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维修工的豔遇

时间:2018-10-31


还记得那是在2003年的6月,NBA总决赛正在进行中,在网上看文字直播时,接到领导指示说他朋友家有台电脑有可能是中病毒了,要我去处理。心裡那个鬱闷啊!只能看文字已经不爽了,这下连文字都没得看了。


也许有人会说,不会到客户家看电视啊?哎,其中甘苦自知啊!以前我们公司就有一兄弟也是看NBA,后来被客户投诉了,被领导扣了二百元钱,要知道当年一个月也就六百元工资,他心裡那个痛啊!


后来公司领导专门开会讲了这事情,要我们以客户为先,态度要好,没有一定的关系,在客户家不要太随便,要注意素质,好歹也是大学生。不爽归不爽,事情还是要做的,生活要继续。


十几分钟后按地址来到客户家,按了按门铃,几秒钟后门开了,我傻眼了,气质美女啊!我活了二十多年,还没有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子。到现在我依然只能说是气质非常好,这种气质完全是一种感觉,就像有的人你看上去有霸气一样,你能感觉却无法详细说明他的霸气。


我愣在门口,对面的女孩看了我手上提了一个工具包,笑了笑说:「修电脑的吧?」


我回过神来:「是,对不起!我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有气质的女孩。」


女孩说:「噢,谢谢!进来吧!这裡换一下拖鞋然后到楼上那间房裡去。」然后转过身,我依稀在她转身的时候看到她满脸的笑容。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她肯定被很多人夸过漂亮了,只说她气质好的也许我是头一个。


换好拖鞋后,我打量了一下房间。哇!有钱人家的房间就是气派,那个装修太豪华了,不知我今生有没有希望住上这样的房子?就因为这种念头,我以前一直想找一个漂亮的有钱的女孩子当上门女婿,嘿嘿,可以少奋斗几十年啊!我很没志气吧?各位。可惜现在我结婚了,这个住豪宅的梦想只能自己去想办法了,以现在的情况看,遥遥无期啊!


顺著楼梯,我来到了女孩所在的房间,笔记本电脑已经打开了,是SONY的。


女孩指著电脑说:「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早上就不能用了,会不会是昨天我用QQ接收了一个档有病毒啊?」


我靠近一看:「怎么本地连接是打叉的?」看了看网线有插好,顺著网线看网线从天花板到了阳台再到隔壁去了。嗯,应该是用路由器分出来的,这年头有钱人家电脑多啊,没钱的人就用路由器,几个人一起分担上网费。不过现在有些地方已经在封杀共用上网了,中国的电信服务商就是可恶,这裡BS一下先。


虽然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毕竟做技术的人员不多,破解方法网上遍地都是,但再简单,对于有些人来说还是不会做的,对于电脑他们天然有一种敬畏,哈哈!这样像我们这样的人就有点用处了。


以前在Win95?Win98时代,装个系统还是较专业人士才能做的,哪像现在Ghost系统满地爬,个个菜鸟都是扔张光碟进去,十分钟后就可以用了,只有中毒太深时,才轮得到我们这些精英出手。呜呜,正因为现在一般电脑维护越来越没技术含量,我们这行的工资一直都是很低的,基本与各地平均工资持平。


「我们去看一下隔壁的路由器会不会被关了?」我边说边往隔壁走,女孩紧跟著我。到了隔壁一看,一切正常,我把接在路由器的所有网线都重拔了一下,连到女孩房间的那条网线所连的埠依然没亮。


「这条网线可能坏了,我拿测线仪来测一下。」我到工具包裡拿出来一测,原来是第3与第8芯不亮。


「啊,第3个与第8个灯不亮,是不是坏了?」女孩轻声的问。


「嗯,3、8有可能是断了。不过这好办,网线一共8芯,一般使用中只用到1、2、3、6四芯,如果找不到坏的地方,随便能通的4芯两边按一样线序做就能使用了。现在我先查一下线。」


