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姊妹

时间:2018-10-01


我是一个餐饮从业人员,今年廿七岁,己婚,有一个小孩,和妻子的感情很好,生活规律,我在一家大型餐厅上班,老婆小我四岁,她有两个姊妹。


两年前因为老婆生产之故,我们搬到她娘家暂住,因为她们有两间房子,她父母住前橦;我们则和大姨子和小姨子住在后橦,平时大家就感情蛮好,所以起居也较随便。


我老婆叫怡情,是那种贤妻良母型,总是对我完全信任,凡事以我为中心。


我大姨子大我一岁叫怡雯,对我很好,也很关心我老婆和我,仍待字闰中。


我小姨子小我六岁叫怡华,刚出社会的新鲜人,对任何事都好奇,很依赖我老婆,和老婆的感情也最好,平时我也像疼妹妹一样对她,所以她也对我有好感,常说要找和我一样的男朋友。


有一回我因为人不舒服提前下班回家,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也没先开灯,可一下子就发觉旁边似乎有睡人,转头一看是小姨子怡华。


因为她是上夜班,而只有我们房间有冷气,所以老婆会让她在我们上班的时间进我们房间睡。


起先不以为意,后来我看见床尾的放影机电源没关,就起身去关,我将片子退出来,发觉是我放在衣柜的A片,原来这小妮子趁我们不在在看这些,突然心裡怪怪的,回头看她有没醒,发觉她只盖著一条薄被,从胸前盖到大腿根附近,脚微张开约30度,昏暗的光线仍能看到浓密耻毛,(啊!她没穿内裤)。


心裡惊叫著,心跳突然加快,顾不得她醒了有什么后果,悄悄地俯身向前,试探的把被子再拉高些,怡华仍睡得熟,轻轻将她的腿向外移动,趋前一些看,哇!处女的穴一览无遗,好湿的样子,连周围阴毛及肛门上都有淫水。


她刚才一定手淫了,好想摸摸看,怕她会醒过来。


静静躺回旁边,心想可能她下班洗完澡就光著身子到我们房间,偷看我平时藏在衣柜那几卷A片,边看边自慰。


也许累了就睡著了正想著,突然怡华翻身侧睡,两条腿张得更开,棉被也滑落了,哇!两个大奶子挤在一起。


理智己盪然无存,所幸我也假装睡觉,将外衣脱到剩条内裤,故意翻身和她相对,右手则放在她腰上,过了一会儿又往上移,心跳的好厉害,就这样一寸一寸地移到她奶子上。


不知要佩服我的动作细腻,还是她昏睡的程度,我开始搓揉她奶子,一会儿轻轻掐弄乳头,一会儿平放在她奶子上慢慢旋转,过了一会儿抽手向下进攻,这时刚碰到她屁股时,她就向另一头翻了个身;并拉起棉被盖上,我赶紧闭眼假装熟睡,吓了一身冷汗。


约莫过了30分钟,我拉起她的棉被,进去从后面抱住她,继续假装睡觉,感觉她似乎有稍微抬头看我一下,又继续原来的姿式,我于是大起胆子慢慢用右手滑向她的小腹。


慢慢地再向她的阴毛上滑过,湿湿黏黏的,刚才自慰的淫水还没乾,当手指碰到阴蒂时怡华的屁股微微扭了一下,我用食指及无名指撑开她湿滑的小穴,用中指轻轻滑入。


听见怡华轻哼了一声「嗯……」中指更加湿润了许多,慢慢地进出小穴,怡华的臀部似乎也有规律地迎和著。


我左手握著自己的肉棒上下套弄,右手不停加速及加重力道,时而旋转、时而揉插,怡华的浪叫声越来越明显。


「啊……啊……哼……嗯……。」


怡华的淫水流得我满手都是,我拉过她的手来摸我阴茎,它翘得很,又硬,也许是不好意思,马上就缩回手去。


我把她身子反转过来面对我,左手用力搓揉她的乳房;右手则不停地抚弄她的小穴。


「啊……啊……好舒服……啊……不要……停下来……。」


「喔……嗯……啊……啊……。」


这时怡华接近高潮也顾不得女性的忴持,浪叫了起来。


「喔……快……好舒服……不要停……。」


「啊……啊……好爽……啊……快……。」


我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并俯身吸吮她的奶头,不久,她就高潮了,两腿用力夹著我的手,身体微颤,两手紧紧将我的头抱在胸前。


「姐夫……。」


怡华叫了我一声后,睁开双眼看著我,我们对望了一会儿,我褪去我的内裤,翻身压上,用龟头摩擦著她的两片湾湿滑不已的阴唇。


「嗯……嗯……嗯……喔……姐夫……不行……。」


突然怡华将我人推开,整个人光著身子跑出房间,留下我愣在房裡,翘著老高阴茎兀自肿胀,一跳一跳地在抗议著,只好打手枪解决了。


「怡华……。」


经过那一次意外的乱伦,我似乎一直在,期待著下一次的机会,而且怡华看到我时,表情也较以往不自然,尤其有其他家人在旁时更甚,可是我发觉她在家时变得更『居家了』,因为她总是套一件薄薄的连身睡衣,裡面空空如也,两粒小乳头突出,啊……好性感哪!


