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不穿内裤

时间:2018-10-26


我很喜欢女友不穿内裤出街,因为那种时常觉得女友可能会随时穿崩的感觉会使我突别兴奋,兼且没有内裤的阻隔,随时摸起她的屁股上来,也特别滑流,感觉得别兴奋。如突然有需要时,只要翻起裙子,就立即可以插入,内裤也不用脱,多方便。


记得有一次她穿著一条超短的迷你裙(那种一蹲下就见内裤那种),我也不淮她穿内裤就跟我出街。上巴士时我特别跟在她后面,往上层时,从下面往上望,就立即能见到她的裙下春光。两片肥美滑流的屁股在我眼前扭动,一摆一摆的,两腿中间更有一小撮毛透出来。


我相信跟在我后面的男子也一定能够看到此一美景!我们坐定后,我把刚才的春光外洩事件告诉她,并指出刚才看到她裙底的人是谁时,她捋著我的大腿说:「你坏啊!」然后在我耳边说:「我今晚想要呀!」我在她耳边说:「不用今晚,一上公路我就给你!」她不依的说:「你好坏呀!」我们专登拣选尾排来坐,可惜那一班车特别多人,我们不能有任何行动。一觉醒来,发现己到了九龙,还有四个站我们就要下车。此时车上的人也陆续淮备下车,结果上层乘客在尾二一个站头时全部下了车。


我立时将她裙子上的两个扭扣解开,此条裙子有点特别,它利用这两个扭扣就能把一片布左搭右搭变成一条裙。所以,当我把她的裙子扭扣全解开后,裙子立即就变成一块布垫在她屁般下。被浓密阴毛覆盖著的阴户立即出现在我眼前。可能因为是在户外暴露下体,她羞得把头埋在我的肩头上。我手轻轻的扫过她的阴户,指尖停留在她的阴核上抚平,不出一会,已弄得她江河犯滥。她边喘著气边提醒我不要弄湿她的裙子,因为弄湿了裙后,若给人看见会很羞的。


我立即把她的〝那一片布〃从她身下抽出来,让她的屁般直接坐于椅子上。但手下却没有停下来。拇指按在她的阴核上继续一下一下的按弄,并由最初的用一隻手指插入,变成三只。只见她的淫水不停的沿著我的手指流出来,由最初的透明变成乳白色,再由我的手指流到椅子上。而她拥抱著我的手也越抱越紧,喘息声也越来越重,到最后变成喉头间的呻呤声,因为在巴士上,她也不敢太叫得大声。


最后,我乾趣蹲在她的下面,把头埋在她两腿间,舔弄她的下体。此招一出立使她招架不住,虽不緻于使她放声大叫,但其呻呤声也足以传遍整个巴士上层。幸好引击声够大,否则一定让司机听到。


此时巴士停在红绿灯前面,刚巧隔邻也停了一辆巴士。我女友一感到巴士停下来,立即警觉的张开眼睛,当她发现隔邻巴士上乘客的差异目光时,立时想把我推开:「有人呀!」


并想找回裙子。我随著她的目光望过去,只见隔邻的车上共坐了六个人,其中有三个是中学男生,一对与我们差不多年纪的情侣,与及一个单身女孩子。她们的目光均不约而同望著我们。四个男的不用多说,早看得眼睛也快跌出来了,几个女的也看得面红耳赤。


我对她说:「不用理会他们,由得他们看吧!」说完后,我继续埋首于她的胯下。其实,天生淫荡的她,早就想尝试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爱的滋味。经我再次舔弄下,她立即重投性爱的享受中。双腿更淫荡的交缠于我颈上,头向后仰,极度享受般呻呤著,彷彿要让邻车的乘客知道她是多么兴奋。腰更左右扭动著,甚至整个人侧身对著窗外,让她那淫荡的阴户向著邻车的乘客。


好不容易,车子再度开行。她已因高潮弄得整个人软软的摊在椅子上。而我则继续舔弄著她,她慢慢的回复过来,一面抚摸著我的头一面说:「豪,我够啦!」我抬起头,看著她:「真的够了吗?」她说:「够啦!真的很刺激呢!」我狡诈的说:「我也知你觉得很刺激呢!」每次她见到我这个表情一定知道我又有些点子作弄她。


她遂撒娇般说:「又怎样呀?」我粒声不出,只用手指指了指她身下的椅子。她一看后立即满面通红,原来她身下的椅子全被她的淫水弄湿了,阴户对下的位置更与她的阴户一样,被一团白浆浆著。


她擂著我的胸口,不依道:「都是你弄的。快给会我的裙子。就快要下车啦!」说完后,她也不理下身赤裸裸的,就站起来走到前一排椅子上,用纸巾清理自己的下体!我也拿著裙子坐到她身边,她命令般:「快替我穿上它!」我要她站起来才给她穿上,她瞪我一眼后也乖乖的站起来让我为她穿上,就在我正想用那一片布为她围上时,刚好又有一班巴士在身边经过。我专登慢一点动作,让该巴士上的乘客也能一窍她美丽的屁股。


好不容易下了车。立即去祭一祭我们的五脏庙,可惜那餐厅太多人了,想跟她放肆一下也不能。那一天我们也玩得很开心。可惜穿回衣服的她,又变回淑女一个,终日顾著自己的衣服,由其是没有底裤下的迷你裙。令我想暴露女友的意图一直不能成事。直至我们尽兴而归,因为错过了尾班车,只好坐「亡命小巴」回家。因为小巴路线跟巴士不同,它不会直接驶入村,我们下车后还要走一段小路回家。虽然那段路也是入村的必经之路,但入夜后就比较少人行走。


因为太多人等小巴了,我们下车时已是凌晨两时多,沿著昏黄街灯下的石楷路而行。我一路上不停左右察看,以证明附近无人。


我女友见到我的举动,知道我又有什么点子在转,遂扭著我的耳仔说:「在想什么,『袒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在她的耳边说:「我想在此把你的裙子脱下!」她问:「为什么?」我说:「因为那会令我很兴奋!」她说:「那你要帮我脱,不过你也要脱!」我失声道:「为什么?」她蚊滋般的在我耳边说:「因为那也会令我很兴奋!」我苦著脸说:「但若突然有人出现,我很难穿回裤子!」她想一想说:「那么就淮你不用脱下裤子,只拉下裤鍊,让我捉著你的阳具回去。」我立即照做,并替她也把裙子脱下,让她下身光脱脱的行回家去。她一手捉著我的阳具,拉著我向前行。


我失笑的对著她说:「到底是我带你回家还是你带我回家呢?」她也笑著说:「谁的要害被握,谁就要听话。」说完后,还大力的摇了我的阳具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