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时间:2018-10-24


上班时常常一个人会发呆,什么时候我也能时来运转啊,比如中个彩票什么的。


想著想著突然有人敲了一下我的头「谁啊那么烦」我叫到。


回头一看原来是同事阿文,说到阿文啊,她是我们这儿的美女,21岁了,身材又好,身上该大的大,不该大的不大。


今天穿了紧身衫加短裙,哇!乳房在紧身衣的衬托下真的好大好诱人,看的我口水都出来了。


并开始幻想阿文脱掉衣服后的姿态。


「你看哪儿啊」阿文看我的眼神怪异。


「哦,没什么」我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


「你啊,老是色咪咪的看女孩子小心被扇耳光啊」她半开玩笑的说。


「哦~~」我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也去找个女朋友啊,你条件又不坏」她接著说道。


「顺其自然吧」我答道。


「下班了,你刚才发什么呆呢,我先走了~」她转身走了,屁股一抖一抖得看得人心痒痒,真想上前摸一把。


可惜人家已经有男友了,哎~~~收拾东西下班喽.乘著公车穿过半个上海,我家在浦东,上班在浦西。


每天这样都好累啊。


更何况现在是夏天。


打开家门,只见父母正和另外一个年纪差不多得人在聊著。


我走上前去,爸拉我过去说,「小政,这是爸爸以前得老朋友,快叫伯伯」,我连忙上前打招呼,那人看我得眼神真奇怪,他嘴裡还说著,「不错不错都长那么大了」。


妈妈过来对我说「小政啊,还有个客人呢,在你房裡呢,快去见见人家」。


我一听急了想:谁啊,千万别乱翻我东西啊,我最讨厌人家动我东西了。


我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看到一个女孩在用我心爱的电脑。


「别看我电脑裡的文件好哇!」我走上前去,她吓了一跳,转过头来。


恩?~她很漂亮的啊。


穿著白色的连衣裙,皮肤也很白,乌黑的长髮披在肩上。


哇,简直是天仙啊,「你..你好」我有点语无伦次了,她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低下头说「对不起打开了你的电脑」。


我这人一见到漂亮MM就好说话了「没事的,漂亮MM喜欢就看吧,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


她笑了「你说我漂亮?」「是啊,你很漂亮,很纯洁的一个女孩子」我实话实说。


「谢谢,我叫淑远,你呢?主人也该自我介绍一下吧」她边笑边说,看著这样得笑容我都要发晕了。


「叫我阿政好了」我边说边坐到她旁边,好香啊,她身上的香味直衝我脑门。


连衣裙有点透明啊,哎,乳罩是奶黄色的呀,双峰也挺,顶的裙子发尖。


升高差不多有1.65吧,内裤是粉色的。


屁股也不是很大的那种女人(我讨厌大臀婆),经过我电眼的扫瞄我已经看到了那么多,呵呵。


不能再看了,毕竟人家第一次到我家来。


接著我们谈了一会儿,没多久妈妈叫吃饭了。


吃完饭,我和淑远到了我房间,爸爸和淑远爸爸则在客厅谈话。


我教淑远玩魔兽争霸3,呵呵,可惜女孩子家太菜了。


但她还是玩的很起劲,看她玩的正在劲头上,我就淮备去拿点饮料,差不多走到客厅时,我听见两大老爷们聊的正欢,我就在旁边偷偷听听他们在聊点什么。


哇,不会吧。


原来他们淮备让我和淑远结婚,他们以前定过娃娃亲。


我的天啊,我大吃一惊,换了别人我可能会不同意,可是淑远长得那么漂亮,我真是有福了呀。


我连忙拿来我得三星MP3录下了他们得谈话。


接著就拿了果汁给淑远喝。


时间过得真快,8:30了。


淑远父女淮备走了,但爸爸妈妈挽留他们住一天。


因为淑远家离我家很远,晚上又不方便。


最后同意了,我也很高兴。


妈妈说她和淑远睡一间房,两位爸爸睡另一间,我老样子睡我得小房间。


临睡前妈妈又说了「晚上别通宵玩游戏上网了啊」「知道了」我支吾著,「明天是星期天呀,小政可能又不睡了」爸爸在旁边撬边。


「星期天啊,那就随你了」妈妈还是最好啊。


「那我和小政一起玩吧,反正明天休息」淑远说道。


不会吧,她要和我一起玩,我可怜的电脑今晚惨了,我暗想。


但又一想我未来老婆和我一起不是很好吗?「那好吧」爸爸和淑远爸爸不反对耶!但妈妈说「那怎么可以,孤男寡女的晚上在一起不好」爸爸拉开妈妈「小政你们去吧」看来爸爸和淑远爸爸很乐意我们在一起的样子。


