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失禁了

时间:2019-01-10



听到「咣当」一声,我知道身后坚固的铁门已经关上了,我没有回头,大大的伸展了下身体并深吸了口气,自由的感觉真好!整整两年没有尝到女人的滋味了,我立即做上车到了城裡,找了个大的洗浴中心,让自己放鬆一下。


清洗过后,我找来服务员说:「兄弟,给哥们找个钮做个按摩,要」功夫「好的」说完朝他眨了下眼睛。那个服务员也是个鬼精的人,立即心领神会的回答:「好勒,你就去包间裡先等著,包你满意」回身就走了出去。我自己躺在包间的床上,点上一根烟,很惬意的闭上眼睛,等著美女的到来,可是心裡早就心猿意马了。不到半根烟的时间,我就听到了脚步声,我赶紧睁开眼睛。


抬头一看。一个大概20左右的,差不多1。70左右的细高条女人,染了一头的火红色的头髮,柳叶眉,小眼睛,一张润圆的小嘴,薄薄的嘴唇。胸前两大硕大的奶子,圆挺挺的,细细的芊腰修长的双腿,略带古铜色的皮肤,让我感觉她很是健康,我还算是很满意。


我也没多说话,只是拍了拍床示意她坐过来。她也顺我的意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带著甜甜的声音问我:「帅哥,要做什么样式的按摩啊?是欧式,日式还是泰式啊?」说完还伸出手轻轻抚摸我的大腿。


要知道我整整两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根本就没打算浪费时间做那很无聊的按摩,一把搂住她的小腰来回揉摸「小钮,实话说了吧,哥哥我才出来,很久没操b了,今天你也就不用浪费时间体力给哥我做什么按磨了,钱我照样给你算,我们就直接……嘿嘿」我淫笑连连的说道。


女人听到的话,楞了一下然后笑著说:「行啊帅哥,只要你钱给的到位,怎么玩还不都随你」说完话她的手直接从大腿往上移到了我的裆部,摸到了我的鸡巴。


我知道洗浴裡的女人为了能多接客,都是那种速战速决的。我也没和她再多废话,一把扯掉身上的浴衣,裸露出身上充满爆发力的肌肉。女人看到我的样子明显一愣,然后笑的很淫荡,手上已经开始由摸变撸,开始慢慢的撸著我的鸡巴,另只手自己解开浴袍,两个大奶子突的跳了出来,随著她撸鸡巴的频率上下晃动著。


我的鸡巴早已是「闻鸡起舞」了,我的手摸上了她的一隻奶子揉搓起来,她不但不躲,反而把身子前倾,使劲的把奶子往我手上顶,像是希望我捏爆她的奶子似的。


她的手开始加快频率,上下大力的撸著我的鸡巴,嘴裡哼哼著淫词浪语,另只手在自己的b上揉按著,我的鸡巴被搓的通红,让本来就不小的鸡巴更是显得面目狰狞。


我舒服的喘著气,手上更加用力捏扭她的奶子和奶头。她一低头含住我的龟头,用舌尖添我的马眼,又一口将我的鸡巴整根含入,用力的吸住,慢慢的往外抽,舌头不停的来回搅动添我的鸡巴,直到龟头从她的嘴裡拔出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除了深喉时,眼睛水汪汪都是看著我。女人的口技很棒,让我舒服的不得了。我紧皱著眉毛咬著牙,随著她每次将我鸡巴从嘴中进出,我都哆嗦一下,莫大的快感让我不得不哼出了声音。


女人看火候差不多了,就要给我带上套子,我阻止了她说「你先用嘴巴给我解决一下,我快射了」女人二话没说,又低头开始给我口交,不过速度上明显加快,手也握住了我的鸡巴,撸著我的包皮让鸡巴在她的嘴裡进进出出,自己猛搓著自己的奶子扣著自己的b,嘴中更是发出「嗯……嗯。」的呻吟。


