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一段陌生的性爱

时间:2019-01-02


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单位组织去上海学习,晚上正好要留在那个城市一个晚上,终于可以见到聊了半年多的网友了。


她叫雨,32岁了,比我大三岁。从半年来的聊天过程中,我知道她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现在的先生出国了,有一个5岁的女儿。


晚上我打车来到她上课的广播电视学校门口,终于见到了她,清秀的面容,齐肩的长髮,中等而丰满的身材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魅力。她对我也颇有好感,我们就推著自行车在城市的大街上走了好久,聊了好久。晚上我把她送回了家,自己回到了宾馆,一切都没有发生。


回到我自己的城市后,我们继续著每天晚上的QQ聊天,聊了好久也聊得很深,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诱惑著我要到她的城市去再次见到她。


终于一个月之后一个偶然的出差机会,我开著车去了她的城市,我们在傍晚的街道上再次相遇了,她穿著一件短袖体恤衫,下身穿著休閒裤,凹凸有緻的身材更加衬托出她女性成熟的魅力。


我给她的女儿买了一个大大的兔宝宝娃娃,她很高兴,我们海阔天空地聊著天。天空下著小雨,吃完晚饭,浙浙沥沥的小雨还没停,她对我说:「下车走走吧!」我把车停到了那个城市的一个很大的公园广场门口,我们下车就在雨中散著步。


也许是浙浙沥沥的小雨帮了我的忙,一把雨伞下,我们贴得更紧了,隔著薄薄的衣服,我清晰地感觉到了她身体的柔软,她似乎也没有刻意蒂远离,我们就这样若即若离的走著、走著。


天色很晚了,我对她说:「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她的声音显得有些暧昧,对我说:「孩子的小姨去我家了,陪著孩子呢!」


车上,我们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有CD裡播放著刘若英的《原来你也在这裡》,有些哀婉的曲子和著车窗外的小雨令我感受到了一种恍若梦境的情绪。


就这样,我把车停到了我住的宾馆楼下,我们上了楼,是很标淮的宾馆的标淮间,我们分别坐在两张床上看著电视,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著。突然没有了QQ裡面那聊天的自在和随便,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气氛笼罩了我们。


由于开了一天车又淋了雨,我的黑色衬衫后背都露出了汗硷的雪白色,「你去洗个澡吧,你开了一天车,也够累了。」她轻轻的说著,眼睛没有看著我。


我有些紧张也有些莫名的兴奋,进了卫生间,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把衬衫洗乾淨挂起来,由于没有带著短袖衣服,我就赤膊坐在了床边。


她没有说话,低声问著我:「水凉么?」


「不凉。」我说著。


她没有再说话,站起身走进了卫生间。我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我的心狂跳起来,我知道隔著一个房门,一个陌生的女人正赤身裸体的在裡面,和一个陌生女人如此近距离令我心裡忐忑不安著。


片刻后,她走了出来,用毛巾擦著湿漉漉的头髮,浑身散发著洗髮香波的香气,「哦,累了吧?对了,你后背的伤疤让我看看好么?」因为以前聊天的时候我告诉过她我后背上的伤疤,那时大学军训时候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枪葡匐前进的时候,被后边的一个小子不小心用刺刀划伤的。


我按著她说的话趴在了床上,她慢慢坐在了我旁边,几个手指头摸著我的伤疤,然后我感到一双柔软的手抓住了我的肩头,她轻轻地给我揉著肩膀和脊背,顿时那种久违的被异性触摸而产生的快感令我浑身舒服起来。


和妻子分居已经一年了,我几乎对异性的触摸陌生了。我慢慢转过身来,看到了她美丽的眼睛,「今天晚上就别走了,我一个人挺寂寞的。」我轻轻的对她说著,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我感觉到了她的一丝惊讶,她似乎在躲避著我,双手支撑著身体,但并不是太坚决。我稍微再用了些力量,将她的身体拉了过来,贴在了我的胸前,我试探著用嘴唇轻轻地触碰著她的脸颊,她只是有些害羞地说著:「不行,我只能再呆一会儿,我该回去了。」但我没有理会,继续用嘴唇试探著她的嘴唇。


终于,她不再拒绝,就在我用舌头撩刮她的嘴唇片刻之后,她的嘴唇也张开了,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她的喘息也急促起来,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也主动用舌头和我摩擦,男人的本能告诉我,她也需要。


