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

时间:2018-10-29


从小到大,经历了很多被佔便宜的事情,被人摸被人顶;有时候在车上,有时候在舞厅;更有熟人干这事,乘我喝醉了酒揩油。


起初的时候,我害怕,找地方躲,过分了会偷偷捣他一下或者踩脚,后来也会注意一下那人的样子,瞪他一眼。总之,这些佔便宜的男人,不知道是本身就长得龌龊还是当时他心裡有鬼,反正脸色难看、长相丑恶、面容扭曲。碰到这样的,随著阅历增加,我会毫不客气,重重地治他;公共场合,他还不敢叫喊,心裡很美。


有时候碰见小孩、小男生干这事,就想他们没见过女人,给个厉害的眼神吓唬一下;当然,心情好的时候要摸就摸摸吧。


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因为当时的环境,没有办法只好忍受,没有说能产生什么快感,自愿配合的。可就有那么一次,我心甘情愿,还有渴望的感觉,一直留在脑子裡回想著,寂寞人静的时候,都能幻想成真正做爱的样子,刺激得难以入睡。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大学的死党,参加工作三年后,打来电话说要结婚。她是农村出来的,毕业后就回去老家,在那裡的一个地级市上班,而要去那裡,只能乘汽车,因为火车没通线。


去车站打听,有白班车,也有夜班的卧铺车,我还没坐过汽车的卧铺车呢,觉得新鲜,再说一觉睡到天亮,到了,白天还可以玩玩。


上了车,哪个后悔啊,车厢裡一股脚臭味,而我的座位在后面,还是上铺,后面更臭。想退票,又没有硬座的夜班车可坐,只好找司机下话,多花了三十块钱,调到前面的下铺,中间位置。


天很热,空调车还没窗户可开,人们都在下面等,我不知道,问司机为什么不开空调,司机说这会开著浪费,开车了自然会开,那时候还冷呢,说到这,他建议我乘车上没人,挑个乾淨的被子。


我很感激,就在一迭被子裡翻,找了个稍微乾淨点的放到自己铺位上,也下车等候。


晚上九钟,汽车出了站,一会走一会停,票员还下去和人争吵,然后继续磨蹭著走,最后在快出城市的地方,上来两个大学生摸样的男生。因为车上的铺位在车站就已经按规定卖满了,司机不知从什么地方搞来两个折迭小凳给他们,就坐在窄窄的走道上。


汽车开动了,这次加快了速度,他们两前后坐著说话,就在我旁边,我想整个晚上要这样过,还不累死。


跑起来还没多久,车速就又慢下来,司机回头喊那两学生:「趴下,趴下,检查呢」。


这两人开始没反映过来,感觉说自己,就都哗地爬下来,爬到我身上,靠后面这个直接俯在我胸上。突然的变故,吓的我也不敢动,听天由命地等不知道下面什么人上来抓我下去枪毙。


实际上没人上来检查,车门都没开。汽车行使起来后,听司机和票员说话,好象检查的只爬窗户上看了看,就放行了。


离开检查站,两男的才起来,后面坐著的这个男生感觉到自己卤莽了,脸开始发红,不自在地说了声:「不好意思啊,刚才急的……」


他长得挺帅的,看他快要结巴了的样子,我想笑,就说:「没事,还吓我一跳呢!」


汽车飞速前进,司机打开电视,放著破歌,前后上下四台同时开唱,哪个热闹。我后面有个老头,电视就在他眼前,吵的起来躺下起来躺下,那两学生看不下去,前面哪个起来给司机说,才关掉。


实际上没哪个必要,现在坐车,老人需要安静,年轻人谁没手机,而哪个手机又能没有MP3、MP4呢。这不,一关电视,人人都把耳机挂上了。两个学生互相研究著手机,我也掏出自己的听音乐,这些歌曲我平常就老听,加上汽车启动后空调运转,也不热好像也不太臭了,就在摇摇晃晃中睡著了。


一直睡到汽车停下来才醒来,一看手机,十一点半了。


司机咬喝著下去吃饭,我倒不饿,但尿憋,就从司机给的塑胶袋裡掏出鞋穿上,跟著大家下车。


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还停了几辆我们这样的大型卧铺车,人都转悠著,进旁边餐馆吃饭的没几个。我到处乱瞅,看有人往左边的路口走,就跟著一个女的过去,果然牆上写著「厕所」还画著箭头指向裡面。


上完厕所,我在旁边考了几串肉偿著吃了,就上车躺下继续听音乐。


半个小时后,人们开始上车,还没躺稳当,汽车发动了,窗外的灯光越来越少,进入茫茫黑暗,只有偶尔的会车灯擦著闪过。


我睡不著,听著歌曲眼睛乱瞟,那两个学生一个还玩手机,后面这个瞌睡的靠著我头部的栏杆丢盹。我回顾了一下左右铺位,左边是个男的,右边是个年龄大的女人,难怪他们两都靠著我。


