爱液。原来她达到了一次高潮。


叶可怡媚眼如丝的向老王叫道:「啊……啊……真好……啊用力啊……」


老王则在此时终于发挥出他那精兵大头领的实力,连续挺了几百下依然生龙活虎的。


老王抱起沉溺在高潮中的叶可怡,让她撑在书桌边上,将她一隻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高高抬起,看著她暴露无遗的阴道,忍不住挺起粗大的肉棒狠抽猛插…


……最后,他将叶可怡身体紧压在地毯上,开始快速的抽插著,之前强忍的快感也释放出来,他双手握住她的腰部,一下强过一下,一次快过一次;叶可怡也像一头野兽一般,摇晃著满头长髮,高高翘起屁股迎接老王的粗大的肉棒。老王将双手移到叶可怡因性奋而鼓涨的双峰,用力的揉捏著,两个人都很激烈,尽情的享受的最原始的快感……前后的摆动著。


老王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离叶可怡的身体,然后进入时再从新插入,如此这般,叶可怡被老王弄得心痒难耐,欲火越煽越高,但就是无法得到满足。


「哦…哦…爸…不要这样…哦…哦…不要停下来,」叶可怡哀求道,声音已经兴奋得发抖动!」


「操……操我…哦…哦…爸…操我…哦…好喜…欢爸…狠…狠地操…可怡的小穴…哦…」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坏蛋……你很坏……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唔……啊……」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哦…哦…哦…哦…撞到子宫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你真棒…」叶可怡呻吟著。


老王耳闻典雅高贵的叶可怡如大师般的奏乐,更是使劲反反覆覆地在叶可怡体内深处顶动著,力度越来越大,巨大无比的肉棒如无人之境在叶可怡那紧窄万分、渐渐开始润滑的娇小阴道中进进出出……一浪一浪的高潮袭来,叶可怡迷醉的一塌糊涂,忘情的呻吟,使力把那一对娇小坚挺的可爱乳头随著他在她下身阴道中的抽动、顶入,不断地摩挲触顶著他赤裸的胸肌。


老王越操越猛,淫水声「叭滋、叭滋」的响,次次著肉。


叶可怡被老王姦淫强暴得欲仙欲死,一颗芳心不断轻飘飘地盘旋高昇,逐渐攀上男女交欢淫合的最高潮……


叶可怡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只知道本能地抬高臀,把臀部上翘,配合著老王的操插。叶可怡感觉非常的舒服,气喘休休地浪叫道:


「噢……爸……要……要被你……干死……了……啊……喔……大肉棒……整死……了……你操……得……好……舒服……啊……爽……爽死了…」


「操……操我…哦…哦…爸…操我…哦…好喜…欢爸…狠…狠地操…可怡的小穴…哦…」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哦…哦…哦…哦…撞到子宫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你真棒…」叶可怡呻吟著。


老王已抽插三百多下,只感觉龟头一热,一股热液袭向龟头。叶可怡娇喘连连:「噢……又洩了……」说完放开双手双脚成「大」字形扑在床上,一动不动……


老王看著两脚发软叶可怡翻转过来平放在床上,俯身下去轻轻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身体压在叶可怡的身上,再次吻上叶可怡柔软温润的双唇,叶可怡张开嘴,热情地回应老爸的接触。


老王的另一隻手扶正鸡巴,让它抵在叶可怡已经潮湿的小穴口,轻轻用力往前一送,顺利地挤进两片肥厚的阴唇中。两人拥抱在一起,两个赤裸火热的身躯渐渐地融合为一体,舌头热烈地交缠著。


叶可怡的手抚摸著老王的后背,顺著脊椎骨慢慢往下滑到老王的屁股,自然地抬起大腿,缠在了老王的屁股上。


叶可怡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媚眼如丝的向老王叫道:「啊……啊……真好……啊用力啊……」只知道本能地抬高臀,把小穴上挺,再上挺,舒服的媚眼如丝,气喘休休地浪叫道:


「噢…………要……要被你……干死……了……啊……喔……大肉棒……整死……了……你操……得……好……舒服……啊……爽……爽死了……」


「啊……哎……唔……啊……」


老王眼见叶可怡此时之淫媚相,耳闻典雅高贵的叶可怡如大师般的奏乐,真是勾魂荡魄,心摇神驰。加上大肉棒被紧小阴户包住,紧暖得不得不快,抬起叶可怡的大腿便又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力度越来越大,巨大无比的肉棒如无人之境在叶可怡那紧窄万分阴道中进进出出……


一浪一浪的浪水袭来,叶可怡迷醉的一塌糊涂,忘情的呻吟,使力把那一对娇小坚挺的可爱乳头随著他在她下身阴道中的抽动、顶入,不断地摩挲触顶著他赤裸的胸肌。


「啊……好美……好舒服啊……啊……」


「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哦…哦…哦…哦…撞到子宫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爸…你真棒…」


叶可怡再也受不住,一个痉挛又高潮了,丢得双腿无力,伏在床上呻吟说:


「不……不来了……好厉害……受不了……」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小坏蛋……你很坏……你……插……被你……插得好舒服!」


「不……不来了……好厉害……受不了……」


老王看著著叶可怡的淫媚相,耳闻典雅高贵的叶可怡如大师般的奏乐,感受著怀中娇躯的颤动。更是加快了抽插,在狂风暴雨般抽插中突然感到一阵温暖,一阵衝动,随著叶可怡娇吟中洩出。老王这样抽送了几下将精液射进叶可怡的小门内,连发数回方能洩尽。


大股炙热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叶可怡的花心裡,烫得叶可怡在半昏半醒的迷糊中,呢呢喃喃地淫哼著:「喔…人家…不喔…你…嗯…好累喔……」


享受著眼前到这个绝色美人,让老王的淫心获得极大的痛怏。射精后的他并没有将肉棒抽出,他抱著叶可怡转了个身,让她躺在他身上,他喜欢在射精后抱著女人躺在他身上的感觉,叶可怡愉悦后全身酥麻地趴在公公的身上,身体还留著高潮馀韵的滋味。


老王抱著这个未来的儿媳妇,轻抚她的背。问道:「丫头,舒服吗?」「嗯!」得到可怡的肯定后,老王感到相当自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