压抑了许久的情欲令我意识忘记了冷静,我猛一翻身将她按在了身下,开始热烈地亲吻她的脸颊、嘴唇和脖颈,她也有些兴奋的哼叫起来。她的哼叫和我的妻子不同,声音是「啊啊」的上升调,而不是歎息似的降调,她只是双手抓住我的胳膊,对我说著:「不不不,我该回去了。」


我没有和她再对话,继续亲吻著她,儘管她说著不同意的话,但是我们的嘴唇还是热烈地吻著,她的舌头也主动地和我的舌头摩擦。


我的手隔著她的体恤衫揉搓著她的乳房,很软很软,也很大。然后我的手撩开了她体恤衫的衣角,开始抚摸她光滑的腹部,她还是继续著那几个字:「不不不」,声音都颤抖起来。


而我一抬腿骑在了她的身上,双手拉住她的双手将她拉得坐了起来,我就跪夹著她的双腿,双手抱住了她的腰,往上撩开她的体恤衫,她羞涩的向后倒下身体不让我脱,但被我快了一拍,把她的体恤衫从她身体上脱了下来,然后我的双手伸到她的背后,去解她的乳罩挂钩。


「哦,不不不,我该回去了。」她望著我,脸都红了。


「陪陪我好么?我一个人太寂寞了。」我用乞求的眼神望著她,同时已经摸索著摘开了她乳罩的挂钩。


鬆开了双手,她本能的躺倒在了床上,这才意识到乳罩已经被解开了,双手有些羞涩地交叉著护住胸部。我再次低下头去亲吻她的嘴唇,片刻之后她再次哼叫起来,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而我则腾出了一隻手把她乳罩的吊带从她两个肩膀上拉了开来,我当时用上身贴压在她胸前,慢慢地把她的粉红色的乳罩从我们贴压的身体间拽了出来,搭在了床头。


雨的皮肤很洁白,滑滑的,两隻乳房丰满而柔软,但缺乏了年轻女孩子的挺拔感,微微有些下垂,但是丰满浑圆如梨形。也许是生育过的缘故,摸上去软软的,两个乳晕和乳头也颜色很深,像巧克力的颜色一样。


「你关好门了么?」雨声音低低的问我。「哦,关好了,没关系,就我们两个人。」我继续亲吻著她,她没有再拒绝我,任我亲吻著她的乳房。


我按著脑海中A片裡的样子,吸吮著她的乳头,用舌头环绕著舔她的乳头,果然她很享受的发出了轻轻的哼叫,两个乳头慢慢变得硬挺起来。我的手继续抚摸著她的光滑的脊背,隔著她的裤子开始抚摸她的臀部。


「哦,不行,不不不……」她继续有些不安起来,我就从她的身上翻下来,把她的身体扳向我,我们面对面侧躺著。她的裤子是那种有鬆紧带的休閒裤,我一边和她亲吻,一边另一隻手从她背后滑进了她的裤子,抚摸到了她的屁股上,她的臀部很丰满,宽宽的,软软的。


她有些羞涩,一直闭著眼睛,贴近我和我亲吻,而我则把手腕往上抬,藉著胳膊的作用,如同杠杆一样,把她的裤子从后边往下脱。她也变得兴奋起来,一隻手摸索著我的裤子,隔著我的裤子抚摸到了我的下边。


我握住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腰带上,虽然她有些迟疑,但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暗示,解开了我的裤带,然后是裤子的挂钩,拉开了拉链。我将身体进一步贴近了她的身体,让我们的腰部不被灯光照射到,她就慢慢地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裡。


毕竟是有过性经验的女人,她握住我的阴茎慢慢地撸动起来,强烈的快感顿时令我舒服地喘息起来。我的手也没有停下,把她的裤子往下褪到膝盖,然后我坐起身抬起她的脚,把她的内裤连同长裤一起脱了下来。


一眼就望到了她毛茸茸的地方,她的阴毛很少,只有中间的一小缕,就像在小丘上写了个「1」字。她的体型太美了,虽然没有了年轻女人的鲜嫩,但却充满了成熟女人的丰满肉感。我想是个男人此刻也知道该干什么了。