我顺著线来到阳台,只见阳台上拐弯处的线好像有一点问题,我爬了上去。(PS秘笈:因为网路线的这种性质,所以我经常在电脑包裡放著一条这样的网路线,用四芯做水晶头,一边两个头按568B,另一边一个头568B、一头568A,这样一条网路线就有直连线与交叉线,节省了佔用电脑包的空间。)


果然,上去拿起网线一看,有点磨损的痕迹,我叫了一下女孩:「小姐,帮我在那个打开的工具包拿一下剪刀与黑胶布。」嘿嘿,习惯了,碰到年经的就想使唤,谁让我是经理呢!不过现在很多女孩子不想人家称她们为小姐了,哎,为小姐一词默哀三秒钟。


女孩子转身从工具包裡找到剪刀与黑胶布要递给我,我低下头,手往下接,突然,我又呆住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哈哈!没有白来,就凭这一点也胜过NBA无数啊!噢,对不起,是两点,两点啊!我那个激动。大家想到了吧?女孩子没有戴胸罩。上天啊,你待我不薄啊!我失NBA,焉知非福。


女孩子的乳房看起来非常坚挺,谁说不是呢,要不挺的话,再不戴胸罩的话就更会下垂了。在那白嫩的乳房的正中间,有两粒鲜红的草莓巍然屹立。乳晕的大小就像主板的锂电池一样大小,不像现在的日本AV女优,N多人那个乳晕大得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我的小弟弟顿时在0.1秒内起立緻敬。我不知道我看了多久,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问过这个问题。


「你看什么啊,还不拿去?」女孩子抬起头,微怒的脸上带点红晕,想来是看到了我淫荡的目光与她上方一顶刚搭的帐篷。(当时10点多,正好阳光比较强烈,所以那女孩子前面没有抬头,她要抬了头,我就算看了,也只能是半秒之内。啊,我爱太阳,也就是日。)


我赶紧召回依依不捨的目光,单手递过工具,连顺手摸一下纤纤玉手的念头都没有。我轻剥开网线,将断掉的白绿、棕两芯网线接好,然后用黑胶布缠好。搞定,收工!我跳下阳台,是往内不往外,我可不像华为的那些高人,一跳一个淮,还没听说在华为跳楼有活口的,果然是世界领先水淮。


我走了过去,那女孩子正在打开IE,只见HAO123的主页一下跳了出来。再不经意一看(我真不是有意看的,各位别砸我),那女孩子的衣服裡明显有了一条带子的痕迹。他奶奶的,真的是速度惊人啊!这么快就穿上了,我一声歎息。


「你再试一试有没有问题,没问题我就走了。」我失望的说道,色眼盯著萤幕。虽然她没说话,但明显感觉很压抑。


她双击打开了QQ,我无意看了一下号码,天啊!998891*8,这号好熟,我想想是什么人来著?我盯著她的QQ。


女孩转过头来说:「没有问题,速度很快,你可以走了。」


「你是不是网名冰儿?」我已经想起来了,在QQ登上去以前。


「你怎么知道?」女孩转过身来。


「我的网名是星夜寒。」我徐徐说道。


「寒大哥,真的是你啊?谢谢你以前帮了我很多,让我懂得很多电脑知识,没想到会这么巧啊!」女孩子有点激动了。


嘿嘿,同在一个城市,我从来没见过网友,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恐龙真的是太多了。以前曾见过几个,见多了就失望了,以后就再也没见过,连视频都没见过。我宁可自己YY,也不想有太多失望,所以我后来都没再见网友。


但这个冰儿太特别,因为以前有一次在QQ上解决故障的时候,写了太久也解决不了,我的耳麦又恰巧坏了,于是我直接要了她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因为她悦耳的声音,我还特意作「诗」一首,以下节选部份,涂鸦之作,各位见笑了。