有时候我和怡情休假在家,怡华在房裡和我们一起看电视,她还会技巧的把双腿盘起,薄睡衣仅仅盖住一些,老婆总是坐在我的右边,怡华则坐在我的左侧的沙发上,那雪白的屁股不时裸现,因为老婆被我身体挡住视线,不然她会制止怡华的,就这样一晚的电视看下来,我的老二可受苦了,翘得腰好酸哪。


我想怡华一定有意戏弄我,尤其当她转身向我方向,却将盘起的腿由膝盖带起睡衣,那小穴都看到了时,我便更加笃定了。


这一日我和老婆又休假在家,当我们在看电视时,怡华敲门进来。


「你们在看什么?」怡华问。


「黄金夜总会」我说。


「今天好冷喔!」老婆说。


这时我和老婆是一同盖著一条大棉被,窝在沙发上看的。


「是啊!」怡华说。


一边钻进我们的棉被,没错!那座次就是你想像的那样。


我在中央,怡华在左,怡情在右。


我们看著看著,突然发觉怡华用翘起的膝盖,有规律的轻撞我的脚,我转头看她,她则浅浅的媚笑著,我伸手悄悄的往她大腿摸去,她按住我的手,我的手停在离她蜜穴约五公分的大腿根上。


我用小拇指玩弄著她的淫毛,一会旋转一会联合无名指夹弄,然我学毛毛虫的方式让手一步一步往小穴前进,我先用中指和无名指,在她两片阴唇上下滑动,再用食指和无名指将阴道撑开,用中指去探索阴蒂。


当我开始捏弄阴蒂时,怡华将她两条腿张得更开,并放下右边的腿,只留左边的腿继续翘在沙发上,因为她的配合,我更能轻易的抚弄她的淫穴。


「我们来看片好吗?」老婆说。


我停下手上的工作,因这时黄金夜总会作完了,她想看我们租回来的VCD,「好啊!」我说。


并起身离开我摸得正渐渐溼润的小穴,放片去了。


「姐……我们把电灯关掉好吗?这样比较像在看电影!」怡华说。


「好啊!我们租的正好是恐怖片。」老婆说。


我放完片,去关了灯回座。


「姐……我很睏!如果我待会儿看到睡著了,要记得叫我哦!」怡华说。


「你是猪喔!看恐怖片也会睡著?」老婆说。


「好啦!人家昨天下班去唱歌嘛!」怡华说。


「我会叫你的。」我说。


这时我的手已经回到怡华的穴口了。


有光线不明的掩护,我们两的动作更大胆了,我稍转身向怡华的方向,双手同时在她身上抚摸,淫水也沾得整个阴道口都是,她们家的女孩都这样容易溼吗?


好滑啊……。用右手中指插入抽动,也许她太舒服,竟大胆的往我肩膀上靠,我深怕老婆查觉,转头查看,她正靠在枕头上舒服的享受电影,我加快抽送,及旋转阴蒂、阴唇的频率,怡华小声的在我耳边说。


「姐夫……」


「姐夫我好爱你……」


听得我软酥酥的,索性我拉过她的手,将我的肉棒让她握著,这次她不再回缩,而且还上下套弄著,喔……好爽啊……。


「啊……啊……啊……好舒服……啊……。」


「喔……嗯……啊……啊……。」


怡华开始轻声在我耳边浪叫,由于我们为了要模拟电影院,所以把音乐调很大声,怡华的浪叫声,老婆是听不到的。


「哦……姐夫……慢一点……慢……我会忍不住住的。」


「啊……你好坏~……喔……嗯……。」


「怡华,等你姐睡著我们继续那一天那个好吗?」我轻声说。


「啊……啊……啊……姐夫……好舒服喔……不要停下来……。」


「我快来了……我快来了……啊……啊……。」


「怡华,好吗?」


「嗯……嗯……啊……好……姐夫……好爽……喔……。」


「我要去了……啊……。」


我拉著她的右手示意她要继续套弄著……。


她的臀部扭动著,脚张的好开,左手按住我摸在她阴核的手旋转,屁股也跟著旋转扭动著。


「啊……姐夫……好爽……我出来了……我出来了……。」


淫水流好多,沙发上也滴了不少,我放回她为我打手枪的手,她仍偎在我肩膀上。


这时电影作到一半,要换片了,我轻轻放回她的头到沙发的枕手,起身换片。


「她睡著了?」老婆轻声问。


「对呀!」我撒谎说。


「把她叫到床上睡。」老婆说。


「让她睡吧,别吵她。」我说。


「喔!」老婆说。


看完片,老婆先去浴室刷牙淮备就寝,我则亲亲怡华的脸颊说:「今天和我们睡?」


她没回答,起身抱著我吻起来,我抱起她将她放在我们床上,也到浴室去刷洗,我从后抱住老婆,双手不安份的在她胸前及下体游走,老婆对著镜子娇骂道:「别闹了!呆会被人看到」


回到房裡,老婆见怡华睡在床上,也不疑有它,拉过被子把她盖上。


「也不怕感冒!老公,她今天和我们睡好了,反正今天很冷。」


「好吧!」故作失望状,摸摸老婆的奶。


「明天再来啦!嗯?」老婆浅笑安慰著我。


毕竟睡觉是一件较敏感的事,所以老婆睡中间,我们分别在两侧,约过了一小时,我就听到两组沉重的呼吸声,我想她们都睡著了,因为怡华昨天和同事下班后去唱歌,很晚才回来,所以似乎睡欲战胜了爱欲。我呢?则利用时间,慢慢的将手从老婆的颈下往怡华的方向移动,老婆有枕著我的手睡觉的习惯,所以,这一小时裡备感艰辛,我用手摸摸怡华的长髮,顺著往下滑到脸颊。


她略有所觉的用脸颊及肩膀夹住我的手,并微微的扭动著头,我想她大概快被我吵醒了,左脚翻开棉被侧过身将脚跨在老婆的大腿上,左手加入进攻,从怡华的腰上慢慢用手指的力道,将连身睡衣往上拉,伸手进入,好细好柔的皮肤,毕竟处女就是不同。


