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的小姨子

时间:2018-10-08



我和我女朋友交往一年多了,我们都在这个城市上班,为了方便我俩便在外租了个房子,在做爱方面刚开始是显得有点生疏,不好意思,现在习惯了,很放得开。


刚搬进来的时候很新鲜,家裡的每个角落都有我俩做爱的痕迹,沙发,茶几,卫生间,阳台,厨房,防盗门开著小缝在门口偷偷的做爱。


生活幸福美满,今天她告诉我她妹妹上大学,学校放假了,要来我们这玩几天,她妹妹叫琳琳,长得比我女友漂亮,身高和她差不多,身材也挺好的,来的当天我和她姐姐一起去车站接她。


晚上出去吃完饭,又陪她去买了几件衣服,回家看会电视,看著她妹妹穿著睡衣,优美的身材,靠在沙发上,心裡幻想著什么时候能一起把她姐妹俩都给操了,这时,女友说她困了,就拉著我往卧室裡走,她妹妹也关上了电视去了旁边的卧室,我躺在床上幻想著和她妹妹做爱,鸡巴都顶起来了。


老婆这时碰到我的裤裆,发现鸡巴硬了,便揪著我的耳朵说:心裡想什么呢,我妹妹刚来一天你就心怀不轨,你要是敢对我妹妹不老实,我阉了你。


我吓的一身冷汗,我说:想想都不让啊,「不行,想也不能想,只能想我」我转过身压在她身上,说:你还用想吗,直接操就行了,便抓著她的乳房揉搓起来,和她激吻著,女友娇声的喘息著,掀开她的睡裙,把手伸进内裤裡,裡面都已经湿了,你这骚样,是不是很想要啊,女友说:嗯,你轻点,别让我妹妹听到了,要不多难为情呀。


我说:没事的,她应该睡著了,我脱掉她的内裤,一边用手指抽插著她的阴道,一边和她亲吻著,骚逼裡的淫水把我的手都弄湿了,女友娇喘著不敢大声:老公,操我。


我对淮骚逼插了进去,裡面已经水汪汪的了,很轻鬆就进入了,来回的抽插著,女友小声的:啊,啊,啊,我说:你妹妹就在旁边,这样操逼是不是很刺激啊,女友说:好刺激呀,就像偷情的感觉。


我有又加快了速度,女友有点压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渐渐的随著我的抽插,叫声也随著增大,我问她:爽不爽啊,女友说:爽,好爽呀,老公使劲操我,啊,啊,啊,我说:在使劲你不怕你妹妹听到吗?「啊,啊,啊,听就听见吧,快点,操死我,」我把她抱起来走到卧室门前放下来。


女友拍打著我说:你要干嘛!我说:你不是要让你妹妹听听吗?我把门打开漏出缝来,让她扶著门框边,从后面接著抽插著,「啊,啊,你这个坏蛋,操的我好爽啊,想不想操我妹妹呀」想啊,当然想了,「想操我妹妹就把我操爽了,我就让你操她」


我听后兴奋的把她抱起来打开门,走到客厅放在沙发上,扒著她的腿,继续抽插著,她抱著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姐夫,操我,快点使劲操我,我听后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的衝击著她的骚逼,「啊,啊,啊,好爽,好刺激,老公好厉害,」


做的时候我时不时看著她妹妹的房间怕她出来,突然看见她妹妹的卧室好像门动了,女友正被我干的舒服呢,没有发觉。


我假装没看见继续用力操她姐姐,操了五分钟,看老婆有点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声了,加快速度便射了出来,这时她也高潮了,爱液把沙发都弄湿了,我俩洗洗后便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我俩起来吃完饭,便去上班了,她妹妹还在那睡懒觉,晚上我下班比较早,回到家,看她妹妹不在家,突然想去她妹妹房间去偷窥,我打开门进去后,看见她的内衣和内裤放在床边,便拿起来闻闻,一股清爽的香味,这时她妹妹拿著手机,卡卡,照了我两张照片,哈哈,你这个大色狼,私闯我的房间还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要告诉我姐姐。