心中的你

犹如雨后湛蓝天空裡的一抹云彩

不经易间轻易佔据了我所有的视线

思念

穿透了无尽的夜空

电话裡你轻柔的言语

不时萦绕在我寂寞的夜裡

馀音嫋嫋我的梦不再孤独

如果对著流星许愿一千回

可以实现一次心中的愿望

我愿意每夜在星空下守候


在那之后,我晚上YY的对象一般是她,并且我跟她在QQ聊天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说得也越来越多了,有时说久了就说点黄的。刚开始,她还不理我,不过久了,就习惯了,说得也露骨了不少。


「真的没想到,原来是你啊!刚才那个什么的真不好意思,你不会告我黑状吧?我说我是乡下人,上有老下没小,生活艰辛,居之不易啊!」开点玩笑试著缓和一下气氛。


「没关系,你这头色猫,什么德性我早知道了。今天让你饱了眼福,以前我欠你的人情就一笔勾销了,以后QQ上不许再说我欠你32餐饭了。」冰儿的口气明显好了,又找回QQ时的感觉了。


「今天就我一个人在家,等下在我这边吃一下午饭再回去,免得以后你骂我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女人真是变得快啊!


「那我做完了得汇报一下。」我拿去了电话。


「你真老实还是假老实,汇报完不是得回公司上班?等下万一有事就跟你老板说你在这边很辛苦,还要爬高看低的,可能没那么快完。」冰儿白了我一眼。


「爬高看低,噢!」我尴尬的笑了笑:「你还会做饭啊?不会放泻药吧?」我们男人就是皮厚。


「你这么不老实,惩罚一下也是应当的,等下药份量我多加一点。哼!不过说真的,我喜欢早上洗澡,我先去洗一下,等下再做饭,反正还没到11点呢!你先在我笔记本上上上网。」说完,从衣柜抓了件睡衣就走了。


看了那银白色略微有点透明的睡衣,我的分身噌一下又硬了,他奶奶的,反应这么快,真是奔腾的心啊!幸好她已经走了。不过,我嘴上却还不想放过她:「哎,冰儿,你洗澡,我参观好不好?」


远处传来一句天籁之音:「不怕死的就过来。」


听到这句话,我当场就幸福的转过身去,乖乖的坐在笔记本面前,拿起了滑鼠。在网上看了一下,NBA结果出来了,哎,这下有电视也没机会看了。再看了一些网页,渐渐开始无聊了,突然有点好奇心,就想在女孩子的电脑裡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我点啊、点啊,文件夹裡没什么特别的文件,不是歌就是一些电子书啊、文档啊!


想了想,把系统的隐藏档属性打开,看了一下,在最后一个盘裡的冰儿档夹下面有个是透明文件夹。『有门!』我心裡想。


我赶紧点进去,一看全是图片格式,心想,图片你还隐藏,不会是黄的吧?嘿嘿,难道我们有共同爱好?双击后Acdsee软体自动打开了图片。


天啊!My God!写真啊!还是充满诱惑力的写真,似露非露,让人无法呼吸。我再往下看,怎么瞧著这么眼熟啊?原来都是冰儿自己。


我带著艺术的眼光一张一张往下看,看软体提示有36张啊,爽啊!各张姿势不同,衣服(如果可以算得上的话)也花样繁多,不同的Pose让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目不转睛盯著笔记本,原来售后服务真的好啊!顾客是上帝,她现在就是我的上帝。我看,我看,很快只剩下三张了。


「好看吧?你继续。」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好看,真好看,比起网上那些所谓的明星好看多了!要不要一起过来看看?」顺手按了「Page Down」又看了两张。


后面却没有了动静,这下我反应过来,猛地转过180度,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冰儿:「啊,冰儿,对不起!真的,我是用绝对艺术的眼光来欣赏的。拍得非常好,很有意境。」