我脱掉裤子,压倒了她的身上,我们的身体赤裸裸地紧贴在一起。我没有留情,把她脱得一丝不挂,连袜子都给她脱了个乾淨。「别看,别看……」雨见我在看她的私密部位,羞涩地夹紧了大腿,伸手想去关灯,我说:「开著灯吧!」但是她似乎很执拗地要关上,既然她如此坚持,我就没有太勉强。


等到她关上了灯,就没有再拒绝我抚摸她的下身,我半跪著用一个膝盖插进她大腿之间,将一隻手伸进去抚摸她的下身。她的毛很少,她没有再用力地夹紧大腿,只是出于羞涩和本能还微微地用著力。


也许这个姿势她还不太舒服,我就躺了回来,侧著对著他,将她外边的大腿撩起来曲起,靠近我的大腿被我勾住膝盖弯部位拉向我,让她这条腿舒服地依靠在我的大腿上,这样她的下身便大大地敞开了。


我把整个手掌捂在了她的阴户上,上下搓揉著,热热的、软软的,还有些湿润;而我的嘴唇也靠在她的耳朵边,能清晰地听到她在黑暗中舒服地喘息。她夹在我们身体之间的一隻手也伸过来,轻轻地抚摸著我的阴茎和睾丸,舒服极了。


我放开她,慢慢在黑暗中把身体往下移动,双手抱起她的大腿,用嘴唇紧压她的小腹部两侧,大口吮吸著她的肌肤,下颌轻轻地一下下点著她的阴阜。


「你干嘛?不行!」她似乎感觉到我要干什么,黑暗中我感觉到她在努力想抬起头,但我没有停止,抱紧她的双腿,将嘴唇一下子覆盖到她的阴户上吮吸起来。耳畔再次传来了她那升调的「啊啊」声,我感觉她很享受我的吮吸。


我伸出舌头左右撩刮著她的小阴唇、刺激她的阴蒂,又用嘴唇啜住她的小阴唇往两边牵拉,然后把舌头卷起来在她的阴道裡进进出出地抽动起来。黑暗中我感觉到她的一双手抱住了我的头,手指头都插进了我的头髮裡面。能让一个女人如此快乐的享受我的亲吻,令我高兴极了。


我抬起头说:「让我看看吧!」


「不行,别看!」她的手抓住了我要去开灯的手腕,我感到有些遗憾,好在她的身体让我也很享受。


我把身体调转180度,双腿叉开骑在了她的胸前,双手再次把她的大腿抱在胳膊上,葡匐在她身上。她的大腿张得很大,我可以把整个嘴唇都压在她的阴户上,吮吸、亲吻、轻咬,舌头不断往下用力,不断地撑著她的小阴唇下部联合部位的薄薄皮肤。


我是想先给她预热预热,省得真正的交构开始令她不舒适。我知道女人小阴唇下的联合部位皮肤比较脆弱,男人太粗鲁会令女人有撕扯痛,黑暗中我只听见身后她发出的兴奋喘息和哼叫。


我微微抬高臀部,凭著感觉将鸡巴往她的面颊移动,我不敢太鲁莽,我知道有的女人并不喜欢给男人口交,所以我试探著用阴茎摩擦著她的脸颊。雨大概不喜欢那样,一隻手握住了我的鸡巴,没有张开口含住,我也就没有继续。


只听见她声音低低的说:「别这样了,你把它放进去吧!」我不傻,顿时听懂了她的暗示,我知道她的身体已经淮备好接纳我的插入了。


我没有再迟疑,转过身体,摸索著床头的裤子兜,其实我私下裡淮备了安全套。「你干嘛?」黑暗中雨问我,「我戴上那个。」我回答著。


「哦,不用了,今天没事儿。」雨的声音低低的,我立刻听懂了她的意思,大概是安全期吧!我收回手,然后试探著用膝盖去拱她的大腿,试探著她是否允许我淮备插入的动作。


不出所料,当我膝盖稍一接触她的大腿中间,她的两条大腿便很自然地分开了,我顺势将另一条腿也跪入她的大腿之间。


我有些侷促,有些不安,和妻子结婚五年来,过于冷淡的妻子令我在性爱上无所适从,虽然有几年的婚龄,但我自知我属于那种技巧很不熟练的男人。和妻子房事的时候,我甚至经常不能一次插到地方,由于过于紧张和妻子的烦躁,甚至经常早洩,令我时常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功能有问题,所学的一点知识不过是从A片和三级片中学来的而已。


