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爱~超小丁字裤

时间:2019-03-08


我已婚,35岁,身材姣美、高挑。天生性欲就强,喜欢挑逗异性。以下是我 的真实经验,与网友共享:


台北盛暑期间我通常穿著清凉。迷你裙、小可爱、超小丁字裤是我的最爱。为 了穿著超小丁字裤美观,所以阴毛常刮得一乾二淨。


上星期与老公和他的同事(翰强)同车外出台中办事,翰强开车,老公坐在右 座打盹,我则在宽敞的后座。我如平常穿得很少,反正老公也喜欢别的男人窥看我 的眼神。车过林口,便开始注意到翰强朝后视镜偷瞄我,而且一直往我的大腿瞄。 一时兴起,我故意往后座躺,让迷你皮裙往上缩,两脚微开,让翰强看个过瘾。过 一阵子我调整一下座姿,让小裤裤往一边歪,皮裙再往上缩,露出阴部。这时车子 已达桃园,老公睡熟了,翰强刻意放慢车速,我们依然没任何对谈。翰强露出隐藏 的淫笑,继续开车。我不断移动屁股位置,丁字裤的中线也跟著不乖的移动,不久 便卡到大阴唇中间;随著车子摇晃和我刻意的扭腰,小裤裤的中线不断开始磨擦我 的小阴唇和阴核,我已经相当High,微喘著脸也热了。淫水流了好多,一车子淫味 。翰强还是未发一语但已额头发汗,轻咳一声,他把车窗稍稍打开,让空气对流减 低车子内的淫味。


车到苗栗段,我已淫性大发,看看老公真的打呼睡死了,索性打开迷你裙拉鍊 。轻声问翰强:「还好吗?...」


翰强回答:「嗯...」


我索性把后座的小抱枕塞到屁股下,脱掉丁字裤,又轻声问翰强:「看得到我 手淫吗?」


翰强回答:「嗯...」


我再次寻问翰强:「小弟弟受得了吗?.」


翰强回答:「嗯...」


我再次寻问翰强:「小抱枕会湿掉喔..」


翰强回答:「嗯...没关係..」


我闭上眼,咬著左手指,右手开始抚摸阴核和小阴唇,想著翰强应该硬挺的肉 棒和黏湿湿的龟头,不知觉中已把中指和食指往阴道内插入并抽送著,淫水流出比 平常多,随著抽送声满车浓郁的淫味。满脑子淫意,我把两脚往前座椅背顶,抬高 屁股,左手指也插入菊花眼。只觉得车速变好慢,一阵昏眩高潮就来了,阴道直颤 ,持续相当久。稍醒后觉得小抱枕湿了一大片,凉凉的,皮裙也掉了。


坐靠回后椅,觉得一身热,翰强识趣把空调开大。我索性把上身小可爱和奶罩 脱了,吹个凉。翰强已经满脸红,我意犹未尽,两指抹上淫液,开始抚弄已高高凸 起的乳头。我开始低声呻吟,一下子又来了一次高潮。身上热气一下子退了。


「咳..快到台中了喔..」翰强回头轻声提醒我!


我急著穿上小皮裙和小可爱,顾不得著丁字裤和奶罩,股间仍然好湿。翰强用 右臂推推老公「哈囉!到台中了喔..不要再睡了..」声音一样平静!


老公醒了,伸个懒腰「阿∼..好好睡..睡得真饱..!」


一到台中,老公和翰强忙著依原定行程开始拜访客户。我打定主意跟老公撒娇 耍赖待在车上吹冷气,顺便找化妆室把下体稍微清理,并补妆喷点香水,但刻意不 穿上丁自裤和内衣。快到中午时,老公和翰强正讨论要不要邀下个客户用中餐;我 灵机一动,跟老公撒娇要翰强开车载我去shoppings老公自个与客户用中 餐;我知道老公疼我应不会拒绝,只是他直嚷奇怪,平常我最喜欢与客户打情骂俏 。总算我有了两个钟头「自由时间」。


将老公送达目的地后,我便引导翰强把车子开往市区百货地下停车场。找个偏 僻靠牆的角落停好,冷气全开。我依然靠在后座,这回大方把迷你裙退下,把小可 爱往下拉露出半边奶子,开始手淫起来,双脚大开,一手插阴一手抚摸乳房。翰强 转身趴在前座中央,仍然当个好观众,满头汗水。他伸手去解自己裤子拉鍊,但马 上被我制止,我也不准他用手碰我。等我淫水一开始泛滥,便示意要他口交,舔我 的小阴核并把淫液吞下去。翰强照办了。我用双手把下体拨开,新的淫液和著早上 的蓄存流了出来,一股酸甜味。翰强全吞了下去。


等我舒服了,移到前座,撒娇的对翰强说:让我看看你的肉柱!


边伸手把他裤子的拉鍊解了。掏出他的阴茎,已通红软下,外形蛮长大,龟头 黏搭搭的,腥味很重。应该是长时间兴奋的结果吧!


「让我先弄乾淨」说著他伸手要取湿纸巾!


「我喜欢这个味道」我把他的手挡下,移到我的胸部毫无迟移的我把他的肉柱 含到口裡,用舌头及双唇开始舔吸他肉棒。我把屁股往前移,方便翰强的手往我的 蜜洞探。这时淫味、精味、汗味、口水味、体味弥漫,夹杂著两人压抑的呻吟声, 尤其令人兴奋。一下子肉棒子已充血扬举,我继续用手指上下套弄、舌唇吸吮,直 到翰强一声叫「快喷出来了」!


我急著停止一切动作,冷不及防手指用力往他大腿内侧掐,止住精液喷出。示 意翰强把裤子拉上,我也套上上衣和裙子,拉著他躲进停车场男用洗手间。这裡的 洗手隔间蛮大的,我们把衣服全脱了,我往马桶盖上坐下来,两腿张开,翰强跪著 开始舔我的蜜洞、乳房及全身。我一下子又兴奋起来,阴道一阵阵骚麻,全身泛红 。翰强提起巨大的肉柱,把我翻压到地上,往蜜洞用力插了进来,直抵子宫口。接 著不停的抽送,双手捏弄我的乳头,一下子又深吻我。最后把我摆成趴在马桶盖上 ,从后面干,手指同时戳玩我的后门,弄得我全身舒畅。快射精时他猛把我翻身, 要我把精液全吞下。我慢慢的把他的阳具舔乾淨,满嘴腥臊精液。这时才发觉原来 他也有剃阴毛的习惯。翰强终于开口..!


「这样比较乾淨」他说!


我常在办公室楼梯间窥试你裙底性感的丁字裤,有时你连丁字裤也没穿!


「看到你阴毛剃光好性感..」!


我觉得好玩,继续吸他的阴囊,舔他的龟头。一阵吸吮、把玩、抚摸,他又再 度射了出来,这次量少了许多。我要他用手把精液涂到乳房及屁股上。


完事后我们急著驱车到市区内汽车旅馆把身子洗乾淨,然后去接我老公。


以后我们常玩类似这样的出差游戏,但多半是我在后座的表演。我老公有察觉 吗?不知道耶!反正他也知道我本来就很野、很会玩。他偶尔也会带我去参加多人 性爱派对,或找男按摩师玩3p,让我玩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