我感觉一道道快感袭脑而来,知道时候到了,一把将她推倒,按住她的脸让她张开嘴巴,鸡巴对淮她的嘴开始射出浓烫的精液,每次射出都让我的身体跟著哆嗦一次,能射了有20多下,再最后的一阵哆嗦之后,终于算是彻底的玩成射精过程。


低头再看那女的,她的嘴被我的精液灌的满满的,她看著我伸出舌头添了下嘴的周边,咕咚咕咚的开始吞著精液,全吞食后又张开嘴巴射出舌头,像是要让我知道没浪费「精华」。


我看了她骚包的样子,手裡撸了撸鸡巴,又一下插入了她的嘴裡。感受到她嘴中的湿滑,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鸡巴又渐渐的起了变化,我双手把住她的头,快速的抽插著她的嘴巴。她没有作出什么抗拒的动作只是不满的白了我一眼,然后任由我有些粗暴的动作,配合著发出「呜呜……恩恩……咕叽……」的声音。


我抽插了能有十分钟左右,就在她的嘴巴快受不了的时候,我一把将她推倒,给鸡巴带上套子。她也知道要进入正戏了,张开了双腿等我的鸡巴对她的b进行考察。


我一手握住鸡巴,让龟头对淮阴道口,另只手扒著她那有些乌紫的阴唇,腰身一挺「嗞」的一声插入了她的b,由于她的职业让她的阴道已经有些宽鬆,所以没费什么劲就一插到底「啊……你稍微慢点……就不能温柔点么……嗯哼……啊。」我根本没在乎她的感觉,只顾大力著抽插著,似乎要将二年的欲火彻底的发洩出来。


由于我的本钱的确是「雄厚」,再加上刚射了一次,所以第二炮的时间比较长。身下的女人本来也就是发出职业般的呻吟和叫床声,但是随著时间越来越长,抽插的频率也越来越快,而且我又没有一点要射精的迹象,女人可能是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哎呦……唉……嗯。啊……帅哥。好哥哥……给我吧。我有点不舒服……快给……我。」我能感觉到女人语气中的变化,知道她已经除掉了伪装,被我干的暴露出真是的感觉了「哼。呕。嘶……你说什么呢,老子还没尽兴呢,你把腿再抬高点,让我能再操的狠一点」我继续抽插,把她的腿搭到自己的肩膀上,手握在她的腿弯处,固定住她的身体,然后又吸了口气,开始了更加猛烈的轰炸。


每次都要把鸡巴拔出大部分,只留龟头在阴道裡充当坐标,身子再用力的往下压,让整根鸡巴狠狠的的操入她的b裡,直到龟头顶到子宫才抽出,睾丸拍打著她的阴户发出「啪啪」的声音。双手疯狂揉捏著她的那两个奶子,手指揪住她的奶头狠命的掐著,当然我是不会和妓女接吻,她们的嘴很葬。


女人在肆虐的摧残下,发出了舒服中略带痛苦的叫声「啊……轻点啊大哥……嘶。啊。爽死我了……你的鸡巴太厉害了……恩……唉」女人的话语没有让我产生怜惜,反而对于我来说就是催动兽欲的号角。


两年了,整整两年的苦窑生活,并没有让我这个性欲超强的人有半点退化,反而更是将我人性中最原始的兽性强烈的积压,就算是被人鸡姦的时候都是在想著出来后也要狠狠的操女人的屁眼,忍住屈辱的泪水咬牙硬挺著,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也算倒霉,接了老子这个客人,有的她受的了。


我伸出一根手指捅进她的嘴裡搅动著,感觉湿润的差不多了,就没任何预兆就直接捅进了她的屁眼「啊,……不行。快拔出来啊。」「嗯?难道和我装b啊?别说你没和男人肛交过?操」我不理会女人的哀求,继续在她的屁眼裡狠命的扣著,感受著鸡巴在阴道中进进出出,就像是隔著一层套套在摸著自己的鸡巴,宽鬆的肛门口表示著女人也是经常肛交的,屁眼根本就没什么弹性,还和老子装纯,操!