面对兴奋的雨,面对她成熟而兴奋的女体,我真怕几下又会败下阵来。好在我的房间是在六层,对面没有高大建筑物,所以只拉著白天用的纱帘,而我们回来也没有拉上不透光的那层厚窗帘,远处的路灯的光线能照射到房顶的天花板上一点点,虽然光线很弱,但我还能模糊地分辨出雨赤裸的身体轮廓。


毕竟是第一次淮备进入雨的身体,再加上她不让我开灯,我没有机会看清楚她那裡的位置和形状,所以只好抓住她的脚腕将她两条分开的大腿用点力量压下去,把整根鸡巴平放在她阴毛下端的位置上,前后摩擦著她大阴唇之间的缝隙。片刻,阴茎腹部就被她分泌的体液粘得湿漉漉的,前后的摩擦就像躺在一块香皂上一样舒服。


「你把它放进来吧!」她的声音颤抖著,我的双手鬆开了她的脚腕,让她的大腿自然地两边分开。微弱的光线裡,我的左手摸索到她的肩头位置,把左手支撑在她的腋窝下的床上,微微探下上身,用右手扶住勃起的鸡巴,用龟头试探地上下刮动著她的阴唇。


湿湿滑滑沟壑的感觉让我清晰地感受到了雨的雌性器官张开了,但我还拿不淮淮确位置,我知道雨不是个放荡的女人,所以我也没敢尝试著模仿A片裡用手指头插入,儘管如果此刻用大拇指探查一下就可以清晰的确定她身体的入口。


她对我的温柔令我对她顿生感激之情,我一直控制著情绪,儘量保持著温柔的动作。突然,令我吃惊的感觉到,她的一隻手伸了过来,从前面扶住了我的鸡巴,顿时把我的右手解放了出来,我的两隻手都支撑在了她腋窝下的床单上。


雨扶著我的阴茎在她两片阴唇之间上下刮蹭了几下,就在她慢慢停下来的时候,我的龟头清晰地感觉到了冠尖对面的空洞和龟头周边的环绕,我顺势轻轻鬆开紧绷的臀部,微微压下身体,龟头顺利地挤开了对面的环形。


可能有些鲁莽,黑暗中传来雨轻轻的「啊」了一声,顿时我感觉到了那环形一下子箍住了我的龟头冠状沟,也许是她紧张地收缩了肌肉,也许是她还比较羞涩,身体没有完全放鬆下来,我知道我此刻不能鲁莽。


「痛么?」我慢慢抬起屁股,把龟头从那环形的包裹中拔出她的体外,她没有回答。


没有了她手的引导,我只好再次用右手扶住阴茎,毕竟已经有了一次进入,我找对了地方,再次鬆开了紧绷的屁股慢慢压下,龟头似乎没有受到太多的阻力便挤开了她的小阴唇。雨没有发出「啊啊」的声音,而是发出了一种「嗯嗯」的闷声,我感觉到她的一双手推住了我的胯骨,似乎害怕我使用暴力。


也许是女人特有的矜持,但黑暗中我也模糊地看到她把两条大腿蜷起来,不是支撑在床上,而是大大地分开让两条蜷曲的大腿悬在了空中。她毕竟是有过两个男人的女人,我知道她是在竭力张开大腿让我有个充份的空间。


我一次次地把插入的龟头拔出来,又轻轻地挤进去,嘴唇不断的亲吻她的嘴唇,每一次我都把鸡巴插入得深一些,再深一些……雨的哼叫也慢慢地大了,而她的双手还是本能地推住我的胯骨,我每一次的进入都引得她的双手本能地推挡一下。


慢慢地她似乎陶醉起来,双手离开了我的胯骨,改为抱住我的脖子,我们亲吻著。


「你那儿有点紧,你是不是害怕?」我竭力地压抑著衝动吻著她。


「哦,有点,我第一次这样,我怕你是个坏蛋。」她的声音微微颤抖著。


「哦,没关系,我会很轻的。」我安慰著她,此时阴茎已经有一半在她的体内了。


也许是经过刚才的交流和我的温柔,她似乎情绪平稳了下来,因为我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四肢不再是僵硬的,而是慢慢变得放鬆起来。随后我感觉到她的双手抚摸到了我紧绷的臀部,随著她用力地抱紧我的臀部,我终于完全放鬆了紧绷的肌肉,让臀胯在重力的作用下压了下去,鸡巴一下子整个地插进了她的身体。


