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炒店的老板

时间:2018-10-26



我叫凯文,和女友玉茹认识已近六年,由于我们工作繁忙,加上女友个性保守,所以虽然天天都见面,但做爱得次数却很少,下班见面后总是常常约在外面餐厅吃饭或小酌,因此认识了很多餐厅朋友,也造成了这次色狼有机可乘的机会。


那天晚上很晚下班,下班后女友提议到住家附近的热炒店用餐,顺便喝点小酒轻鬆一下,我想既是认识的餐厅,虽然那家热炒店的老板小刘和师傅阿福总是色咪咪的盯著女友玉茹,但我想吃吃饭该不会对我们怎样吧!


到了热炒店门口,我们进到裡面发现今天一桌客人都没有,老板小刘黝黑的皮肤、健壮的体格穿著一件短裤,上身穿T恤,师傅阿福胖胖的身躯、一副脑满肠肥的体格穿著厨师服,两人正坐在桌旁喝著酒聊天,小刘看到我们进来连忙招呼,阿福两眼盯著我女友的身材直看,玉茹穿著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裡面是粉红色胸罩和透明蕾丝内裤。小刘说反正今晚没客人,乾脆提前打烊,我们一起坐同一桌吃吃喝喝同乐一下好了,于是他安排我坐在旁边,玉茹坐中间,他紧贴玉茹旁边坐著。


小刘要师傅阿福先回宿捨去,然后到厨房拿了杯子倒了二杯酒回来说:渴不渴?先喝点酒消暑一下,我等一下拿菜来,


我喝了之后突然感觉到全身无力,但意识还算清楚,我看看玉茹,她整脸涨红且眼睛微咪,这时我突然警觉到,原来他在我饮料中下了迷药、在玉茹的饮料中下了春药,心想这下不妙了。


小刘见药效马上发作,便说:来!玉茹,我们来看点精彩的,


说著,他就拿出色情影带在店裡的电视中播放起来。萤幕上正有一对男女在做爱,不时传来淫叫声,令玉茹想看又不敢看,脸整个红得不得了。


此时小刘也大胆地搂住玉茹的腰说:玉茹,你男朋友多久干你一次?


讨厌,你不要话说的那么粗,我男朋友平时工作很累,一个月差不多和人家做二次吧。


我的这根本来就很粗,不信你摸摸看,


他拉著玉茹的手去摸,玉茹摸了一下,马上缩回来:讨厌!我男朋友还在这,你别这样。


你男朋友已被我下了迷药,二小时内绝对不会起来的,


玉茹婆听了似乎吓坏了,一直抵抗,不过因为春药的效力可能太强了,玉茹最后已经无力不再抗拒小刘,也整个人有点恍惚迷幻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小刘的手慢慢撩起玉茹的上衣,露出粉红色胸罩,哇!你的奶还真不错,奶罩都快被撑破了,让哥哥好好摸个爽。


人家的乳房本来不大,是我每天都按摩呢!想不到玉茹吃了春药,竟把自己的秘密也说出来,令小刘更加淫兴大发:好个淫荡欠干的女人,平常闲淑端装样,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姦的爽死!


此时小刘已脱掉玉茹的胸罩,开始用手大力搓揉。小刘爱抚玉茹的乳房,一会儿大力捧起,一会儿轻扣乳头,技巧高超令她闭目享受不已:啊……小刘哥,你摸乳的技术真是厉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挤爆了,啊……人家的奶头快被你挤出来了!


小刘此时也抬起玉茹的头:宝贝,让我亲一下吧!


这对狗男女正火热地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时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玉茹连下半身也在扭来扭去,似乎淫痒难忍。


宝贝,你的下面好像很痒,让哥哥来帮你止痒吧!


小刘手已伸进玉茹的短裙内,摸到她湿润的三角裤,


玉茹,你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裤都湿答答的,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才会流出这么多淫水?


讨厌!人家全身好烫。


玉茹已经完全在春药的控製下了。此时小刘索性把玉茹的窄裙脱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裤,那只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裤内,开始轻重有序地搓揉她的阴部,


你的阴毛还可真多,听说毛多的女人较淫荡,是不是啊?


哪有?我只有跟我男朋友做过而已,你别笑人家嘛!