当靠前的哪个男生伸著懒腰淮备收拾起手机的时候,我因为他前面提醒司机关电视,而突然有好感想找他说话,就向他借手机,问他玩的什么游戏。他说下载的电影,给我打开一部递了过来。


是个喜剧片,我戴上耳机开始看,他就学著他同伴的样子也靠著睡觉,我起身拉他一下,指了指我的脚那裡,意思是可以趴著睡。他很感激,试著在我盖著被子的小腿上俯下。


这时听不见,就看见我头旁边的这个男生用脚偷偷踢爬我腿上睡觉的同伴,那个还装著不动;我就莫名其妙,摘了耳机回头看他,他一下又开始装睡觉,于是我明白他逗同伴呢,也有点害羞,脸热热的。


这也不是办法,那样很受罪,我就动腿,让那个男生起来,然后儘量往另一侧挪,看能空出来点让他们两都爬著睡。他们两也看出来了,一个劲地小声说:「不用了,你睡吧,没事的。」


试了几次,确实不行啊,除非我把腿放地下,要不挪出来点地方,让他们爬下腿还碰他们头,正这么客气著,脚跟前哪个男生说他同伴,可以过去另一边走道,和他头对头地爬著睡。


真是个好办法,我同意。他从前面摸索著过来,我把裙子在被子裡拉著整理好,然后盖好被子,让他们爬在小腿上。


头对头睡,互相抵仗,错开就有一个抱著我脚,一个太靠上。当他们这样睡定后,我就觉得彆扭,首先,脚不能动,平常没注意睡觉脚需不需要动,这时候就觉得不是脚心痒,就是指头痒,还捂得热的很,想动不敢动。腿上由于靠我这个男生爬著的手好象就要够著我大腿,汽车颠的一动,我就担心他是故意摸我。


电影也看不进去,开始胡思乱想,乾脆关了叫起男生还给他,闭上眼睛装,装会就睡著了。


迷迷瞪瞪地躺了半天,还是睡不著,车颠簸著,他们在我腿脚上起伏著,心裡痒氧的,借著会车时一闪而过的灯光,看前面这个男生的脸,闭著眼睛酣酣地很好看,就无聊的这么等那灯光。


又过了很久,在一次颠簸过后,我就感觉有个手到了被子裡面来。我的心一下提起来,赶紧闭上眼睛装睡,心跳的自己都能听见。


那手慢慢地随著车身的摇晃在往我腿上爬,好象是车颠到上面的一样,我脑子裡没有闪来的灯光,也没有汽车的轰鸣声,精神全集中到那条腿上,眼睛闭的太用力自己都觉得酸。


那手摸到我漆盖那,由于身体再不能向上,停在那轻轻的捏弄,我有些放心了,悄悄舒了口气,把神经放鬆下来。


正在这时候,一个大的颠簸,他随著起来,落下来后就到我大腿上了。我的心随著他手的游动再次紧张起来,大腿肌肉怎么这么敏感,紧张中还痒痒地让人难受。


他的手像蛇一样,在看淮摇晃的机会就开始往我腿缝裡钻,几次摇晃以后,手就彻底进来,抓著内侧的软肉,好象那是他的。


他的手放在那裡,开始出汗,我的腿也好象在出汗,他感觉到了,就试探著往上移,当时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就也找了个颠簸的机会把腿分开了。


说实话,他很帅,又给我好感,偷摸我我不会反抗,但我从来没有这样过,主动给人空间。这一分开腿,我就担心他摸到上面,摸到私处,紧张再次从心底裡涌上来。


后来想起来,实际上我这分腿的动作,就可能是给他的信号,给哪个男人都不会再放过我了。


这个男生就把头转到后面枕在外面的一隻胳膊上,把身体挪得更朝上,外面的肘子几乎都在车的摇晃中能碰到我阴部,下面那隻手更加大胆,试探著停顿著就到我阴部那裡,指头摸著根部的大腿肌肉。


兴奋在紧张中越来越占上风,我有心把腿分的更开,但下面哪个男生抱著我双脚。就这样,在那指头小心的拨弄我裤头的时候,我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把腿变成了O型。


他的手明显感觉有些抖,停在那好一会才开始继续动,指头轻轻地撩裤头外面,撩的我想动一下身子,好不那么难受,但紧张中还没勇气去动。


他开始从侧面掀裤头,指头一下碰到我的外阴肉肉,简直就想电击,我不自禁地颤了一下,还没等他分开摸到阴口,我就感觉有东西往外涌动,像月经期量大的那两天一样。我想坏了,不会是来了吧,转念前几天刚完,怎么会呢?那会是什么,发浪流水水,也没这感觉啊,我又不是没做过爱。