贪婪的在她的小肚肚上厮磨,逗得她小蛮腰直扭,慢慢向胸部摸去,那饱实感令人爱不释手,搓揉了一阵,虽然天气很冷,但我已是满头大汗,因为太刺激了。


偷偷查看老婆的动静,所幸她和往常一样,都是一觉到天亮的深睡型,悄悄起身下床,来到怡华床下,钻进去将她的睡衣脱起来,再回到床下,用一隻手伸进去摸索,先抚摸她的大腿,「啊!……」她叫了一声,我赶紧卧倒在地,她查看床下时,我用食指在都起的嘴上比个一「嘘……」她见是我,无神的笑了一下又躺下。


过了一会儿没动静后,再次伸手进入,从小腿到大腿再到大腿跟来回抚摸,拉下她一条腿吻著大腿内侧,微微的淡香扑鼻而来,继续亲吻著她的小腿肚,并一一舔著她每一个脚趾,也许是怕痒的关系,屡屡要缩腿回去,都被我硬是拉住了,慢慢的往上看。


「哇……天助我也!今天怎么这样顺利啊!」心裡暗呼著。


我看见老婆是背对著我们方向侧睡著,心裡阵阵暗爽。


我于是向怡华的嘴吻了上去,右手搓揉著她的乳房,捏弄著乳头;左手将自己的内裤拉下,并拉过怡华的手来握我的鸡巴,亲了一会儿我将她下半身拉下床,上半身斜著仰卧在床上,先用中指扣弄,怡华先前看电视时流的淫水还未乾,湿淋淋的,手指滑动了几下,怡华将腿张得更开。


我俯身吸吮她的蜜穴,酸酸滑滑的,逗弄著她的阴蒂,上下来回的不停的舔著,淫水夹杂著口水弄湿了一片,怡华两手按在我头上,腰臀不停扭动,有时又因快感强忍时,收缩著小腹微微颤抖。


这时因不再有电视机的掩护,我们的行动都刻意的轻、慢、声音都压到最低,只为了这意外的偷情不要惹来风波。


为免老婆醒转,我决定快快达到我多日来期望的目的。


抖抖怡华的手,示意她下床,让她仰卧在地上,我在上,右手扶著老二对淮洞口,轻轻的滑动,怡华抖得很厉害,我俯身抱住她,腰渐渐下沉。


「啊……好紧喔!」我忍不住小声的说。


「啊呀!姐夫我好痛啊……嗯……」怡华说。


「姐夫小力些!」于是又退到洞口,在阴唇及阴蒂间厮磨。


「嗯……嗯……嗯……」吻著她的小嘴,想不到虽说是处女之身,这舌技可不输那被我训练得不错的老婆。


「怡华要进去了吗?」不停的磨著阴核,那淫水流个不止,怡华的腰扭得更厉害了。


「嗯……我要……插进来……插进来……啊……」怡华说。


我三浅一深的渐进式慢慢抽送,再加上淫水很多,我没遇到多大的阻碍,已经整根没入怡华的小穴裡了。


「好舒服喔……你呢?还痛吗?」我说。


「我也……啊……啊……好舒服……喔……啊……啊……」


「好……好……好爽……啊……啊……啊……」


「姐夫……我爱死你了……我爱死你了……啊……啊……」怡华接连的浪叫,并用力的抱紧我,像深怕我会离去一般。


「姐夫也好爱你……我的宝贝……」我说。


「啊……啊……喔……啊……啊……姐夫我要尿尿……啊……啊……我好舒服……」


「出来了……出来了……哦呜……哦呜……啊……嘶……」怡华误以为高潮是要尿尿,整个人已经完全释放开来了,我用手摀著她的口鼻,以免吵醒老婆,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措,赶紧抿著嘴收声。


由于本身怡华的阴道已经很紧再加上高潮,我的鸡巴被箍得紧紧的。


「啊……好紧……好舒服……宝贝……我要射了……」我说。


「啊……啊……来……来……啊!……啊……我好舒服……」怡华加速扭动著她的小蛮腰,不一会儿,我赶紧将龟头拉出,射在怡华的小肚上。


俯身下去吻了她说:「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好吗?」


「嗯……姐夫……」怡华紧紧的搂著我。


和怡华的故事暂告段落,我和老婆搬到市区,怡华也有了男朋友,只是……大姨子怡雯因为工作之故,亦须搬到市区,所以我们就同租萝。


*****     *****     *****


怡雯是那种非常保守型的女人,凡事皆以世俗礼教去衡量,又因为她的保守感情观,以致至今廿九岁仍未交过男朋友。


她在一家玉器店上班,每天接触的人也不多,然而上班很轻鬆,整家店就老板和她两人,老板常出国买办玉器,以至于她上班的时候,常常只有一个人在店裡。


自从搬出来一起住后,也许因为年龄相近,话题较能契合,我们变的无所不谈,比在她家时,感情更加亲近了。


我常会到她店裡和她閒聊,下班回到家裡又常常是只有我和怡雯在家,而老婆怡情现在上小夜班的工作,要凌晨二点才回来。


我不是那种丧心病狂,每每要向自己老婆的姐妹下手,但我最近发觉怡雯思春了!而且很严重,我不知是不是她们家的小孩是遗传的原故,都喜欢自慰哩!但是我就从来就没看过怡情这么做过,否则我会对她性欲大增的。


