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诚实厚道

时间:2019-04-22



大连的夜景特别美。美在宽阔的马路,美在整洁的街道,美在奼紫嫣红的霓虹灯和满街林立的路灯。无数绮丽的灯光编製成一幅美丽的图画,让眼前这座海滨名城、北方香港、服装之都、足球之城变得更加现代化、更加美丽,堪称北方的明珠。


孙光明是开出租车的,他出道时间不长。和其他「的哥」们一样,他也经常在午夜时分,把出租车停在某个宾馆饭店门前,一边等待著客人,一边和「的哥」们聊天。和这些的「哥们」在一起,孙光明长了不少见识,也听到数不清的奇闻趣事,经常让他笑得前仰后翻。


这天涛哥讲了一个小笑话。说有一次,一个出租车司机把一个小姐送到目的地以后,小姐跟司机商量著,能不能少要点车费,小姐说:「司机大哥,我们做小姐的不容易呀,整天陪著客人上床睡觉,两个奶子都被摸的麻木。」那位出租车司机也愁眉苦脸地说:「大姐呀,我们出租车司机也不容易呀,整天拉著客人走大街小巷,两个蛋子都被磨的出茧。」


听完这个笑话,孙光明差点喷饭,如果不开出租车,他可能永远听不到这么有意思的笑话。虽然有点低俗,但是这个笑话却流传在民间,流传在出租车司机之间,也算是一种民间文化。涛哥说:「光明,你别小看了出租车行业,我们也有福利的。」涛哥所说的福利,主要指两点,一个是指捡手机;一个就是指「小姐」。


据说,一个出租车司机一年能捡到很多部手机,少则十几部,多则几十部,所以捡手机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属于家常便饭。至于小姐,涛哥还笑著说:「出租车司机永远不会犯强姦罪。」


涛哥进一步解释说:「尤其是夜班司机,拉著各个娱乐场所的小姐。这些小姐为了方便和省钱,经常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有的小姐乾脆提出用身子抵车费,她们的身体就是本钱。小姐之所以坐台出台,不就是为了挣钱吗?陪一个也是陪,陪两个也是陪,多陪一个又何妨?这样既方便又省了车钱,和出租车司机属于各取所需,互惠互利。」


没过几天,孙光明还真就捡到了一部手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手机给了涛哥,让他还给失主。涛哥笑笑说:「你就别管了,交给我就行了。」孙光明也遇到两次「艳遇」,都是小姐,她们想跟他做肉体换车费的交易。但是孙光明没答应,这一是他还不能接受这种事情,二是觉得这些小姐档次太低了,他没有兴趣。


但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常在河边走,那能不湿鞋?」更何况孙光明是个生理和心理都健康的成年男子,女人和性对于男人来说,永远都具有诱惑力和杀伤力。不过找小姐对他来说,毕竟是一件新鲜事,他也充满了好奇。现在没找过不等于他没想过,也不等于他永远不会找。如果真遇到动心的,谁敢保证他不会答应?


孙光明还真遇到过一个让他动心的。那是在一个週末,在某酒店门前,一个个子很高、腿很长、很漂亮的女孩上了他的车。女孩一上车,孙光明就闻到一股酒气,原来女孩喝了酒。看到孙光明,女孩愣了一下,深深看了他一眼,可能是没想到这个的哥会这么年轻,而且很帅,很阳光,全身还充满了一股书生气,跟别的出租车司机不太一样。


女孩的表情很生硬,一丝笑容都没有,好像在跟谁生气。但她很年轻,相貌也很标緻漂亮。她不到二十岁,穿著很时髦,身材苗条,凹凸有致,很性感。孙光明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没想到她却衝他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呀?老实开你的车。」


孙光明开出租车虽然时间不长,但也接触过不少人,几乎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什么德行的人都遇到过,所以他也不生气,反而微笑著说:「女人我见过不少,但是你这样的我却是头一回见,所以就多看了几眼。」女孩怔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孙光明大胆地说:「因为你漂亮,比漂亮还漂亮。」


女孩没说话,脸色却缓和了很多。听到别人讚美自己漂亮,毕竟是一件开心的事。突然,女孩的手机响了,透过车内后视镜,孙光明看到女孩的手裡拿著一部崭新的诺基亚8800正在接电话。孙光明知道,这是一部很贵的手机,快赶上一台电脑的钱了。