「艺术眼光?」冰儿目光移向我的下半身。


不用低头,我知道我错了。我挠了挠头道:「男儿本色,嘿嘿!我是色猫一只,你早知道的了。别发火,我不吃饭了。ByeBye!」我弯腰拿起工具包往门口就走。


玩笑归玩笑,偷窥人家的隐私可大可小,阳台那事我是有心之过,但罪不算太大,毕竟是她没戴胸罩在先,这下人家可是隐藏的东东被我翻出来了。


刚越过冰儿身子两步,只听「噗赤」一声:「我还以为你色胆包天呢,原来有色心没色胆啊!我敢拍,还怕让你看?只不过不想让我家的未成年人看到。」


我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身,冰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来了,对我说:「难道你不想看真人版的吗?」只是笑的样子看起来有点贼。


眼前的冰儿,就像出水芙蓉,刚洗过的秀髮披在柔若无骨的香肩上,身上穿著那件银白色略微有点透明的睡衣。噢,不是啊!苍天啊!胸前有两个明显的凸点,色眼迅急地往下一瞥,似乎看见了一片黑色。没有一丝声音,空气也好像静止了。


冰儿直盯著我的眼睛,我上看看、下看看,也不说一句话,因为我已经明白了,很明显这刚出浴的少女就是在引诱我这刚成年的少男嘛!我只感觉到小弟弟不断地在充血膨胀,我快受不了了。


我放下工具包,抬起我的腿向前挪了一步,这是我的一小步,却是我小弟弟的一大步。我的手轻轻的、轻轻的抓住冰儿的手,感觉她挣扎了一下,却没太用力;我再靠近,用我那双纯情的色眼向冰儿发出温柔的电波,冰儿的身体有点轻微的发抖。不会是刚洗完感觉有点冷了吧?脑袋刚闪过这个念头,底下小弟弟哼了声:「快,快,她等不及了!」妈的,我的小弟弟我不知道,忽悠我啊,是你等不及了吧?


看过无数三级片、少数A片的我,就缺点实战经验了。以前在浑身欲火时,就依靠万能的手来解决,我称为我一出手就是上亿(当然不是捐款上亿,是用手弄出了上亿个精子)。我的头轻轻地碰到冰儿的额头,再向下吻向她的鼻子,冰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的双手环抱著她的后背,轻轻的抚摸。接著吻向了冰儿的樱桃小嘴,冰儿的嘴紧闭著,我不停地吻,手也摸向了冰儿的高耸的臀部。


突然我的手加大了力度,冰儿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小嘴张开了一点,我的舌头马上伸了进去。我的舌头不停地在冰儿的嘴裡上下捉弄,渐渐地冰儿垂下的手也伸向了我的后背。我手口并用,色狼不像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冰儿的舌头也不甘寂寞,开始与我的舌头缠在了一起。


光亲嘴当然不行,好戏才刚上场,我边做边想三级片情节,这A片太不靠谱了,我的手应该能找到不少用武之地的。我的双手伸进睡衣裡缓缓上升,摸向了后腰、后背;嘴不停吻,只是花样翻新。


慢慢的,慢慢的,我的右手轻柔地从后背移到了胸前,突然用力握住了整个乳房,刚刚好可以称得上盈手可握。手轻抓了三下之后,用判定三秒的前三指捏住了乳头,轻轻的抚弄。很快,冰儿的乳头硬了起来。


我边吻边摸边向床靠近,冰儿很配合。我的嘴与手离开刚战斗过的地方,伸向了冰儿的睡衣带子,轻轻一拉,不带一丝多馀动作。冰儿的手也伸向了我的衣服,只是脸上依然带著红晕。冰儿解扣的动作是笨拙的,我自然不能浪费时间,这意味著浪费生命嘛!


我的一隻手还是放在她的乳房上,轻重反覆地捏著她的乳头,另一隻手抚摸她的臀部。夏天衣服少真是好,冰儿虽然慢,但还是脱光了我的所有衣服,只是在脱我内裤时看著坚挺的凸起,脸变得很红,煞是动人。


我抱起冰儿放在了席梦思床上,她的睡衣仍在身上,只是解开了而已。冰儿用手挡住了脸与下体,这让我的小弟弟更加激昂。既然这样,我就先从两座山峰开始这场战役吧!