那手已经没有顾忌了,上下摸著,湿湿的指头带著水,寻找著可以进去的口口,我被兴奋又拉了回来,屁股也开始揉动,好想把口口给他对上。


他插进去了,我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伸手一下抓住他搁在我阴部骨头上装睡的胳膊,死死地不放手。


到这阵,已经明显变化了,他也起来,左右看著,把还在前面的屁股和凳子拉到我跟前,想爬我胸上继续装,我那裡管他,把他胳膊直往我头上拉,他似乎明白了,又左右看,然后一下低头吻住我。


我太想了,没有这么强的欲望,吐著舌头让他吸,感觉那就是多馀的,不让他吃了难受。他的手就没离开过我阴部,一直插著。


他嗦了几下我舌头,就离开了,他担心,左右偷看,然后又下来吸吃。我难受得想把腿伸上来弯起,好让他进的更多,就开始抽腿,后面的男生被抽醒来,我已经顾不上管他。


高潮要来,要来了,用力,用力,我差点这样叫出来。可就在这时,他把手停下来,取了出去,在空中摔动。


他的指头太困了,小声对我说:「痠得不行了!」


我哪裡依他,还想搂他脖子,突然就感觉有个凉手进来哆嗦著摸到那裡,我一下伸手拉住,就往下面放。


下面终于又插开了,裤头被他指头带著进去磨的旁边肉疼,我伸手进去,一抬屁股,拉到腿下。


面前这个男生不好好亲我,总是亲一下抬头看一下,好在他开始把手伸进来摸我胸,我把短袖从肚皮上掀起,让他把手伸到裡面,他就那样隔著乳罩摸弄。


我的脚也被手握著拿捏,就在这上下夹击中,我高潮了。


我咬著牙,忍著享受,一直让它持续了好久。


高潮平息了,过去了,下面哪个男生还在努力的插动,我一身是汗,不好意思的回应著前面这个男生还不时的低头亲吻。


当他再次低头的时候,我小声告诉他,我想起来,热的很。看他隔著我身子捣了一下他的同伴,他的同伴就把手取出去了坐好了。


我把枕头下的包取出来,撕了些卫生纸在被子裡把下身擦了擦,穿好裤头,就起来坐在床上。


大家都无话,前面哪个望著车前的公路,后面这个也坐的正正的看著窗外,我把被子蹬开,凉爽的无比舒服。


这样坐著,也难受,我碰了一下旁边的男生,小声说:「你们两换著睡会,我下来坐坐。」


他头摇得像拨浪鼓,连说:「不用,这样挺好,挺好。」


我用脚瞪前面那个男生,然后指铺,他也摇手。


这个事情确实美妙,黑黑的,又不怕羞,还那样享受,我打心裡感激他们,他们不休息,我也不好意思睡,就半靠著把旁边男生的手握住回想刚才的疯狂。


他用指头玩我手,玩了会就不老实了,往他那里拉,我也没拒绝,但靠著够不到,就随著手把身子躺下。


他半侧著身子,自己把拉锁拉开,我就摸到一个硬硬的棒棒被裤子别著向上贴在肚皮上,我一下拉了出来。他赶紧把手撑到床沿上,当住前面的亮光。


成熟的女人没有不喜欢硬硬的肉棒的,我握著它套弄,就又开始想了。身体一骚动,各种欲望都上来,我用脚尖踢前面一本正经坐著的男生,他回过头来,我还没说什么,他的同伴就在黑暗裡给他比划。


会意了的他开始把凳子往来移,移到我大腿处,就把手从后面伸进被子,我再次脱了裤头,在被子裡蹬到最后,并侧身过去,把屁股儘量挪给他。他开始摸我屁股,摸我阴处,我的快感逐渐袭来,有想吃握著的这个肉棒。


我把头往外,想钻到他那,感觉够不到,他把凳子搬著换了个方向,面朝后坐下。我又试了一次,还是不方便,最后,他有倒腾方向,把腿展长伸进床铺底下,然后儘量靠近床边,我终于可以含住它了。


天热,不知道是捂的还是他不乾淨,反正有点骚臭,但那时候已经到哪个劲上,我不好意思再不吃,就开始给他口交。


我口交,他注视著前方边看人边摸我胸,屁股那裡指头已经又插进去玩弄,舒服的我更加卖力。


没有几下,他就射了,全射进我嘴裡,本来我感觉他射出来,想张嘴,又怕弄他裤子上,只好都含著。


他射完,我抿著嘴,防止精液漏出来,然后慢慢把他鸡鸡吐了出来。吐到哪裡都不好,他也帮我找东西,还被下面那手插的难受的想张嘴;最后他突然想起我的卫生纸,把我包从枕头下抽出来,我取了些纸,吐出来挽成纸蛋放在铺下的地板上。