女孩在电话裡好像是跟什么人吵架,而且吵得很凶,但她的声音很好听。最后女孩骂了句:「你去死吧,操你妈的,没钱找什么小姐!」然后气呼呼地把手机往座位上一摔,坐在那裡生著闷气。


孙光明静静地一边开著车,一边观察著女孩。只见女孩用手抓著自己的头髮,显得很烦躁的样子。孙光明想了一下,就打开了汽车音响,选了一首很好听的舞曲。动感的音乐顿时响起,女孩突然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首Sexy-body?」她的英文发音很准确,看样子也是念过书的。


孙光明笑道:「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曲子,我天天都要听。」女孩点点头,她的手指打著响,手臂还优雅地舞著,上半身跟著节拍摇晃著,虽然只是上半身,但是可以看出她的舞姿特别美。过了一会儿,女孩说:「谢谢你,我的心情好多了。」


孙光明回头笑笑,露著很阳光的笑容。女孩又说:「我怎么看你也不像是开出租车的。你干了多长时间了?」孙光明说:「没干多久,半年了吧。」女孩点点头说:「我说呢。」


出租车继续行驶著,渐渐进入了星海路,道路两边的路灯耀眼明亮,整条马路都亮如白昼。女孩说:「你能讲个故事给我听吗?我今晚特别鬱闷。」


孙光明犹豫一下说道:「好吧,我就给你讲个笑话。说的是有个男的正在情人家偷情,突然外面传来门响,女的慌张地说:不好,我老公回来了。男的吓得顾不上穿衣服,光著身子就从窗户鑽了出去,结果迎面碰到了一个老头,老头一直盯著他看,男的把眼一瞪,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裸奔呀?老头不慌不忙地说:裸奔我倒是见过,但就是没见到过戴著避孕套裸奔的。男的低头一看,原来身上还戴著套呢。」


「哈哈哈……」女孩靠在靠背上笑得花枝乱颤。笑完,她抹著眼泪说:「笑死我了,还有吗?再讲一个。」


孙光明想了一下说:「週末,快下班的时候,老婆给老公打电话,问今晚想吃点什么?老公暧昧地说我想吃你!老婆说了声讨厌!下班老公回到家,看到老婆正在浴室洗澡。就问老婆在做什么?老婆娇羞地说我正在给你洗菜呢!”女孩又咯咯笑的不行了,连声说太有趣了。就这样孙光明一边讲著笑话,一边开著车,一直把女孩送到了目的地。女孩付了车钱,然后说道:」谢谢你,司机大哥,我今晚很高兴,希望下次还能坐你的车。「孙光明微笑著点点头,心裡却说,下次?我还不知道能开到哪天呢。望著女孩渐渐远去的背影,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身一看,只见那部诺基亚8800正安静地躺在后座上。怎么办?要不要还给她?孙光明想了一下,伸手抓起手机,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然后开车追了上去。


看著女孩背影,她一头飘飘的长髮,柔软细巧的腰肢、园润鼓翘的臀部、笔直修长的双腿,在路灯的照射下更是诱人。孙光明从车裡探出个脑袋,在女孩的身后打著喇叭。女孩站住了,她回过头说:「怎么?车钱不够吗?」


孙光明笑笑说:「不是不够,而是你付的太多了。」女孩不解地看著他,他从车窗裡把手机递了过去,笑著说:「就算你对我一见锺情,也不用送这么贵的定情物吧?」


「啊?我的天呐,手机居然忘了,谢谢,谢谢你!」女孩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最喜欢的手机居然丢在车上了,那可是好几千块钱呀,而且手机裡面还有很多重要的电话号码;喜的是没想到会失而复得,这么好心的人现在太少了。她笑了,宛若花开,看上去更美了。


就在女孩一面感谢著,一面接手机的时候,孙光明发现女孩的手腕上有一个用烟头烫伤的疤痕,白细的皮肤上留下这么个刺眼的疤痕,真令人惋惜。孙光明心裡感歎著,这么靓丽的女孩,如果不是小姐该多好呀?