我吓得差点跪下求饶,千万别告诉你姐,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她坏笑著说:那好吧,以后你每天下班回来给我洗内衣内裤,我假装很不愿意的说好吧,其实我心裡愿意极了。


我拿起她的内衣走到卫生间洗了起来,她则关上卧室的门,不知道在干什么,一会只见她换了一身紧身裙,大腿都快露出来,性感极了,走到卫生间门口,看著我洗衣服,说:昨晚和我姐干的挺爽的啊,我笑这说:不好意思,昨晚忘记你在这了,「放屁,都看见我了还操的那么自在」


「你和我姐每次都这么激情吗」差不多吧,「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嘛」


我挑逗的说:还行吧,要不你试试「滚,在这样我告诉我姐,以后我在这,不许你们叫的那么大声,弄的我一晚上没睡著」


我说:好的,以后会注意的,洗完给她挂好后,看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问她还有要求吗?她想了想说「给我到杯水吧」我拿起杯子去饮水机接水,唉,谁让咱有把柄落在她手裡呢,把水递给她后我也坐下来看电视我说:你男朋友呢?「回老家了」那你怎么不回老家,跑这来耽误我俩办事,她气的扑到我身上,掐死我来。


说:我就来了你能把我怎么地,我在这你俩玩得更欢呢,她性感的身体身体接触到我身上我的鸡巴顿时硬了起来,我有点控制不住我自己,豁出去了抱著她亲吻著她的小嘴,她挣扎著,不要,放开我。


她越挣扎我抱的越紧,双手抚摸著她的乳房,她挣扎了一会就放弃了,配合著和我激吻,嘴裡喘息著嗯,嗯,不要这样姐夫,我有男朋友的,我不能对不起他,也不能对不起我姐姐,啊,啊,不行我们不能这样,我帮你口交行不行。


我想了想觉得这样有点背叛女友了,停了下来说:好吧,她便蹲在地上,脱下我的裤子,掏出鸡巴用小嘴套弄起来。


我说,:我和你男朋友谁的鸡巴大啊「姐夫的鸡巴好粗好硬呀,长度差不多,但他没你的粗硬」我自豪的笑了,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她男朋友打来的,她停了下来接电话,我说你边说边吸,她看了我一眼,每次她说话的时候就把鸡巴拿出来,说完又把鸡巴放进去接著套弄著,吸的滋滋响,她男朋友问她在干什么。


她说:我在吃冰棍呢,加大了吸允的声音,真好吃,我又偷偷的笑了,心想这小妮子真会玩,我把手伸进衣服裡挑逗著她的乳头,她一边打著电话一边露出享受的样子,嘴裡轻声的喘息著,一会实在忍不住了,便告诉她男朋友有事挂了,挂完电话目不转睛的看著我,我也看著她。


我俩都在犹豫著,看著她性感的身材,和刚为我口交的樱桃小嘴,我感觉欲火焚身,抱著她亲吻起来,她也激情的回应著,抚摸著她的乳房,粗鲁的脱掉她的紧身裙,胸罩和内裤仍在了地上,她也不停的脱我的衣服,我俩一丝不挂的拥吻在一起,她靠在我耳边说:操我,我听后非常兴奋,她都这样说了,是个男人都得上,我摸著她的骚逼已经水淋淋的了,提起长枪插了进去,疯狂的抽插著。


「啊,啊,啊,好爽啊,使劲操我,像操我姐姐一样使劲操我,啊,啊,啊,好舒服」抽插了一会她说:抱我到你和我姐姐的卧室去,我把她抱起来走进我和她姐姐的卧室,放到床上继续抽插著,感觉在这更刺激「啊,啊,啊姐夫好厉害呀,姐姐你有这样的男人好幸福呀,使劲操我,啊,啊,啊,好爽,姐夫射进去吧,射进我的骚逼裡」