一边狂操著身下的女人,一边猛扣著她的屁眼,她看霸道的举动就没再坚持拒绝我对她屁眼的侵犯,只是咬著呀努力的夹紧阴道和屁眼,用祈求的目光看著我,希望我快点完事。


我用平拍的姿势操了大半个小时,觉得不是很刺激了,就叫她反过身子趴在床上,就在她以为我是要肛爆她的,不安的回头看著我时,我的鸡巴一挺操进了她的b裡「操的,哪儿能这么快就放过你,好戏才刚刚开始,不然老子的钱可就是白花了,你个臭卖b的事不少,敢和老子耍花样,一会再叫你知道后庭开花的滋味,现在嘛,得好好过过隐再说」。


女人以为我放过了她的屁眼,放鬆著心情出了口气,像是对我表示感谢般的摇晃著她的打屁股,伴随我的抽插节奏,前后的晃动来迎合我,嘴裡发出「恩……哦……」的呻吟。


我抓住女人的腰往身后拉动,身子往斜上猛挺,试图让鸡巴每次都能进去很打部分,龟头顶到子宫的时候还使坏的扭那么一下,一隻手顺著她的后脊摸到她的脖子,一把掐住她的后脖颈往下压,让她前身下压,这样她的屁股会不自觉的高高抬起,能让我的鸡巴以一种平滑的姿势进出阴道,每次都磨察著她那个已经略带外凸的大阴蒂。


「啪啪」「扑赤扑赤」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包间,连女人激昂的叫床声都盖了过去,可见抽插力度非同一般,「霹」我大力的一个巴掌打在女人还算是白嫩的臀片上,两秒后女人的臀片显现出一片紫红色的印记,紧接又是一声「啪」,我又加上了点力气,给了女人屁股一巴掌,女人这时候才发出「唉……嘶」的抽吸声,但是没有说什么,可能也是知道今天她算是栽了,自认倒霉的任我施为,只是既希望我能早点完事吧。


她没想到的是,我似乎打上了瘾,每一小阵疾风暴雨般的抽插中,都会伴随著几个不顾怜惜的巴掌,打的她的两张臀片都已经红肿起来,还时不时的用中指(中指最长)扣入她的屁眼,就是一阵疯狂的搅动,狠不得要将她给穿透,从嘴巴中透出,将她给串了,她真的忍不住了,回头「喂!你变态啊你,还能不能行了?再射不出来的话就算了,哪有你这样的客人变著方的摺腾我的?有毛病……」女人衝著我说道。


我也是愣了一下,紧接著又开始了动作,「实话和你说吧,哥们今天还真就打算玩报废了你,多少钱你说个数,哥们不是差钱的人」我边说边继续著抽插,甚至这把用了两个手指扣进她的屁眼搅动,用劲其大,根本就没什么怜香惜玉,现代的婊子吗,都不会傻到还立什么牌坊,每个人都有出卖自己的价钱,合适了觉得对口就能让她们对你献出身子,不然也就没什么肛交,毒龙钻,射尿的节目来取悦现在的客人了。


女人听我说完,也感觉我是个痛快人,一咬牙「你除了正常小费的钱之外,再给我二百圆,老娘今天就拼了」「切!我以为你值多少?那还等什么?咱们就来点更刺激的吧,骚货」说完后我把她前身扶起来,抓住她的两隻胳膊,让她身子向她斜上方向挺著,拔出鸡巴摸了点她的淫水,再吐点吐沫在她的屁眼上按了按,将我龟头从屁股沟慢慢向下滑动,又一点点刺她的屁眼,到了地头,我略微一用力,鸡巴刺溜的挺进的屁眼,只是我的鸡巴已经完全「释放」了战斗力,所以勉强进去三分之一就停住了。


女人发出「恩哼」的声音,紧索著眉头,汗珠从她的脸颊滑落,微闭著眼睛,两个臀片不停的颤颤幽幽的,显得是在忍受著疼痛,虽然她的屁眼不是「处」,但是以前做肛交前,都做够淮备,而且润滑的到位,不像今天,没有足够的润滑,而且还带著粗暴,我的鸡巴也不小,所以给她带来的疼痛感觉不言而喻,简直是要了她的小命。