「啊——」我听到雨发出了一声似乎是绝望的哀怨叫声,她的双手紧紧勾住我的脖子,嘴唇拼命地和我亲吻著,令我的整个身体完全压在她的身上。此刻的我一下子变得失去了理智,双手胡乱地摸索著她的肩膀,一把握住了她的两隻丰满的乳房揉搓起来。


「哦!啊……轻一点,」雨叫了起来:「我受不住你这么大的劲儿。」顿时我意识到了刚才的鲁莽,赶快鬆开了手。


我用双肘支撑著身体,慢慢将臀部起伏起来,我儘量让自己的动作轻一些,儘量让阴茎作最长的缓慢活塞运动。雨兴奋地喘息起来,两条大腿也环勾住了我的腰,我慢慢加快了一些节奏,她的双腿也随著我起伏的屁股晃动起来。


「哦……嗯……嗯……」雨的头不住地扭动起来,不知怎的似乎不再追寻著我的嘴唇,两隻手也不知道摸索到了什么地方。没有了她双手的环勾,我把身体直起来,双手支撑在她的腰部两侧,开始慢慢大幅度的抽插起来,但我依然没有用力,只是缓慢地大幅度抽插著阴茎,强烈的快感令我双颊热得像发烧一样。


奇怪的是,她的阴门刚才还那么紧,那么害怕插入,现在却变得鬆弛起来,整根鸡巴的插入丝毫感觉不到紧箍的感觉,真不知道女人雌性器官的构造竟然如此奇异。


黑暗中,她发出闷声的哼叫,她似乎有意地在压抑著自己。我随即开始加快了抽动,也加大了一些力度,终于臀部挣脱了她环勾的双腿,我听到了黑暗中插入时发出的第一次「啪啪」的撞击声,我感觉她在努力地抬起自己的臀部,似乎在迎合著我,又似乎不像。


但是片刻之后,我的阴茎感觉到了角度的不同,我的位置高,而她的阴门似乎过低了,大概是我沉重的身体把她有些娇小的身体压陷进了床垫裡,抽动的时候不太舒服才令她那样。


「是不是不舒服?」我问道,「嗯。」雨轻声的回答著。


「那就把枕头垫上会舒服些的。」我拔出了鸡巴,一隻手托起她的臀部,另一隻手把另一张床的枕头拿过来给雨垫在了下边,然后分开她的大腿再次插入了进去。


果然角度马上顺畅了许多,鸡巴进入的时候成了一条直线而不是彆扭的梗著进入,她也似乎舒服了许多,随著我的抽动,我再次听到了她的呻吟。


「让我看看吧?」


「不行!」


「求你了,让我看看。」


「不行,不嘛!」


儘管雨极力地阻挠著我不让我开灯,但似乎在我的执拗下不再坚持,趁她刚鬆开我的手腕,我扭亮了床头灯。


天哪,我看到的是怎样的一个令人心动的女体呀!由于光线的照射,雨闭上了眼睛把头扭到一边,几缕披散的头髮散乱地盖在脸颊上,红润的脸颊和脖颈美丽极了。她还没反应过来,身体还保持著刚才和我交构的姿势,原来两隻手分到两边扣住了床垫的边缘,一对雪白的乳房显得更加丰满鼓涨。


小腹上的皮肤微微显得鬆弛,下端一条隐约可见的横著的十厘米长疤痕,大概是以前做剖腹产的痕迹,但如果不仔细分辨根本看不出来;黑亮亮的像「1」字的阴毛只有一小缕长在柔软的阴阜上,两边丝毫看不到一根。


由于还保持著交构的姿势,我的半根鸡巴还在她的体内,从她张开的雪白大腿之间我第一次看见了她的雌性器官,黑黑的,就像巧克力的颜色,和她四週雪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片黑黑的小阴唇由于鸡巴的牵拉而如同花瓣一样包裹著我的茎干。由于赤身裸体,她身体上散发的沐浴露的香味几乎神魂颠倒,眼睛都直了。