哈……别害羞,哥哥今天会把你这欠干的嫩穴干的爽歪歪,让你享受不一样男人的快感,包你一吃上瘾,以后没有我的大鸡巴来操,你就活不下去。


此时小刘已脱下玉茹的内裤,她的双腿害羞地夹紧,他的毛手却不放过,用力在她的阴部搓弄。


玉茹,这样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裡啊?好痒喔……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


这是女人的阴蒂,只要被我摸上手,保証她拜託我用大鸡巴狠狠干烂她的骚穴。


此时,玉茹因阴蒂被小刘搓得淫痒难耐,双手竟也主动地爱抚著小刘裤裆内的阳具。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


好,先把老子的大鸡巴吸硬,再来插烂你这欠干的淫女。


玉茹被小刘压著头跪在小刘前面,脱下了他的内裤,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长、又黑又粗的大鸡巴,令玉茹瞪大了眼。怎么样?这支比起你男朋友的,谁较大较长?当然是你的大,好可怕!


小刘压著玉茹的头要玉茹含著小刘那支青筋暴露、又长又粗的大阳具,玉茹平常本来就喜欢舔我的阳具,现在被压著头加上已经春情荡漾,于是马上吸吮起来,还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贱女人,看你平常端庄有气质,想不到原来内心这么淫荡,顺便把我的睾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玉茹也遵命地把他两个大睾丸含入口中舔弄,令小刘的鸡巴愈来愈胀大,看得半清醒、又全身无力被昏迷的我,也不禁下体有点膨胀起来。此时小刘也忍不住夸奖玉茹吹喇叭的技术:


唉,你吸懒觉的技巧真好,快把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


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痒,快受不了了……快……快……


快甚么,你要说出来啊!


讨厌,人家不好意思说……


你不说,老子就不干你!


好嘛,快用你的大鸡巴干进我的小穴,人家要嘛……讨厌!


小刘才说:既然你的淫穴欠干,我就好好把你操个爽快!


想不到玉茹在春药发作下,竟哀求小刘这个大淫魔姦她,平常我要求他她还常不要,现在竟然想让别人干她,真是个淫妇,可是看到这裡却令我下体充血,一股莫名的兴奋。


小刘在玉茹哀求下,已把她从地上抱起,想在餐桌上干她,玉茹偷看著我说:这裡有我男朋友在,人家会害羞。


放心吧,小荡妇,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时,够我们玩得天昏地暗的。


小刘把玉茹吊足胃口,已淮备好好的去姦她,想不到他竟将玉茹放在我旁边的桌上,玉茹还像做错事的偷瞄我是否醒来。


小刘:小贱货,我的大鸡巴要来插你了,喜不喜欢?


说著,便握住那支经已入珠的大鸡巴,顶在玉茹的阴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别再诱惑人家了,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啊……人家裡面好痒,快干我的小穴。


你的骚穴是不是欠干?快说,贱货!


对,人家的小穴欠你干、欠你插,人家小穴想你的大鸡巴。


好,干死你!


说著,小刘屁股一沉,大鸡巴滋的一声,干入了玉茹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只见小刘一边干玉茹、一边还骂粗话。


这样干你爽不爽?欠干的女人,干死你!


他还要求玉茹被他干爽时大声叫春,以助淫兴。


如果你的贱穴被我的大懒觉干爽时,就大声叫床,让你男朋友听到,你被我干得有多爽!哈……


讨厌,你好坏,每下都干到人家最裡面,啊……大龟头撞得人家子宫口好重、好深,你的鸡巴还有颗粒凸起,颳得人家阴道壁好麻、好痒,整个穴穴都被你塞爆了……好爽……


小骚货,这叫入珠,这样凸起的珠子才能颳得你穴心发麻、阴道收缩、淫水流不完啊!怎样,大龟头干得你深不深?


啊……好深……好重……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


小刘一边干玉茹那久未经滋润的嫩穴,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乳房在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著来搓揉真是个骚货,你的奶还真大,被我干得前后摇摆。


你的穴夹得真紧,还是没结婚的女人阴道较紧,干死你!


人家的小穴平时又没常和男人干,当然紧啦。倒是好哥哥,你的大鸡巴比人家男朋友的还粗还长,让人家好不适应。


放心,以后若是你的淫穴空虚欠干,就来让我的大鸡巴操它几遍,多干几次就会慢慢适应了,哈……


讨厌,你笑人家。


经过一番打情骂俏,想不到平时端庄的玉茹,竟喜欢听小刘说的这些葬话和三字经,真令我听得气炸。此时小刘要求换个姿势,变成他坐在我旁边,但骑在他上面的,是我淫荡的女友,玉茹已跨坐在小刘膝上,手握著他粗壮的大阴茎,上面还沾满她发情的淫水。


对,用力坐下来,保証你爽死。啊……好粗……好胀……好舒服……!。


由于玉茹面对著小刘,任由小刘双手抱住她的肥臀来吞吐大鸡巴,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懒觉一进一出的抽插。尤其小刘全身又黑又壮,和我玉茹雪白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再加上两人交合的叫床声,搭配著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还有淫水被大鸡巴操出的滋滋声,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