女孩想了一下说:「大哥,请说一下你的手机号,等有时间我去找你,我要当面再向你致谢!」孙光明当然求之不得,赶紧说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女孩立刻记在了她的手机裡。然后两人再次互道晚安,分头而去。


一路上,孙光明的脑子裡不断涌现女孩美丽的容貌身影,他不得不承认,她确实让他心动,也是唯一一个能让他过眼不忘的小姐。


过了两天,那个女孩果然来了电话。她问道:「你在哪裡?现在有空吗?」孙光明说:「我在路上,现在没客,有事吗?」


女孩说:「我也没事,我想去海边转转,你能来接我吗?」


「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我在凤凰酒店门口等你。」女孩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来之前先洗个澡。」然后就挂了电话。孙光明感到很奇怪,心裡想去海边还要洗澡干什么?难道她有洁癖?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索性就不想了。他先回家洗了个澡,然后去肯德基买了些吃的喝的,这才把车开到了酒店。远远的他就看见女孩站在酒店门口,她今天换了一身衣服,白色上衣、黑色超短裙、黑色丝袜、高跟鞋,显得很清丽动人。


女孩显然也是刚洗过澡,她头髮还没全干呢,黑亮潮湿,透著光泽。她一上车,孙光明就闻到她身上一股香味,清香入鼻,特别好闻。孙光明深吸了一口气,笑道:「真香。」女孩微微一笑,很甜的样子,说道:「好闻吗?」孙光明点点头。女孩说:「走吧,去海边。」


孙光明发动了汽车,向星海广场的方向开去。女孩看到了肯德基袋子,就问道:「你买什么吃的了?是为我买的吗?」孙光明没说话,只是把肯德基递了过去,女孩低头看著塑料袋裡的东西,开心地说:「太好了,都是我喜欢吃的。」孙光明笑笑说:「那你就吃吧。」


女孩也不客气,把吸管插进可乐罐裡,吸了一口,然后抓起一块鸡翅,美美地吃了起来。孙光明说:「袋子裡面有纸巾,还有湿巾。」女孩看了他一眼说:「呵呵,你还挺细心的。」


出租车一直驶向了星海广场的海边。女孩看来真是饿了,她吃了两块鸡翅、一块鱼和一个香辣汉堡,还喝了一罐可乐和一罐啤酒。然后她把手和嘴唇擦乾淨,愉悦地说:「饱了,真舒服。」


孙光明把车停在了海边,虽然是夏天,但由于是深夜了,海边的人也不多。不远处也停著几辆私家车,夜色又深又浓,天际不时有一道流光闪过,不知道是流星还是什么,可能是预示著这是个浪漫的夏夜。在车裡,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看著窗外的夜景,看著远处黑乎乎的海,看著满天的星星。


过了一会儿,女孩轻轻地问孙光明:「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孙光明点了点头。女孩就没再说什么,她转过身来,把脸靠近孙光明,香唇轻柔地吻住了他的嘴唇。孙光明感到女孩的嘴唇软软的、湿湿的、香香的、甜甜的,他美美地享受著女孩的亲吻。


女孩的吻到底是比较「专业」的,她接吻技术相当高明,很懂得怎样挑逗男人。孙光明很快就来了激情,他变被动为主动,伸出手搂住女孩的身子狂热地吻著女孩的嘴唇,并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口腔裡。


当孙光明的手去摸女孩胸部的时候,女孩并没有拒绝,只是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及而挺起胸迎接他的揉摸。孙光明的手伸进女孩的上衣裡面,贪婪得摸捏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白嫩、高耸、丰满、盈实,润滑,绝对是高质量的极品。孙光明全身燃烧了起来,女孩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突然把孙光明的身体推躺在靠背上,从容地把他的牛仔裤连内裤一起扒了下来,接著她蹲下身子,一把握住了孙光明硬梆梆的鸡巴,轻轻的上下套撸起来。


孙光明注视著女孩的一举一动,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样的艳遇,这样的情节竟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好幸运啊。在女孩细心的抚弄下,孙光明的鸡巴更加雄赳赳的昂竖著。女孩低下头,先伸出舌头在他的龟头上舔了两下,然后张开她那性感的小嘴含住了孙光明的大鸡巴,猛然的吸吮起来。


女孩口交的技巧熟练,嘴巴含著大鸡巴又吞又吐,又舔又吸,灵活湿滑的舌头在龟头四周游走,时而轻佻,时而转圈,时而深入到了她的喉咙,时而又只含到她的樱唇边沿。她的一隻手还托起他的阴囊轻轻揉搓。这种感觉真好,真美妙,孙光明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慢慢的享受著。