嘿嘿,我也很高兴啊。


今天竟然和美女一起过夜了。


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加上我这裡天时地利啊,我家是私房,我住的一幢楼下面是客厅,晚上没人的,大人们住的隔开我这房子的。


到了我房间,我就连忙关上了门。


然后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淑远,她挣扎著「你干吗啊,我要喊了」我放开了她「你很讨厌我吗?」,「本来对你映像不错,你却这样~~」她想去开门。


我衝了过去,把她拉了过来「你是我的,你马上要嫁给我了,你爸爸同意的」「不可能,你胡说」她一脸的疑惑,一点也不相信我说的。


我拿出MP3,把电脑音箱接在上面,音箱裡传出了刚才的谈话。


她一下子呆了,眼泪流了出来。


我看了别提有多伤心了,我最不忍心看到女人的泪水。


「你不同意的话算了,我会去向他们说清楚的」我低下头默默的说著。


她没作声,「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我边问边递给她纸巾,她擦掉了眼泪,硬咽地说「我其实不那么讨厌你,你长的又帅,可是我接受不了那么快的打击」。


我一听有希望了,心中暗喜,我把她搂在怀中,她也不像刚才一样挣脱了。


「我会好好爱你的,我会照顾你一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相信我吧」她看著我的眼睛,露出了刚才夺魂般的微笑「你的眼睛不会说慌吧」我也笑了「说谎你就弄瞎它」,「乱说,当心我暴你头」漂亮MM竟然想用AK暴我头,真是恐怖~~~「我咬你哦」我衝上去吻她那微湿的嫩唇,她没有抗拒耶,我想今晚有得玩了。


边吻我边拉她连衣裙后边得钮扣,她推开了我。


「别那么快,我不习惯」她现在还装斯文了。


「你既然是我的了,今晚就陪陪我吧,不然打飞机了」我解开睡裤,淮备掏家呼。


「你好下流啊,当著女孩子说那种事,再说手淫不好的」她脸好红,更加漂亮了。


「好老婆答应我吧,不然我现在难受死了,谁让你衣服透明的挑逗我」我伸手拉她的手放在我发硬的老二上,她接触老二时手发抖啊,看来她是处女啊,(现在的上海到这个年纪没被开掉的女孩不多了,真的!)她犹豫了一会儿「那好吧,但我是第一次,我怕的啊」「总会有第一次的,我会很温柔地对你的,再说我也是处男啊,别怕」「你好下流的,而且又不丑,还是处男?」她竟敢怀疑我。


「我色大胆小,再说我只想和我老婆做爱」我开始解她的钮扣。


「谁是你老婆啊」她嗤嗤地笑了起来,看来她对我这种男人很放心也很喜欢。


「你不做我老婆我今天也要强姦你了,我现在要你」我欲火攻心了。


「那我叫了」她嘴上那么说,可连衣裙已经被我脱了,奶黄色乳罩和粉色内裤展现在我眼前,乳罩包裹下的乳房现在看来更大了,内裤包著淑远的三角地带,有点隆起,也有点黑,是阴毛吧。


「我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的,不是骗人的,因为我平时喜欢听音乐,开很响外面也只能听到一点,更何况爸妈离这也挺远的,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要紧」我伸手隔著内裤抚摸她的阴部,另一隻手去解她乳罩。