我的左手伸向冰儿右边的乳房,重複著刚才左手做过的动作,熟才能生巧。我的嘴对淮了冰儿的左边乳头,我用唇吻著,用牙轻吻著。冰儿的手离开了她的脸,呻吟声越来越大。女孩子的呻吟声是世间最美的音符,更何况冰儿原来的声音就非常动听。


我的左手离开了驻地,伸向冰儿的下体处开闢新战场。左手滑过阴毛处,感觉真不一样啊!如果是头髮,看起来差不多,但摸在手裡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当然阴毛只是点缀品,没它,女孩子看起来总感觉不对劲。(PS:本人观感。世界大了,什么人都有,有的人喜欢白虎)


手指刚摸向阴毛末端,伴随一声「不要」,我的爪子被抓住了。嗯,这我有经验,电影小说都是这样的,最后一处禁地了嘛!我用牙加了三成力道用力咬了咬冰儿的乳头,只听一声爽入心扉的呻吟声后,我的左手的束缚消失了。


我的中指摸向了阴蒂,在这个小凸起处不停耕耘。耳边冰儿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越听越亢奋。左手整个在阴唇处一摸,已是春水连绵,哎,夏天容易洪水犯滥啊!


我坐了起来,我忍受不了了,我的小弟弟需要一个港湾停泊。显然冰儿也是需要的,她满脸潮红,我已经无暇欣赏了,拿起男人的标志,对淮了桃源洞口,下半身顺势往前一送,枪已伸进了半个洞口,好像遇到了一点阻碍。


没想到突然我浑身一个激灵,天啊!不,为什么?各位观众,我怎么对得起党中央、对得起淫民?我射了!没错,你们没看错,我的分身还没有开始战斗,我的分身才进去了一半就射了。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


想当初,用我那可爱的手时要套弄一段时间,而且最后力度要加大才会射精的,以前看书说男人手淫多了以后不容易射精,对生育不好。他奶奶的,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抽插开始才计时的话,我是0秒,这下破世界记录了。白色的精液流了出来,我已无心去理,这种快感跟手淫差多了。我满心愧疚,我对不起太多的人了!


冰儿明显也感觉到了异样,她坐了起来,望著低下头的我说:「你也是第一次吧?我看过书上说早洩很正常的,多试几回,以后没那么激动就好了。你不要以为我淫荡噢!我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我来帮你吧!」


冰儿随手从床头拿过两张卫生纸,把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遗留物清理了一下。先清理我的小弟弟,接著再清理她自己。噢,她真体贴入微,我心裡一阵激动。


冰儿把卫生纸对淮纸篓一扔,哎,一看就是个没打过篮球的,力度与弹道都不对。看著纸掉在了木地板上,冰儿的舌头一伸,反手把睡衣脱了下来,然后趴下,用手拿起我疲软的武器含在了嘴裡。


噢~~My God!好爽啊!冰儿居然为我口交!她刚说什么来著?「你也是第一次吧?」这说明了什么?她是处女啊!虽然看起来好像很懂的样子,但应该都是从网路裡学来的吧!看陈冠C不就调教出了无数高手?在这一个划时代的、具有标志「性」的人物面前,西门庆等先辈现已无人提及了。千年一冠C将培养出无数床上精英,他的「精」、「神」与他的腊肠一样永垂不朽。


嗯,好事不能独享,我要感恩,我把冰儿的头抬了起来,冰儿一脸疑惑地看著我:「我是不是很淫荡?」


「不,像你这样才好,三妇之说在你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让我也为你服务,我是专门进行售后服务的,我还是经理,来月经的时候也理。」(PS:三妇即为:「在客厅是贵妇,在餐厅是厨妇,在卧室是荡妇」。)