女孩看到孙光明消魂的样子,就更加持续用力地吸吮舔挑,龟头的下沿被她舌尖舔弄,龟头冠部被她舌尖转圈猛攻。她吞吐的速度越来越激烈,孙光明真的是感到吃不消了,他不由的大声喘息,抬起屁股,使鸡巴在女孩的口腔裡来回扭动。女孩眺起媚眼瞟了他一眼,知道他快挺不住了,她笑了笑,就吐出了大鸡巴,站起身来,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她抬起一条大腿,跨在孙光明的下体上面。


这种独特的姿态,使孙光明硬翘的鸡吧正对著女孩的下体。孙光明感到热血沸腾,心跳不止,他又有些犹豫,他耽心她会不会有病?或者怀孕了怎么办?现在可是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啊。但他的担心是多虑的,女孩转身从挎包裡掏出一个小纸袋,撕开包装,抽出一隻套,娴熟地套在了他的鸡巴上,接著女孩手握鸡吧在自己的嫩屄磨了磨,然后把鸡吧直接对准淫屄口,轻轻的坐下去。


只见女孩粉色的嫩屄慢慢的将孙光明粗大的鸡巴套了进去,随著龟头的侵入,肉洞逐渐变大变宽、最后被龟头撑成椭圆形。女孩很自然的将嫩屄向下一挺,鸡巴就全根套进了淫屄深处。孙光明觉得自己巨大的鸡巴被女孩柔软的热乎乎的,湿漉漉的阴道紧紧地包裹著。他浑身发烫,喉咙乾燥,鸡巴在裡面剧烈地跳动。


女孩开始扭动著腰肢,屁股缓缓的上下套动。孙光明的鸡巴在她的肉壁紧夹下开始进出,鸡巴开始发麻,多年的慾火烧起来了。他的双手握住女孩丰满的双乳用力地揉捏,十个手指就像抓气球一样陷入,又猛然分开。女孩双目紧闭,表情陶然,乌黑柔顺的长髮随著她身子的起伏而飘舞著。她脸颊娇艳绯红,舌头不断地舔著樱唇,嘴裡发出呻吟。这种主动让男孩追逐快感,心甘情愿被男孩征服的女孩,不是任何人都是能够享受到的,这种快感,也不是任何人能够体会到的。


随著女孩屁股有力的撞击,鸡巴进入到她身体的最深处,龟头顶到了她的子宫口。孙光明感到女孩嫩屄裡的肉壁褶皱丰富,刮搔得鸡巴很舒服。他抬起头,看见女孩雪白的玉腿跨在自己的下体上面,随著女孩圆润的屁股上下耸动,自己粗大的肉棒在女孩粉红的嫩屄裡来回出入,鸡巴上面沾满了女孩的淫水,显得格外淫秽。他哪见过这么淫靡的情景呀,太刺激了,激动得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快感了,但他下意识地在拚命想忍住爆发。


凭经验,女孩也明显的感觉到孙光明已经快达到高潮的边缘了,于是她加速扭动腰肢、上下动作也更加快了,幅度也越来越大,肉壁缩夹得更紧了,摩擦的频率更增加了。淫水从她的屄洞裡面流出来,顺著白皙的大腿流到孙光明的鸡巴上。孙光明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只感到龟头一阵阵的舒麻,他张开嘴巴喘息起来。


女孩还在急烈地扭动抽插,鸡巴深入到她的最深处,在女孩肉洞强烈收缩的刺激和挤压下,孙光明突然感到头脑一片空白,全身震麻,他紧搂住了女孩的臀部,同时发出了尖叫,他达到高潮了,把灼热白浊的精液全部喷射出来了……女孩满身香汗沥沥,她慢慢的脱离孙光明的身子,气喘吁吁地坐在车椅上。歇了一会儿,她说:「我很累,有烟吗?给我一支。」孙光明也坐了起来,掏出烟,抽出一支叼在嘴裡,点燃后递给了女孩,又给自己点了一支。女孩把香烟优雅地叼在嘴裡,歪著脖子,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然后吐了出来。顷刻间,小小的车厢内,就充满了烟雾,有点呛人,女孩打开了车窗,问道:「爽吗?」