但是想到出来做不就是为了钱么,他给的价钱也给的合适,又追加了小费,就勉强咬著牙坚持,只不过她自己都想到今天她的状态是奇差,根本不适合肛爆,出现了让她尴尬万分又羞愧难当的结果,连我都是有那么点意外,这是后话了,暂且不提也罢。


我现在感觉自己的鸡巴被她的屁眼一紧一鬆的夹住,由于带套的缘故,感觉不是很敏感,不是很爽,不过为了安全也只有打住摘掉套子的衝动,两隻手狠狠的扒住她的屁股蛋,有两个大拇指把她的臀片往两边分开,这样我能让她用屁眼夹的鸡巴,而不是臀片上的肉来「以次充好」,这还是我在苦窑裡学到的「经验」。


我也没著急,反正是嘴裡的肉飞不了,我把浴袍上的绳子腰带抽出来,绑住了她翻转在自己身后的双腕,打了个结扣,是在苦窑绑海带时一种特殊的扣子,把她腰要带拿过来,现在她的嘴上勒住,然后绕著脖子缠了一圈,顺著被绑住双腕的结扣中穿了过来。做好了淮备活动后,用力的一拉。她本来就斜上挺著的身子,感觉嘴角腰带勒的难受,脖子一紧,双腕上骨头传来一阵疼痛,最要命的是有点喘不上气,差点大小便失禁,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下一沉。


人在快窒息的时候,是四肢发软,说不出话使不上劲,下身有种憋不住屎尿的感觉,现在她的注意力都被放到了快窒息的感觉上,屁眼上的括约肌更是一阵放鬆,彻底的向外放鬆并张来了菊洞,她这一下向后边沉沉的坐了下来,我再有心的一定鸡巴,就这样毫不费力气的鸡巴整个都没入了她的屁眼,深深的插入,龟头都能感觉直肠壁的蠕动,屁眼有节奏的张合,夹著我的鸡巴,睾丸上传来阵阵湿漉漉的感觉,我低头一看,原来她被我干的都失禁了。


「唔!!唉……嗯嗯……咕鲁鲁……唉……哼哼……」痛苦闷哼声与射尿的快感带来的喘息声结合到一起,组合了一曲美妙的音乐,至少在当时的我听来是这样的。女孩拼命的咬著腰带,头也晃来晃去的,双臀颤抖著在我的小腹上敲打著鼓点,鼻子只能发出哼哼声,整个身子开始痉挛起来。


我一隻手拽住绳子腰带,一隻手伸到她身前尽情的揉捏的她的两个大奶子,身体前倾嘴巴咬住了她的一隻耳朵「嘿嘿,美人爽不,哥哥还有好多的招数呢,不过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不能只便宜你一个人是不是?来吧,给哥哥我动起来!呀戛!」我喊出了赶车老汉的号子,身体开始大幅度的挺动,我每挺一次,手裡的腰带就向后下拉一次,次次都让鸡巴干到她屁眼的最深处,直到捅进到直肠扭动一下,再拔出来反覆的抽送。


女孩已经没了力气,只能任我施为,在我把她的嘴巴解放时,就喊出了声音「啊!!!求你了……呜呜……轻点啊……胳膊快断了啊……快给我解开啊……」女人哭著,喊著,眼线上化妆的黑色染料已经模糊不清,跟著眼泪流淌,不知到底的以为是她流下黑色的眼泪呢。


女人的样子给了我更大的刺激,我一边穿著粗气,一边狠狠的衝动,她的臀片和我大腿内侧的肌肉磨察出「嗞嗞」的声音,手裡握住一隻奶子死命的狂掐,直到女人奶子上的毛细血管都爆了出来才送开。