由于第一次和她妹妹做爱太刺激了一会便有了射精的感觉,一股暖流全部射在了她的阴道裡,抚摸了她一会,看看时间我老婆快下班了,急忙起来收拾收拾战场。


她姐姐回家后我和她便表现的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就这样每天我都下班比她早,提前买完菜回家,回到家后她妹妹已经穿著性感的衣服等著我的到来,家裡的每个角落都有我俩做爱的痕迹,我觉得很对不起女友,但又控制不住她妹妹的诱惑。


有几次还专门等她姐姐快下班的时候做,她趴在窗台上用窗帘遮住自己的身体,露出头来,我则在后面抚摸著她的乳房,挑逗著她的身体,用手指抽插她的骚逼,或者我趴在窗台上,她在我的胯下吸允著我的鸡巴,她的这个卧室窗户正好能看见小区的大门,这是回家的必经之路。


当看见她姐姐进小区时,她便撅著屁股让我从后面插入,大声喊叫著:姐夫,快点使劲操我,快点,姐姐快回来了,我使出浑身力气抽插著她的骚逼,她则肆无忌惮的嚎叫著:啊,啊,啊,好爽,好刺激,快点使劲操我,姐姐上楼梯了,快,快,使劲,姐姐走到家门口了快射出来,射进我的骚逼裡,我被她给刺激的不到三分钟便射了出来。


从小区门口走到家门口也就四五分钟,所以我们最多只有三分钟的时间,但这三分钟是最刺激的,比在任何地方做爱都刺激。


有一次刚射完提著裤子走出房间坐在沙发上,女友就拿钥匙开门了,吓得我一身汗!


她妹妹在这住了半个月说要回家看看父母,临走时说要出去买点东西给父母,她姐姐那天正好来大姨妈了有点不舒服,便让我陪她去,我开著车来到商场。


下车后她就拐著我的胳膊不放,生怕我跑了似的,很像一对情侣。给她父母一人买了一件衣服,还有些吃的,买完后我说回家吧,她坐在车上,搂著我的脖子靠在我耳边说:不回家,明天我就走了,今晚我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兴奋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把手伸进她的内裤裡,内裤已经湿了,我说:你这骚货,今晚我操死你。


发动车子往郊外驶去,她在车裡故意勾引我自己把内裤和胸罩都脱掉了,我说:过来给我把鸡巴舔乾淨了,等会好操你。


她歪著身子趴在我裤裆上,掏出我的鸡巴吸允著,我一隻手开车,一隻手摸著她的乳房,很快来到一个废弃的工厂,把车停下后,打开车门下车我们便拥抱在一起,激情的亲吻著,我让她坐在发动机盖子上,脱去她的衣服。


她娇喘著说:操我,快点操我,我挑逗她说:要什么?「啊,要姐夫的大鸡巴,要姐夫的大鸡巴操我的骚逼」


我慢慢的插了进去,慢慢的来回抽插著,「啊,啊,姐夫快点使劲操我,别玩我了,求你了」


我加快了速度「啊,啊,就这样,使劲操,啊,啊,啊,好爽,」操了一会我又把她转过来,让她的整个上身趴在机盖子上,乳房紧紧的贴在上面,撅著屁股,我继续抽插著,操的她的淫水都流到大腿上了。


我说:你今天怎么流那么多水,「啊,啊,那是姐夫厉害呀,和我男朋友做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爽」


我说:今年寒假你还来吗「来,怎么不来,我来接著让你操我」操了十来分钟,她达到高潮了,我也射进出来,她高潮时的爱液都顺著大腿流到脚跟了,穿好衣服在车上休息了一会便往家裡驶去。


回到家女友问我们怎么去那么久,我说:遇见个朋友非要拉著我们吃烧烤。她在没说什么,第二天早上我俩把她送到车站,离别时拥抱了我一下,转头上车了。


我心想:以后不能在这样了,俗话说:长打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哪天让我老婆知道了,该怎么交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