「别看,别看了……」雨睁开了眼睛,面颊红得如同苹果一样,连忙抓起旁边的床单捂在乳房上。


「让我看看吧!你太漂亮了。」我深情地望著雨,用手轻揉地抚摸著她有些鬆弛的小腹,几个手指头如梳子一样梳缕著她的阴毛,然后轻轻划著她的疤痕。


「现在还痛么?」我充满了怜爱地问著她,「早就不痛了,都好几年了。」雨轻声地说道。


她似乎很享受我的抚摸,平静下来,我的双手继续在她的腹部抚摸揉搓著,然后是她的乳房,软软的、热热的,充满了女性的肉感。


我的一隻手放在她的胃部,慢慢往上顺著她的乳沟往上抚摸,抚摸她的乳房以上肩胛骨以下的柔软肌肤,然后是她的脖颈,然后是脸颊。我非常喜欢这样抚摸女人,从她的表情我清晰地看出了她愉快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做爱吧!


几次由下而上地抚摸,雨不再抓住床单,我顺势把床单从她的胸前拿到枕头边,让她的身体再次赤裸裸地呈现在灯光下,她脖颈上的白金项链令她的胴体更增加了几分性感。


一股交构的衝动令我再次粗重地喘息起来,我抱起她的大腿分到两边,用胳膊侧面压住她蜷曲的大腿,将剩馀的半根鸡巴再次插入了她的体内,快速地抽动起来。由于活动空间的增大,令我插入的力度增强了,我不再遵循著刚才九浅一深的原则,开始刻意地加大了撞击她阴户的力度。


随著渐渐有力地插入,雨的双手不断扣抓著床垫边缘,张开口大口喘息著,丰满的乳房四下摇曳著颤动著,美极了!而雨似乎为她自己略显鬆弛的身体十分害臊,只是她不能再把灯关上,把头扭到了一边,抿著嘴唇哼叫著。


「你真漂亮,真的,我喜欢你的身体。」我胡乱地说著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蹦出来的语言。我低下头,欣赏著我的鸡巴快乐地进出著她的身体,欣赏著她不断被牵拉得时而凸出、时而紧缩的小阴唇,黑黑的,巧克力一样的颜色,简直漂亮极了!


我试图用大拇指去揉搓她的阴唇,但是她似乎不喜欢那样,儘管我已沾了唾液,也很轻柔,但从她的反应来看,她还是不喜欢那样。毕竟女人和女人不同,感受也不一样,我便不再刺激她,而是专心地抽插著鸡巴。


雨歪著头,牙齿咬著床单的一角,发出很闷的「嗯嗯」声音,似乎在竭力地压抑著自己,看得出她的确是个比较羞涩和保守的女人。我伸出胳膊,把灯光调到了最暗的幅度,保持著能够微微看清彼此的身体的亮度。雨似乎能够从暗淡的光线中找到安全感一样,变得平静了下来,开始张开大腿配合我的插入。


她的面颊在此时转了过来,我们彼此望著对方的眼睛交合著,她不再咬著床单,而是开始张开口发出了低低的呻吟,我望著她的眼睛,美极了!充满了羞涩和委屈的眼神望著我不断起伏的身体,她时而竭力地抬起头往下边看,似乎想看到我正在和她交合的鸡巴,但每次坚持几秒钟都因为我的衝击而躺倒在枕头上,只剩下双手温柔地抱著我的腰部抚摸著我。


整个屋子裡都能清晰地听到我们身体交合时撞击发出的「啪啪」声,除此之外,阴茎的进出也摩擦著她的阴唇粘满了她分泌的黏液而发出轻轻的「滋拉、滋啦」的声音。


「换个姿势好不好?我想在你后边。」我低声的祈求著她。


「不行,不行。」雨似乎还是很保守,不肯答应。


「求你了,我很想从后边来一次,让我从后边干好不好?」我想去扳她的身子,但她似乎很坚持:「不行,不行,就这样,这样舒服,下次吧!」她的双臂抱紧了我的腰,不肯让我离开她的身体,看来她真的很享受我在她上边插她的感觉。


也许是她第一次和我做还不太放得开吧,儘管我无数次幻想著从后边抱住她丰腴的屁股尽情地和她交构一次,但毕竟她的坚持我也不好勉强,我不再坚持,但还是把她的身体扳得侧了过来。