那一回我洗完澡,摊在沙发上看电视,正为「电视冠军」裡那一男一女,争夺大胃王比赛冠军而须吃下一百多道菜讚赞歎时,怡雯从外头回来,看来喝了一点小酒。


「咦?怡雯你喝酒了。」我说。


「对呀!今天老板请顾客吃饭,我也一起去了……」怡雯说著并脱下高跟鞋及外套向客厅走来。


「老板开了一瓶九三年的拉图红酒,觉得还不错喝就多喝了几杯,脸很红吗?」怡雯继续说著。


「好红喔……姐啊(台语)你喝醉了?」我说。


「没有啦!」怡雯说著并在我对面坐下。


我和以前一贯的作风一样,在家总是著一条内裤,家人都习惯了,只是我今天穿一件四角内裤,裤口宽鬆,因为看电视看得入迷,不知不觉两隻脚就往沙发上翘起来了。


我们客厅的沙发是ㄇ字型的,中间是茶几。


不知什么时候怡雯移到我右侧,正对电视的位子坐,从她尴尬的表情我发觉,她在偷眼看我内裤裡面,我稍微有动作,她就很不自然的转头看电视,我的老二在裤裆裡会自然的往右边偏,我想现在一定整副被看光了。


发觉她在看后,我也不迴避,反而移一个她更能看到的角度,因为有被偷窥的刺激,阴茎渐渐蠕动变大,顶著内裤翘起,这时怡雯起身说到:「有点累,我去洗澡了。」


直觉告诉我,经我这么挑逗,怡雯也许要借洗澡之名行自慰之实,果不其然,我大胆得从通风窗口缝看进去……。


她脱下她的连身短裙,白色的胸罩及粉红色的内裤,衬著喝了酒微红的身子,真好看。


她坐在浴缸缘,左手从小腹往右乳游走,右手则在大腿内侧及隔著内裤抚摸阴部,口中发出「唉……嗯……」的歎息声。


左手钻进胸罩裡平贴乳房旋转著,右腿翘到浴缸缘上,左腿放直,右手则用中指边上下在穴缝上来回滑动,隐约可以看到内裤上已有约十元大小的湿痕了。


她脱下胸罩,露出34c的成熟乳房,乳晕微淡红,足以证明那是未开发之地。


她把右手往内裤右边钻入,四指来回的抚摸,左手则跟著将内裤缝拉的更开,浓密的阴毛,可以看到怡雯的小穴,比老婆或是怡华都来得小,阴唇小小的,阴道也小小的。


「唉……唉……唉……嗯……嗯……嗯……」


怡雯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她脱下内裤,两脚下垂并张得很开,她用中指及无名指用力的在阴蒂及阴唇上搓揉,口中浪叫声忘形的哼出。


「嗯……嗯……嗯……」


「咦……喔……嗯……」


手指快速的在阴道内来回抽插,和她平时贞女般的形像,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身躯扭动的很厉害,眼看高潮就要来临了。


「啊……啊……啊……」


左手用力的在乳房上捏著、拧著,彷彿浪女一般,双脚一开一合的配合著抽插淫穴的节奏。


「喔……喔……喔……」


「嗯……咦……喔……嗯……」


「哎……逸……逸……」


突然感到震惊,「逸」是我的名字,原来怡雯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完全释放自己,一直以来,她都把我当做性幻想的对象?


阴户上明显有淫水伴随著身体的抖动缓缓流下,好湿啊!


「喔……喔……喔……逸……快……逸……快……」


这时我的老二已翘的半天高,马眼亦流出半透明的液体,我也跟著开始自慰,快速的套弄著,心裡想著:『干死你,我要干死你,怡雯。』


怡雯的手几乎是三根手指同时伸入体内,不知她小小的阴道是否受得?


她用双腿夹著右手,仰头骄喘,屁股憷自扭动。


「啊……啊……我出来了……逸……我出来了……啊……啊……」


我心裡想著:『我也出来了。』


将一股精液射在牆上,通体舒畅。


欣赏完怡雯洗澡后,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想著刚刚怡雯那一幕淫秽的画面,心中激荡不已,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老公!老公!」原来是老婆下班叫我的声音,眯著惺忪的眼睛,著制服的怡情最动人。