我的脸已经扭曲了,脸色已经变得阴沉,莫名奇妙的想到了苦窑裡的生活,想到受到的屈辱和积压在体内的兽欲,我再也没顾上女人的死活,猛吸的一口气,手上紧紧的拉住绳子腰带,下身用力挺动,每次都经女人挺的身子抬起老高,用因为脖子上的疼感难受而无力的向下坐,等待著她屁股的就是我的大鸡巴狠命的插入。


「小美人,叫的淫荡点,哥哥的鸡巴大不大?恩?能给你满足吗?说啊,你给我说!」我边操边用手揪住她的头髮问道「……求你了……快别摺腾我了……我要死了……啊,……大……好哥哥的鸡巴好大……满足,我满足了……求你给我。」女人在我的狂虐加屁眼带来的疼痛感下,终于彻底的屈服,只想著满足我然后离开,顾不了其他的了。


「好啊,那就给我叫!吗的,再让你装屁眼,恩?看我不操死你,把你给操烂了,叫!给我含爽,大声的叫」我的征服感上来了,鸡巴似乎又大了一圈。


女人开始大叫起来「啊……爽……操的我好爽。帅哥。情哥哥……狠狠的干我……操烂我的屁眼……哦……给我……用力的干烂它……再快点啊……唉……」由于女人用了最高的声音喊叫,都已经乾呕著起来,可见音贝之高,这回连服务员都不放心的敲了敲门「先生?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我尽量控製著语气,说明这裡很好很愉快,让服务员走开。等服务员走了后,我想了想也该差不多了,毕竟还要和家裡人中午聚一下,就淮备射精过程了。我让鸡巴在屁眼裡的状态下把她抱起来,我做到了床上,然后对她说:「乖一点,来转过身子,让我看你被操时的样子,呵呵」。


我彻底的将所有的绳子腰带解开,让她艰难的在被插屁眼的状态下转个身子,和我面对面的坐在我身上,我双手托著她的大屁股,十个指头都快陷入了她的臀瓣中捏著,嘴巴一口含住了她的一个奶头咬了起来,鸡巴已经又开始顶了起来。


她也没什么脾气,只是没好气的说道:「老娘今天算是被你玩惨了,今天不能再做了,摺腾死我了,你什么时候能射出来啊?」「嘿嘿,怎么?著急啊?好勒,哥哥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长点见识,让你也参一下」欢喜佛「。


女人一听我又要玩出新花样,吓的说道:」……哎呦……我的小祖宗,就别玩我了,今天我不收你的钱都行,就求你赶紧射了闪人,我是实在抗不住了,你的这根吊实在。大了点……要不我也不是没水淮的……好不好嘛……就算小妹求你了「。


我根本就没搭理她,只是把自己的双腿向坐禅样盘起,把她的双腿搭在肩膀上让她做到我的腿上,双手从她的腿弯处绕过去,在她的后背处十指交叉的抱住她,用力的把她向自己一拉,」恩哼……天呀……你。我的腿断了你……快把我放下来啊「我开始了抽插,手用力的把她往我怀裡搂,小腹用力挺著鸡巴插她的屁眼,双脚在她的屁股坐下来的时候,与双手配合著将她往上送,将鸡巴拔出来,然后双手再用力的把她往自己身上搂,以达到顺利操她屁眼的目的。


人身上的肌肉是有弹性和自我保护的功能的,在身体的筋肉达到极限时,都会本能的作出最合理的反映,她的腿现在由于面对著我抬起,我又将她紧紧的往自己身上搂,腿被压的生疼,本能的用力往后弹出,这样再加上我的双手及双腿的配合,很容易就她抬起身子,让鸡巴拔出,当筋肉不再承受极限时又会放鬆,再被我双手死死的往外怀裡一搂,这样又会回到先前的状态并将鸡巴狠狠的操入她的屁眼。