「这么干就先这么干吧,以后还有机会。」我心想,便不再坚持从后边插。但她侧面的姿势正好给了我机会,我拔出鸡巴,双腿骑在了她的左腿上,双手抱起了她的另一条大腿,很顺利地把鸡巴再次插入了她的身体,双手抚摸著她的大腿,亲吻著她的小腿。


由于被抱起一条大腿,我更清晰地看到了我们的交合部位,我慢慢失去了怜香惜玉的同情,原始的兽性从心底裡升起,开始使劲儿地插她,而她也快乐地发出了呻吟声,那种声音从她喉咙裡发出来,儘管她似乎在竭力地压抑著自己,但声音明显比刚才大了许多。


我放开了她的大腿,让她蜷起上边的腿,双手抓住她屁股上的软肉揉搓抚摸著。由于她侧著身体,两隻雪白的乳房显得更丰满挺拔,令我情不自禁地再腾出一隻手揉搓她的乳房。


侧面插入令我无法全部插入鸡巴,我翻过手掌往上撩著她上边臀部的软肉,尽力地扒开更大的空间让鸡巴用力插入。


也许过于鲁莽的撞击令床头有节奏地撞到了牆上发出「砰砰」声,「你轻一点,别……别让人听见。」她有些责怪地望了我一眼就再次躺下享受了,我这才觉出刚才有些鲁莽了。「谁让你不让我从后边来呀,那你就让我从前边。」我故意调皮地气著她。


趁她不注意,我鬆开她翻身下了床,「你干嘛去?」她有些疑惑,以为我已经射精了。「换个姿势就听不见了。」说著,我抓住她的两个脚腕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她的臀部躺在床边,而我站在床下,伏下身子分开她的大腿,灯光刚好照在了她的阴户上,真的是美极了,大小阴唇都是深深的黑色,能够清晰地看到她张开的粉红色阴门。


我再次插入了鸡巴,不再顾及她的感受,开始按照我喜欢的节奏和力度抽插起来。我尽力提起她的大腿,让她的臀部离开床,以便于充份撞击,灯光下清晰地可以看到她丰满的乳房蹦跳著,小腹部的皮肤和臀部大腿的柔软部位都有节奏地颤动著。


「啪啪啪」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的双手再次在床上胡乱抓挠起来,大口地喘息著,我能体会到她身体的兴奋。我看到她不断地把双手伸向我企图勾住我的脖子,但每次我都抱高她的大腿令她无法抬起上身。


强烈的兴奋令她的头左右扭动起来,发出「嗯……啊……」的呻吟声,她依然压抑著自己,也许怕声音大了被隔壁听到吧!「哦,没事,我把门都关好了,你要是想叫就叫出来。」我低声安慰著她,开始了更加强力的衝击。


我双手扶在床沿,用胳膊将她的大腿卡在两边,大幅度地上下起伏著臀部,强烈的快感随著抽插接踵而来。从她大张的口和瞪大的眼睛我看到了她从未有过的表情,她的身体不断地往后边挺动著,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阴道的收缩,我竭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感觉。


窗外依然下著浙浙沥沥的小雨,打在窗外的空调主机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楼下的马路上时而传来车辆经过的声音,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声音了。我喜欢这个温馨的环境,喜欢这个氛围,更喜欢我身下的女人,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疯了一样,大脑似乎一片空白了,使出了从来没有过的力量,只是一个劲儿地深插……深插……


终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强烈的快感随著不断的抽送带我到了高潮,我发疯似的抽动著,恨不得将身体裡所有的力量都喷射出去。终于在十多下的抽动之后,我把精液一股脑地全射在他的阴道裡,一切都平静下来,浑身好像骨头被打断了一样,如同一滩烂泥一样软倒在她的身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又再次回到了现实中,我们相拥著亲吻抚摸对方,我真捨不得她回去,但她告诉我不能在这裡过夜,因为没有告诉家裡人。我们在一起洗了澡,我再次贪婪地依依不捨的拥抱抚摸亲吻了她的身体,洗完澡之后,送她回了家。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的是一次太完美的享受了,就好像是梦境一样,但那确实是完全真实的事情,我完完全全地拥有了一个成熟的女人,她也给了我最美好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