我一把将她抱住,反身将她压在我两腿之间,解开她制服和胸罩,俯身吸吻乳头。


「老公……我还没洗澡啦……」,『啧~啧~啧~。』


「老婆……你的胸部真好吃……」,『啧~啧~啧~。』


将一隻手伸进她短裙内,隔著内裤在肉缝上来回搓揉,「啊……嗯……啊……」


我脱下内裤,将阳具往怡情的嘴唇送,她开始帮我舔龟头,右手则在阴茎上套上套下。


「老婆……好舒服……」我手指仍在老婆的肉缝上有规律的按摩。


「老公……我要……」怡情在我手指攻击下再次弃械,淫水也渗湿了内裤。


将我们身上的衣物全扒光,将她两腿屈在我的腋下,龟头对淮阴户,来回的滑动几下后,突然一下插到底部。


「喔……你真坏!」老婆被我这样狠狠的插入,不觉叫了出来。


我三浅一深有规律的抽插,并不时的在她的耳朵、脖子、及嘴唇亲吻著。


「喔……喔……喔……」两手握住怡情的手压在床上,下身时而快速的抽动,时而慢慢的扭转。「老公……好……好……老公……好舒服……」


「你干死我了……喔……喔……好舒服……啊……啊……」


她忘情的浪叫著,增加我征服的欲望。


将她左腿放直,右腿继续屈著,侧著干到底部,一下比一下用力。


「啊……啊……好爽……好深……快……老公……快……」


扭著屁股旋转,这时的怡情已经淫水犯滥,沾湿了我整隻肉棒,及两人的胯下。


「老公……啊……啊……好爽……」


突然抽出肉棒,俯身去舔她的阴蒂,用食指及姆指将原已翘突的阴蒂挤出,一手继续用中指在阴道内抽送,舌头上下挑动,并不时用两唇夹舔阴蒂。


「啊……啊……老公……不要……好葬……喔……啊……」


淫水一阵一阵的从阴道内奔流而出,夹杂著酸酸的腥味。


「啊……我不行了……老公……干我……插进来……快……插进来……喔!」


将鸡巴再次插入,这次是用老汉推车的姿势,两手握著两颗大奶子搓弄,时而用两指夹捏奶头;时而压著两乳旋转。


「老公……快出来了……啊……啊……嗯……快……」


将老婆推趴在床上,阴茎用力次次到底的插。


「好舒服……好舒服……真爽……」


最后把一股浓精射在她背后的腰上。


*****     *****     *****


『叮噹……叮噹……』


「姐夫!开门!」原来是怡华。


「咦!怡华你来啦?刚下班吗?」她穿制服的样子真好看,脸上略施薄粉,因为SOGO百货上班之故,公司对仪容有一定的要求。


「是啊!姐呢?」


「喔,她2:00才下班,你怎么有空来?」一边倒饮料给她,一边欣赏她别后的改变。


「想你们呀!大姐呢?」脱下外套,小背心衬托出日见成熟的乳房。


「她和她老板出国去买玉,听说去缅甸,去两天了,下星期才回来!」


「真好!我也好想出国喔!」盘起两条腿在沙发的同一侧。


「和阿茂的感情还好吗?」阿茂是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和她交往约4个多月。


「别提他了。」一脸厌恶状,眼睛盯著一旁若有所思。


「怎么了?吵架啦?」微笑以对。


「要男人忠于一人似乎很难吧,姐夫,你说是吗?」


「……」看著她的脸。


「我好难过,……我们以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话了!」头低低的说。


「怎么了?」压低声音同情得说。


「她有别的女孩……」


「……」我静默著。


「……」她静静的,头稍微抬一下又低下来,我看见她眼睛泛著泪水。


「什么时候的事?」我坐近她身旁,低下身子问她。


「姐夫……」抬头看著我,两眼泪汪汪的,好可怜,也许这初恋让她走的很沉重。


「告诉姐夫,嗯……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


「姐夫……呜~呜~呜~呜~呜~哇……他不要我了……呜~呜~」抱住我放声大哭,两粒奶子顶著我的胸膛,随著哭声一跳一跳抽续的动著。


「怡华,乖!快别哭了,告诉姐夫怎么回事,嗯……」用手在怡华背上拍动著,微微感觉到怡华的胸罩肩带。


我当然知道这时候想著这些太卑鄙了,但老二不听使唤的觉醒,大脑的思考大权被老二剥夺,原在大脑工作的血液叛逃到老二身上。


「我看见他带别的女孩从开放MTV走出来,我上前去问他,他只推说是同事,要我别无理取闹,呜~呜~他还说我的缺点就是爱疑神疑鬼,这样在一起很痛苦,要我想清楚,呜~呜~」泪水流湿我的衣服上。


一手不断的拍著她的背,不时在背上来回滑动;一手则轻抚著她的头,鼻息传来阵阵髮香。


「想清楚什么啊?呜~呜~他不要我了啦……」怡华继续哭著,并不时喃喃自语,约过了廿分钟,她哭累了,抬头看我。


「怡华不哭喔……会变丑丑的!」两手按在她的两颊,用拇指去拭她的眼泪,她两手环抱住我,小嘴凑过来亲我,并把我推倒在沙发上,舌头伸入和我交缠,大腿压在我已硬起的阴茎上,并不时用大腿磨擦我的男根。


「这小妮子让她男友训练的如此厉害?」心裡暗喊著。


我抱著她的腰,享受著她的主动,她从我的嘴巴移到脖子,并脱下我的居家内衣,开始亲我的胸膛,一下一下,酥酥痒痒的,再到我的乳头,说实在的,那裡是我的性感带,我忍不住「啊……」的轻哼了出来。


我把怡华的裙子拉高,隔著丝袜以及内裤,抚摸著睽违多时的臀部,它变得更坚挺,更翘,来回的在小穴及大腿根抚摸著。


怡华的嘴向下移,看来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在肚子上「揪……揪……」的亲著,肚脐也不放过,在此同时,两手连同内裤及外裤一起拉下。


「这是什么幸运日啊!」我暗爽著。


怡华用右手温柔的在我坚挺的老二上抚摸,小嘴又回到我乳头亲吻,时而旋转时而夹舔,我因太过兴奋双手抱著她的头轻哼著。「啊……怡华……」


她俯身到我的下体,舔我的睾丸,并握著阴茎套弄,舌尖挑动,两唇微含,点吻阴茎,抚摸阴毛,最后终于张口将我龟头含入。


「揪!揪!」吹舔起来,有韵律的上下套吹三下,旋转舔龟头三圈,并用一手温柔的在睾丸托著搓揉,这样的刺激实在太大了,要不是历尽多个性伴侣的修行,老早就丢精走人了。


「啊……好舒服……怡华……我爱死你了……」


怡华加快吹吸的速度,我则翻转过她的臀部,快速的拉下她的丝袜以及内裤,伸舌舔弄她的小穴,也许她正专心取悦我,我的舔穴并没有对她带来多大的兴奋,倒是我让她那柔软的舌,挑逗的舌技逼的不时屁股用力强忍阵阵袭来的快感。


「怡华……你这样弄,姐夫会射出来的,啊……」


「姐夫……抱我!」


我拿了一个放在沙发上的抱枕,垫在怡华的腰及臀部之间,慢慢的脱下她的背心及衬衫,眼睛注视著她,她的眼神很複杂,羞赧、仇恨、意淫、爱慕……她闭上眼睛并说:


「把电灯关了吧!」


我起身关掉电灯,她则走到我房裡的浴室,我尾随进去房间,她锁上浴室门。


「……」我躺卧在床上,倾听浴室内的动静。


约经过十分钟,她出来并关上浴室的灯,微光中我看到她全身赤裸,微翘的乳头点缀在33B的胸部上,湿漉漉的长髮使得她更添性感,她站在床前不动,用手滑梳著头髮。


「我美吗?姐夫……」


「你好美……」心裡暗暗咒骂阿茂,这样秀丽的怡华都不懂珍惜。


当然也许有一些感谢他的蠢吧!