由于速度上的加快,女人的脖颈会随著身体前后摆动,时间长了头就会像磕头样的上下狂点,嘴裡还会不自觉的口水飞溅,发出」唉。唉。叽裡咕鲁。恩恩……唉唉……的呻吟,就像是在唸经,所以这个姿势又叫「欢喜佛」。其实我一点都不累,她的力气从头到尾都是用的最多的,也不用担心最后因为她没力气而使整个状态失控,女人的耐力可比男人的强多了,正所谓「愁刀岂能断流水,枯木也会在逢春」。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女人终于的彻底的崩溃了,嘴裡也听不出来说的什么了,总是是语无伦次了,声音倒是越来越大声,甚至有那么点引吭高歌了。屁眼也彻底的被我的鸡巴操的开了花,我低头偶尔还能看到鸡巴没一次抽出,就带著她的屁眼上的褶皱往外翻的美妙景象。


我用力的挺动是身体,追求能让鸡巴再进去些,最好能连睾丸都干进去,但这不现实的,她的奶子曾著我的胸肌,腿上传来的颤抖让我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到了极限,我放开盘在一起的腿,往上一抬,锁在她的腰上代替双手,腾出双手狠狠的揉搓著她的奶子,她想和我亲嘴,我别过头去,原因大家是知道的。


我也到了极限,拼命的喘著粗气并活动著四肢,她也被我玩的崩盘了,先是阴道裡冒出大量的白色津液,伴著她「……哼哼。哦……嘶……啊……」的尖叫声,射出了尿,她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脖子,双手在我的背脊上胡乱的抓著,身体大幅度的颤抖起来。


我又感觉到夹住鸡巴的屁眼,就像是爆开了般的放弃了我鸡巴的侵入,任由我的鸡巴进进出出,我知道她是真的彻底的痉挛了。我鬆开肆虐著她奶子的双手,抬起她的屁股,咬著呀狠命的抬起放下,鸡巴更是大了一圈,我知道鸡巴的「末日」来了。


我大吼著「操的,操死你这贱b,干死你!啊……喔咋。唉……恩……哼……」紧接著开始了射精过程,鸡巴在她的屁眼裡,伴随著,每次的射出,都是一跳一跳的。但是令我想不到事发生了。


「噗……噗噗……噗……次次……」的声音由为我们的结合处传来,我低头一看,我日,我每次抽出鸡巴,都带出一些飞溅的黄色液体,其中不难看出是什么东西,紧接著我还在屁眼裡的鸡巴感到一股实实在在的暖暖的「不明物体」向它涌了过来,慢慢的淹没的它,紧接著这股巨大的「洪峰」越过鸡巴,慢慢的超体外喷涌而出「噗……赤赤……凄……」还带著屁声呢。


女人也知道她失禁了,尴尬的抱著我的脖子,死也不抬起头。「天啊!!美女啊,不是吧你,这算什么?在你身上花钱后你给的赠品?我日!」。


虽然是妓女,但也没有在别人面前磕屎磕尿的习惯,这时候被我一说,强烈的刺激是她的b又射出了点,当然,她的屁眼也跟著流水作业般的交了点货。


我现在的状况就不说了,她还是死命得搂住我的脖子,偶尔还是会轻轻的颤动一下,我拍拍她的屁股,在她的耳边说「美女,你是不是该起来收拾一下了,这样我很难做的啊?」「恩……什么……你!。坏蛋啊你……你怎么不去死,你将来不得好死啊你,快把我放下来」屋子裡到处都是难以忍受的味道,说实话我都快吐了……「等等,你给我含住鸡巴让它软下来再说,别墨迹,快点张开嘴」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拔出鸡巴,摘去套子一下捅进她的嘴裡,就让鸡巴在她嘴裡的状态下点起根事后烟抽著。别骂我,屋子裡到处都是怪味,不来根烟顶一下,估计我就死了。


「帅哥,你有**么,给我留个**,今天你把我搞得那么惨,我得讨回公道啊」她突出舌头,边摸我的大腿边说到,我也一时心血来潮把自己家的**给了她,然后去洗浴一番回家去和家裡人团聚。


出了洗浴中心,我又深深的吸了口气「哼,这就是tmd的自由,该回家了……不知道表妹怎么样了?两年没见我,那个小骚货该不会忍不住找别的男孩子吧?」。「家!!我回来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