「你好怀的啊」她发爹的时候真的好骚啊。


声音也特别得好听,我想等一会她叫床也一定很棒的。


我解开乳罩后用嘴叼下乳罩,「你像狗狗哦,呵呵」她淫笑著。


乳房好丰满啊,乳头有点上翘,乳晕不是很大,但乳头很诱人,粉色微红。


(个人见解:不喜欢乳晕大的女人)我连忙用嘴去添,一圈又一圈地添,然后轻轻地咬乳头,很轻很轻生怕弄伤她。


她乳头有点发硬了耶,神智也飘了,口中地喘息声也加重了。


我接著我的攻势,顺著她嫩滑的小肚皮向下一路添去,总算轮到到进攻内裤了。


我先闻了闻隔著内裤的阴部,淑远的阴部刚才被我摸过了,所以现在内裤有点湿了。


我对著她的三角地带又吸又添又咬,她受不了了。


嘴裡嗯嗯地乱叫,我扒下了她的内裤继续用嘴乱拱。


她的阴毛不是很多,但很柔软。


颳在我脸上怪舒服地。


「怎么又变猪了,噢~哦~~噢~噢,我,我那好痒啊~」淑远开始淫了。


伸手想摸她的阴唇。


「我会给你止痒的,你别急吗」我笑著说。


开始添淑远的阴蒂。


阴蒂被我添一下她就动一下,真是好玩。


「那你快点啊,我真的很要你的东西了呀」她小穴裡已经淫水乱流了,我满嘴都是了。


我连忙起身,脱光全身衣物,并打开了WINAMP。


隔音效果再好也要防止淑远乱叫啊,播放的是周杰伦的《龙拳》。


「你人呢~~嗯~~你干吗呢?快来啊~」淑远真的好淫啊,一个美少女竟然那么急。


从远处看淑远的身材真的很好,又白,可能阿文脱光了还没她漂亮呢,可惜我没看到阿文的裸体。


我扑了上去,「化身为龙!」我嘴裡随著周杰伦喊著。


「龙鞭来了」「你怎么那么慢啊,政哥哥,嗯~噢不~~是老公」我的天一会儿叫我老公了呀。


越叫越好听了呢。


我压在淑远柔嫩的身体上,因为是处男当然不能一下子进入阴道,所以要手帮忙。


我用手扶著老二顶在阴唇上慢慢磨。


「你干什么呀,嗯嗯~~呀~~我更痒了」淑远以为我找不到洞口了,伸手来扶我的硬棒。


「来了来了」我粘了点淑远的淫水,用力一推,龟头滑进了阴道,把阴唇撑到了两边。


「呼~~~呀~~~好痛」她开始吐了口气后来就叫开了,她说痛了。


我连忙停下,轻轻抚摸她的头髮,嘴巴吻她并添几口乳房,想缓解一下她的紧张。


沉默了一会儿,我像死尸一样一动不动,体会著阴道带给我龟头的温暖,那种被包容湿湿的感觉真棒。


「好点了,你来吧」她总算出声了。


我用力一顶,她痛得头髮乱摆。


我赶紧用嘴封住她得尖叫,可能捅破处女膜了吧,要不她怎么那么痛。


我想著。


我又停了下来,生怕她痛得昏过去。


她满头是汗,我看了都不敢动了,慢慢地拔出阴茎。


啊有血了,我拿纸巾擦掉淑远的血,躺在她边上抚摸她的乳房。


她的喘息声真的好大,胸部连绵地起伏著。


我还没放掉啊,憋著也怪难受地。


「刚才好痛,现在好多了。」她喘著大气说。


伸手摸著我地阴茎,「难受吗?」「嗯,你没事就好」我像个小孩一样乖。


一边吸著她地乳头。


「政,再上来吧,我要做你地好老婆,你那么爱我,我不怕痛的」她温柔地看著我。


我重新骑上淑远,阴茎再一次进入了那令人消魂的地方。


我吸著她的乳头,老二轻轻地抽送著,她表情好多了。


不一会就开始哼哼了,「啊~~啊~~嗯哼~~哼~~喔~~」她叫得真是动听,真想让周杰伦闭嘴了。


免得打扰我听淑远得精彩叫床。


我动作加快了,插得也更深了,我得床摇得厉害了。


她每随我的抽送臀部也作出适当的反映,迎合著我的进攻。


我乾脆一深到底了,「啊~~~~~呼」淑远一声尖叫再吐气真是太爽听了。


我快完了,勃滋~~勃滋~~的声响充斥著我的房间,淑远也到高潮了,淫水越来越多,叫得更响了,最后尖叫一声。


「啊~~嗯~~~」她不行了,全身发软了,摊在床上了。