「过来……」我张开双手。


我在她身体裡射了两次,她浪叫的程度可以比拟A片女明星,其中特别要提到的是,她还舔我的屁眼,好有快感。


我抱著她,手指不安份的在乳房上游走。


「真希望你是我老公,姐夫,我真的爱上你了。」怡华幽幽的说。


「我们常为你吵架,他讨厌我拿你和他比,但我情不自禁,我很傻对不对?」望著我说。


「我也很想你,我不知道你过得不如意,听你姐说你有男朋友后,我就压抑自己别去打扰你。」


「我想和他分手……姐夫,我……你能常陪我吗?」吻著我说。


「嗯!我会陪你的。」深深的拥吻她。


*****     *****     *****


「逸民,看我从缅甸带啥回来?」怡雯刚下飞机,我到机场接她。


「哇……你大採购啊?上车吧!」看她拎著大包小包的,脸上挂满著笑,一点倦容也没有。


「呼!陪我老板钻入深山及野外矿区,真不是人干的,不过很好玩,见识得蛮多的。」边说边从袋子裡拿出一个小陶壶。


「这送给你。」一边留意中山路上的路况,一边用右手接过来。


「谢谢!这是什么啊?」满心疑问的转头看她。


「喔!我也不知道,但这是我老板向一个土著买的,他跟我说是对夫妻感情有帮助的符水,所以我就向他要了来。」


「符水?」……。


「我还买了一些要送妈跟爸的。耶……耶……小心!」


我因为太专注端详这个瓶子,差点撞到前车。


今天中山路上的路况真差,为什么政府不把这条干道想办法弄得更顺畅些。


一路上聊著她旅途的轶事、趣闻,很快的就到家了。


「老公……老公……」老婆刚下班,叫我起来吃宵夜。


「老婆……你回来了啊?」揉揉惺忪的眼睛。


「姐回来了?」


「嗯!哈……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她有没买什么东西送我?」期待的微笑著。


「喔!有啦,在镜台前,一个玉观音吧。」我指了指镜台。


「哇……!好漂亮……那你呢?她有没送你?」兴高采烈的为自己戴上。


「一个陶壶啦!漱……」一边吃麵一边懒懒的说。


「我要看!」


我指了指冰箱上,继续吃麵。


「好奇怪的东西喔……。」老婆边打开闻著。


「香香的……啊呀!……老……公……咚!」忽然看到老婆昏倒在地上,撞到冰箱,手裡还握著陶瓶。


「怡情?!怡情……怡情……」赶紧飞奔到老婆身边,将她扶到床上,显然她已经不醒人事,看她还在呼吸,心中稍稍宽慰,拧了一条毛巾给她盖在额头。


将地上倒出一大半的陶瓶捡起,赶紧封上盖子,心中盘衡著:。


「怡雯说是帮助夫妻的符水,哈!这明明是……」


「好热……好热……」看到怡情自顾的脱著自己的衣物,我来到床边轻抚著她的额头,一声一声的叫唤她,她一点回应也没有,只见她脱完衣服便开始在自己身上乱摸,口裡并喊著:


「我好热……好痒……啊……好痒……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表情似痛苦又似欢愉,那动作就好像全身佈满虫子。


「老婆……老婆……你别吓我啊!老婆……」我扳起她的身子坐起,企图摇醒她。她突然将我抱住,反转将我压在下面,两隻手开始脱我的衣裤,也不知她那来的力量,怎么也起不来,也许也因有刺激感吧,索性我就任由她去。


过程中她不断的扭动身躯、喊热,当我伸手去摸她下体时,我下一大跳,她阴部简直湿透了,似乎仍继续在流著淫水。


「啊……啊……我要……我要人干我……好痒……好痒……」边说边将我鸡巴往她穴口塞,我平躺著,两手扶著她屁股,她塞入后便快速扭腰,两手放在两个乳房上狠掐。


「喔……喔……喔……啊……好爽……」昂首发出愉悦的浪叫,彷彿变了个人似的,淫水流得我大腿跟床上都是,我要强调真的是用流的。


「啊……啊……啊……啊……」继续用力的扭著,一下一下的力道,快感阵阵袭来,现在的感觉有点像被强姦,被我结婚多年,贤淑文静的老婆强姦了?!


「我好爽……我好爽……再来……哈……啊……啊……啊……嗯……嗯……嗯……」我抱著老婆的腰,一样坐起,俯首下去亲她的奶头及颈项。


「啊……啊……啊……要来了……要来了……快……」我的刺激让她扭的更剧烈,完全是荡妇一个,甚至还讲出很淫秽的字眼,为了顾全我老婆的名节,和让尺度不至于太露骨,这裡省略不写出,各位自己想像。


经过了约三十分钟……。


「怡情……我要出来了……啊!……」将一股浓精在她体内射出,我们仍保持三十分钟前的姿势,腰好难受,可是……。


「喂……喂……怡情你别再动了啦!很敏感的。」她仍紧闭双眼,自己扭个不停,完全没听见我讲话。


「啊……喔……啊……」虽然其间有好几次她已经高潮,但今天的须求大多了。


「……」强忍敏感。


「我好痒……还要……还要……啊……啊……」


就这样我们折腾了一个晚上,隔天?我请假!


事后我问老婆记不记得著昨晚的事,她说不记得了,只知道闻了陶瓶就很想睡觉,后来就不记得了。


她很惊讶我跟她说,她闻完后的表现,并问我陶瓶呢?