我把冰儿放平了,然后经典的69式出场了。这是人类生育史上一个伟大的发明,如果算得上发明的话,因为要是没有网路,可能很多人一辈子只知道男上女下式的。


我转过身,趴下,用手轻轻分开冰儿的阴唇。冰儿真是上天完美的杰作,红色的阴唇裡还有刚才留下的春水,看起来让我的小弟弟又有了硬度。我的舌头舔了下去,不管怎么样,A片裡就是这样做的,我的小弟弟也进入了一个好地方。


我与冰儿的嘴不停地动作,两人都明显感到了强烈的快感。我的小弟弟重振旗鼓了,越来越硬。而在我灵巧的舌头运动之下,冰儿的春水越流越多,我舌头感觉到了越来越多的咸味。我认为转入战略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抬起了头,感到了我动作的冰儿的嘴也离开了我的小弟弟。


OK,下一步转身,拿起武器,对淮目标一送,仍是有阻碍,噢!应该是处女膜吧?要轻点,轻点,我是很怜香惜玉的。但是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折腾了半分钟,我对冰儿说:「我加点力,你要痛了,叫我,我就停下。」


「嗯。」冰儿刚应完就一声「啊~~」。


我赶紧停下,冰儿说:「没事,听说第一次都会痛的,忍一下就没事了。」我点了点色头,给小弟弟施加力道,伴随冰儿一声痛苦的「啊」之后,兵器一顶到底。


我停了下来,看看了冰儿,在她「没事,继续」的眼神示意下,我开始了抽插。当然,对于一个深受三级片、A片、黄书教育下的新世纪青年,我至少懂得一招九浅一深式。于是,我就用这一招,边做边看冰儿的表情。这时候的女人真是好看啊!耳边是犹如天籁之音的呻吟声,眼前是女人迷离的眼神。


活塞运动进行了十几分钟后,由于冰儿的桃花源洞是初次对外开放,在紧窄的水帘洞裡小弟弟闪躲腾挪并不是很顺利。快感越来越强烈的我很快把九浅一深抛到脑后,加快了抽插动作,而此时冰儿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眼神越来越迷离,邻居会不会听到而根本没空去理会?


又抽动了几十下之后,小弟弟感觉到了一股暖意,我想冰儿应该是到了高潮了。我也忍不住了,终于再次射了,边射我边再抽插了几次。


然后我抽出武器,只见上面依稀有点血迹。我躺了下来,抱著冰儿,手轻轻放在她的乳头上抚摸。两个人面对面,我感到口乾舌燥,冰儿应该也会吧!


「舒服吗?」我坏笑。


「嗯,那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就是很舒服、很舒服。」冰儿轻轻的在我耳边说:「你色胆包天,刚才怎么不敢去看我洗澡呀?」


「因为我老实又怕死嘛!」我得意地笑著。


「那你后来怎么既不老实又不怕死呢?」冰儿的手在我的胸膛轻轻拂过,从左到右,週而复始。


「那还不是后来你勾引我!你这么性感,我若再怕死,你诱惑不了,我岂不是很伤心?我就当成人之美,做做善事。」我开始得意忘形了。


「少来!」冰儿撒娇的言语让我全身的骨头都酥了。


我亲了亲冰儿,说:「我还想多来,那我们俩来一次吧?」顺便安禄山之爪又伸向冰儿坚挺的乳房。


「你还行啊?」冰儿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小弟弟:「都软成这样了,还能重振雄风?」


我坏笑:「燕子尚能三抄水,我就不能雄起三进宫?你还以为我是中国足球啊!来来来,你我再大战三百回合。」


于是,在一阵抚摸下,我们又开始了战斗,我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为了方便,我们将战场移动浴室。


那天下午,冰儿也没起来做饭,我也跟老板请假了,因为我们都无力了。


后来冰儿又跟我在一起不到半年,就因为全家移民到加拿大,我们分开了,只在QQ上联络。冰儿说,如果有回来,不论我在哪裡,她一定会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