孙光明点点头:「爽,太爽了!」女孩又问:「再做,你还行吗?」孙光明自豪地说:「行!没问题。」


女孩激情地爱抚著孙光明说:「你爽了,现在该我了。」她用充满欲求的眼神迷离而渴望地望著孙光明。孙光明被她的神态所折服,很快把视线转移到女孩的全身,看得神旌心动。女孩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雪肤光润如玉,晶莹细腻,几乎看不到一丝的瑕疵;身材曲线修长优雅,显示出绝顶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那对饱满胀实的乳峰,坚挺高耸,盈盈可握,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蓓蕾,如同两颗圆大的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他一把搂住女孩,吻著她的嘴唇,抚摸她的身子。女孩的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热。孙光明看著面前的玉体,他感到女孩是那么性感迷人,修长的身体曲成了一道美妙的弧线,她浑身散发著无限的妩媚、成熟的韵味,彷彿是一隻美味多汁的果实,等待著他来採摘。


孙光明不由地心跳口渴,他再也按捺不住,一头埋在女孩高耸挺拔双乳间贪婪地吸吮,一口含住了一隻乳头,疯狂的舔拭吮吸著,舌尖顶著乳尖迂迴旋转,同时用手握住另外一隻乳峰尽情地揉抚弄起来。女孩一阵酥软,越来越兴奋,她紧闭著双眼,漂亮的长睫毛微微的抖动著,胸口随著呼吸而优美的一起一伏;下半身开始扭动起来。她伸手握住孙光明坚挺的阴茎,感觉它帜热的温度,轻轻的套弄几下,引向自己的阴道口,嘴裡呓语般柔声地说:「快……快上我吧……」


这时孙光明已顾不得女孩说些什么了,他把女孩一直拖到身前,双手将她修长的玉腿往两边拉开,固定成了羞耻不堪的姿势,目光犹如鹰隼一般的紧紧盯在了她下体那微隆的阴阜、柔软的耻毛连同粉红色的私处。他一口吻在女孩雪白粉嫩的大腿根部,咬住了那柔软细黑的阴毛,一种强烈的、无法忍受的刺激衝动,他俯身在她身体最娇嫩、最珍贵的角落一寸一寸的探索起来。他粗糙的舌头带著燥热的气息,狗一样的舔吸著女孩细嫩的密道开口,品嚐著女体上最丰硕甜美的果实。 孙光明每舔一下,女孩就会感觉到一种又酥又痒的电流从大腿根部传遍全身,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和颤抖。他双手慢慢的将女孩的玉腿放下,沿著她身躯的两侧上下的抚摸起来。他的双手在白似雪玉,滑如锦缎的胴体上游移著,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温柔,火热,还不时还在她细嫩的肌肤上掐、捏、揉、弹,同时他的唇舌也没有停止下来,将一个个的热吻留在了女孩柔软的平坦的小腹、大腿和阴部上。


在他的胯下,那杆通红坚硬的长枪已被熊熊的慾火烤得炽热非常,他的身子一伏下,粗大的龟头已经再次守侯在女孩的桃园入口处,一顿一顿的扣击著女孩湿润的玉门了。他的鸡巴膨胀到了极限,他挺著鸡巴扑到女孩的身上。女孩感觉到炙热的鸡巴端点正胡乱的衝击著下身,神秘的三角丛林似乎正发出强力的电波,吸引著寻幽客的探访,等待著贵客的进入。


孙光明慾火焚身地展开了攻势,刚滑入到女孩的股间就感到一片湿滑,感到蓬门轻微的蠕动,女孩「啊……啊……哦……」地娇喘著。孙光明调正了一下身下的位置,让龟头正正的顶在女孩的嫩屄上,双手托住了她纤细光滑的腰部,然后挥动起鸡巴,朝著女孩的禁区用力的刺入,巨大的龟头立即没入在女孩的体内,被两扇花唇紧紧地含住。


女孩的阴道是那么的紧迫狭窄,孙光明的鸡巴并没有急著进入,而是让龟头在女孩的屄口处缓慢的研磨旋转著,逐步地撑开少女的密道,刚硬的鸡巴如同金刚鑽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向著少女娇美绝伦的胴体深处前进著。在反覆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尽情地享受著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快感。


「用力……肏……肏我……」女孩非常亢奋,她一声声欢娱的呻吟著,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挺拔的双乳在孙光明不断的揉弄下,更加突起,小巧玲珑的乳头也因为强烈的刺激而挺立起来;透明粘稠的爱液更是源源不断地涌出密屄。