「你跌倒时就摔破了,我扫掉了。」故做镇静状,其实我已经将它藏好,淮备告诉怡华这个好东西。


「姐也真是的,乱买东西。」抱怨著说。


「她不知道吧,是她老板给她的,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嘛。」我搂搂老婆的肩说。


这天,我在家裡上网(伯爵网),怡雯从外头回来,穿了一件白色连身窄裙,领口稍低。


我的电脑桌是摆在客厅,坐在位子上是面向沙发,只见怡雯在沙发上坐下。


「!!!」


不曾发觉这个位子的风水那么好,因为平时她都穿七分裤或长睡衣,跟本没今天这机会,她内裤被我看到了!起先她小腿还成八字型,只能看到一丁点,随著看电视越看越入迷,两条腿已经开到可以一览无遗的地步了,我用萤幕做掩护,一饱眼福,再加上情色贴图的刺激,我实在受不住。


「好想干她啊……」一边套著硬起的老二;一边看著她随著笑声而震动的裙内。


「有了!」赶紧进入房间拿出那日她送我的陶瓶,将它装一点到老婆一瓶快要用完的香水瓶内,其馀仍收好。


「嘿!嘿!嘿!」看著香水瓶,若有所思著。


「怡雯、怡雯你知道这瓶香水的牌子吗?」


「知道啊!这是香奈尔的倾城之媚啊!怎样?」看著我说。


「喔!我老婆生日快到了我想买一瓶送她,你帮我买好吗?」


「好啊!不过先借我闻闻看,我也好想买一瓶哩。


你老婆用的东西都不错哩!」一边伸手要,一边说。


「是啊!没办法谁叫我那么疼她。」做了一个鬼脸,一边递给她,心中暗爽著。


「少来!你老婆说你对她很抠哩!」对著香水闻著。


我静待著它发生效用,但为了保险起见我突发奇想的说:


「怡雯,你看过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吗?」说著从怡雯手中接过香水,并向上喷了三下,张开双手从香水雨中穿过,当然我是闭著气的。


「有啊!我也要,我是轻舞飞扬,哈……」说著也跟我做了同样的动作,但是她当然没闭气喽。


「哎呀……」她跌坐在沙发椅上。


「怎么了?」我赶紧假惺惺的问。


「我……头晕晕的,怪怪的?」她扶著头眼睛微闭著说。


「要不要紧?」如果说谎鼻子会变长,我想我现在鼻子已经顶到怡雯的胸部了,虽然我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我……我要进去房裡了!」摇摇晃晃的要站起来又跌坐下去,身体斜著一边,两腿不自觉的分开。


「哗……」心裡暗暗讚叹眼前的美景。


「要不要我扶你进去?」我坐到她身边低头问著。


「嗯!好啊。」眼睛眯眯的看著我,两颊飞红。


『药效应该开始了吧!』我暗喜著。


让她仰倒在床上,将她的腿扶上床,脱去她的鞋子,来到她床头坐下,看著她起伏的胸部,我摸摸她额头,顺著她的长髮滑梳著,微红的脸使她更添姿色。


她眯著眼,我想我这些动作她都已经看在眼底了。


静静的等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怡雯真是矜持的女人,我想她这样强忍一定很难受吧。


于是我伏近向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她张开双眼定定的看著我,慢慢的她拿起双手托著我的脸,闭起了眼睛向我的唇吻了过来,我将舌头温柔的搅动她的牙关,她先是不熟练的伸了一下舌头又缩回去,经过我多次进击她才怯生生的与我深吻。


我左手环抱到她身后,企图寻找她的拉链头,又手则轻轻的抚摸著她的头,慢慢的将她的连身裙退去,粉红色的胸罩及白色的内裤尽入眼帘,我从她的额头开始亲,耳朵、耳后、脸旁、颈项、手臂、拉起手臂的腋窝、胸部上方,小肚,大腿,小腿、甚至脚趾,任何可能的性感带也不放过,只是尽可能不去碰触她的重要部位。


「逸……不要,葬……啊……」我亲脚趾时她说。


我回到她的唇上,这时将手放在她的胸上隔著胸罩搓揉,偶尔钻入两根手指头去探索乳头。


「啊……」怡雯的身子慢慢蠕动,两手向上紧捏著怎枕头。


我探头向下往胸部亲了下来,并扭开了她的胸罩。


「啊……嗯……」她抱著我的头。


用手握著她34C的乳房,舌尖逗弄著她的乳头。


「啊……啊……逸……」


「啧~啧~」亲著她的乳头并发出令人愉悦的声音。


右手慢慢向最后关卡进击,当接触她阴部时她阵了一下,张开眼睛看我,随即闭起,并将我紧紧抱住。


「逸……我好爱你……好爱你……」


我知道我回不了头了,即使我愿意,怡雯也不同意,就是怡雯同意,我翘的老高的老二也会苦苦哀求哩!


在她阴部摸了一会儿后,我将手伸进她内裤裡,哎呀!还是一个湿字形容;另外,真的是小穴,阴唇饱满,又敏感,我摸一下她阵一下,那淫水也涔涔的流下。


「啊……啊……」随著我一下一下的抚摸,怡雯的屁股也一翘一翘的,好可爱。


「喔……喔……啊……啊……」开始忘情的浪叫了起来。


为了怕她痛,我只插入一根手指抽插,避免她一痛前功尽弃,虽然有药水的助威,但我个性一向谨慎。


「嗯……嗯……啊……」我见她满脸通红,扭腰的频率也加快,我想她的高潮快来了,记得上次老婆也是高潮来得快且多。


「呵……啊……啊……嗯……嗯……」我将她的内裤扒掉,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那淫水一点异味也没有,还有微微的淡香,两手停留在她双乳上搓揉。「啊……逸……我……我好舒服……啊……啊……」两手张开紧捉床单,头微左右甩动。