他挺仗义的,自己舒服了,还不忘同伴,当我收拾好躺著享受下面时,他提著凳子到前面拉同伴小声说话。


那男生就停下手裡的活,开始挪凳子向我过来。我明白他们意思,但想刚才那样口交太难受,在他过来坐我头前的时候,我坐起来说:「你坐到床上,我枕到你腿上。」


他犹豫了一下,就起身了,我也看了看周围熟睡的乘客和前面专心开车的司机,起身给他让地方。


我把枕头和包都递给脚那儿的男生,他很明白,就放我脚旁。这样他的同伴就可以完全的坐上来,我把头枕到他腿上,开始拉他拉练。他比哪个老实多了,手始终在发抖,还担心我头不舒服,轻轻用一隻手垫著。


我拉开拉练,他自己倒腾著掏出来,可真是大啊,吓人到怪的。我用手玩,仰脸朝他笑,他羞得把脸迈到一边去了。


我满口地吃,吃进了半截,开始套弄,浑身又开始热起来,想著这个东西插进下面,肯定舒服,就不知道会不会疼。


那小子舒服到了,也不好好摸我了,光前一下后一下的乱看著,我踢了他一下,他才把手伸进来。


上面给人感官刺激得厉害,下面又被插著,很快我的快感神经有像小兔子一样,一蹦一蹦地窜上来。


突然,我的头一下被紧紧地按住,我屁股那裡的手也抽出去了,这才从闪动的灯光中感觉有人从他后面出来。


感觉那出来的人到车门口了,车就停了下来,我刚想离开他的粗大鸡吧,实在憋得慌,但他还按著,并把被子开始往我头上拉。


听得旁边也有人起来,穿鞋下车,靠前的男生也下车去了,接著,有别人也在往外走,小便完的又上来,更不好的是司机把前面的车灯也打开了。我把脸儘量埋在他小腹上,粗大的肉棒并不见软,堵的我一个劲用鼻子吸气。


就在这个最最难受的时候,这个不争气的小子开始射了,我感觉到他的东西开始抖动,就觉不对,往外使劲吐了一下卡在裡面的鸡鸡就试著浓热浓热的液体往嗓子眼钻。我呛了一下,使劲推他,当鸡鸡退出去些,我舌头能活动,就收缩著喉咙那么咽了下去。


我还是第一次吞精,就在这样的环境裡,吃了个精光。


随著他鸡巴的慢慢软化,我舒服多了,就那样俯著一直等汽车开动。


在人们都在自己的铺位上躺下,我们才慢慢分开,我假装睡醒了的样子,问他们两到哪裡了,起来喝水冲洗嘴裡的精液腥味。他则在我的掩护下把自己的东西装好,并起身坐到下面。


左边铺位的男人起来上厕所了,一直莫名其妙的看我,我假装没看见,坐起来让两男生换著睡会,他们推让著客气,就是不睡。于是我又要来哪个男生的手机,开始看电影。


两男生一前一后,都靠著栏杆开始睡觉,估计也在装。


看了一会,觉得没意思,眼睛皮也开始打架,我就还了,躺下睡觉。


这次真的睡著了,很香,很骚,就醒过来,原来小子还在偷摸呢,两个人手都在下面。看看周围,好象都睡著呢,就没管,分开腿让他们玩。


什么都是偷的过瘾,这会放开让他们摸,虽然还流水,弄的骚骚的,但感觉不出一点要高潮的迹象;两个手也是有心没心的在玩,摸摸肚皮呀,在口口上拨弄拨弄,偶尔插进一两下。


这种感觉也好著,躺著享受,慢慢又睡了过去。


睡得太死了,直睡到天亮,光线开始刺眼才醒来,旁边两学生什么时候下车的都不知道,折迭凳也收了起来。


我一摸下面,屁股下湿了一片,裙子也湿著,我才想起来还没穿裤头,赶紧爬到脚下找。没有,被子裡裙子裡都没有,又不好意思声张,拉好裙子起来坐在床边开始整理头髮。


车继续摇晃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这段时间裡,邻床的男人也起来,一直偷偷看我,我转过去,想著晚上发生的事情,脸开始发烧。


下车后我在车站乱转,让风吹我裙子后面,转了半天才给朋友打电话,二十分钟,她和男朋友打车过来接上我。


在车上,多年没见的朋友,当然高兴了,快乐的学校往事被一桩桩提起来,夜色下的旅途中所发生的事情瞬间烟消云散,没了踪影。


现在,想起那次旅途,总在寂寞和需要的时候,我会加以幻想,有时候幻想成在车上做爱,有时候幻想成在床上做爱;可是无论在哪裡,脑海裡总是只有亲吻过我的那个男生的脸和另一个的粗大鸡巴,模糊了就会把他们拼凑成一个人,然后陶醉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