「我够了,你快放在裡面吧,我要涨死了」被她这么一说我也快熬不住了,我马上抽出老二。


走到窗口分散一下精神,还好没射。


我暗自庆幸。


幸亏平时打飞机有了点经验,要不然放掉了就没得玩了。


淑远回过神来了,看到我老二还衝著她「你刚才没射精啊,你这坏蛋」「我还要玩你呢」我阴笑道。


「你真的很怀呀,弄死我啊,以后再玩我吧,我是你的啊,你别那么急吗」「我不放睡不著,而且看到美女裸体难受死了」我又衝了过去。


这次我让淑远趴在床沿上,淮备来最原始的方法了。


她脚跪在地上。


我抬高她地屁股,哇,我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粉色的阴唇随著她双腿的移动一挤一挤地,老二上了!捅了进去,比刚才更紧更带劲啊。


淑远有了刚才地经验已经不那么痛了,嘴裡又开始哼起来了。


我用力抽送著,这种方法让我进去得更深。


「啊~~~」她一声尖叫,用手推我,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淑远地一根阴毛被我插进去了并拉断了,我拉出阴道口地阴毛,继续抽送著。


「我以后把毛毛都剪掉~~呵呵~~嗯嗯~~啊啊」她说道。


淑远被我顶得身体直往前倾,两个乳房由于地心引力得关系更大了,而且一甩一甩地,我用手抓上去,软软地滑滑地。


「啊~~你抓痛我了」原来我指甲太长抓痛她了。


我收回手,来摸她圆滑的屁股,白色的大腿。


我又伸手抠她肛门。


「你~~嗯~~啊~~不像是处男喔~~嗯嗯~~弄得我涨死了呀~~喔~喔~~嗯嗯~~」我不理她,继续摸她屁股,还不时用手拍打。


「痛啊~~嗯嗯~~啊~~用力点~~政~~嗯噢~~我…好舒服啊~~~嗯~嗯」看著我得阴茎在淑远得阴道进进出出,而且每次抽插都带出一些她得淫水,大阴唇也被挤压得发红了。


我这次真的不行了,我开始狂插了,闢啪~闢啪地,是我小腹部撞击她白屁股的声音。


淑远整个身体被我撞得乱摇,乳房像要甩掉一样,口中一片爹啊妈呀的~~眼泪都出来了「我要死了,政~~嗯嗯~~呀啊哟~~我要升天了~~~嗯~嗯~~哦唉~~」她又软了,也没声音了,阴道裡那股强烈箍紧的感觉也少了,淫水顺著雪白大腿流到地上。


我捏紧她得乳房,她尖叫了「呀~~~~痛死了」我也嗯了几下,大口喘气,精液一发不可收拾的射向阴道深处,连射了4~5下,这时阴茎还没有彻底软下来,我又用力顶了几下。


顶好后我趴淑远雪白无暇的背上,喘著粗气,知道阴茎完全软化后,倒了下来睡在地板上。


阴茎一离开淑远的阴道,她也倒了。


屁股正好对著我的头,阴道裡流出了一些精液。


我用纸巾替她清洁了一下阴部,看著她红肿的三角地带。


想想刚才的蛮干有点后悔,我轻轻的开始添三角地带,用舌头梳理淑远的阴毛,她突然用大腿根夹住了我的头,「好了,不然我又想要了」我笑了说「你真骚呀」,「不许你这么说,是你弄得我太舒服了吗」她反驳著。


「你不鬆了?那我正好这样添一晚上」我威胁她。


她放鬆了大腿,我抓住机会又深吻了一下阴部。


「你真是狡猾」她得声音特别甜美。


我抱起全裸的美女放在床上,然后我和淑远互相抱著对方睡著了。


第二天,她先醒了,嘴裡呼的热气把我惊醒,「政,你会娶我的哦」「当然,你当然是我的好老婆」我吻了她一下。


她满意的笑了,笑得是那么得甜。


接著我们互相替对方穿好衣服就不一一介绍了(她对于我阴茎得晨竖感到好奇怪,以及我给她戴乳罩花了20分钟等)过了半年我和淑远就结婚了。


半年裡爸爸看我和淑远良好得发展著就一直没把那天和淑远爸爸私定婚事的事告诉我俩,一直结婚那天,爸爸偷偷对我说其实淑远注定是我的媳妇。


我偷笑著想,要不是那两大老爷们的谈话录音我哪有那色胆当天就把生米煮成熟饭啊!