「啧~啧~舒服就叫出来……啧~啧~」亲淫穴发出了声音。


「喔……喔……我好……好……啊……啊……我要……」忘情的浪叫著。


「快……快……喔……喔……会……啊……来了……」我用两唇上下快速的在阴唇上刷动,并伸入一根中指到阴道裡快速抽送。


「啊……来了……我要……逸……我会死……啊……」她的淫水流的一塌糊涂。


我在为她爱抚的同时,也已经将自己脱了精光,这时便提枪对淮靶心,在阴道口滑动了两下,慢慢挺进,也同时紧紧抱住她,吻著她,以分散她的痛楚及住意力。


「怡雯,好紧好舒服喔糊」我在她耳边轻声说。


说也奇怪,虽然她很紧,但淫水多的情况下,她并没太大的痛楚,而且,没处女血?我虽有疑虑,事后也不便多问。


(最近她告诉我实情,但也是后话,日后再说分明。)


完事后我不知不觉在她房裡睡著了。


「叩!叩!叩!姐……」老婆的敲门声惊醒了我。


这时怡雯也醒来,她看到我,大吃一惊。


「啊!!」两眼张大看著赤裸的我,拉起棉被在自己胸前,坐在床头。


「叩!叩!叩!姐……」老婆再次敲著,语气有些急。


「完了!完了!」心想。


「什么事?」怡雯起身到门后应著。


「你有没有看到逸啊?」老婆问著。


「他……他有打电话回来说公司加班,今天不回来了。」怡雯先是转头定定看著我,随后看著我说,表情似笑非笑。


「喔!趴!趴!趴……」老婆应后就听到她拖鞋渐渐远去的声音。


怡雯坐回床上,眼睛仍定定的看著我。


「我……」我不知该如何起头。


「你不用说了……」低头,两手撑头,胸前的棉被滑落,露出乳房。


「……」仍然呆呆的看著她,好似一个待宰的羔羊,虽然她是我刚宰完的老虎,或者是羔羊?


「你……给我一个理由?」她保持原状,幽幽的说。


「怡雯,和你同住以来,我渐渐的从喜欢和你聊天,到偷偷看著你的一举一动,到喜欢你,现在我是深深的喜欢你;但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对不起你!但我不会为我做的事后悔,因为我喜欢你……」反正你要理由,我就灌灌迷汤嘛,顿一顿看她的表情有些和缓,凑进环抱著她继续说。


「我知道我也对不起你妹,但你知我心裡很难受吗?你曾有过暗恋、苦恋的感觉吗?」


「我有!」尽乎无声的说。


「什么?」我没听清楚问著「……」


「我现在就是!况且你敢承认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用手托起她下巴说著。


「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她说。


「怡雯……」我搂著她。


过了一会儿,我看她没挣脱我的怀抱,便抱著她斜躺下。


又过了一会儿,我慢慢的吻著她的额,她的唇,有些抵抗,牙关紧咬。


「嗯……嗯……呜……」突然我发觉她的眼角有泪「怡雯……」


「没事!继续抱著我,逸……我只是爱哭。」她说。


我擦拭著她的泪,吻著她的脸庞,她的眼睛。


这时老二又甦醒了,我开始抚摸她的胸,她推开我的手。


「逸……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温柔的说。


「怡雯!叩!叩!是我……」我小声的敲著怡雯的房门。


现在是凌晨三点,老婆熟睡了,自从和怡雯有了亲密接触,我们常在半夜幽会,她常说这样不好,但又无法拒绝我,看来她心裡也很挣扎,一方面有罪恶感;一方面却又难捨快感。


所以在这样的情境衝突下,做起爱她特别有感觉。


所幸我们的房间和怡雯的房间有一段距离,否则那浪叫声定会惊醒老婆。


她从一个完全保守的女孩,到前不久答应我拍下她的自慰照,历时约四个月。


当然期间我和怡华亦有接触,直到前不久她和一个在PUB当DJ的交往上后,我们就较少联络了。


几个礼拜前老婆对我说:「老公,我发觉姐交男朋友了,她变得比较开放,而且有时还会跟我讨论男女的事耶!」


我心裡暗想,老婆如果知道她们说的是同一个男人,不知会做何感想?


因为景气的关系,怡雯公司的老板欲结束营业,她向我提起要上台中,因她同学有一个不错的工作要提供给她,所以看来这歧恋是要结束了。


虽然万分不愿意,但毕竟有决定权的人不是我,有婚姻的是我,且对象是她老妹,我又能如何?


前次提到怡雯的第一次没落红,据她说是在她国二那年,有一个暗恋的学长,她从国小就暗恋他,家住她家附近,后来有一次那学长在她家趁我丈人及丈母娘不在时,硬是把她推在床上抚摸,当时他还有女朋友,但为达目的骗怡雯说要和她分手,怡雯又碍于很喜欢他,怕他生气,就傻傻的让他上下其手。


就这样她把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了他。


事后那学长开始疏远她,并向周遭的朋友说了些伤害她的话,当然仍继续和他的女友交往,就这样怡雯陷入苦恋中。


所以我先前的问话,她才会小声的说『我有!』自此之后怡雯封闭她的心,不再相信爱情,日子久了,人也就越保守起来。


「谢谢你……逸!」怡雯她躺在我怀裡对著我说。


「谢什么?」我轻抚著她的身子说。


「你治好了我的心病,我开始相信我生命中会有个和你一样疼爱我的人。」她吻著我的胸膛说。


这是前不久我们造完爱她对我说的一席话,言犹在耳,如今她将远离她成长的高雄到他乡发展,我想我会祝福她。


最近老婆和我的关系如常,只是,上个礼拜带她到七贤路的健新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怀了三个月的身孕了,嘱咐我要多注意她的起居,减少房事。


「减少房事!」这对我著实是一个不小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