女孩的淫态,加上她一声声欢娱的呻吟声,不断地衝击著孙光明的中枢神经,他的身体压在女孩柔软丰腴而极富弹性的胴体上,两人的肌肤紧贴在一起,充份感受到了身下女孩的温润和光滑,胯下的鸡巴也就更加的涨大了,一顿一顿的扣击著女孩下体,动作变得勇猛粗暴。这种浪潮式的扣击每一次都准确的触碰到女孩丰软敏感的大阴蒂,情慾的火焰烧灼她娇嫩的身躯,使她进入了忘我的激情状态。「啊……你真勇猛……你的宝贝……真大……真粗……肏的我……真舒服……」


此时的孙光明已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体贴和小心,黝黑粗大的鸡巴一次比一次有力地撞击著女孩洁白柔嫩的阴道,发出「啪、啪」的接触声和「沙、沙」的摩擦声。坚挺的鸡巴在女孩湿漉漉的阴道中进行著来回的衝刺,每一次插入的动作都来得迅猛有力。由于巨大的龟头直入阴道深处的摩擦和压迫,给予女孩的消魂感觉也更加强烈,更加刻骨铭心了。孙光明急骤的抽插,驱使女孩的慾望驱飞昇到了云端,使她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她紧紧地搂住了孙光明的腰部,猛烈地挺动著屁股,迎合著他的抽动,使他坚硬的鸡巴深深的插在自己的花芯裡。


与此同时,孙光明的双手还在不断地挤压和捏揉著女孩腻滑丰挺的双乳,使之在掌下变换著形状,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在持续不停的猛烈进攻下,鸡巴不断地摩擦著女孩身体最最细嫩的禁区,将阴道越撑越紧,鸡巴捅在阴道裡飞快有力地抽插。女孩慾火焚烧,阴道裡面就像有千万隻蚂蚁撕咬著,她叫喊道:「痒啊……我忍受不了了……快肏……我需要……鸡巴……用力肏我……」女孩已经受不了这强烈的刺激了,迫切需要鸡巴猛肏、狠肏。


孙光明抽插的动作越来越急烈,粗大的鸡巴在女孩的阴道裡横衝直撞,整辆车都在动著,一种充满诱惑的气氛斥满著车厢。孙光明肏的很准,每一下都肏到女孩的屄心深处,直肏得她高潮迭起,把她一次次送到快乐的巅峰。 接下来孙光明把女孩的大腿抗在肩上,更加猛烈地向她发起衝击。突然间,孙光明那狂暴的鸡巴猛然增大几分,撑开了女孩的子宫口,一股股强劲有力的浓精直衝出而出,重重地喷洒在女孩的子宫裡面。极度的衝击快感令女孩的下体蜜汁狂流,阴道裡面剧烈地抽搐,她突然大叫一声,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阳精甫射,孙光明轻轻地将女孩的双腿从肩上放下,涨红粗硬的鸡巴也渐渐恢复常态,缓缓地从女孩屄裡退出,同时也带出了不少粘稠腥热的精液。月光照映在两人的身上,皎洁的月光将女孩白玉似的胴体照得通体光明,只见她平滑的小腹以下,雪白的肌肤上点染著凌乱斑斑的灰暗污渍。


完事后,两个人收拾乾淨身体,穿好衣服后又开始抽烟。这是孙光明头一次在轿车裡做这种事情,感觉特别刺激,甚至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还想再来一回。这时女孩开口说话了:「激情结束了,现在也该走吧,你送我回去。」孙光明无奈,只好回到驾驶坐上。车走出不远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冷冷地说:「我们的约定还有效,你不能问我的名字。」


「我们能交个朋友吗?」他恋恋不捨,想和她继续来往。


「不能!」女孩回答得很乾脆,她接著说:「我没有朋友,也不想交什么朋友。」


孙光明只好闭上了嘴巴,专心开车。下车前,女孩说:「你把我忘了吧,就当从来没见过我。还有,以后也不许来找我。今天晚上的事,是对那天你还我手机的报答。除了身体,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给你,我从来不欠别人的情,我之所以让你去海边,是不想带你去酒店,如果去了酒店,我是必须要收钱的,谁也不能白玩我的身子,这是我的规矩。」


孙光明听了心裡觉得发冷,女孩下了车说:「你这人不错,如果换了以前,说不定我们……算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再见吧。」说完她头也不回就走了。望著女孩渐渐消失的身影,孙光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梦,一个朦胧而又真实的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